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下午五點!

日落西山,夕陽西下,秋天的傍晚帶著絲絲的涼意。

從窗戶往外看,鳳凰山已經是一片黃色,樹葉已黃,隨風飄舞!

入秋很久了!

王尊總是夜出日睡,已經忘記了時節的變化。

太陽下山,他起床!

太陽升起,他睡覺!

這樣下去,不給凶狠的鬼東西乾死,遲早有一天也會猝死!

王尊起床刷牙洗臉,發現大頭從床底爬了出來,吹著口哨,臉不紅心不跳的搖搖晃晃推門出去。

完全是把王尊給無視了。

王尊嘴角抽了抽,看來自己不尿一次床,大頭是灰飛煙滅也不甘心!

當然,王尊可不管你甘不甘心,要他尿床?

下輩子吧?

要不是看大頭忠心耿耿的份上,王尊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給房間角落裡的莫玉打了一個招呼,王尊推門出去,小靈,大頭,黑瓦罐,在沙發上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

朱勁在廚房裡磨著自己的殺豬刀!

王尊自顧自的搞了一點東西吃,下到一樓,泡著一壺茶,看著月亮慢慢升起,星辰滿天。

直到晚上十點,王尊回到二樓臥室,他冇有關注【驚悚遊戲世界】的事情,而是看起了新聞,豐城市大事什麼的還是要瞭解一下的。

淩晨兩點,王尊來到地下室,站在門圖前,看著門圖一點點的變得真實,最後成為真正的血門。

“老大,要不算了吧?”

大頭搖搖晃晃,很是不願意,王尊來到這裡,他就知道要乾什麼了。

“為什麼?”王尊瞥了他一眼。

“彆作死好嗎?”

“萬一真的出不來,那該怎麼辦?”

大頭摸著自己的大頭,他很明白,自己的大頭又得成為攔門石了。

“所以才叫上你們啊!”

“我能不能出來,全看你的頭硬不硬了!”

“老大的命就在你的手上了,你要加油啊!”

王尊拍著他的大頭,一臉微笑。

“老大,要不你先進去住幾天吧,過幾天我們再找人來救你!”

大頭縮著脖子!

王尊:(;´Д`)

過幾天?

過幾天他連屍骨都找不到了吧?

“老大相信你!”王尊還是麵帶微笑的樣子。

“要不,讓小黑大人來攔門吧,它肯定更硬!”

大頭冇有義氣,直接把黑瓦罐給遞了出來。

黑瓦罐:⁄(⁄⁄ ⁄ω⁄⁄ ⁄)⁄

罐蓋一頓的跳動,宣泄自己的不快,王尊聽不懂其中的意思,不過從大頭的表情來看,應該是罵了他祖宗十八代了。

王尊卻是眼前一亮,這是一個好注意啊,黑瓦罐肯定比大頭的頭硬!

看到王尊把黑瓦罐放在門縫上,大頭是鬆了一口氣,黑瓦罐強烈抗議,但一點效果也冇有。

大頭嘿嘿的笑:“老大加油,我會在這裡等著你,就算你死在裡麵,我也會進去把你撈出來!”

王尊:(・᷄ὢ・᷅)

綁上莫玉的絲帶,小靈,朱勁想跟著進去。

王尊阻止了他們,他是進去探查情況的,自己一個人逃得更快一點,稍有不對的地方,他會立馬逃出來。

深吸一口氣,王尊一步邁了進去!

血光,無儘!

血光消失之後,王尊感覺自己是從血池裡爬出來一樣。

灰濛濛的房間冇有任何的變化,房門是關緊的,冇有任何的聲音。

王尊來到破爛的窗前,外麵是鬼霧濛濛的世界,各種詭異的聲音不絕於耳。

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呆的世界。

輕輕扭開門鎖。

三房一廳!

對麵的房門上,那大大的【囍】字依舊還在,簡陋的大廳裡也冇有什麼變化,沙發,電視機,茶幾……都積累了一層淡淡的灰塵。

“那門為什麼開了?”

王尊記得很清楚,上次進來的時候,另外兩個房間的門都是關著的。

地上又冇有彆的腳印,房門為什麼開了?

王尊想了想,還是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房門隻是打開一半而已,裡麵一片漆黑,隱隱約約的能看到裡麵冇有床和衣櫃,隻有一張桌子!

偌大的房間,隻有一張桌子,這就很奇怪了,明顯不符合常理!

王尊輕輕的將門推大一點,伸頭往裡看去,不由自主的臉皮一顫。

他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個相框,裡麵是一個女人的黑白遺照。

桌子上還有一個香爐,燃儘的蠟燭,散落的香灰,桌子底下的火盆裡滿滿的都是紙灰。

這是一個靈台!

遺照上的女人很年輕,也就是二十七八歲而已,麵帶燦爛的微笑,充滿對生活的熱愛與期待。

隻是在黑白色的映襯之下,顯得異常的怪異!

王尊冇有進去,離開這個奇怪的房間,去到另一個房間前。

房門上代表著喜慶的【囍】字在這個鬼霧世界裡卻冇有一點點的喜慶氛圍。

“靈台上的遺照就是404室的女主人嗎?”

王尊在尋思,囍字與遺照,兩者間的衝突很大啊!

王尊試圖扭開臥室的門,冰冷的門把手無法扭動,反之傳出觸電一般的冰涼!

冇有強行打開,王尊離開臥室門口,去到大門口。

鐵門,木門,都被關了起來。

王尊打開裡麵的木門,門上赫然有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抓痕!

除了抓痕以外,還有一條條被刀砍出來的刀痕!

外麵的鐵為也是一樣!

鐵門鏽跡斑斑,中間是鐵板,上下是鐵欄,一些鐵欄已經被刀砍彎,砍出一個個的刀口。

王尊看到門上的抓痕和刀痕,他沉默了,自己要不要出去看看?

看了看腰上的血色絲帶,王尊冇有過多的猶豫,正要開門出去。

也是這時,臥室裡傳來大頭的聲音。

“老大,你死了冇,冇死吱一聲!”

王尊:(O_O)

你就這麼盼著我死?

“小黑大人快頂不住了。”

“小黑大人快要爆開了!”

大頭的聲音很小,但是很急!

“讓它再堅持一下,它可以的!”

王尊小聲迴應。

冇有再管大頭,王尊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的打開鐵門,儘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但鏽跡斑斑的鐵門還是發出了不可避免的“咯吱”聲!

王尊打開一條門縫,讓自己的頭探出去,左右觀望,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訓,生怕門邊躲著一個鬼東西。

幸好,這一次門邊並冇有危險。

烏黑,安靜!

井式的樓體裡安靜得可怕,中間的天井直通天空,灰黑的鬼霧如雲飄過。

王尊左右張望,隱隱能看到四麵的樓梯,每一個房門。

冇有一個房間是亮著燈的,有的大門緊閉,有的連門都冇有,有的房門虛掩。

咯吱!

細小的聲音響起,是門打開的聲音。

這門打開得很小心,幾乎是緊閉呼吸的動作,一點點,慢慢的!

王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是對麵!

兩者之間相隔足有十米大的空曠井區,又是烏黑一片,但王尊還是看得一清二楚,對麵四個房間中的一個,正在悄無聲息的打開一條門縫!

門縫的後麵,是一粒血紅的光芒!

血紅,狂暴,凶戾!

哪是一隻眼睛!

紅眼!

王尊吸了一口氣,頭皮發麻,一刻也不敢停留,立即就是將頭縮回門內!

對麵的一個房間裡,有一個紅眼紅衣厲鬼?

王尊不敢確定,也有可能像是嚴威一樣,隻是一隻紅眼!

但是,王尊還是覺得安全一點比較好,不要作死,他本想著出去尋查一下,現在是打消了這個想法。

那隻血紅的眼睛充斥著陰狠與瘋狂,正在死死的盯著自己,王尊可不敢輕而易舉地出去。

無論對方是不是一個真正的紅眼紅衣厲鬼,王尊都不能冒這個險。

萬一是呢?

離開這個門口,還能回來嗎?

同一時間,王尊聽到右邊的樓梯響起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

一個人影從樓上跑了下來,很快,很急,很瘋狂!

“人!”

“是人!”

“真的是人,是我的,是我的!”

一個沙啞的老人聲音,瘋癲至極!

王尊往那個方向看去的時候,隻見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拿著一把菜刀,從樓梯上跳了下來。

一不小心,老人摔了個狗吃屎,可能是緊張,又可能是興奮與激動,他口中咆哮的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衝過來。

王尊看清了他的樣子,太陽穴猛地一跳,老人長著一隻紅眼,齜牙咧嘴,口水狂流,瘋了一樣的衝過來。

王尊迅速關上門,兩扇門一共關上,背靠著門,大口大口的喘氣。

砰!

砰!

“是人,是人,是人!”

門外,老人瘋狂的打砸鐵門,菜刀不停的砸在門上,砰砰砰的響。

“出來,你出來,你快出來,出來給我咬一口,出來給我咬一口!”

老人大叫,可以想像得到,他一定是齜牙咧嘴,口水直流,狀若瘋癲。

王尊撇嘴,你傻叉吧?

老子怎麼可能會出去給你咬一口?

王尊口乾舌燥,吞了一下口水,老人長著一隻紅眼,那不是說,對麵那個打開門的人影也隻是長了一隻紅眼而已?

當然!

王尊不敢肯定,鬼知道對方會不會是一個真正的紅眼紅衣厲鬼?

小心駛得萬年船,王尊感覺自己還是不要作死為好!

門名的鬼東西還在打砸,菜刀與鐵門碰撞間發出響亮的聲音,口中不停的喊著人人人人……

可以想像得到,老人此時此刻,肯定是紅眼發光,麵目猙獰,青筋凸起,口水狂流!

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瘋子!

人……

人對這裡的東西來說,真的這麼有誘惑力嗎?

也是這時!

哢嚓!

哢哢哢……

門開了!

隔壁的門,樓上的門,樓下的門……不知道多少扇門,在這一刻被打開,王尊聽到了很多腳步聲在靠近,呼吸聲響起!

緊接著,門外的聲音冇有了。

王尊不敢大意,也冇有動,隱隱約約,王尊聽到門外好像響起了吞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