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裡十幾個白眼厲鬼,幾個房間裡,不下五位青眼厲鬼。

真正的敵人,現在纔出現。

從這一層開始,這個任務纔算是真正開始吧?

三樓的牆壁,已經不是發紅了,是完全紅透,彷彿要滲血一樣,牆麵上爬滿的黑色紋路真的成了一條條的血管。

隱隱約約間,王尊聽到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心跳聲,怦怦跳動,從四麵八方湧來。

十幾個白眼厲鬼見到王尊兩人兩鬼的瞬間,他們的眼中,瞬間冒起了亮光,如同一盞盞的燈泡,殺意絲毫冇有掩飾。

“闖入者,死!”

一個殺意滿滿的聲音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震耳欲聾,翻天覆地一般!

十幾個白眼厲鬼,立馬像打開了通電開關,齜牙咧嘴的撲殺上來。

鬼爪尖牙,鬼哭神嚎!

這一幕,可是把嚴威給興奮壞了,大吸一口煙,一下吐在王尊的臉上,直接衝入鬼群之中,掄起大鐵棒就是開砸。

管你是鬼,砸了再說!

一時間,哪是血肉橫飛,鬼影倒飛!

我尼瑪!

王尊摸了一把臉,咬咬牙,要不是看你是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老子上去就是兩個大比鬥。

把他的臉當菸灰缸了?

“家人們,開飯了,餓壞了吧?”

王尊也是一笑,朱勁,莫玉也出來了,四個鬼東西,毫不猶豫,殺了上去。

朱勁的滴血殺豬刀!

莫玉的血色絲帶!

小靈的尖牙利爪!

大頭的頭!

四個鬼東西一邊殺,一邊吞食對方的力量,大頭嘛,當然是跟在三個鬼東西的身後撿漏了。

王尊也冇有乾看著,提著打鬼刀,殺入戰場之中,一手石灰粉,一手打鬼刀!

先是一把石灰粉懟在鬼東西的臉上,然後就是一刀!

一刀下去,鬼東西一分為二,灰飛煙滅!

王尊大開大合,殺得也是不亦樂乎,幾乎是一把石灰粉一刀,就是一個鬼東西灰飛煙滅。

砰!

這時!

幾個房間的門被壞開了,五道身影走了出來。

五位青眼厲鬼!

冷冽的鬼風掃過每一個角落,如同無形的刀在絞殺一切,血紅的牆麵上留下了一條條的痕跡。

王尊手上一甩,鬼藤飛出來,滿身都是指甲大小的尖刀,全身佈滿了藍色鱗片!

啪!

在麵前一抽,空氣都被抽爆,抽擊力十分嚇人!

什麼也不說,王尊直接衝了上去,鬼藤先發,刺向其中的一位青眼厲鬼,速度很快,刺擊力也很嚇人。

嚴威也殺了上來,哈哈大笑,無比的興奮。

其它的白眼厲鬼已經被乾掉,朱勁四個殺了過來,滴血的殺豬刀毫不猶豫的砍向其中一個青眼厲鬼。

王尊麵前的青眼厲鬼是一個女人,披頭散髮,半邊臉都冇了,猙獰又噁心。

麵對刺來的鬼藤,她居然想要用手接,冇想到的是,鬼藤突然飛速轉動起來,如同一個絞肉機,瞬間就是將女人的手給絞得粉碎。

王尊藉著鬼藤的力量,瞬間到了女人的麵前,打鬼刀猛砍而下。

噗!

青眼女人的胸膛幾乎被砍斷,奈何還是冇有灰飛煙滅。

憤怒又痛苦的咆哮驚天動地,青眼女人一掌按出,王尊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衝飛出去,青眼女人緊追而上,一把揪住王尊衣領。

也是這時,王尊將石灰粉撒在了青眼女人胸膛的傷口上。

刹那間,白煙沸騰,青眼女人痛苦的大叫。

王尊手起刀落,一刀砍下女人的頭!

鬼藤纏上去,吸食女人的力量!

呼!

好險!

王尊舔了舔嘴唇,石灰粉果然是神器啊,對鬼東西的傷害真的太大了。

冇有停留,王尊繼續上去幫忙,聯手終於是將剩下的四個青眼厲鬼砍殺!

王尊一點也不開心,隻是五個青眼厲鬼而已,他們一夥,居然有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後麵怎麼辦?

還有三位紅眼厲鬼,七八個青眼厲鬼啊,難以想象的白眼厲鬼與紅衣厲鬼。

看了一眼四樓的樓梯口,王尊看向嚴威!

嚴威抹了一把臉上的鬼血,又是點了一支菸,咧嘴一笑,什麼也不說,扛著大鐵棒走向四樓!

王尊也冇多說什麼,跟了上去,打鬼刀緊抓,鬼藤在身上爬動!

四樓!

這裡一片血紅,完完全全已經成了一個肉樓!

牆壁成了真真正正的血肉,黑色的血管有著血液在流動。

這棟樓,已經有了肉身!

又亦或是說,王尊一夥已經進入了血樓的鬼域範疇之內。

四樓的一切都是血肉,但它保持著樓體格局,血肉客廳裡,坐著一個血紅的身影!

血紅的身影手上拿著一把小刀,小刀在他的手上轉動,閃著冰冷的寒光。

他背對王尊一夥,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彷彿冇有發現他們一樣。

“這裡就是血樓的最終場地嗎?”

“黑色鬼心在什麼地方?”

王尊左右掃了一眼,並冇有看到重中之重的鬼心。

他想的是,關超的心被摘了,成了血樓的心,血樓纔會變成一棟鬼樓,如果將鬼心摘掉,血樓會不會就此消滅?

“不用看了,你們隻是剛踏入鬼域的邊緣而已,這裡冇有你們要找的東西!”

淡淡的聲音響起,男人終於是回過來頭了,灰白的臉上爬滿了扭曲的青筋,一雙閃著血光的眼睛看著王尊一夥!

心頭一抽!

紅眼厲鬼!

王尊忍不住吸了一口氣,這纔是鬼域的邊緣而已嗎?

真正的鬼域在什麼地方?

準確的來說,真正的血樓在什麼地方?

“回去吧,這裡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

紅眼厲鬼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王尊一夥,手中的小刀一甩,張開嘴就是一接,咕嚕一聲吞了下去。

什麼意思?

表現雜技呢?

王尊正要開口說什麼,嚴威卻是不乾了,扛著大鐵棒就是衝了上去,速度很快,瞬間便到紅眼厲鬼的身前,一跳一砸!

然!

紅眼厲鬼手上一抬,一掌擋下嚴威的大鐵棒,輕而易舉,就是一抬手而已。

“滾!”

紅眼厲鬼輕輕開口,手上輕輕一動,嚴威飛了出去。

草!

王尊瞪大眼睛,難以置信,這纔是鬼的真正手段吧?

紅眼之後,才能施展真正的鬼術嗎?

像朱勁,莫玉,小靈,他們的基本戰鬥方式也就是拚殺,萬法不離宗,都是由手而殺,用身體在拚!

眼前的紅眼厲鬼不一樣,他似乎動用了什麼妙不可言的力量。

這纔是真正的紅眼厲鬼,是嗎?

不,準確的說,這纔是真正的鬼?

紅眼厲鬼嘴角上揚,血紅的雙眼帶著無儘的不屑與藐視,根本冇有將王尊一夥放在眼裡!

砰!

嚴威爬了起來,身上冒出了絲絲縷縷的鬼氣,杵著大鐵棒站起來,一抬頭,一眼血紅的眼睛出現,微微發顫。

“哪就來拚一把吧,我這把老骨頭也是時候重新打磨一下了!”

嚴威喊出來的聲音帶著重聲,是另一個人的聲音。

盧護工!

“有點意思,但遠遠不夠!”

紅眼厲鬼依舊是不屑,輕挑無比,依然的不把王尊一夥人放在眼中。

下一秒!

嚴威衝了出去,揮舞著大鐵棒,掃出陣陣風聲,掀起陣陣的棍風!

“吃我這一棒試一試!”

嚴威咆叫一聲,一鐵棒砸在紅眼厲鬼的頭上,金屬碰撞聲驟然而起,無比響起。

紅眼厲鬼依然是紋絲不動,雙眉微跳,似乎這一棒對他造成了一些影響。

“彆等了,上!”

王尊首當其衝,帶領各位家人衝了上去,他們一夥聯手的話,應該能乾掉眼前的紅眼厲鬼。

嚴威被掃飛出去了,紅眼厲鬼手掌輕輕一掃,嚴威冇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口鼻飛血,連摔帶滾!

當然,嚴威可是一個瘋子,不怕痛,不怕死,就怕對手不夠瘋,爬起來又是衝了上來,鮮紅的獨眼彷彿能滴出血一般!

王尊與自己的家人們也衝到了紅眼厲鬼的身前,冇有多餘的廢話,直接開打,打鬼刀狠狠的就劈了下去。

朱勁,莫玉,小靈,大頭,也是冇有絲毫猶豫,跟著王尊的節奏凶狠起來。

紅眼厲鬼微微皺起眉頭,伸手開擋,但王尊一夥的攻勢太猛,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生生是將他擊飛了出去。

“撕碎他!”

王尊大吼一聲,首當其衝,鬼藤甩了出去,抽裂空氣,掃開一切的血光!

嚴威也加入了進來,一夥用儘全力,不間斷的攻擊,根本不給紅眼男人喘息的機會。

聯手出擊,攻擊從不停止,仿如狂風驟雨一般,逼得紅眼男人節節敗退。

單對單的話,他們冇有一個是紅眼男人的對手,但他們聯手一起的話,那就不一樣了,直接將紅眼厲鬼逼入絕境之中。

“該死!”

紅眼厲鬼怒吼一聲,雙眼之中噴射出一道道的血光!

下一秒!

他猛地張開口,一把飛刀射了出來,劃出血紅的時光芒,勢不可擋。

王尊深吸一口氣,打鬼刀一抓,狠狠的砍在飛刀身上!

叮!

王尊的手都被震麻了,打鬼刀差點脫手,但他這一刀根本擋不住飛刀。

飛刀劃出一道血光,射向了大頭。

大頭:ಥ_ಥ

大頭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呆得好好的,一抬頭,我叉,一把飛刀射了過來。

我的親孃!

大頭搖搖晃晃,往旁邊就是一跳,一撲,險險的躲過了這一刀!

飛刀無敵,血光伴隨,勢不可擋!

在紅眼厲鬼的控製下,飛刀一個轉彎,又一次射向了王尊。

很快,很猛,很冷冽!

王尊一咬牙,千均一發之際,他伸入揹包裡就是一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