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電光火石之間,王尊掏出黑瓦罐擋在了自己的麵前,飛刀射在黑瓦罐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音,被彈飛了出去。

王尊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咧嘴一笑,黑瓦罐可以發展成一件防禦寶物啊!

紅眼厲鬼陰著臉,再也無法保持風輕雲淡的樣子,控製著飛刀快如閃電,攻擊王尊一夥!

王尊當然不能讓他的詭計得逞,抱著黑瓦罐,為家人們擋下飛刀攻擊。

嚴威和四個鬼東西瘋狂的攻擊,狂風暴雨一樣的不停歇,再一次把紅眼厲鬼逼入一個角落之中。

冇有猶豫,冇有怠慢,四鬼一人,攻勢如電,猛又狂!

王尊也上去補了一藤,抽在紅眼厲鬼的身上。

紅眼厲鬼敗了,力量被分食!

一個紅眼厲鬼的力量,對四個鬼東西來說無疑是浩大的營養,讓他們的實力瞬間就提升了不少。

尤其是朱勁,莫玉,小靈三個青眼厲鬼,吞食紅眼厲鬼的力量之後,他們眼底深處的血光更加的光亮了。

鬼藤也不落後,也搶了一口,開心的在王尊的身上跳動。

王尊鬆了一口氣,旋即便是更大的擔心,這隻是一個紅眼厲鬼而已,就讓他們用儘全力了,還有兩個紅眼厲鬼怎麼辦?

還有血樓怎麼辦、

況且,真的隻有三個紅眼厲鬼而已嗎?

王尊沉著臉,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四樓隻是鬼域的邊緣而已嗎?

真正的鬼域,在什麼地方?

蹲下身,王尊從地上撿起了一把小刀。

這把小刀,是紅眼厲鬼的武器。

入手冰涼,彷彿拿起了一塊冰一樣,手立刻就麻了。

“不知道,我能不能也像他一樣控製這把刀飛來飛去,殺鬼幾米之外!”

王尊舔了舔唇,他很喜歡這種妙不可言的神通之能,可是,他是一個人,也不會道法,想想而已。

如果是林風的話,應該就不一樣吧?

這刀留著應該是有用的,王尊笑嘻嘻的就要把小刀收起來,殊不知,小靈突然跳了出來,瞪著青光閃閃的塑膠眼睛,一臉無辜的樣子。

什麼也不說,一張嘴,把小刀吞了下去。

王尊:Σ(゚д゚lll)

乾什麼?

吃刀?

瘋了是吧?

王尊揪住小靈的兔耳,到嘴的話,又嚥了回去,小靈應該有自己的打算,他不要過多的阻礙。

吸了一口氣,王尊看了看三位青眼厲鬼,他們的眼底深處明顯紅光更亮了,已經都在往紅眼厲鬼的方向進化!

嚴威吸了兩口煙,哪隻血紅的瞳孔轉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明顯的感覺得到,他有些沉重,事情的發展有些掌握不住了。

王尊抓著打鬼刀,往四樓的幾個房間過去,他想要找到鬼心,如果這裡是血樓的中心,肯定還有更多的厲鬼。

四處都是肉壁,黑色的血管縱橫交錯,流動著黑色的鬼血,給王尊一種身處一個人身體之中的感覺。

這感覺很壓抑,很不好受!

把所有的房間都打開,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

紅眼厲鬼說,這裡隻是鬼域的邊緣而已,算是剛踏入鬼域的範疇之內。

哪麼,真正的鬼域在什麼地方?

王尊對鬼域冇有太多的瞭解,但他還是知道,鬼域能與任何的東西融合在一起,比如一隻拖鞋,比如一幅畫,比如一支筆,比如一根頭髮……

放眼望去,這裡的任何東西裡都有可能藏著鬼域!

王尊站在客廳裡,一動不動,他掃視四周,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走,大乾一場,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嚴威開口了,把菸頭一扔,又是點上了一根菸,扛著血跡斑斑的大鐵棒,往樓頂的方向走去了。

王尊恍然大悟,是啊,還有一扇門他冇有打開,樓頂的門!

鬼藤爬在身上,打鬼刀緊抓,王尊繃著臉,一夥小心翼翼的往上走。

與王尊謹慎小心不一樣的是,嚴威大搖大擺,不時還用大鐵棒敲打肉牆,生怕彆人不知道他來了一樣。

也是!

和一個瘋子可冇有什麼道理可說!

咯吱!

鏽跡斑斑的鐵門被推開,映入眼簾的不是繁星點點的夜空,而是無儘的血光!

血光如水,撲天蓋地的湧來,刺鼻的血腥味刺激著王尊的神經,還有震耳欲聾的鬼哭狼嚎聲響。

血光過後,是一道道行屍走肉一般的鬼影,他們漫無目的走動,又亦或是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垂著手低著頭。

這裡是一片血色的世界,無儘的血光,無儘的血色,無儘的血……

在這無儘的血色之中,有一棟四層小樓,小樓虛幻透明,全身血紅,如同一塊紅寶石一樣,身上纏繞著鬼氣,落下無儘的血液。

它飄浮在半空之上,在跳動,像一顆心一樣的跳動。

因為,在它的下方,一根根的血管從血樓上垂落下來,連接在一顆跳動的心臟上。

黑色的心臟!

黑色的心臟每跳動一下,血樓也在跟著一抖,緊接著,心臟的下方就會聚彙出一滴黑血,黑血欲落欲掉,但就是不掉下來。

在心臟的下麵,站著五個人影,有男有女,他們都在仰著頭,張著嘴,都想接哪一滴欲落欲掉的黑血。

這五個鬼東西一身血紅,他們周圍十米之內冇有一個厲鬼敢靠近,其它的厲鬼看到黑血也是雙眼放光,不過,他們似乎冇有這個資格爭奪黑血,隻能乾瞪著眼睛!

王尊一夥的出現,引來周圍鬼東西的注意,一個個麵無表情的看了過來,青眼,白眼,紅衣,王尊大概的算了一下,還真的不少於上百個!

“五個……他們五個……是紅眼厲鬼?”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忍不住頭皮發麻,他得到的資訊完全過時了啊。

帶上被他們消滅的紅眼厲鬼,不就是六個嗎?

足足多了一倍啊!

他看到周圍的青眼厲鬼也不僅僅十三個,僅是這裡的青眼厲鬼,就不下二十個了!

紅衣厲鬼,白眼厲鬼,更是一個可怕的數字。

臉皮一抖,王尊吸了一大口氣,這個任務死亡指數隻是【高級】?

騙人的吧?

“大爺……”

王尊說話都感覺冇有力氣了,他是從來冇有如此鑽心的感覺。

“還說這麼多乾什麼?”

“進入這裡,你還有回頭的可能嗎?你回頭看看,門已經不見了,想要活著離開,哪就乾掉對方,那顆心,是這裡的一切!”

嚴威吸了一口煙,咧嘴一笑,一甩大鐵棒,紅瞳一抖,無比的興奮,恨不得多長兩條腿,第一時間衝了出去。

噗!

一棒砸碎一顆鬼頭,這一棒,就像是平靜的水麵落下了一顆石子,驚醒了這裡的所有鬼東西,一下子炸開鍋了。

冇有退縮的理由,戰鬥一觸即發。

“大頭小靈!”

王尊冇有動,眯上眼睛,沉著臉開口。

“你們兩個,負責吃!”

“朱勁,莫玉,你們兩個,負責把這些鬼東西往他們的嘴裡塞!”

王尊咬咬牙,無論如何,他今天晚上必須強行製造出一隻紅眼厲鬼來!

“好!”

冇有任何的怨言,四個鬼東西異口同聲的答應下來。

“不用管我,你們開始吧!”

王尊抱著黑瓦罐,目光始終冇有在哪五位紅眼厲鬼身上移開。

五個紅眼厲鬼,他們一夥根本不是對手,王尊要製造一隻紅眼,就一隻!

有了一隻紅眼,加上黑瓦罐,王尊他敢說,應該有一拚之力!

一轉頭,王尊後牙糟差點冇有咬碎,四個鬼東西把他的話當成了耳邊風,先前答應得好好的,一轉頭,完全是變了。

現在負責吃的是朱勁,另外三個鬼東西負責把敵人瘋狂的往朱勁嘴裡塞!

也行吧!

不過也是,朱勁確實是最有機會成為紅眼厲鬼的哪一個!

王尊再轉頭一看,嚴威已經讓無數的鬼東西給淹冇了,不過他是一點也不慌,反之是哈哈大笑,大鐵棒砸得起勁。

怎麼說他也是相當於半個紅眼厲鬼的實力,一時半會是不會有事!

也有鬼東西向王尊撲殺上來,不用他出手,鬼藤直接將靠近的鬼東西抽碎,護他周全。

王尊大步流星,毫不猶豫,徑直就是來到五位紅眼厲鬼兩米開外。

讓他驚訝的是,五個鬼東西都像冇有看到他一樣,依舊是保持著仰頭張嘴的姿勢。

黑血太重要了,比什麼都重要。

這也是血樓為什麼能吸引這麼多鬼東西的原因吧?

這麼多鬼東西為它賣命,成為它的仆人。

“不理我?”

“不想鳥我?是看不上我是嗎?”

王尊撇嘴,這多少不把他當個人了,讓他很尷尬的好麼?

王尊看了看五個鬼東西,發現其中有一個小女孩。

嗯?

打鐵還需自身硬,柿子還得挑軟的捏!

就從小女孩開吧,其他四位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樣子。

王尊來到小女孩的身後,雙手抓住刀柄,對著小女孩的後腦勺,狠狠的就是一刀!

咣!

兩塊鐵擊打在了一起的聲音。

打鬼刀搖晃,“嗡嗡”的響,王尊被震得退出了好幾步之外,雙臂發麻!

我叉!

這麼硬的嗎?

打鬼刀倒是冇事,但是,人家的後腦勺也冇有事啊!

還是自己的實力太弱了,如果實力足夠的讓,這一刀,已經把小女孩一分為二了。

縱然是這樣,小女孩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彷彿這一刀並不是砍在她的身上一樣。

依然是無視王尊!

咬咬牙!

不理我是吧?

隻能是出殺手鐧了。

手上一掏,一把石灰粉就是懟在了小女孩的臉上。

這一下,你總歸是理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