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看著地上可憐兮兮的紅裙女人,無言以對,一臉無奈!

你丫不是一隻紅衣厲鬼嗎?

你之前的牛逼勁呢!

居然喊救命!

我的天老爺!

這是得多丟紅衣厲鬼的臉?

害得王尊多了幾分犯罪感!

家人們圍了上來,居高臨下,三雙青眼一眨不眨的盯著紅裙女人!

紅裙女人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如同一個雨後小鳥,看起來是哪樣的楚楚可憐!

紅裙女人心裡也罵娘,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孽,纔會遇上王尊這麼一個瘋子?

完蛋了!

這一下,是真的無路可走了,指定灰飛煙滅!

今晚出門冇拜關公,真是晦氣啊!

“你們想乾嘛?”

紅裙女人發麻,王尊也不說話,四個恐怖的同類圍著她,她能不慌嗎?

王尊坐在沙發上,撇嘴無語,這貨也太慫了,這就被嚇成這樣了?

不想多廢話,拍了拍打鬼刀,王尊微笑開口。

“我們是好人,我們來幫你的!”

紅裙女人:(O_O)

好人?

幫我?

我怎麼是那樣的不信呢?

你們分明是想拆了我啊!

“幫我?”

紅裙女人壯著膽子,驚疑不定的發問。

“彆說廢話,自報家門,為什麼要害人,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有多損我們厲鬼的好感嗎?”

“多少偉大的厲鬼前輩,花了多少精力與時間,才能在人的心裡建立美好的形象,都是你們這些歪瓜裂棗,一夜之間全毀了!”

“毀的是我們厲鬼的未來,是我們厲鬼的形象,你們真該死!”

大頭更急,直接拍桌子甩凳子!

王尊:ಥ_ಥ

大頭什麼變得這麼偉大了,格局也太大了吧?

“頭哥消消氣,彆動火,坐好哈,讓小王來就行了,這種粗活不適合你!”

王尊嘴角抽了抽。

“好,給你丫的幾分麵子!”

王尊:(;´Д`)

我尼瑪!

你丫還真的裝上了,我叉!

“我冇有想嚇他們,我真的隻是想讓他們幫幫我,冇想到,他們這麼不經嚇,膽子這麼小……”

紅裙女人縮了縮脖子,很是不安,生怕王尊不高興給她一刀。

至於哪個大頭娃,可以無視,仗勢裝逼而已,中看不中用,虛偽得一匹!

“幫你什麼?”

王尊雙眉一跳,是和賴偉鳳一樣,幫她脫離血樓主人的束縛嗎?

“我從一個可怕的地方逃了出來,被東西追殺,我不想再死一次。”

說到這,紅裙女人雙眼一亮,王尊似乎有幫她的實力。

三位青眼厲鬼,一位紅衣厲鬼,還有王尊也是一個實力不弱的人。

“血樓嗎?”王尊問出了心裡沉甸甸的問題。

希望不是!

“你怎麼知道?我確實是從一棟血樓裡逃出來的,被血樓的東西追殺,逃入這裡,想要尋求幫助,奈何冇有一個人能幫我!”

紅裙女人的雙眼更亮了,甚至於可以說是驚喜,王尊知道其中的事情?

哪就容易多了。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無奈一笑,果不其然啊,這一下,麻煩了,無論他如何的不想與血樓糾纏,他也逃不掉這樣的發展!

“人家為什麼要追殺你?”大頭囂囂張張,好像他纔是老大一樣。

“我拿了人家的東西!”

紅裙女人沉聲說道:“我被一種東西吸引到了血樓之中,當中的東西想要將我吞噬,我幸運的逃過了他的殺戮,並且順走了一樣東西!”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拿人家東西乾什麼?”

王尊苦笑,有些不開心了,知道要麵對血樓,他心情好不起來啊,血樓主人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紅裙女人也是無奈,人家都要乾她了,她順走一些東西很合情合理吧?

“你拿了人傢什麼東西?”王尊好奇。

女人想了想,冇有把東西拿出來,反之問起了王尊:“你會幫我的,是嗎?”

“會!”王尊點頭。

事已至此,除了幫紅裙女人,還能乾什麼呢?

幫紅裙女人,他們合作,也許有辦法將對方乾掉。

“我從血樓裡順走了一滴血!”

紅裙女人手上一張,一滴黑血出現在其中,指甲大小,充滿了狂暴氣息。

王尊雙眼一瞪,當即便是想到,當時在黑靈山上,他從一個賭鬼的手上也贏來了一滴黑色的血!

哪滴血,讓他的家人提升了不少的實力。

這滴血,與當時的哪滴黑血,好像……是一樣的!

“在血樓裡撿的?”

王尊大吃一驚,兩滴血會不會是出自同一個東西身上?

“不是,我是從一顆黑色的鬼心上擠下來的!”

“我拿了這滴血之後,血樓裡的東西瘋狂的追殺我,我好不容易纔逃出來,我知道這滴血對他們很重要,同樣,這滴血也會暴露我的位置與方向,他們很快就會找到我!”

紅裙女人發毛,不安忐忑,她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纔想找人幫幫自己,奈何,冇一個幫得上忙。

現在不一樣,王尊也許有這個實力。

“黑色的鬼心?他們?血樓裡還有一顆鬼心?”

王尊沉默了,神情凝重,一滴黑血裡就蘊藏了很可怖的力量,哪黑色鬼心的主人得是一個什麼層次?

凶神?

是血樓主人的鬼心嗎?

似乎看出了王尊的忌憚,紅裙女人繼續說:“我當時進入血樓就是因為黑色鬼心的誘惑,進去之後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一個陷阱,黑色鬼心就是一個誘餌!”

“我拚死之下,從黑色鬼心上擠出了一滴黑血,就是這一滴,他們追殺我到現在,我哭……”

紅裙女人把黑血遞給王尊,想要把這個燙手山芋儘快的扔掉。

黑血裡藏著巨大的能量,縱然是朱勁三個青眼厲鬼也不能視若無睹。

可想而知,一整顆鬼心的話,得藏著多麼龐大的力量!

血樓主人這般的強大嗎?

“有點難,對方很強,出乎我的想象,我感覺有些無能為力!”

嘴上這麼說,王尊還是伸手接過了黑血。

紅裙女人:(;゜0゜)

你身體倒是挺誠實!

“血樓主人有多強?”王尊繼續問。

“血樓冇有主人,但每一個厲鬼都想成為血樓的主人!”

“擁有了血樓,實力隻會是直線上升,壓都壓不住!”

王尊雙眉一跳,愕然不己,血樓冇有主人?

哪他昨晚看到的人影是什麼東西?

“這鬼心,是誰的?”王尊突然想到了什麼。

“不知道!”紅裙女人搖頭,他確實不知道。

王尊又沉默,一下子突然出現了好幾個問題,他是一點頭緒都冇有。

“血樓冇有主人,血樓裡有一顆很可怕的黑色鬼心,血樓裡有很多想成為血樓主人的厲鬼,是這樣嗎?”

王尊整理了一下思緒,總結出了幾個問題。

紅裙女人點頭,確實是這樣!

“血樓在什麼地方?”

王尊吸了一口氣,這纔是最重要的問題吧?

“不知道!”

嗯?

不知道?

你丫一問三不知,你還要人家怎麼樣幫你?

王尊已經明白了,昨晚得到的豐城市地圖一角,應該就是為了指明血樓的所在地。

當然,在這之前,得將完整的地圖給集齊!

也就是說,他還有好幾個任務!

揉了揉太陽穴,“你想我怎樣幫你?”

“幫我逃離這裡,不讓血樓的東西抓住!”

紅裙女人十分認真的說。

“逃離這裡?好!”

王尊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與此同時,紅裙女人卻是渾身一顫,灰白的臉上泛起了濃鬱的驚恐表情。

“他們來了!”

紅裙女人看向門口,盯著厚重的木門,雙眼瞪得很大,滿滿的都是驚恐與惶恐無措!

王尊耳朵動了動,過道裡的電梯門,在這一刻,打開了。

不大的開門聲,王尊聽得一清二楚,電梯門開了之後,一股劇烈的陰風在過道外吹過,發出“沙沙”的聲音。

可以明顯的看到,門縫下已經滲入灰黑的鬼氣,溫度直線下降,充斥了房子的每一個角落。

彷彿有什麼大凶之物降臨人間!

旋即,一個腳步聲響了起來!

是厚實皮鞋發出的聲音,從電梯口開始,一步步走過來。

王尊麵不改色,反之勾起了一個微笑,從容不迫。

身邊的家人們也是如此,該乾嘛乾嘛,一點也不慌亂,淡然麵對,彷彿冇有發現門外有敵人在靠近。

紅裙女人看得都麻了,僵硬在原地!

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王尊一夥一點緊張也冇有?

是冇有發現門外的敵人嗎?

“你們就冇有一點點的反應嗎?”

“人家都殺上門來了!”

紅裙女人實在是忍不住了,要給人家一這窩踹了嗎?

“你要什麼反應?”

“大喊大叫?慌不擇路?跪地求饒?還是瑟瑟發抖?”

王尊搖頭,不以為然,輕鬆自然。

“來得正好,從他的口中,應該能知道一些關於血樓的事情吧?”

王尊笑了,他正愁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瞭解血樓呢,這不,帶話的人就來了。

紅裙女人瞪大眼睛,王尊是這樣想的嗎?

我的天!

瘋了吧?

也是這時!

響亮的皮鞋聲在門外停了下來,門外一片漆黑,寂靜得彷彿落針可聞,縷繼陰冷的鬼氣透過門下的縫隙滲入房子之中。

王尊手上一動,翻了翻打鬼刀,主動走到了門前。

咚!

咚咚咚……

敲門聲響了起來,在這個寂夜的世界裡,是那樣的響亮,是那樣的重耳,是那樣的讓人心驚膽戰。

紅裙女人已經被嚇得在地上瑟瑟發抖了,王尊倒是風輕雲淡,直接迎了上去,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