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了擦牆上的門畫,一回頭,王尊露出一個尷尬的微笑。

大頭正在瞪著眼睛,惡狠狠的盯著他。

大頭的頭,已經被門夾得出現了一條痕,都扁了,都快成“8”字了。

“呃,你冇事吧?”

王尊撇嘴,這一次進去確實太久了,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覺得我有事嗎?”

大頭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去咬王尊幾口。

“當然冇事,你的頭不是這世上最硬的東西嗎?”

“這點小困難,自己克服它,不要什麼事都想著老大,老大很忙的!”

“這都是為了鍛鍊你,老大都是為了你好,上一次你的頭不是差點被夾扁了吧?你看看這一次,隻是留下一條痕而已,明顯比上一次強了,這不就是進步嗎?”

王尊拍了拍他的頭,給他捏拳打氣,然後果斷的轉身就走,頭也不回。

大頭咬牙切齒,後糟牙都要咬碎了,氣得跳腳。

當然,王尊並不是無情,大頭的頭很硬,隻是小小的變形而已,對他來說冇有什麼影響,用不了多久就會恢複過來。

嗯!

王尊確實是為了大頭好,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人心險惡,讓他提前感受一下社會的殘酷。

回到二樓,王尊又洗了一個澡,把目光放在桌子上的拚圖上麵!

下一次的新任務生成大概還要兩天的時間,趁現在,把義莊這個任務做了?

也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穫也說不定。

冇有猶豫,王尊拿起了桌子上的拚圖。

【觸發特殊任務,是否接受特殊任務?】

“接受!”

【特殊任務生成成功!】

【任務:棺材!】

【任務地點:清靈義莊】

【任務時間:淩晨0點開始!】

【任務要求:淩晨0點前進入清靈義莊,並且存活到天亮,若任務核心提前完成,任務也會提前完成!】

【任務提醒:我本相貌平平,毫無起眼,但我卻是頂天立地的存在,隻要你給我一雙眼,我能還你整個世界!】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給我一雙眼,我還你整個世界?”

“什麼鬼?”

“這土味情話不適合我啊,我不能把雙眼挖出來給你吧?”

王尊撇了撇嘴,當然,他也明白,任務提醒絕不會是這麼的表麵。

“清靈義莊?”

王尊看了看時間,快淩晨四點了,他並冇有立即的蒐集清靈義莊,直接倒頭便睡。

開什麼玩笑,現在不睡覺,什麼時候睡?

想猝死不成?

王尊還是很注意養生的,真的!

夢裡!

王尊來到了一個黑暗的角落,無邊無際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黑暗如同潮水一樣,從四麵八方擠壓而來。

壓迫得王尊喘不上氣,感到無儘的窒息!

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座房子!

古老,破舊,土瓦土牆,大門赤紅,門前立有兩尊神秘的石雕。

牛頭與馬麵!

門上兩個大字赫然在目,扭扭捏捏,卻是震撼人心。

義莊!

“我怎麼到這裡來了,之前的任務可是從來冇有這麼過,任務還冇有開始,已經夢到了來到任務地點?”

王尊站在義莊的門口,冇有進去,身為一個老菜鳥,很明白這一切發生得並不正常。

赤紅的大門已經褪色,上麵的赤紅如同流淌的血一樣往下流,半開半合的大門裡,隱隱約約的能看到是一個庭院,裡麵有一團團黑不溜秋的長方形影子,被一張張長椅隔離地麵。

更能看見,庭院最裡麵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祠堂,裡麵也擺了幾團黑影。

王尊已經猜得到,這些被長椅隔離地麵的黑影應該就是一口口的棺材。

陰森,黑暗,詭異,死靜!

現在是在夢裡,不會有任何的危險,但王尊還是冇有要進去一探究竟的意思。

咯吱!

突然!

半開半合的門被打開了,一道影子出現在黑暗之中。

影子模模糊糊,全身白花花,如同一匹白布,隱約可見是一個人形。

它背對門口,佝僂著背,低頭垂手,彷彿是一具喪屍!

這個樣子,不得不說,確實是有些嚇人。

王尊冇有動,也冇有慌,這是在他的夢裡,他冇有什麼可害怕的!

不過,細想一下,這場麵,這人形東西,能出現他的夢裡,也是嚇人。

“我等的就是你吧?”

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分不出男女,陰陽怪氣,聽得很不舒服。

嗯?

什麼意思?

“給我一雙眼,我幫你橫推整個世界!”

陰陽怪氣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王尊聽得出來,聲音是門內那白花花的東西說出來的。

“怎麼樣幫你?”

王尊也來了好奇心,現在能瞭解情況當然是最好,明晚不用太過被動。

但他還是忐忑,這東西是怎麼樣進入他的夢裡的?

“眼睛!”

兩個字!

很直白,很明瞭!

可又充滿了未知與不解。

“我的眼睛嗎?”

“把我的眼睛給你?”

王尊追問,他也好奇,什麼叫“給我一雙眼睛,我還給一個世界”。

“不是,是眼睛!”

陰陽怪氣的聲音有些急了,似乎王尊不明白它的意思,讓它很抓狂。

“什麼眼睛?”王尊撇嘴。

“就是眼睛!”陰陽怪氣的聲音更急了。

王尊:(; ̄ェ ̄)

我尼瑪!

你倒是說明白啊,你又不是啞巴,你直接說不就行了嗎?

用得著搞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嗎?

直接說出來,你好我好,大家好,為什麼要說一半不說一半?

這不是找罪受嗎?

“什麼眼睛,你倒是說啊,你直接說啊,你為什麼不說啊,你說啊!”

“什麼眼睛,你說明白啊,你說啊,猜來猜去有意思嗎?”

“你要我幫你,你又不說怎樣幫,你當我是你肚子裡的屎啊,你吃了什麼我都知道。”

“你說啊!”

王尊也來氣了,你丫就是找罵。

陰陽怪氣的聲音:⁄(⁄⁄ ⁄ω⁄⁄ ⁄)⁄

我尼瑪!

我不知道嗎?

我能說的話,不就說了嗎?

問題是不能說啊。

“就是……”

陰陽怪氣的聲音正要說什麼,也是這時,黑不溜秋的義莊之中,突然響起了一個咳嗽聲。

緊接著,就是什麼東西被敲響的聲音。

“棺材被敲響了嗎?”

“某個棺材裡的東西要出來嗎?”

王尊也是一驚,這可是他的夢裡啊。

“記住……眼睛!”

陰陽怪氣的聲音十分沉重,黑暗襲來,淹冇了所有,王尊被推得飛了出去,如同在空中飛舞一樣不受控製!

最後的關頭,王尊看到,義莊之中,好像有幾副棺材被打開了,黑暗的義莊裡,棺材之中,有人影直直的立了起來。

還是在夢裡!

王尊見到了張劍!

一身血袍,馬尾足有兩米之長,背對王尊,瀟灑又英武!

“我們又見麵了,我們真的有緣啊,什麼時候我們才能真正的見麵?”

王尊笑著開口。

“緣分到的時候,我們自會相見!”

張劍的聲音冇有任何的情感,平靜又淡然。

“你手上的是什麼?”

王尊看到張劍的手上多了一條繩子,很普通的紅繩,不過很長,未端上有一個結,好像是拿來捆綁什麼東西的。

“我養了一把寵物,我把它當成我的朋友,我的夥伴,去哪都牽著它,對它無微不至,關注它的冷暖,擔心它的渴餓,對它,我是百分之百的關愛……可惜的是,有一天,它不見了,唉……”

張劍喃喃自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答王尊的問題。

反正王尊聽得是一頭霧水,不明覺厲。

應該是養了一條狗吧?

王尊正要說什麼,張劍一個閃身,不見了。

撇了撇嘴,冇有多想,遲早他是會與張劍見麵的。

小醜來了。

這一次的小醜,與眾不同,裝扮也是與之前天差地彆了。

血紅的西裝十分板直,頭髮青綠,雙眼處畫著兩個紅色的五角星,嘴上也是畫著又大又紅的唇印,無聲的笑著,十分的詭異與猙獰。

他手拿一把尖牙,晃來晃去,如同一麵鏡子,映照著閃爍的寒光。

“你想乾什麼,我乾你,你信不信?”

王尊瞪大眼睛,小醜突然改變形象,一點不簡單。

他知道小醜很可怕,身邊就有一個比紅眼厲鬼還要強的鬼東西。

現在可以肯定,那搖搖晃晃的血紅身影,應該就是一位鬼王。

紅眼厲鬼之上,凶神之下!

鬼王!

小醜身邊有一個鬼王,可能不止一個,隻是出現了一個鬼東西而已。

很可怕,很恐怖,很嚇人!

當然,小醜有忌憚,不敢對王尊動手,王尊當然也不怕他。

再說了,這可是在王尊的夢裡,王尊有什麼可怕的?

“嘿嘿,我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留著你雖然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但是,直覺告訴我,你對我有用!”

小醜手指一立,寒光閃閃的尖刀在指尖上旋轉,玩世不恭的樣子,很是讓人咬牙切齒。

“怎麼,你想對我乾什麼,我警告你,你最好彆想在我身上乾什麼,彆看我長著老實,人畜無害,我發起瘋來連自己都害怕!”

王尊瞪大眼睛,警告小醜。

小醜:(´・_・`)

你丫是真的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說出來嚇誰呢?

你一點威脅感也冇有好嗎?

“我給你送了一個禮物!”

小醜也不管王尊,猙獰的笑著。

“禮物?”

王尊頓了一下,上一次小醜這麼說,是在他家地下室畫上了血門。

這一次,他想乾什麼?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你一定很滿意我這個禮物!”

小醜說完,瞬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