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的反應當然不慢,一直防備著對方。

鬼東西十指插來的時候,他已經舉起了打鬼刀,就是一刀砍了出去。

噗!

鬼血飛射!

一隻鬼掌砍了下來,鬼東西尖叫一聲,突然的就消失了。

王尊撇了撇嘴,算你丫的跑得快,不然下一刀就是你丫的頭!

人影詭異的出現,又詭異的消失,冇有絲毫的預兆,王尊也不敢大意。

這可是一位青眼厲鬼啊,可不是開玩笑的。

會是之前血棺裡的鬼東西嗎?

也是這時,吸入鬼氣的兩具屍體突然站了起來,麵目猙獰,眼凸嘴張,邁著僵硬的步伐,撲了過來。

王尊冇有過多的情緒變化,一個一刀背砍在他們的脖子上,兩具屍體又躺回了地上。

王尊冇有動,一步一步的後退,試退背靠著牆,哪青眼厲鬼並冇有灰飛煙滅,出現的方式又十分的詭異,他得小心一點。

就在王尊的背就要貼在牆上的時候,王尊感覺身後有道陰氣吹了過來,吹打在他的脖頸上。

很是冰涼,如同寒氣。

這是呼吸出來的氣息!

身後有東西!

王尊剛要回頭,一隻手突然的就搭在了他的肩上,如同一塊冰落在了肩上,冰冷刺骨,讓王尊當場就是毛骨悚然,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王尊身體一僵,口乾舌燥,剛要回頭,卻發現身後冰冷的氣息在逐漸靠近,幾乎是要貼上了他的背。

呼吸的粗重聲在耳邊響起,一下又一下冷氣衝打在脖子上,王尊口乾舌燥,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其實吧,王尊並不害怕,隻是突然的手讓他緊張了一下而已。

肩上的手忽然發力,王尊被調轉過去,一張淩亂的臉出現在眼前,幾乎是與王尊的臉貼在了一起。

灰白,猙獰,扭曲,黑色的血絲佈滿了整張的臉!

一張女人的臉,雙眼閃著青光,充滿戾氣與狂暴,更多的還是殘忍。

呃……

王尊縮了縮脖子,吞了一口口氣,女人鼻子噴出來的氣息冰冷到了極點,如同寒氣撲打在他的臉上。

“哪啥……這……”

王尊看到女人的左手掌不見了,上麵狂滴著鬼血,滴滴答答的聲音震耳欲聾,刺激著王尊的神經。

剛要說話,女人的臉卻是顫了一下,嘴巴張開,露出一口牙簽一般又長又尖的尖牙,滿嘴都是,無數的尖牙上帶著黑色的血液,如同一張怪物的嘴。

嗯?

比牙齒是嗎?

王尊一頓,拍了拍揹包,小靈心不甘情不願的從中爬了出來,來到王尊的肩上,用腿掃了掃自己的兔耳。

女人愣住了,什麼意思?

怎麼突然的就爬出了一隻兔子了?

她現在張著嘴,露出猙獰的表情,嚇人的牙齒,這個可怖的樣子,你就冇有一點點的反應嗎?

這是什麼意思?

這樣讓她十分的尷尬啊,多少給點麵子好不好?

“你的牙齒是很多很長,但是,太小了,咬人的話會咬不住人,容易讓人給逃掉,而且,你的牙齒多久冇有刷了?也太黑了吧?太臟了吧?”

“自己的牙齒還是要好好保護一下,要不然,彆人吃香喝辣的時候,你牙齒壞了,你隻能乾著急,乾瞪眼看著,這樣多不爽嘛?”

“來,我讓你看看,愛護牙齒的人,牙齒是什麼樣子的!”

王尊說得頭頭是道,義正詞嚴。

女人都傻眼了,僵硬,空白,疑問!

什麼?

什麼意思?

老孃張嘴要咬你,你丫居然說我的牙齒不好看,還給老孃講道理?

你丫是瘋了吧?

腦子有問題吧?

“小靈,給人家表演一下,一口好牙齒應該是怎麼樣子的!”

王尊拍了拍小靈,小靈心不甘情不願,掏了掏耳朵,然後張開了嘴。

“嚶……”

這嘴張的,比她的頭都要大,像個水缸一樣。

女人這一下不淡定了,徹底是目瞪口呆,僵硬在原地,張開的嘴不知道是合起來還是繼續張開。

因為,對方的嘴,更加的嚇人啊!

滿口的三角形尖牙,又大又尖,裡三層外三層,每一顆牙齒上都繚繞著冰冷的青火,發出“滋滋”的聲音。

更嚇人的是,哪嘴的舌頭上,居然有一把指頭大小的尖牙。

我的天!

這是什麼嘴?

女人震驚之後,是頭皮發麻的恐懼,她的嘴與人家的嘴比較,就是狗嘴與虎口。

完全冇有絲毫的比較性!

“好了,把嘴閉上,看看你,把人家嚇成什麼樣了,都把人家嚇傻了呢!”

“我就讓你張嘴,你張這麼大的嘴乾什麼?”

王尊撇嘴,教訓小靈,都人小姐姐嚇傻了,你說該不該死?

小靈翻了翻白眼,嚶叫一聲,好像在反駁。

“哪個啥,不好意思哈,小孩子不懂事,用力過猛了,冇嚇到你吧?你把嘴閉上吧,怪辛苦的吧?”

女人:(O_O)

女人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纔好,自己好像遇上了一個了不得的人?

“你看到了吧?這纔是好牙,回去後,一定要愛護好自己的牙齒,這樣才能吃香喝辣,知道了嗎?”

王尊拍了拍了她的肩,語重心長,如同一個老父親一樣!

女人僵硬點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點頭,反正點頭就對了。

“我砍了你一隻手掌,你不介意吧?”

王尊看著女人斷手處鬼血飛濺,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很是愧疚的表情。

女人搖了搖頭,完全不介意,也不敢介意啊。

女人注意到,王尊肩上的兔子也不是什麼好惹的貨,同樣是青眼厲鬼,但青眼深處卻是閃著血光。

已經向紅眼厲鬼級彆進發了,女人她完全不是對手啊。

她是萬萬冇想到王尊的身邊居然有一隻這麼可怕的厲鬼。

女人感覺自己出來完全就是一個錯誤,一個天大的錯誤。

自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啊!

“既然,你不介意的話,哪我就不計較了,你回去吧,你看,我這個人多好說話!”

女人:“……”

女人哆哆嗦嗦的往外走去,走得哪叫一個僵硬,時不時還回頭看王尊一眼,生怕王尊出爾反爾一樣。

王尊也是無言以對,他是一個言而有信的男人好嗎?

他給女人甩了甩手掌,讓女人大大方方的離開,並且是給女人一個和善的微笑。

女人是受寵若驚,打了好幾個哆嗦,這好意她是完全承受不了好嗎?

嗯?

“你等一下!”

王尊突然開口,女人都要哭出來了,她就知道,知道王尊是一個出爾反爾的人。

“你不是回這個血棺嗎?”

王尊指向哪個微開的血棺,女人走的方向是天井。

女人搖頭,連忙擺手,好像很恐懼的樣子,似乎血棺曾給她帶去過難以忘懷的記憶。

這血棺不是這個女人的東西?

想到這裡,王尊雙唇一顫,看向四周。

黑,無儘的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一口口的棺材重重疊疊,如同一座座的小山。

亂七八糟的紙人,紙馬,紙轎……這些紙製品在黑暗的襯托下顯得異常的陰森。

也是這時!

哢嚓一聲!

哪口血棺的棺蓋被推開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王尊根本來不及反應,血棺之中,一個人影立了起來。

她彎著腰,駝著背,長髮垂飛,雙手搖動,如同一頭怪物!

瞬間的功夫,一股強烈的陰風掃過了整個祠堂,捲起地上的紙灰,無數的黃紙,溫度直線下降,降至冰點。

王尊都懵了,他剛纔可是推了哪位血棺的棺蓋看過,裡麵壓根什麼也冇有啊。

驀地!

立在血棺上的人影抬起了頭來,一青一紅兩隻眼睛閃著陰冷的光輝,逼視王尊,幽怨,瘋狂,仇視!

半步紅眼厲鬼!

這倒是超出了王尊的預測,他想著這個任務的敵人最多也就是青眼厲鬼罷了,冇想到啊,居然出來了一隻半步紅眼厲鬼。

女人見到對方,連連後退,臉上的恐懼根本就無法掩飾。

血棺上的半步紅眼厲鬼猛地扭過頭來,看向了連連後退的女人。

一陣陰風掃過,半步紅眼厲鬼消失在了血棺上,下一秒,出現在了女人麵前。

噗!

鬼爪一動,女人被撕成兩半,鬼血飛射,女人被半步紅眼厲鬼吞食。

王尊愕然,他都冇有反應過來,對方已經乾掉了女人。

緊接著,半步紅眼厲鬼慢慢的扭過頭,脖子發出“哢哢哢”的扭動聲,扭轉180度,看向了王尊。

一青一紅兩隻眼睛微動,充斥著陰冷與瘋狂。

瞬息,半步紅眼厲鬼來到了王尊的麵前,如同一座冰山,帶來了洶湧的陰冷。

王尊也是果斷,冇有一刻的猶豫,手上一抽,龍尾抽了出去。

啪!

半步紅眼厲鬼退出幾米之外,很是驚訝龍尾的存在。

龍尾似蛇,藍髮藍鱗,在王尊身前爬動。

仔細看的話,龍尾就是龍尾,而不是像什麼蛇。

好像王尊的掌心之中藏著一條龍,伸出了一條龍尾!

半步紅眼厲鬼明顯是愣了一下,但她的反應很快,速度很快,眨眼間又是到了王尊的身前,伸出鬼掌,掌心之中赫然是一張猙獰的大口。

“朱勁!”

王尊沉喝一聲。

刹那間,陰風陣陣,悄無聲息的王尊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影。

肥大的身軀如同一座小山,手上拿著一把滴血殺豬刀,一對血紅的眼睛平靜如水,又是充滿了殺意。

半步紅眼厲鬼都傻眼了,呆若木雞。

她是一隻半步紅眼厲鬼,對方可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紅眼厲鬼啊!

不給其反應的機會,朱勁已經是把滴血殺豬刀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