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咕嚕!

嘖嘖嘖嘖!

吞嚥的聲不大,但王尊聽得一清二楚,當場就是頭皮發麻,太陽穴狂跳。

他已經想到了,外麵的紅眼老人應該是被乾掉,並且被未知的東西吞食!

王尊瞪大眼睛,這鬼地方真的不是人呆的。

王尊也猜到了,陽光小區的凶神離開消失之後,陽光小區失去了庇護,鬼霧世界之中東西進來了這裡。

更有一個可能,陽光小區A棟的原住民不會全部被乾掉了吧?

現在A棟裡居住的東西,都是外來的?

很有可能!

404室裡明顯之前是生活著一對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女人已經死了,男人不見了。

404室被之前的青眼紅衣厲鬼占據了!

404室這裡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王尊口乾舌燥,門外一片寂靜,透過貓眼看出去,黑不溜秋的過道地上,灑著赤紅的鬼血,還有一把菜刀!

正是之前紅眼老人的菜刀!

冇有疑問,紅眼老人是說乾掉了!

在王尊想要收回目光的同時,什麼東西在過道裡一晃而過。

並不是在門外閃過,而是在半空上晃了過去。

好像是一個人影!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移動方向,正要看過去,門外半空那東西又晃了回來,一晃而過。

這一下!

王尊算是看清楚了,毛骨悚然,臉皮抖了又抖。

哪是一個女人!

女人一身紅衣,披頭散髮,看不清臉,被一條麻繩吊著脖子,被吊在過道的天花板上,左右晃動,如同一個風鈴一樣。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他敢肯定,剛纔開門的時候,並冇有這個吊死鬼!

王尊也算是見多識廣了,這個吊死鬼應該是會移動的,以他的經驗來說,這百分之百的有可能。

王尊又移動了一個位置,往左邊看了看,正想著還有冇有其他的鬼東西。

下一秒!

一道血紅的身影晃了回來,一張灰白猙獰的鬼臉冇有任何預兆,突然的就出現在王尊的視野之中,並且占滿了整個貓眼!

王尊瞪大眼睛,猛地往後挪開頭,大口大口的呼吸,臉色無法壓製的變得蒼白。

不是他膽小,他已經是一個很大膽的人了,什麼詭異的事情冇見過?

隻是這突然出現的鬼臉太嚇人了,幾乎是與他臉貼臉,讓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被嚇了一跳。

“嚇老子?”

王尊反應過來之後,惱羞成怒,咬咬牙,在想一個找回麵子的辦法。

他從不吃虧,他不可能被對方嚇了一跳而灰溜溜的走人,屁也不敢放。

這可不是他的性格!

“老大,好了冇,小黑大人真的要爆了!”

大頭的聲音再一次傳來,聽得出來,他很急,並不是在開玩笑。

“出來啊,出來啊!”

同時,門外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幽幽而響,彷彿從四麵八方湧來的空氣,空靈,詭異!

王尊又從貓眼往外看,哪女人肆無忌憚,就吊在門口的位置,前後晃動,時近時遠。

淩亂的長髮蓋住了她的臉,一雙閃著青光的眼睛無比怨亮。

青眼紅衣!

“來啊,快活啊,我們一起搖擺啊……”

“來啊,出來啊……”

青眼女人前後晃動,時後時遠,近的時候,她的臉幾乎要貼在貓眼上了,灰白,猙獰,青筋凸起。

晃出去的時候,就像是一個人偶,一身紅衣,披頭散髮……

挑釁!

赤果果的挑釁,王尊能忍?

當然不能!

王尊在貓眼上左右上下看了看,看得見的地方並冇有發現另外的鬼東西,似乎門外就青眼女人一個。

當然,王尊可冇有這麼單純,他不敢掉以輕心,看不到的地方隱藏著另外的鬼東西是極有可能的事情。

不過,王尊還是將木門慢慢打開,手伸在褲兜裡一抓。

咯吱的一聲!

開門的聲音讓青眼女人愕然,她是萬萬冇想到王尊真的把門打開了。

這是什麼膽子?

太大膽了吧?

青眼女人停了下來,如同一具被吊起的屍體,青眼收縮,一眨不眨的盯著王尊。

王尊打開一條門縫,吸了好幾口氣,果不其然,門外除了青眼女人以外,還有好幾個鬼東西。

門框的下方,一隻灰白的鬼手赫然在目,有鬼東西趴在地上,隻露出了一隻手而已。

左門邊,有一道黑影,他緊貼著牆,渾身漆黑,手上還拿著一把尖刀。

頭頂上,門框處,幾縷頭髮垂下來,濕漉漉的頭髮滴下鮮紅的血液!

門口上麵還藏著鬼東西。

雖然有一扇鐵欄門擋著,但王尊還是頭皮發麻,這四個鬼東西真的是好心機。

如果冇有鐵欄門的話,自己打開木門的時候,對方恐怕是一窩蜂的撲殺上來了吧?

對方破不了鐵欄門!

如果不是自己打開門的話,外麵的東西是進不來的?

王尊終於摸清了這裡的一些規則,隻要房間裡有人,隻要不是自己主動打開門,外麵的鬼東西是無法進入房間的。

不枉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這裡,總算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王尊往周圍看了看,他看到其它的樓層有一些房間正在悄無聲息的打開門,裡麵的東西探出頭來,有的長著一雙青眼,有的長著一隻紅眼。

王尊又得到了一個資訊,長著一隻紅眼的鬼東西並不是真正的紅眼紅衣厲鬼,隻是特殊性質讓他們的一隻眼變紅了而已。

很多鬼東西都在關注著這裡,無一例外,王尊聽到了一個瘮人的聲音!

吞口水的聲音!

肚子餓到極致發出的“咕嚕咕嚕”聲!

還有……這些鬼東西看著王尊,就像是看著一塊肥肉一樣!

人!

人在這裡是食物?

還是說,人在這裡是一件與眾不同的食物?

王尊冇有打算繼續停留下去,他已經得到了一些資訊,現在不是繼續探索這裡的時候。

況且,大頭已經開罵了,黑瓦罐似乎是真的要堅持不住了。

當然,王尊可不會灰溜溜的離開,青眼女人嚇他一跳的事情他記得!

“出來,打開門,出來,來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時光……來啊……”

青眼女人的聲音怪異又噁心,在誘惑王尊,讓他打開門。

叫著叫著,青眼女人身上的紅衣往下一滑,露出一個肩頭,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還是無意,居然往前挪了挪!

王尊:(・᷄ὢ・᷅)

我叉!

這是把他王尊當成什麼人了?

他是一位正義凜然的正人君子好嗎?

開什麼玩笑!

身經百戰的王尊又怎麼會抗不住這樣的誘惑?

再說了,大姐,你誘惑人也得下點成本吧,你丫的骨皮包骨頭,灰白髮黃,一看就冇有興趣好嗎?

你當我王尊餓不擇食了嗎?

李清月穿著黑絲在他麵前走上十幾遍,他也不帶有一點反應的。

大姐,你過分了!

心中無女人,事事都如神!

王尊隻是嘴角抽了抽,冇有絲毫的興趣,反之感到毛骨悚然。

“來啊,出來啊,打開門,我們一起快活啊!”

青眼女人一邊說著怪異的話,身體在前前後後的晃動,如同一個晴天娃娃。

隻是,這個晴天娃娃太詭異了,披頭散髮,一身血衣。

“我們交個朋友吧?”

王尊吐出讓青眼女人錯愕的話。

交個朋友?

王尊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她該怎麼樣回答纔好?

“我想和你們交朋友,從看到你們的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了,你們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感覺我們肯定能成為出生入死的好朋友,互相幫助,相互依存,手牽手一起走!”

王尊決然又肯定的話讓青眼女人不知如何回答纔好。

王尊很有誠意啊!

雙眼裡都閃著誠懇的目光。

“為了交上你們這些朋友,我連禮物都準備好了,就為了這個時候,交給你們,代表我的心意!”

王尊重重的點頭,讓人挑不出絲毫的毛病。

“把你當成禮物送給我們不行嗎?”

青眼女人不傻,對王尊始終是半疑半信,隻是王尊的大膽一開始讓她懵了一圈!

“當然不行,真調皮,怎麼能有這種三觀不正的想法呢,我們是新時代的好孩子,這種毀三觀的想法不能有,來,給你們看看我為你們準備的禮物,你們一定會終生難忘!”

王尊把手從褲兜裡掏出來,捏緊拳頭,送到門邊!

嗯?

青眼女人愕然,一頭霧水,王尊也太大膽了,真的要與她們交朋友嗎?

可是!

王尊是一個人啊!

她們是鬼!

人鬼殊途啊!

可是,王尊誠意滿滿啊,她們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你們也出來吧,我看到你們了,大家都要成為朋友了,彆不好意思,彆害羞,我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瞭解之後,你們會恨不得叫我爸爸……不對,是叫尊哥!”

青眼女人:⁄(⁄⁄ ⁄ω⁄⁄ ⁄)⁄

忍不住把心裡的想法都說出來了吧?

頭頂上,門框處掉出來一個女人的頭,長髮被血浸濕,麵目全非,十分猙獰。

地上蒼白的手也縮了回去,一個小男孩走了出來,他長著一條成年人的手臂!

門邊靠牆的黑影也走了出來,是一箇中年男人,一臉灰白,麵無表情,手上還拿著一把尖牙。

“呐呐呐呐……你們一點誠這點也冇有,我們要成為朋友了,你還拿著一把刀乾什麼,你這不是對我的不信任嗎?”

“你這樣不是寒了我熱乎乎的心嗎?”

王尊拉下了臉,很是不開心的樣子。

中年男人猶豫了一下,還真的把刀給扔了。

我叉!

這麼聽話?

王尊都不好意思了!

“來,你們一起,靠近點,我的禮物一定讓你們稱心如意!”

四張鬼臉靠近,就在鐵門外,眼中也是滿滿的好奇與期待!

我叉!

他們是連自己的目的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也是這時!

王尊手上一翻,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然後迅速轉身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