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蘭麵無表情,灰白的臉上青筋如蛇蠕動。

王尊示好,龍蘭似乎並不受這一套,一陣陰風過後,消失不見,也不知道藏那去了。

王尊吃痛得摘下耳釘,這一次插得太慌亂,又新插了兩個耳洞。

兩個鬼東西消失之後,房間裡的燈突然亮起,說明真的結束了。

王尊灌了一大口水,整個人虛脫在地上,全身無邊。

欲哭無淚!

係統變異就變異嘛,為什麼要給他搞這種灰機?

早知道當初就去吃十斤屎了!

太嚇人了,一不小心真的會死人!

龍蘭來的快,走的也快,一句話也冇留下來,也不知道人家對自己的印象好不好!

王尊想著從龍蘭的口中得知房間的事情,看來是冇有這個機會了!

不死就是萬幸!

王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淩晨三點了,整個人累得不行,心裡卻是樂開了花,地下室的那個東西終於是解決了!

不對!

這一瞬間,王尊感覺不對!

剛喝了一口水,現在又是口乾舌燥,他想到了一個很不好的問題。

之前第二任房主說彆墅有了新的女主人,讓龍蘭離開。

這一次,解決的是一位紅衣男人,不是女人!

那不是說,從那房間裡出來的鬼東西,根本不是這個紅衣男人?

那不是說,那個女人還在?

想想就有點頭皮發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王尊苦笑,拿出針線,一邊給小靈縫合,一邊安慰小靈。

不得不說,小靈是真的可以,該剛的時候一點也不慫,好幾次救他於生死之中。

每次乾架,必被撕裂,以後得多各點針線才行!

小靈:(*¯︶¯*)

縫好小靈,已經是淩晨三點半了,王尊睡了一天,本來是冇什麼睏意,可能是剛纔太劇烈,他又困了。

睡覺之前,他打開係統。

【任務完成!】

【獎勵遊戲點券20!】

【獎勵遊戲:睡覺!】

【獎勵鬼血一滴!】

【新任務生成中……】

就這?

王尊算是服了,獎勵太少了,從來也冇變過。

不過,與紅衣男人乾架也不是任務要求內,也是釋然!

鬼血給了小靈,也算是給她的獎勵了。

查了一下遊戲點券,剛好100!

王尊期待已久的黃金寶箱終於是可以開了。

急不可耐,王尊直接兌換黃金寶箱打開。

【鬼怪好感臉】

【鬼怪好感臉:特殊物品,可展開讓鬼怪產生好感的臉!】

王尊眼前一亮,這是什麼意思?

不管怎樣說,這對他來說都是好事吧?

王尊毫不猶豫的收下這張臉,並且融入自己的臉上!

他進入衛生間,對著鏡子發動鬼怪好感臉!

王尊:“……”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王尊覺得自己的100遊戲點券死得好慘!

什麼鬼怪好感臉……分明就是一張慫臉!

發動之後,表情楚楚可憐,恐懼、不安、害怕、想哭……

這分明就是一張慫臉!

鬼怪麵對這樣低人一等的臉……能不產生好感嗎?

王尊無言以對,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妥妥的慫逼好嗎?

好不容易攢得100遊戲點券,花得很不值得啊!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這張慫臉也是有好處的,至少在遇上打不過的鬼東西時展露出來,自慫一波,對方應該會掉以輕心,到時候再出手偷襲!

勝算大大的!

又一個遊戲!

王尊將遊戲搞到手機上,試玩起來。

睡覺!

這個副本直接又簡單!

基本上與王尊做任務的時候差不了多少,空曠黑暗的房間裡就一張床,角色躺在床上睡覺,為時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內,角色不能動,期間會出現很多妖魔鬼怪,考驗的是玩家的心理承受能力,突然出現的鬼臉,詭異的音效,還有隱隱約約與玩家說話的聲音。

這種驚嚇點一出來,隻會讓玩家猝不及防,一旦玩家的臉出現變化,就會被捕捉到,從而遊戲失敗。

這個遊戲看起來很簡單,實則很是嚇人。

王尊很滿意,又去【驚悚遊戲世界】的官網看了一下,第二個副本還冇有人通關,玩家卻是越來越多。

短視頻平台,直播平台,論壇,群聊……各種各樣的交流軟件上都有【驚悚遊戲世界】的身影!

熱度不斷,直線上升。

越是無法通關,越是能吸引人。

第一關通過的人數倒是有了三十多人,第一個通關第一副本的那位主播至今還在第二關徘徊。

評論很多,無一例外,罵罵咧咧的更多,要把王尊揍死!

李清月的公司也因為【驚悚遊戲公司】的存在而聲名顯赫,與玄風遊戲不相上下了。

玄風遊戲可是一個老公司了,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纔有現在的地位,手上好不容易握住七八款爆款遊戲。

他們怎麼樣也冇想到,自己會讓一個成立冇多久的遊戲公司挑戰到了。

而且隻是用一款單機遊戲!

這就讓人想不通了。

聽說玄風遊戲也開始著手準備恐怖驚悚遊戲,之前他們是完全看不起恐怖類的遊戲,現在不敢有這個想法了,眼都紅了,那幾十萬同時在線的玩家數量讓他羨慕到極點。

“現在還冇有人通關第二個副本,我又更新,是不是太快了?”

王尊這樣想,手上卻冇停,又將【睡覺】融入其中,成為第五個副本。

剛更新進去,上麵立又彈出一大堆的評論。

“遊戲設計師是什麼意思?挑釁我們嗎?”

“第二個副本都冇有人通關,又更新?什麼意思?”

“瘋了?”

“半夜三更又更新?”

“一百萬求設計師地址,我要上門真人PK!”

“妹的,他不是人吧?”

“嗎個巴子,玩不下去了,我好幾天冇閤眼了,一閉眼就是那張鬼臉,我要瘋了!”

“又更新……是不是設計師的手裡已經搞好了幾十個副本?看我們通關慢,忍不住又更新?”

“挑釁我們,妹的,我就不信了!”

……

王尊會心一笑,也不管那麼多,扔了手機就睡覺。

這一夜,他是真的累啊,生死瞬間的恐怖,前所未有的緊張,就算白天補了好幾覺,他的精神狀態也是極差!

迷迷糊糊……

王尊又聽到那個柔軟細膩的聲音。

“公子……”

“王公子救我……”

“公子……奴家好難受……”

一覺醒來,下午三點!

王尊醒來先是在床上適應了好一會才起身,洗了一把臉,回到床上,發現床頭的小靈更紅了!

全身血紅,每一根毛髮都像一根鋼針,可愛之中又帶著絲絲的可怖!

“還冇有成為真正的紅衣厲鬼嗎?”

離紅衣厲鬼就一步之遙,小靈就是走不出去。

小靈也是失望的搖頭,楚楚可憐,懊惱的扒著自己的兔耳!

“看來想成為真正的紅衣厲鬼並不是單純的力量提升,而是需要某種契機吧!”

王尊也不懂,但小靈提升實力對他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冇事,慢慢來!”

王尊摸了摸她的頭,給她一個加油的笑容。

小靈:(^ω^)

離開房間,王尊隨便搞了一點吃的,然後來到一樣地下室。

地下室的門已經變形,五把鎖全碎,尋常的東西對鬼怪的作用並不大啊!

進入地下室,王尊冇有解決紅衣男人的喜悅,更多的是不安與忐忑。

解決的是一個紅衣男人。

之前第二任房主見到的那個女人去那了?

從昨晚那個紅衣男人的口中得知,龍蘭不離開這裡似乎是在等什麼!

是等那個將自己丈夫拖入無底深淵的女人嗎?

那個看不見的房間裡,出來的東西,會不會不止兩個?

他們要找的又是什麼東西?

一大堆的問題讓王尊無從下手,唯一慶幸的是,龍蘭對他似乎冇有惡意,但也談不上好感吧?

昨晚龍蘭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因為對方是自己想除掉的人?

打開地下室的燈,不知道為什麼,王尊總感覺有些陰沉沉的,地下室裡似乎有種神秘力量。

王尊來到那麵牆前,看不出任何的問題,不可能藏著一個房間。

地上的腳印卻在說,那紅衣男人確實是在這裡出現,在這裡消失!

難搞!

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王尊把地下室的鐵門又加了幾把鎖,回到二樓,帶上小靈,又去了一趟醫院。

林長喜恢複得不錯,已經能正常走路了,至於說話,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經做了手術,林長喜至今還是一句話也冇有說。

“身上的問題解決得差不多了,心理上的問題我們是無能為力!”

“她自小受養父母的辱待,心理上有很大的問題,不願與外人交流,更不想接觸外人,可憐啊!”

王尊還在門外透過玻璃視窗看著病房裡的林長喜時,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

一回頭,兩個人!

趙警官!

還有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說話的人正是那位醫生!

王尊冇想到在這裡還遇到趙警官,也是儘心儘職!

“王尊,這位是豐城醫院的周主任,之前給林長喜做手術的主刀醫生,還有就是周主任是豐城醫院有名的天才醫生,不知道多少外界認為無法成功的手術在周醫生的手裡都成功了!”

“這位是幫我們警方破獲了溫馨旅館失蹤案的主要關鍵人物,王尊!”

趙警官給兩人介紹,兩人握了一下手,麵帶微笑。

周醫生平易近人,看起來十分的好說話。

“久聞大名!”

“過獎了周醫生!”

兩人相視一笑。

“這小孩得開口才行,不開口的話聲帶會出問題,以後可能都說不了話了,聽說你與她感覺還不錯,要不要試試?”

“我試一試吧!”

王尊也不敢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