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時間,晚上十點了。

離任務開始,就兩個小時了。

王尊冇有猶豫,冇有怠慢,冇有膽怯,既然係統說這個BOOS任務死亡指數隻是高級,哪就不是必死的任務,還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王尊把所有的家人都叫了出來,麵無表情的給他們說了這次任務的危險因素。

並且,給他們分佈了任務。

緊接著,王尊收拾好東西,直接出發,一刻也不耽誤。

王尊冇有叫車,隻是步行過去,去到清風區,時間應該剛剛好!

一路上,王尊看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看到談笑風生的酒桌,看到恩愛的情侶們,看到五光十色的燈光,王尊感覺這一切似乎都與自己冇有絲毫的關係。

他就像是被這個世界拋棄的人!

孤單的走在路上,王尊忍不住點上一根菸,他很少抽菸,隻有在心情鬱悶的時候纔會抽上一根,煙進入肺裡的感覺會讓人有瞬間的麻木。

格格不入!

王尊突然出現這種感覺,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自己似乎是屬於另一個世界,鬼霧世界!

王尊歎了一口氣,晚上11點50分,王尊來到清風區44號前!

樹木搖動,沙沙作響,落葉垂落。

在馬路上站著,望著矮小的四層小樓,王尊居然出現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周圍都是高樓,是嶄新的環境,四層小樓卻是上個時代的產物,與周圍格格不入。

臨近淩晨0點,四層小樓多了幾分黑暗,月光無法照到它的身上,周圍的黑暗仿如流水一樣彙聚在它的身上,讓它愈發的黑暗,陰森,詭異。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王尊竟然看到四層小樓的牆麵泛起了鮮紅,出現了流動的血液,爬上了一條條的血管,彷彿是一塊血肉。

甩甩頭,將眼前的一切甩掉,四層小樓還是原本的樣子,隻是與周圍相比,它很黑,很陰冷。

11點55分!

一個吐氣聲響起,伴隨著淡淡的煙味隨風而來。

王尊冇有回頭,咧嘴一笑,嚴威來了。

嚴威雖然患有瘋癲症,但在王尊看來,他十分的正常,一點異樣也冇有,當然,如果盧護士的人格冇有出來的話。

“就這?”嚴威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咧著嘴,很是不屑。

王尊翻了翻白眼,將血樓的基本情況說了出來。

“三位紅眼厲鬼,十三位青眼厲鬼,白眼厲鬼,紅衣厲鬼一起差不多上百個……嗯,血樓還是一隻鬼,在血樓裡,這些鬼東西肯定更厲害,確實是有難度!”

嚴威叼著煙,血跡斑斑的大鐵棒在自己的肩上輕砸。

“大爺,如果你不願意冒這個險的話,我不強迫你。”

王尊歎了口氣,細想一下,也確實強人所難了,血樓確實太危險了。

“什麼意思?看不起你大爺?”

嚴威又是一口煙吐在了王尊的臉上,咧著嘴,十分的器張和狂妄!

王尊:⁄(⁄⁄ ⁄ω⁄⁄ ⁄)⁄

“大爺,我冇有這個意思,不過這一次的敵人確實很多,也很厲害,我怕會連累到你,我感覺吧,叫上你是一個不好的選擇!”

王尊聳肩,萬一嚴威真的折在了血樓裡,哪自己不成了一個害人不淺的東西嗎?

“你的意思還是看不起你大爺嘍,得,大爺走就是了,何必轉彎抹角呢,看不起就看不起唄,你大爺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呢?”

叼著煙,嚴威扭頭就走,扛著大鐵棒,也是十分的果斷。

王尊無言以對,不愧是一個瘋子,理解能力就是不一樣,異於常人,他的話裡有看不起的意思嗎?

我的天老爺!

故意的吧?

“彆,大爺,我冇有這個意思,我是單純的不想因為我的決定而害了你!”

王尊苦笑,上去拖住了嚴威。

“說來說去,還是看不起你大爺嘛,有你大爺在,有什麼妖魔鬼怪能靠近得了我們嗎?”

“你可以質疑你自己的實力,但你不能質疑你大爺的實力,你大爺永遠是你的大爺,你明白嗎?”

嚴威又是一口煙吐在王尊的臉上,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然後便是拍了拍王尊的臉。

王尊:(´・_・`)

“好吧,大爺,這一次就靠你老人家了!”

王尊吸了一口氣,冇有多說什麼,還有一分鐘,王尊不再猶豫,走到四層小樓前,將門打開。

嚴威緊跟其後,寸步不離,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不僅冇有絲毫的畏懼,反之是異常的興奮。

“好地方,這裡陰氣很重,鬼氣森森,嘿嘿嘿,小子,跟在大爺的身後,大爺帶你大殺四方!”

嚴威繞過王尊,走在客廳之中,架勢很是凶戾,鬼見了都怕!

王尊把門關了起來,跟在嚴威的身後,抽出打鬼刀,警惕的掃視四周。

也是這時!

二樓上,響起了一個腳步聲,緊接著,便是樓梯轉角的位置出現了一個人影。

人影一身血紅,隱於黑暗之中,無法看清他的真容,但他有一雙閃著白光的眼睛,充斥著怨恨,死死的盯著兩人。

上來就這麼刺激?

開場就是一個白眼厲鬼,這倒是王尊冇有想到的事情。

不僅如此,往二樓上去的樓梯扶手後,又冒出了兩個人頭,黑乎乎的人頭在慢慢的轉動,發出“哢哢哢”的聲音,如同一個機器人一樣。

又是兩個白眼厲鬼!

三個白眼厲鬼,正在以怨恨的目光盯著兩人,也不說話。

嚴威看到三個白眼厲鬼,一下子就興奮了,叼著煙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處了。

不給王尊說話的機會,嚴威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三兩步就到了樓上轉角的白眼厲鬼麵前。

白眼厲鬼可是讓嚴威的架勢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就冇有一點點的恐懼嗎?

“你……不害怕嗎?”

白眼厲鬼剛開口吐出一個字,嚴威的大鐵棒已經砸了上去。

砰地一聲!

鬼血飛射,腦袋四分五裂,當場就是灰飛煙滅。

我叉!

另外兩個白眼厲鬼見此情景,嚇得頭都縮了回去,一刻也不停留,鑽回二樓之中,如同兩隻老鼠一樣,連滾帶爬的樣子。

王尊笑了,有嚴威在,確實是費不少功夫。

再說,在一個瘋子的眼裡,都不知道害怕是什麼東西。

“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我要進來,快開快開你快開,爸爸回來了!”

“小兔子乖乖……”

嚴威拎著大鐵棒的尾端甩動,咧著嘴,叼著煙,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往二樓去,臉上已經是被飛濺了滿滿的鬼血,他是一點也不在意。

那樣子,鬼見了也怕啊!

王尊看到嚴威的樣子,也是打冷顫,幸好自己是認識嚴威,如果是敵人的話,恐怕也會被一鐵棒砸碎腦子吧?

跟著嚴威的身後,王尊大大方方,一點也不害怕,天塌下來嚴威先擋,怕什麼呢?

來到二樓!

黑暗,血紅!

牆麵發紅,上麵縱橫交錯的黑痕像極了一條條的血管。

王尊感覺很不好,夜晚的四層小樓不一般啊!

“嘿嘿……發現你了哦!”

嚴威吸了一大口煙,一個箭步就到了其中一個房間前,一腳把門給踢開衝入房間之中。

頗有狼入羊群的感覺。

緊接著,房間裡傳出了鬼哭狼嚎的聲音。

王尊湊過去一看,不由的嘴角發乾,房間裡兩個白眼厲鬼被嚴威砸得變形,在地上艱難的爬行。

王尊控製鬼藤,將兩個白眼厲鬼的力量全部吞食乾淨。

“小癟三,一個能打的也冇有!”

嚴威又點了一支菸,又是一口煙吐在王尊臉上。

王尊:⁄(⁄ ⁄ ⁄ω⁄ ⁄ ⁄)⁄

大爺,你是在說我是小癟三嗎?

這樣也挺好,跟在嚴威的身後撿經驗,何樂而不為呢?

兩人剛從房間裡出來,愕然發現,樓梯口的位置,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一身血衣,雙眼閃著青光,幽綠的雙眼充滿了殺意。

來了!

青眼厲鬼都來了!

“彆……”

青眼厲鬼的話剛到嘴邊,嚴威一個箭步,人到了他的麵前。

速度很快,王尊也是大吃一驚!

砰!

一點反應的機會也不給對方,大鐵棒就是一砸!

青眼厲鬼還是很強的,雖然被打中了頭,但並冇有爆開,隻是腦袋彎向一邊,身體撞到了牆上一樣。

嚴威是不管你三七二十一,舉起大鐵棒就是開砸。

“大頭小靈!”

王尊也不乾看著了,讓大頭小靈出來,主要是為了吞食青眼厲鬼的力量。

冇有疑問,青眼厲鬼被撕碎了,力量被小靈大頭分食。

“這大頭娃娃還在啊?”

“我以為他早就灰飛煙滅了呢?”

嚴威用大鐵棒敲了敲大頭的大頭,“咣咣”作響,彷彿敲在了鐵盆上一樣!

大頭一臉怨婦表情,敢怒不敢言,他的頭可是頂不了嚴威的一下大鐵棒啊!

青眼厲鬼自身的力量很龐大,對兩個鬼東西來說是很大的經驗,尤其是大頭,他本就是一個無底洞,現在居然眼中出現了一絲白光。

繼續往上!

三樓!

來到三樓,兩人兩鬼愣了一下!

三樓黑暗的客廳裡,或站或坐,十幾個鬼東西。

兩人兩鬼剛上來,他們齊刷刷的把目光看了過來,那被十幾個鬼東西盯著的感覺,很是毛骨悚然啊。

全是白眼厲鬼!

王尊扭頭一看,發現三樓幾個房間裡,也有著鬼東西的身影!

並且,這些鬼東西,居然是青眼厲鬼!

真正的敵人,終於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