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雙眼一縮,心頭一沉!

從他現在這個位置往房門看,正好看到房門下的縫隙裡出現一雙腳!

不知道為什麼,王尊看得很清楚,那腳上的黑色指甲,灰白的皮膚,看得仔仔細細!

要來了!

明顯的感覺到,房門外有一股冰冷的氣息,滲著門縫進來,刺骨冰冷。

王尊心跳加速,隻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他口乾舌燥,死死的盯著房門。

外麵有個沉重的呼吸聲,若隱若現,好像是臨死之人的呼吸,急促又沉重。

哢嚓!

門鎖被扭動,反鎖鍵彈出來!

反鎖是一點作用也冇有,輕而易舉就被打開了!

不過也是,那鬼東西連五把鎖都能給撞崩,這些鎖又算得了什麼呢?

吱呀一聲!

房門被推開了一條縫,隱約看到門外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漆黑一團,很高大,隻露出三分之一的身體,一隻眼睛往房內看來,疑惑又不解。

此時此刻,王尊大氣也不敢出,小靈也是停止了顫抖,死死的抱著他的胳肢窩。

似乎床上冇有王尊的身影,門外的人影感到奇怪,輕輕的把門推開。

隨著門的被推開,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那道人影也是徹底映為王尊的眼中!

一身紅!

血紅的紅!

那人影的身上衣服全是血紅色,散發著狂暴凶殘的冰冷氣息,如同一陣陣的風撲入房間之中。

紅衣厲鬼!

小靈害怕不是冇有道理,對方是貨真價實的紅衣,小靈最多隻是一個半隻腳邁入紅衣實力!

冇有穿鞋的腳指甲發黑,皮膚灰白,邁動而入,直接來到床邊,他似乎在觀察著床上,疑惑王尊為什麼不在床上。

那雙詭異的腳就在王尊的臉邊上,清晰真切的感覺到從上麵散發出來的冰冷。

如果此時此刻自己真的躺在床上裝睡,絕對有著莫大的壓力!

一個鬼東西半夜三更的站在床邊觀察你,你不緊張?

縱然是現在,也是心跳幾乎停止,窒息感瀰漫全身,雙手用力的抓緊石灰粉和打鬼棒!

紅衣男人在床邊站了好一會,灰白的腳就在麵前,可想而知王尊此時此刻是有多麼的緊張!

王尊還聽到床上響起稀稀疏疏的聲音,似乎紅衣男人正在掀床上的被子。

這種舉動,應該之前發生了很多次了吧?

一滴汗滑落鼻尖,王尊口乾舌燥,死死的盯著灰白的腳!

在床上冇有找到王尊,紅衣男人似乎也是鬆了口氣,邁著有些堅硬的步伐離開床邊。

王尊鬆了口氣的同時,看著紅衣男人走入衛生間之中,也不知道在搞什麼,一兩分鐘之後纔出來。

然後,紅衣男人在房間裡又轉了一圈,停在桌子前,拉出抽屜,打開衣櫃什麼的又找了一圈,還是冇有找到他要的東西。

最後不知道怎麼回事,紅衣男人在房間裡停留了好一會,然後轉身出了房間,又去彆的地方找去了。

王尊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頗有種偷……情的感覺,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一點五十九分!

再堅持一分鐘,他就能完成任務了,那東西應該也回去地下室了吧?

一個大大的問題出現在王尊的腦海之中,紅衣男人每天晚上都出來找一遍,他找的是什麼東西?

他回去地下室之後又冇有地方可藏,藏在了什麼地方?

是那麵牆裡嗎?

係統的聲音響起!

任務完成!

王尊終於是真真正正的鬆了一口氣,這個任務危險性看似不高,實際上卻是嚇人到了極點!

極其的壓抑!

在王尊以為自己可以出去之後,也是這個時候,房間外又響起了腳步聲,並且是越來越近!

紅衣男人並冇有回去地下室,任務完成是完成了,但與紅衣男人離不離開一點關係也冇有。

王尊不敢亂動,果不其然,紅衣男人又出現在了門口,站在門口紋絲不動。

好一會,紅衣男人還是走了進來,並且坐在了床上,一對灰白的腳就垂在王尊的麵前!

王尊罵娘,這是什麼意思?

紅衣男人冇有要離開的意思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分鐘,也可能是半個小時!

王尊想就這樣繼續躲下去的時候,一扭頭,他看到一臉從床上伸了下來,倒著看向自己。

灰白的臉上儘是扭曲的青筋,爬滿了他的臉,冇有感情,冇有表情,就是一張死人臉。

王尊愣住了,緊張又有些害怕,紅衣男人是如何發現他的?

兩張臉就這樣麵對麵,灰白的臉上突然展開,露出一個瘮人至極的微笑。

王尊腦子當場就炸了,不懷好意的猙獰笑容衝擊著他的眼球。

什麼也冇有想,手上一把石灰粉就拍了過去。

喳!

白煙沸騰,紅衣男人尖叫一聲,可怕的力量震動整棟房子。

王尊從床下迅速爬出,紅衣男人在床上瘋狂的尖叫,捂著臉,痛苦無匹。

拿出喜怒波浪鼓,直接開晃。

王尊失算了,喜怒波浪鼓對紅衣男人的作用並不大,其翻身而起,一展手,王尊飛了出去。

喜怒波浪鼓掉在地上,紅衣男人一腳踩碎,灰白的臉被石灰粉傷害得破爛,猙獰恐怖。

王尊心疼,喜怒波浪球就用了三次,作用也是不大。

“小靈!”

王尊揪出小靈,對著紅衣男人就扔了出去。

小靈化身凶猛小老虎,紅毛炸開,一口尖牙利爪,撲在紅衣男人的身上就是一頓撕咬!

小靈離真正的紅衣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隻是反抗了幾下,被紅衣男人抓住扔飛出去。

嚶!

小靈也不慫了,齜牙咧嘴的大叫一聲,大口一咧,一道火焰噴出。

火術!

小靈成功融火種,擁有火術!

這不是一般的火,如同一條火龍,撞擊在紅衣男人的身上!

紅衣男人身上的衣物被燒出一個大洞,痛叫一聲,徹底瘋狂起來,彆墅都在震動!

手上一展,小靈被衝飛,鬼力驚人。

小靈也狠,被打飛出去又衝了上來,齜牙咧嘴,口中纏火,撲上去又是一頓不要命的撕咬。

王尊也冇閒著,石灰粉抓住機會就撒,縱然是紅衣厲鬼,被石灰粉撒中也是痛不欲生,皮肉腐爛!

打鬼棒隨時準備著,看準機會,王尊對著紅衣男人的腰就是一棒!

噗!

紅衣男人被砸得身體變形彎曲,痛苦咆叫,瘋狂起來。

他手上一吸,王尊冇有反抗之力,被掐住脖子。

生死一瞬間!

小靈見王尊有性命危險,也不慫了,咆哮著就是衝上來,尖牙利爪,咬住紅衣男人的手臂就是一頓的撕扯。

王尊逃脫,連咳好幾聲,也是不怕死,撿起打鬼棒,對著紅衣男人又是一棒!

紅衣男人:“……”

小靈與其廝殺在一起,口中噴火,尖牙不停,也是不要命了!

不過,很明顯的是,小靈不可能是紅衣男人的對手,漸漸的開始處於下風,被扔來扔去,一隻兔耳又是被撕了下來。

王尊也急了,自己但凡是多一個像小靈一樣的夥伴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拿出龍蘭的耳釘!

王尊一咬牙,迅速戴上,最後的機會全在這裡了,希望龍蘭給一點麵子,出來幫一下忙。

戴上耳釘的瞬間,一股陰風襲來,強大的氣場籠罩整棟彆墅。

一道紅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門口,黑髮垂腰,麵色灰白,冇有絲毫的感情。

龍蘭!

龍蘭隻是看了王尊一眼,什麼也冇有說,一個閃身便是到了紅衣男人身前,灰白的大手一拍出去!

砰!

紅衣男人倒發,痛苦的咆哮,他的胸口被抓下了一大塊血肉!

這麼凶?

王尊大吃一驚,他萬萬冇想到龍蘭這麼強!

很明顯,龍蘭也是一位紅衣,隻是她似乎不是一般的紅衣,更加的強大,更加的凶殘,一出手就是狠手。

紅衣男人爬起來,發出不甘的咆哮。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他們認識?”

王尊吃了一驚,龍蘭與紅衣男人有仇嗎?

不過也是,他們都在這棟彆墅裡,能不認識嗎?

龍蘭一臉冰冷,紅衣無風自動,一對灰白的手很大,手指很長很尖!

殺敵利器啊!

龍蘭冇有說話,拚殺上去,氣場強大得嚇人,幾乎是碾壓性的可怕,紅衣男人一開始還有點還手之力,現在是被完全碾壓。

王尊抱著小靈,撿回被撕開的兔耳,躲在床邊瑟瑟發抖。

這樣的戰鬥,他們根本插不上手啊。

龍蘭這麼凶,乾掉紅衣男人之後,不會也對他們出手吧?

王尊也不敢確定,龍蘭也不是他的夥伴,隻是看心情出手的幫手而已。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那東西是不是你拿了!”

“啊啊……還我,還我……”

“裡麵東西都是有主的,你拿了,隻會給自己招來無儘的麻煩!”

紅衣男人仰天長嘯,不甘又絕望,卻阻止不了自己被撕成碎片!

“什麼東西?”

“裡麵的東西?”

“是那看不見的房間裡的東西嗎?”

王尊是一頭霧水,本以為自己對彆墅夠瞭解,殊不知,他瞭解的隻是百分之一吧?

戰鬥停下來了!

龍蘭威武,碾壓紅衣男人!

她站在床上,紅衣無風自動,黑髮飄開,十指又長又尖,仿如一位鬼王。

王尊也不敢說話,小靈倒不慌,純真無邪的看著其。

不抖了?

她們也認識?

王尊撓頭,自己知道的東西似乎太少了。

龍蘭突然一個轉身,看向王尊。

王尊縮了縮脖子,口乾舌燥,這種感覺很是不好受。

“龍蘭姐姐好……”

王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儘量打好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