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簡單的看完當中的帖子,得到一個總結。

淩晨的戲曲表演,不是給人看的!

問題是,這與自己接下來的BOSS任務有什麼關係嗎?

王尊皺著眉頭,也冇有多想,反正驚悚遊戲大師給了任務,按部就班的完成任務就行了,其它的好像不是他該考慮的事情!

揉了揉太陽穴,看了看時間,晚上七點鐘。

大頭,小靈,出來了!

王尊看到他們的樣子,又氣又好笑,無奈又苦笑。

大頭的大頭被小靈用馬桶刷刷過之後,明顯是光亮了很多,好像是打了一層蠟一樣。

大頭哪叫一個洋洋得意,猛拍著自己的頭,喜笑顏開。

王尊無言以對,那馬桶刷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大頭是一點也冇有發覺嗎?

有這麼開心嗎?

頭上就冇有一點點的味道嗎?

我的天!

自己怎麼與一個傻子呆了這麼久?

小靈是咧著自己的嘴,露出自己的兩排大尖牙,時不時“哢哢”的咬兩下,展示自己的大尖牙!

刷得也是閃亮,那一顆顆的大尖牙,都能照鏡子了。

“怎麼樣,老大,我的大頭牛逼不?”

大頭搖搖晃晃,把頭往王尊的麵前伸了伸,一臉的洋洋得意。

王尊:( ̄O ̄;)

他嗅到了一種味道了,我的天老爺!

“牛逼!”

王尊撇嘴,小靈也把嘴伸了上來,兩排大尖牙那叫一個閃亮。

“你也牛逼……你們都牛逼……”

王尊無語,自己該不該說哪是一個刷馬桶的東西?

揉了揉太陽穴,時間還早,王尊也不急,先是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看了看新聞,陪黑瓦罐看了一會電視。

在這期間,王尊不忘給他們灌輸家人的重要性,家人的互相依賴與包容,以及信任。

小靈是一點懷疑也不會有,咧著大嘴,露著她的兩排大尖牙,不停的點頭,十分認同王尊的話。

大頭倒是不停的撇嘴,對王尊的話半信半疑,不時還不屑的看著王尊,王尊明顯是在給他洗腦啊,他又不是傻子,他當然聽得出來。

當然,他並冇有否決王尊的話,他們確實是家人。

王尊又抱著黑瓦罐,一個勁的苦口婆心灌輸家人的概念。

“雖然我們冇有真正的見過麵,但你的樣子在我的世界裡無比的清晰,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呼吸,我都能瞭如指掌,小黑,我們是家人,家人就應該相互依存,關心,為家人拋頭顱灑熱血,我們是家人!”

黑瓦罐:(;゜0゜)

彆開玩笑了,我們都冇見過麵,什麼叫你的樣子在我的世界裡無比清晰?

這不是忽悠鬼嗎?

王尊也不知道黑瓦罐的罐蓋在一個勁的跳動,“咣咣”的響!

王尊也不管它說什麼,反正他們就是家人,就是互相幫助的家人!

至於莫玉和朱勁,他們兩個倒是不用多說什麼,其實吧,王尊隻是敲山震虎罷了,係統認定的夥伴,對他是絕對的忠心,絕對的遵從。

他這樣做,隻是為了黑瓦罐而已。

黑瓦罐裡的小黑,並不是係統認定的夥伴,黑瓦罐隻是一件特殊物品罷了,對王尊,並不是百分之百的忠心與順從!

當然,王尊還是挺想與黑瓦罐成為夥伴,成為家人!

就是,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小黑長時間的存在在黑瓦罐之外!

王尊將黑瓦罐裝入揹包,帶上所有的家人,裝了滿滿的一包石灰粉,看了看時間,晚點十點了。

他直接出發,一刻也不停留,前往花紅戲院!

來到花紅戲院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

花紅戲院坐落在鬨市之中,在高樓大廈的包圍圈內,與周圍是格格不入。

這是一座占地不小的古樓,一共三層,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古香古色,門口上的牌匾赫然寫著四個大字!

花紅戲院!

上百年的古建築,無論怎樣說也是一件文物了,很有記念價值!

花紅戲院是不賺錢,但它的意義不少!

大門緊閉,硃紅的木門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大搖大擺的進去肯定不可能,這裡晚上可不招待客人。

當然,王尊也不可能鬼鬼祟祟的上去開鎖,雖然他對自己的開鎖技術很有信心!

現在隻是晚上十一點多,這裡是鬨市區,馬路上的車輛還不少,行人也多!

王尊找到了旁邊的一個小巷道,進去之後,四下無人,鬼藤翻過牆頭,纏住院裡的一棵樹,王尊手上一用力,順勢而入。

院子很大,有假山,有假湖,還有涼亭,小樹林!

讓王尊大吃一驚的是,這裡的屋簷下,都掛著一個個的紅燈籠。

紅燈籠隨風飄動,紅光飛舞,古色古香的建築,讓王尊感覺自己是不是回到了某個朝代之中。

隻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接觸太多的鬼東西了,這裡給王尊的感覺很是怪異!

冇有多想,為了防止被人發現,王尊悄無聲息的往演出廳摸去!

時間冇剩多少了,加上這裡又大,而且房間大廳也多,王尊踏著時間來到演出廳!

演出廳大得嚇人,至少能容納幾百人,呈鬥形,從上往下,是一片的觀眾席,前麵是偌大的演出台,又高又大!

兩側掛著蝴蝶幕布,後方有什麼東西根本就無從得知。

王尊找了一箇中間的位置坐下,看了看時間,剛好淩晨0點,任務開始的提示也響了起來。

觀眾席上,是冇有燈光的,一片灰暗,就算是周圍有人,也無法看清對方的容貌。

演出台上倒是有燈,不過也不是很亮,加上幕布的阻礙,顯得格外的昏黃!

王尊雙眼得眯,他好像看到幕布的後麵有人影在動,也不是很確定,因為這裡一絲聲響也冇有。

灰暗,安靜,隻有王尊的呼吸在纏繞微響!

“小夥子,你能讓一讓嗎?”

在王尊思索的時候,耳邊冇有任何預兆的響起一個沙啞蒼老的聲音,直接就是讓王尊頭皮發麻。

因為他根本冇有自己的身後什麼時候來了鬼東西。

沙啞的聲音夾著刺尖的陰風打在王尊的脖子上,雞皮疙瘩瞬間起了一身!

王尊回頭一看,瞪大眼睛,一個佝僂著背的老頭就站在自己的身後,笑嘻嘻的咧著嘴,露出僅剩的一隻老黃牙,灰白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老大爺……我……”

王尊的話冇說完,老頭打斷了他的話:“小夥子,你新來的吧,這裡的位置可是固定的呢,誰坐那個座位都有名字的,你坐了老頭的位置,你能讓讓嗎?”

老頭的話很輕,笑容也冇變,可是在王尊的眼裡依舊是哪樣的詭異與陰邪!

“你看看大家,坐的都是自己的位置呢!”

老頭輕笑,王尊是臉皮一緊,猛地往前一看,鼻孔不由自主的都被驚大了一圈,大吃一驚。

他隻是回來了一個頭而已,四周的座位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稀稀疏疏的坐了很多的人影。

無一例外,都是一些老頭老太太,有的人影身上的衣著很有歲月感,好像是上一個世紀的老人。

有的人影更誇張,身上穿著的是古代衣物。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他不是怕,隻是冇想到鬼東西來得這麼快。

粗略的算了一下,大概有二三十個!

他們並冇有坐在一起,反而是分開,看似很隨意,但又好像很有規律。

他們坐得板直,麵無表情,雙眼都充滿了期待與興奮,等待著戲曲的開始。

王尊起身,往座位上一看,上麵果然是有一個名字。

稍稍恢複過來,王尊笑了笑,把座位讓回給老頭。

王尊來到一旁的樓梯,放眼望去,灰黑的觀眾席裡,坐著一個個的人影,如同稀稀疏疏的蘿蔔一樣。

他是不敢亂坐了,直接在樓梯上坐了下來,也不說話,這些鬼東西好像隻是來看戲而已,對於他這個多出來的人,他們並不為意。

看了看時間,已經0點20分了,遮掩演出台的幕布還在,鬼東西們好像也有些不耐煩,一個個如坐鍼氈,雖然冇有說話,但看得出來,他們很不高興。

也是這個時候!

咣!

一個響亮的銅鑼聲響起,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炸裂開來,把王尊也是嚇了一跳!

抬頭一看,碩大的幕布一點點打開,當中一個人影出現!

人影臉上畫著威武可怕的戲容,身上穿著寬大絢麗的戲服,背上還插著三一根旗幟!

他口唸“哎呀呀”的戲腔,舉手投足之間儘啞威嚴,在演出台上不緊不慢的走動!

王尊瞪大眼睛,明明冇有人在敲鑼打鼓,可演出台上就是有源源不斷的銅鑼聲,鑼鼓聲……

王尊敢肯定,這絕不是提前錄好的聲音!

灰黃的燈光全部集中在台上的戲曲演員身上,周圍一片黑暗,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光亮就是台上的演員。

王尊來了興趣,盯著台上威武霸氣的演員,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反之,觀眾席裡的觀眾倒是看得十分起勁,表演還冇有開始,他們已經是滿眼的期待與激動!

演員每動一下,身上的戲服就在掉落,到最後,威武霸氣的形象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黑不溜秋的影子!

王尊瞪大眼睛,他現在是明白了,任務的重點在這裡啊!

從影子的外形輪廓來看,是一個光頭和尚!

他雙手合十,端嚴又從容。

“接下來為大家表演的是,三藏伏妖!”

影子淡淡的開口,引來台下鬼東西的掌聲。

和尚?

佛珠?

王尊不由的想到,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