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樓主和同學完全是失了智,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把棺材上的黃符摘掉,把上麵的符紋擦掉,兩人還徒手把上麵的九杖棺材釘給拔了。

哪悲恨的哭聲擁有一種魔力,兩人完完全全的被控製了,縱使雙手拔得皮開肉綻,血流不止,他們還是無法停止手上的動作。

期間,樓主看到,棺材上寫有一個名字。

李秀玉!

在樓主和同學將棺材上的黃符,符紋,棺材釘都去掉時,周圍的棺材也在詭異的顫動,棺材板在抖動,彷彿當中有什麼東西要出來。

更誇張的還是祠堂中心的四口血棺,那棺材板都顫得跳了起來,“砰砰”的聲音接二連三,如同打鼓,又像打雷。

樓主和同學害怕了,想尿又尿不出來,他們完全失去了自己身體的控製權,雙手抽拔棺材釘都已經皮開肉綻,可見白花花的骨頭。

當最後的一杖棺材釘拔出來,棺材蓋直接飛了出去,哭聲更響,炸雷一般,大雨傾盆的聲響都無法掩蓋這悲恨的聲音。

也是這時,兩人奪回了自己身體的控製權,雙手的傷痛讓他終於可以放聲大叫。

同學驚魂未定,拉著樓主逃離祠堂,樓主也是膽大,這個時候他居然還回頭,他看到哪棺材裡隻有一件女人的衣服,連屍骨也冇有。

當他們逃到祠堂的大門口時,樓主又作死,又一次回頭,這一回頭,差點把他的半條命都給嚇飛了。

祠堂的房梁上,吊著一個個密密麻麻的人影,他們全部都被繩子捆住脖子,吊在半空上。

如同一塊塊的臘肉……

樓主和同學頭也不回的離開,恨不得自己當時多長幾條腿。

哪天後,兩人都病了一個月,一個月下來全身無力,丟了魂似的冇有精神。

同學也問過自己的家人,李秀玉是誰,家裡人聽到這個名字是臉色大變,什麼也不說,也不讓同學問。

……

王尊大概瞭解其中的情況,冇有疑問,樓主與同學是被控製放出了棺材裡的李秀玉!

這個李秀玉不得了,肯定在清靈村裡發生過什麼事,而且是大事!

當然,這應該不是他任務裡的內容,這不關他的事。

“這祠堂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要我幫他的哪個鬼東西,在其中又扮演了什麼角色?祠堂中心的四口棺材,裡麵裝的又是什麼?”

王尊有很多的疑問,又點開了第二個帖子!

第二個帖子的樓主是清靈村的村民,也是一個在外求學的高中生。

家裡有事,所有他請假回到清靈村,到村口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通往家裡的路不少,為了趕時間,他還是作死的選擇了從祠堂前通過的路。

縱使是清靈村的村民,年輕一代的村民基本上都冇有進入過祠堂,祠堂裡的情況都是村子裡的上一輩口口相傳,年輕一代的村民知道祠堂詭異,但從來冇有進去過。

加上也隻是道聽途說,對祠堂是充滿了忌憚,但也冇有過多的害怕!

樓主遠遠的就看到祠堂大門上的屋簷掛著兩個白燈籠,門口也擺著紙人,紙馬,滿地的黃紙隨風而動。

樓主知道,村子裡有人去世了,屍體被停放在了祠堂裡!

樓主有些害怕,知道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但現在繞道又太遠了,他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祠堂的前插著香蠟,燒儘的黃符灰隨風滾動,兩個白燈籠照射出來的光芒十分的蒼白,異常的詭異。

村子裡的規定,人死之後,必須在祠堂裡停放三天三夜,而且屍體停放在祠堂之後,三天三夜內無論是誰也不能去檢視,隻能等時間過後再處理。

是搬走埋葬,還是直接停放在祠堂裡,到時候再商討。

就算是死者的家人,也隻能是在三天的淩晨0點在祠堂門口燒香點蠟拜祭。

這三天三夜裡,屍體在祠堂裡會發生什麼事,無人得知。

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則,冇有人敢違背。

樓主低著頭,縮著脖子,硬著頭皮的從祠堂門口走過。

他想著忍一忍,閉著眼睛就走過去了,冇想到的是,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鬼使神差的在祠堂的門口停了下來。

因為,他聽到祠堂裡響起了一個怪異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怪異,好像是隻有一條腿在走路,拖著另一條腿,一步一步的靠近門口的方向。

樓主僵直在了原地,瞪著眼睛,死死的看著祠堂硃紅的大門,白燈籠蒼白的火光把大門照得如同一扇通往地獄的大門。

樓主聽到怪異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響,已經快接近大門了,還夾雜著一個粗重的呼吸聲。

樓主想要逃,想要叫,可雙腳就像被釘住在了地上,怎麼樣也挪動不了腳步,喉嚨裡又像被塞滿了沙子,無論如何也叫不出聲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主感覺到了窒息,因為他看到厚重的硃紅色大門被打開了。

一隻佈滿了黑色的血絲,灰白的手,從門縫裡扒了出來,把門一點點的打開。

緊接著,一張樓主熟悉又陌生的臉從門縫裡伸了出來。

一個男人的臉,灰白,繃緊,扭曲猙獰,一雙眼球脹大,如同兩個乒乓球,要從眼眶裡掉出來。

樓主認得出來,這張臉就是村裡鐵柺王的臉,天生一條腿有問題,終日杵著柺杖,不能正常行走。

“你回來了啊,裡麵好吵,好冷,他們一個個總是紋絲不動的看著我,你能進來陪陪我嗎?”

鐵柺王喉嚨滾動,吐出沙啞聲音,並且想要從門裡走來。

樓主被嚇壞了,用儘全力叫出一聲,拔腿就跑,回到家也是病了一個星期。

後來,樓主聽家裡人說,鐵柺王的家人三天後去祠堂想要搬他的屍體時,發現屍體出現在了天井裡。

三天三夜裡,可冇有人進去過祠堂,醫生也百分之百的肯定鐵柺王三天前是冇有了生命氣息。

鐵柺王的屍體出現在天井裡,耐人尋味啊!

……

王尊又點開了幾個帖子,無一例外,都是說清靈祠堂的詭異之處!

祠堂裡到處都是棺材,重重疊疊,都快擺不下了。

還有用過的紙人,紙馬,香火蠟燭,黃紙衣服什麼的。

有人三更半夜的從祠堂外路過,聽到裡麵傳出稀稀拉拉的說話聲。

有人曾在夜裡看到祠堂的門被打開,有人影從中走出來,很多的人影,在門外站成一排。

也有人說,祠堂裡的棺材每當淩晨2點左右就會自己動,棺材裡會有撞擊聲!

如此事件很多,每一件都不一樣,讓王尊看得也是涼氣纏身!

這祠堂詭異得有點過份了。

王尊又一次查詢清靈村的位置,就在豐城市邊上的一個村,是一條大村,上千人的村子,靠豐城市近,倒也不落後。

大概瞭解之後,王尊揉了揉太陽穴,並冇有什麼畏懼,他隻是在想,眼睛是什麼東西!

什麼叫給我一雙眼睛?

什麼眼睛?

王尊在意的是祠堂中心的哪四口血棺,裡麵肯定有很厲害的鬼東西。

“這是……”

王尊伸手入袋,拿出了一粒閃閃發光的東西。

這是他進入鬼霧世界時,在404室外的走廊上撿來的。

他差點都忘記了。

“耳釘?”

王尊拿起來一看,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就是驚愕不已,震驚又驚喜。

他拿到耳釘的瞬間,係統直接是彈出了一條資訊提示。

【龍蘭的耳釘:砸碎耳釘,可以召喚龍蘭!】

王尊張著嘴,想說什麼,又什麼也說不出來,又驚又喜,又不敢相信。

真的是龍蘭!

吊死鬼女人說的女人真的是龍蘭!

龍蘭闖入了陽光小區,並且想從A棟404室的衣櫃出來。

當然,她是打不開衣櫃的門,但是可以從衣櫃裡傳出資訊來。

王尊已經不知道作何感想了,除了震驚就是驚喜,天龍大樓的事情之後,這是第一次有龍蘭的訊息。

龍蘭已經變得這麼可怕了,敢與四位鬼王一較高下,且成功離開。

呼!

吐了一口氣,王尊笑眯眯的把耳釘收了起來,又多一張底牌,心情當然是美滋滋。

他很想見龍蘭,但他不可能無原無故的就把龍蘭給召來吧?

這不是傻子嗎?

收好龍蘭的耳釘之後,王尊開始為今天晚上的任務做準備。

其實吧,也不用準備什麼東西,無非就是給家人們講訴家人的重要性,互相幫助的好處,以及他們之間要友好相處。

這可是引來大頭翻出天的白眼,喃喃自語,罵罵咧咧。

王尊說這話,真的太人模狗樣了,大頭第一個反對。

“你有意見?”王尊掃了大頭一眼,麵帶微笑。

大頭縮了縮脖子,唯唯諾諾的說:“我能說有嗎?”

“不能!”

“哦,哪冇有!”

“嗯,冇有就好,大家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我們要交心,大家都要心平氣和,都要相親相愛,你有意見的話就說出來,我改,我一定改,現在就改,不能讓大家之間產生隔閡,不是嗎?”

王尊一邊說,一邊拿出了打鬼刀,輕輕的撫摸刀身。

大頭:Σ(・□・;)

我尼瑪!

誠實一點不好嗎?

我敢說嗎?

我能說嗎?

你這是要我說意見嗎?

你這是要砍了我啊。

“我真冇有意見,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英明神武,帥氣大方,乾淨利落,和善有愛,敬老愛幼……”

大頭都要哭出來了,這種被震懾強迫的感覺真的太難受了。

昧著良心說的話,總是哪麼的燙嘴!

“嗯,你說的都是我的優點,準備一下,晚上開乾!”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腦袋,他對今天晚上的任務並冇有過多的忐忑,隻有一個疑問,眼睛是什麼?

“腦大,你不準備嗎?你乾什麼去?”

大頭咬牙切齒,搖搖晃晃,像個不倒翁。

“我準備睡覺啊!”

家人們:(´・_・`)

……

一覺醒來,晚上十點,王尊直接拿起自己的揹包,下山叫了一個車。

現在還早,叫來444號公交車的話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小夥子,今晚去哪?”

熟悉的出租車,熟悉的司機大叔,熟悉的聲音。

“大叔,你不會盯上我了吧!”

王尊也是無語了,每次叫車都是這個司機大叔,他嚴重懷疑自己被盯上了。

世上哪來這麼多的巧合?

“什麼話,我還冇有懷疑你呢,這麼多出租車,你每次都叫到我,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意思?”

司機大叔也是上下的打量著王尊,而且王尊每次都是去哪些詭異的地方,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好嗎?

“呃……哪我走?我下車?”

王尊聳肩撇嘴,隻是開個玩笑而已,司機大叔是一個正常人,對他應該冇有什麼壞心眼兒。

“這就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吧!”

“我們的緣分從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就開始,我們之間的緣份堅不可摧,猶如泰山之索,水橋之柱,我們的緣份是這世上最堅硬的東西,這是冥冥中註定的緣分,是上天安排的相遇,是……”

“能開車嗎?”

“能!”

……

清靈村!

晚上十一點四十分!

王尊來到了清靈村的村口,不大不小的村子一片漆黑,黑不溜秋,這裡的黑比較深沉,好像身在水裡一般。

黑暗的村子裡飄著幽幽的鬼氣,陰風陣陣,掃起落葉,吹起地上的黃紙!

“奇怪,任務地點不是清靈祠堂嗎?這村子為什麼也是死氣沉沉?”

“村子裡為什麼這麼多黃紙?又死人了嗎?”

王尊覺得奇怪,清靈村也不是很正常啊。

黑漆漆的村子裡,隱隱約約的有一些搖動的光點,蒼白又詭異,仔細看的話,那是一盞盞的白燈籠,掛在一些房屋的門口。

門口掛白燈籠,說明此家裡有人去世。

王尊這麼一算,好傢夥,足足有四家人的門口掛著白燈籠。

“這麼大的村子,除了這些白燈籠的光亮以外,其它的任何火光也冇有,都走了嗎?還是說,村民們都睡了?”

“還是……發生了什麼讓村子驚恐的事情?”

王尊喃喃自語,他敢肯定,這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詭異的事情,但他今晚的任務並不是這個,他不想節外生枝。

王尊找準方向,摸著黑前往舊祠堂,也就是清靈義莊。

其實吧,這並不難找,順著空氣中飄來的香蠟紙味就能找到祠堂的位置。

晚上11點50分!

王尊來到了祠堂前,這裡與拚圖上的圖案有一些變化!

拚圖上門口兩邊有兩尊石雕,牛頭和馬麵,但這裡並冇有。

赤紅的大門變成了硃紅色,厚重又充滿了歲月的滄桑,門口上的牌匾隻是【大眾祠堂】四個字!

因為清靈村是由幾個村子組合而成,不同姓,隻能用【大眾祠堂】來命名!

門口前,有冇有燒儘的香蠟,有燒儘的紙灰,以及一些祭拜品。

一共四堆!

顯然有人剛祭拜完冇多久。

也就說,現在,此時此刻,祠堂裡至少有四具屍體擺放著!

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直接推門進入祠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