桌子上的血碗還在,隻是裡麵鮮紅的血變成了清澈見底的清水,血中蘊含的力量被四個鬼東西吸得一乾二淨。

四個鬼東西身上的傷勢應該好得七七八八了吧?

也是這時!

床尾動了,大頭把頭抬了起來,撇著嘴,一臉的怨氣的盯著王尊!

呃!

王尊應該生氣的,可是想到大頭為自己的付出,他是生氣不起來。

如果自己破口大罵,那不是成了忘恩負義之人了嗎?

大頭把褲子一扔,搖搖晃晃,很是生氣的離開了。

王尊:(−_−;)

不尿床有罪嗎?

大頭那表情,就像一個充滿怨氣的妻子,在無聲抗議丈夫不交公糧行為!

小靈從被子裡鑽出來,兔耳跳動,大眼睛撲閃,在王尊的臉上擦了又擦。

“誰給你補的?”

王尊摸了摸她毛絨絨的小身板,小靈很享受這種撫摸,伸出爪子指了指角落裡的莫玉!

莫玉立在灰暗的角落牆角之中,紅蓋頭隻是蓋住了她的半張臉,紅唇如火,臉色如雪,一身寬大的紅衣嫁衣無風自動。

看到莫玉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王尊也鬆了一口氣,摸了摸小靈的耳朵爬了起來,洗臉刷牙,王尊去客房一看,林風不見了。

“他呢?”

王尊不解,走了嗎?

“走了,一點良心也冇有,我給他換了三條褲子,還幫他洗褲衩,他不感謝我就算了,還踢了我一腳,冇一點的良心!”

大頭怨氣一臉,很是委屈的樣子。

王尊嘴角抽了抽,林風不與你同歸於儘就不錯了,還感謝你!

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說了吧,打擊大頭的自尊心,不說吧,大頭老是守床看他尿不尿床。

這以後要是結婚了,哪該怎麼辦?

揉了揉眼睛,肚子咕咕叫,王尊煮了一個稀飯,一邊吃,一邊檢視新的任務!

【任務生成成功!】

【C級任務:送魂!】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到三點!】

【任務地點:豐海花園4棟!】

【任務要求:淩晨一點前到達豐海花園4棟頂層24層,點燃一支香,手拿一隻煮熟的雞,在香燃儘之前走到地下一層,並且將厲鬼送入輪迴門!】

【任務提醒:任務過程之中,可能會遭到厲鬼的反抗,厲鬼的攻擊,無論發生什麼事,宿主都不能離開樓梯,否則視為任務失敗!】

【特彆提醒:輪迴門需要宿主自行兌換!】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

看到最後,王尊的嘴角是抽了抽,前天才說係統有點人性化,大發慈悲,是個如係統!

今天,係統又恢複了它本來的尿性!

任務物品,居然讓王尊自己兌換,這他孃的還是個人嗎?

對了,係統本來就不是一個人!

幸好,王尊冇有隨便使用遊戲點券兌換東西,攢著遊戲點券,就是為了這種突發事件。

當王尊打開兌換欄,找到輪迴門之後,他臉都黑了,太陽穴一陣陣的狂跳。

150點!

我的天!

他現在就200點遊戲點券,一下子乾掉他四分之三?

王尊忍著罵孃的衝動,無奈的兌換了輪迴門,他很清楚,這隻是C級任務,完成了最多也就獎勵30點遊戲點券罷了。

入不敷出!

當然,王尊不得不換,冇有輪迴門,他任務也得失敗,到時候會被係統給抹殺!

除了之個原因以外,王尊另外的想法是,用150點遊戲點券變相換來升級器碎片,殘缺拚圖,鬼鏡碎片,壽命卡碎片!

王尊很清楚,係統不會給他這麼多,他也隻是想想罷了。

【輪迴門:一次性特殊物品,打開可將厲鬼送往輪迴!】

還是一次性物品,王尊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一支香,一隻煮熟的雞……”

這是要拜神?

冇想那麼多,王尊出門買了一隻雞,回來煮好,然後回到臥室,打開靈異論壇,搜尋豐海花園4棟!

搜尋之下,跳出來的帖子可不少!

王尊本以為,這是一個無人居住的小區,冇想到的是,這個花園足足有十三棟樓,隻是4棟無人居住而已。

當然,在七八年前,4棟是有人住的,而且是住滿人,隻是頻繁出現怪事,搞得4棟裡的住戶夜不能寐,後來都搬走了,空閒至今!

從上麵的帖子來看,4棟的怪事簡直不要太豐富,看得王尊都頭皮發麻。

什麼斷頭女人淩晨三點的時候,在各個樓層敲門尋找自己的頭顱。

什麼淩晨時分過道的儘頭總有一個女人蹲在哪裡哭!

什麼過道的天花板上總會出現血跡,血跡形成一張張的鬼臉!

什麼獨自一人在家的住戶第二天起來之後,總會發現手機裡出現自己當晚睡覺的照片。

……

這種靈異怪事多不勝數,這也是為什麼4棟樓搬空的原因。

繼續住下去,不知道得瘋掉多少人。

“這是建在了一個鬼巢上了吧?”

王尊揉著太陽穴,他當然是不怕,隻是有點頭皮發麻罷了。

他經曆的怪事多了去了,可他還是一個人啊,麵對這些事情,多少有點緊張。

不過,三位青眼紅衣,一位紅衣厲鬼,還有神秘的黑瓦罐,加上王尊自己。

這個任務可以說是輕輕鬆鬆,冇有一點點的危機感。

什麼也不想,先補一覺再說!

再次睜開眼睛,晚上十點了!

揉著眼睛,王尊爬起來收拾東西,然後直接出發。

叫來444號公交車,直奔豐海花園過去!

豐海花園很大,十三棟高樓拔地而起,在夜色的映襯之下,仿如十三塊直挺挺的墓碑!

燈光閃爍,現在這個時間還不算太晚,其它的樓棟還是有不少亮著燈的地方!

唯獨4棟,一片漆黑,給王尊一種壓抑的感覺。

往上一看,某層樓的窗戶處,一個人影一閃而過。

某個視窗處,一縷縷的頭髮從中爬出來,爬向四周,如同會伸展的蜘蛛網一樣。

某個窗戶的玻璃被一隻灰白的手敲響,發出“咚咚”的聲響。

某個窗戶的玻璃上,隱隱約約的出現一張鬼臉,無聲又猙獰的在笑!

……

王尊吞了口口水,瞪了瞪眼睛,連吸幾口氣,現在才淩晨0點33分而已,這個時間鬼東西就出來了?

4棟樓這麼凶的嗎?

這是一棟鬼樓吧!

還冇進去,王尊就已經發現了其中不少的鬼東西在不安分的警告,這隻是冰山一角罷了!

進去之後,怕是進入了鬼巢之中!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將小靈放在自己的肩上,直接進入4棟樓裡!

任務開始時間是淩晨一點,現在時間所剩不多,他還要爬到20層的頂樓!

電梯是不可能有的了,隻能徒步往上爬!

黑暗,寂靜,詭異陰森!

亂,臟,各種氣味在瀰漫!

上去的時候冇有發生任何的事情,一路暢通,隻是樓梯牆上的血手痕,血跡,抓痕,怪異的字……無一不是在說這裡不安全!

王尊來到頂層,還想往樓頂上走去,發現通往樓頂的門被鎖死了。

任務時間越來越近,溫度在悄無聲息的下降,陰冷上升,黑暗也在一點點的加重,幾乎要將王尊淹冇,擠壓吞噬!

當係統提示聲響起的時候,王尊拿出香點上,幽幽的獨有香氣瀰漫開,黑暗之中,隻有這米粒大小的火光。

緊接著,王尊掏出煮熟的雞,放在一個盤子上,用鬼藤將其牢牢的捆住,然後打開頭上的燈,抽出打鬼刀。

深吸一口氣,王尊往下一步,順著樓梯往下走。

黑暗,寂靜,陰冷!

耳邊響起的是自己的腳步聲,是自己的呼吸聲,冇有其它的任何聲響。

王尊繃著臉,一步一步往下走。

19樓!

樓梯口的門若掩若開,隻有一條小小的門縫,王尊往門縫裡看去,黑暗的過道裡,一地亂,小小的燈光根本無法照透幽長的過道。

也是這時!

王尊臉皮忍不住抖了一下,他看到門縫外的幽長過道裡,有一個直挺挺的人影!

人影一身血紅,低著頭,垂著手,披頭散髮,一身紅衣!

她站在幽長的過道之中,一動不動,冇有絲毫的聲音,彷彿死了一樣!

紅衣厲鬼!

王尊臉皮動了動,冇有要過去的意思,任務要求說得很清楚,不能離開樓梯!

繼續端著雞,拿著香,王尊慢慢的往下走去,頭上的燈光壓根無法照亮太多的範疇,周圍依舊是一片漆黑!

深沉的樓梯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腳步聲在迴盪,久久不散。

咯吱!

王尊剛走到樓梯轉角的位置,身後突然響起了門被輕輕打開的聲音,緊接著便是陰冷的氣息夾著點點血腥味道飄來。

王尊猛地一抖,微微側頭往後看去,用眼角的餘光一掃,隻見那門縫的後,那紅衣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哪裡。

淩亂的長髮遮蓋了她的臉,隱隱約約能看到,那淩亂的長髮中,有一雙眼睛正盯著自己。

她是要出來嗎?

跟著自己?

任務介紹的意思是將帶到地下一層的鬼東西送入輪迴門。

也就是說,自己的身後會跟著這棟樓裡的所有鬼東西?

想想就有點毛骨悚然,從頂樓往下走,目的就是這個嗎?

王尊冇有回頭,也冇有停留,繼續往下走去,身後的門發出“咯吱”聲,明顯的感覺到,不久之後,自己的身後多了些陰冷。

那紅衣女人跟上來了。

用眼角餘光往後看,果不其然,自己的身後跟著一抹血影。

麵不改色,王尊來到18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