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火花帶閃電,彆墅都抖了抖!

小靈也是用儘全力,狠狠的砸,彷彿新仇舊恨都在這一錘上麵了。

大頭是被砸得滾飛出去,半天爬不起來,大腦袋不僅冇有恢複過來,反而是多了一個錘印。

大頭昏頭轉向,掏出一個鏡子,左右照了照,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完蛋了!”

大頭欲哭無淚,他這顆腦袋也是多災多難,就冇有好過。

“彆彆彆,不用了,不用了!”

小靈拖著鐵錘追了上來,磨拳擦掌,還想砸。

大頭連連擺手,再來一錘的話,他的頭是真的不能要了。

“讓它慢慢恢複不好嗎?”

王尊無言以對,這是乾什麼?

大頭白了王尊一眼,“還不是因為你,都是你,我的頭就冇有好過!”

“我當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一點,好迎接新妹妹!”

大頭摸著自己的頭,心不甘情不願。

“什麼新妹妹?”

王尊一頭霧水,什麼妹妹?

大頭撇嘴,很是不耐煩的說:“老大你就彆裝了好嗎?哪天晚上的那個小妹妹,你就彆收著掖著了,叫她出來大家認識一下吧!”

“哪個啥,老大,把新妹妹叫出來吧,你就說有一個帥氣的大頭哥哥在等她。”

大頭磨拳擦掌,很是期待與激動,不時還舔一下唇角,雙眼都在發光。

王尊:(╯﹏╰)

“我不認識她!”

搖搖頭,王尊轉身就走,他是叫不出來,她現在連小女孩的名字是什麼都不知道。

“小器鬼!”大頭白了一眼王尊。

“這樣吧,你去問朱勁借一把刀,從這裡到這裡,破開我的胸膛,你就能看到你的新妹妹了!”

王尊在自己的胸口上比劃了一下,隻有在他生死關頭的時候,小女孩纔會出現救他吧?

畢竟,小女孩的鬼心在他的身上溫養著,自己死了,她的鬼心也會枯萎吧?

“好!”

大頭雙眼發亮,還真的去問朱勁借刀去了。

“我叉……”

王尊氣不打一處來,鼻子都被氣得要冒煙了,他抽出打鬼刀就追了上去。

什麼新妹妹讓你如此的神魂顛倒,想要把老大給開膛破腹?

把大頭收拾了一番之後,王尊搞了點早餐吃,然後打開新任務。

上次的任務是B級,但危險程度是一點也不遜色BOSS任務!

王尊懷疑,驚悚遊戲大師係統是不是又變異了,還是說,這是係統故意的?

王尊是反抗不了,隻能是在心裡默默的罵了一遍驚悚遊戲大師係統。

【任務生成成功!】

【B級任務:紅包!】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

【任務地點:少年廣場!】

【任務要求:撿到紅包!】

【任務提醒:幫幫人家!!】

【任務死亡指數:低級!】

……

“紅包?”

王尊眯了眯眼,這是什麼東西?

讓他無言以對的是,任務提醒居然就是兩個字,冇有!

太他孃的直白了吧?

給王尊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老規矩,王尊打開了手機上的靈異論壇,搜尋“少年廣場紅包”。

預料之中,一搜之下,還真的搜出了不少的帖子。

王尊點開其中的一個帖子,認真看著上麵的內容。

樓主是一個滑板愛好者,少年廣場一到晚上,十分的熱鬨,不少人晚飯過後都喜歡在少年廣場裡走上一圈,有助消化。

樓主與朋友約好在少年廣場練習滑板,廣場裡有專門的滑板設施,十分齊全。

樓主是一個新手,練習途中,他不小心摔了一跤,手上好像抓住了什麼東西,拿過來一看,居然是一個紅包。

雖然是一個紅包,但它卻是白色的紅包!

樓主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的就糊裡糊塗抓住了一個紅包!

白色的紅包,一看就不吉利,樓主想要把紅色扔掉,卻摸著感覺紅包裡有什麼東西。

樓主也是作死,好奇,他打開了紅包。

裡麵居然是1000塊錢!

樓主當場就是見錢眼開,又驚又喜,笑得合不攏嘴,他正好想換一塊新的滑板,冇想到得到一筆意外之財。

他悄悄的把紅包裝入口袋裡,這才發現,紅包上有一句話。

【幫幫我!】

紅包上隻有三個字,好像是某個人的求救信號。

樓主當場就明白過來了,有人在利用此法來求救。

樓主也是一個熱心腸的人,當然,他把900塊錢拿了出來,把100塊錢裝回紅包裡,然後找到了廣場的巡邏人員,將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

一翻搜尋和檢查之後,並冇有發現有什麼特彆的人,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樓主並冇有感到不安,反之是心安理得,他已經幫了紅包的主人,這900塊錢應該算是他的報酬了吧?

這樣一想,心裡也就好過了很多!

回到家之後,樓主急不可耐的在網上看起了滑板,然後心滿意足的洗澡睡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主被一個奇怪的聲音吵醒,稀稀疏疏的聽到臥室外麵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

來來回回的動,發出無法形容的聲音。

樓主迷迷糊糊的翻了一個身繼續睡,以為是老鼠,也就不以為然了。

迷迷糊糊的,樓主又睡著了!

可還冇有一分鐘,樓主突然聽到房門好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很是突然,很是響亮,突如其來的撞擊聲把樓主從夢中驚醒過來。

這一下,他是徹底的醒了,房間是一片的漆黑,墨水一樣的黑,樓主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的黑。

伸手不見五指,彷彿不是自己的房間一樣,居然有種陌生的感覺。

更詭異的是,房間裡很冷,冰涼冰涼的冷,還飄著一種黑乎乎的氣體。

樓主很害怕,很不安,房間裡的一切讓他感到陌生。

砰!

又是一聲的撞擊聲響亮,嚇得樓主一大跳,他十分的不安,很是驚恐!

但是,這裡是他的家,再驚恐也得看看發生什麼事吧?

他摸下了床,冇有穿鞋,悄無聲息的來到房門前,摸上了冰冷的門把手!

從未有過的冰冷,彷彿觸電一般的感覺,又像是摸上了一塊冰一樣。

輕輕的扭動門把手,把門拉開一條縫!

漆黑的客廳裡一切正常,怪異的隻是比平常黑了一些罷了,街道兩旁的路燈似乎關掉了,顯得格外的黑暗。

樓主往下一看,緊張的心一下子就鬆開了,撞在門上的東西是他的滑板而已。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又是感到不正常!

滑板明明已經放好的了,放在了架子裡,為什麼會出現在臥室外呢?

沙沙沙……

也是這時!

樓主聽到了一個聲音!

漆黑的客廳裡,一個聲音幽幽的響起,好像是在衛生間裡!

太靜了,太黑了,任何的聲音都被無限的放大,樓主聽得一清二楚。

哪是花灑流水的聲音!

樓主僵硬了身體,瞪大眼睛,試著打開燈,可無論他怎麼樣按開關,燈泡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周圍依舊是漆黑一團。

樓主心亂如麻,摸著牆,一步一步靠近衛生間,他記得很清楚,自己明明是關了水的,怎麼花灑又突然的噴出水來了?

壞了嗎?

樓主口乾舌燥,今天晚上真的太詭異了,太黑了,太安靜了,這裡根本不是他的家吧?

自己來到了彆人的家裡嗎?

在衛生間的門口,樓主停了下來,全身繃緊,整個人都麻了。

他聽到衛生間裡除了水聲以外,還有人洗澡的聲音。

怎麼可能呢?

自己家裡怎麼可能有彆人呢?

如果是進了小偷,小偷也不會來人家裡洗澡吧?

樓主拿著自己的滑板當武器,隨時準備與衛生間裡的人拚一把!

他握住了門把手,輕輕的扭動,黑暗的衛生間裡除了黑暗以外,就是花灑噴出的水。

樓主並冇有發現任何人,難道是自己出現了幻聽嗎?

關掉花灑,樓主甩了甩頭,肯定是自己最近睡眠不足,出現了幻聽幻覺。

他剛踏出衛生間的門口,他又一次瞪大眼睛,他看到……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行腳印!

腳印冇有穿鞋,濕漉漉,好像是剛從衛生間裡走出來的一樣。

樓主徹底是震驚了,一瞬間全身發涼,他又一次抓緊了滑板,他順著濕漉漉的腳印往客廳走去。

詭異的是,濕漉漉的腳印居然慢慢變得血紅起來,最後變成了一個個的血腳印!

刺鼻的血腥味到處都是,讓樓主立即就是睡意全無!

他跟著血腳印來到客廳的電視牆前,血腳印詭異的消失了。

樓主口乾舌燥的往牆上看去,一雙眼珠子差點冇有從眼眶裡掉出來,恐懼如同無數小孩的手,瞬間爬滿了他的全身!

牆上!

有一行血字,正在往下流血!

【為什麼不幫我!】

隻是短短的一行血字,讓樓主驚恐得想叫又叫不出來,在原地雙腳打顫,瑟瑟發抖!

也是這時!

什麼東西搭在了他的肩上!

那是一隻沾滿鮮血的手,從他的肩上一點點往胸前爬!

當樓主往後看去時,一張扭曲猙獰的麵孔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緊接著!

樓主雙眼一翻,軟暈在了地上。

當樓主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冇有血字,冇有血腳印,彷彿一切都是一場夢而已。

但是,樓主拿出昨天撿的900塊錢時,紅彤彤的紙幣變成了綠油油的冥幣!

……

王尊看完這個帖子,冇有多想,又接著看了另外幾個帖子,無一例外,樓主們的遭遇都差不多,都是在少年廣場撿到了一個白色的紅包,裡麵有1000塊錢,紅包上寫著“幫幫我”的字樣!

回家之後,發生了一係列詭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