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醜離開之後,冇有疑問,白裙小女孩來了。

更深一層的黑暗世界之中,白裙小女孩如同仙子,微笑如花,美豔絕倫,一塵不染的感覺。

當然,如果她的雙手上冇有捧著一顆跳動的鬼心尊提下。

白裙小女孩像個傻子,雙手捧心,鮮血淋漓,一眨不眨的看著王尊。

意思好像是……要把鬼心交給王尊。

“哪個……你想讓我做什麼,你可以大大方方的和我說,你不用這樣害羞,你讀書少,我看不出來你是什麼意思啊!”

王尊苦笑,無奈又無力,他是真的猜不出白裙小女孩是什麼意思。

“吃……了……它……”

白裙小女孩麵帶微笑,如花似玉,一字一句,說出來的話讓王尊頭皮發麻。

吃了鬼心?

瘋了吧?

乾什麼?

鬼心在他的胸膛裡溫養,已經讓王尊夠彆扭的了,讓他吃了鬼心?

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這鬼心要是吃下去了,肯定有很可怕的後果,王尊可不敢嘗試這種冇有信心的事情。

王尊擺手賠笑,一個勁的拒絕,白裙小女孩卻是一步到了他的麵前,鬼心直接就是往他的嘴裡塞去。

王尊拚命的拒絕,大叫“不要不要,人家不要”,猛地睜開了眼睛。

……

陽光燦爛,透過窗戶照入房間裡,窗簾飛動,影影綽綽。

王尊抹了一把汗,大鬆一口氣,他差點忘記了剛纔是一個夢。

當然,他的夢與現實很有聯絡。

“小醜說又給我送了一個禮物,是什麼?”

“白裙小妹妹為什麼非要我吃了哪顆鬼心?”

王尊甩了甩頭,拿過手機一看,下午三點!

歎了一口氣,腦子混亂,十分的沉重。

王尊苦笑,掀開被子,小靈正趴在他的胸膛上,塑膠雙眼正好奇的盯著他。

“腦大,你做什麼夢了?為什麼你在嬌呢的叫著“不要不要,人家不要”,是不是夢裡遇到什麼好事了?”

大頭笑嘿嘿的從床尾鑽了出來,肩上搭著一條褲衩。

王尊認得出來,哪是他的褲衩……

“腦大,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女人隻會影響你的進步,是你成功路上的絆腳石,你千萬不要與女人這種生物這有過多的交集,這可是會亂你道心!”

“身為一個過來人,我是認真的!”

大頭語重心長,很是認真。

王尊:@( ̄- ̄)@

過來人?

你丫纔多大?

你知道女人是什麼東西嗎?

無語的是,自己真的嬌羞的說夢話了嗎?

“滾你丫的,再逼逼,打飛你的天靈蓋!”

王尊瞪了大頭一眼,起床刷牙洗臉。

大頭翻了翻白眼:“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等你被女人傷得全身是血的時候,可彆回來找你大頭哭訴!”

王尊:“……”

叫了一個外賣,王尊一邊吃,一邊上網搜尋清靈義莊的資訊。

現在這個時代,義莊肯定是冇有的了,當然,也不排除有什麼特殊情況。

王尊直接使用搜尋引擎,打入清靈義莊這個名字之後,居然跳出了很多資訊。

王尊仔細端詳之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清靈義庒,這已經是一個五十年前的名字了。

現在的清靈義庒,被改成了清靈祠堂!

清靈義莊很久之前本來就是一個祠堂,是哪附近幾個村子共用的祠堂,當年世道瘋亂,各種原因死去的人很多,所以死去的人一般都會先放在祠堂。

由於死的人太多,又冇有人顧及這些人的後事,屍體都被擺在了祠堂裡。

久而久之,祠堂就變成了義莊。

戰亂之後,世道平穩,周圍的幾個村子合拚起來,成了一個村子,名為清靈村。

從哪以後,村子裡但凡有人去世,都會先擺到義莊裡,過後再埋葬。

之前擺放在義莊裡的屍體,村民們就懶得動了,反正都成了白骨,乾脆就被是棺材擺在了義莊裡。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義莊再次改名,改回了清靈祠堂。

清靈村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但凡是逝世的村民,都會在祠堂停放三天三夜,之後再安排處理。

也有的屍體會直接放在祠堂裡,一直襬放下來,久而久之,祠堂裡的棺材也是越來越多,說它是一個祠堂,其實也是一個義莊。

說得直接一點,就是一個停放屍體的太平間。

而且,王尊在網上找到了另一個資訊,清靈村早就在村的另一麵建了新的祠堂。

舊祠堂,也就是清靈義莊,完完全全是拿來放屍體的而已。

“昨晚的夢裡,讓我給眼睛的鬼東西是鬼是妖?哪些棺材裡怕也藏著不少的鬼東西。”

“任務死亡指數是未知,也就是說,這個任務有危險,不過我也不怕,重要的是,這個特殊任務是什麼性質!”

“夥伴任務?”

王尊想到了任務提醒內容,給我一雙眼睛,還你一個世界,差不多應該是夥伴任務吧?

如果是的話,哪當然是最好,王尊現在最缺的就是夥伴,就是家人。

雖然身邊有了兩位紅眼厲鬼,一位青眼厲鬼,一位白眼厲鬼,他也擁有恐怖的【上身】技能,打鬼刀,龍尾……

但是,夥伴還是很需要的!

並且,越多越好!

“不管是不是夥伴任務,就拿它當成夥伴任務來做吧!”

王尊直接打開了靈異論壇,搜尋清靈義莊,搜尋引擎搜尋的隻是清靈義莊的過往罷了,並冇有關於它的詭異事件。

這一搜,果不其然,搜出了不少的帖子!

無一例外,這些帖子都是在說清靈義莊的靈異事件。

王尊隨便點開了幾個帖子,簡單的瞭解其中的內容。

作為一個老菜鳥,已經冇有什麼詭異靈異現象能讓他心驚膽顫的了。

最多就是有幾分好奇,幾分緊張罷了。

第一個帖子,樓主是外來人,去到清靈村是為了找同學借書,可能是第一次過來同學的家,玩心大起,又釣魚又摘果什麼的,完全是忘記了時間,反應過來時,天都已經黑了。

他與同學身在清靈村的後山魚塘,突然狂風暴雨,烏雲蓋頂,兩人跌跌撞撞很久纔回到村子裡。

雨很大很急,風也很狂,把雨水吹得如同子彈一樣掃在兩人的身上。

路過清靈祠堂時,樓主想進去避一下雨,畢竟雨真的太大了,太急了,太凶了,連路也看不清楚。

同學堅決反對樓主的提議,這地方,就算是白天,本村的人,也不會過來。

樓主這個提議,無疑是讓同學大驚失色。

樓主有些堅持,同學無奈,隻能是說了祠堂的一些事情,告訴樓主祠堂的作用。

樓主聽完之後,也是驚慌失措。

兩人正要離開,樓主卻是突然停了下來,在大雨中僵硬著,他如遭雷擊,頭皮發麻。

他哆嗦的詢問同學,祠堂裡是否有人。

同學卻是百分之百的肯定說,祠堂裡隻有死人,隻有屍體,從來冇有活人會在裡麵逗留。

樓主說,他聽到祠堂裡有女人的哭聲!

同學瞪大眼睛,他與樓主站在一起,他怎麼冇有聽到祠堂裡有女人的哭聲?

同學一個勁的講樓主聽錯了,可樓主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他魔障了,居然堅持要去祠堂裡看看。

樓主後來回想起來,他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執意如此,好像自己控製不了身體一樣。

同學無論如何的阻攔也冇有用,樓主還是走到了祠堂硃紅的木門前,並且用力將門推開了。

樓主看到,祠堂裡一個很大的四方形天井,左右是過道,中間是一個天井院子,最裡麵是一個祠堂,有一排排的高台,上麵擺放著整整齊齊的靈位!

以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棺材!

天井裡,左右的過道裡,門口的走廊裡,最裡麵的祠堂裡……

重重疊疊,新的舊的,好的壞的……

到處都是!

還有到處放著的紙人,紙馬,紙房,紙旗,殘香敗蠟,黃紙灰燼……

天井裡也有重重疊疊的棺材,這些棺材更破舊,因為它們經曆了無數的風吹雨打!

讓樓主更震驚的是,是祠堂中心放著四口棺材,它們更加的與眾不同,血紅,巨大,棺身上畫著神秘莫測的符紋,貼著很多的黃符,四口棺材的前麵都有一個獨立的香爐……

樓主和同學都呆在了原地,麵無血色,腦子一片空白。

連同學也被嚇了一跳,他知道祠堂裡很詭異,家裡人也經常說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說祠堂的鬼事!

可同學並冇有進來過,他也是第一次見到祠堂的情景。

兩人都懵了,全身無力,口乾舌燥。

同學更是如此,他聽說過祠堂的事,很多關祠堂的事,他不想在這裡停留,他很害怕。

也是這時!

一個女人的哭聲響了起來。

絕望,不甘,難過,痛苦,悲憤……

哭聲裡,更多的還是無邊的恨意,無窮無儘的恨意!

這一次,同學也聽得一清二楚,非常的清楚。

並且,兩人能準確的發現哭聲傳來的方向,位置。

是在左邊過道裡的一個棺材內響起的哭聲。

兩人當時都知道,這事不簡單,太詭異了。

兩人想走,可是,他們的雙腳根本就不聽話,不僅冇有走,反而是走入了祠堂之中。

並且,走向了那口響起哭聲的棺材!

兩人當時魂飛天外,驚恐萬狀,可阻止不了自己走到哪棺材的麵前。

樓主還清楚的記得,哪棺材上麵貼著很多詭異的黃符,無數的符紋,並且有九根棺材釘釘死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