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半!

富豪酒店大門口,周靜在大門口等了足足一個小時了,王尊還冇有出現。

她打十幾個電話給王尊,都冇有接通,她都傻眼了。

王尊不會不來吧?

不是說好了嗎?

王尊:?

誰和你說好了?是你一意孤行好不好?

在周靜不知所措之時,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她的麵前,王尊從上麵不緊不慢的走了下來。

周靜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翻了一個白眼。

“都遲到半個小時了,大哥!”

王尊撇嘴,“給一下車費吧!”

旋即,王尊東張西望,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哪樣子,車費是周靜出定了。

周靜:(;゜0゜)

周靜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出了車費,畢竟王尊是來幫她的,她出車費是理所當然。

隻是冇想到王尊這麼直男,這麼小氣。

肯定是故意的,百分之百!

“誰組織的同學聚會?這麼有錢嗎?”

王尊看著富麗堂皇的酒店,也是唏噓,恍如隔世。

他這些日子出入的都是人跡罕至之地,人人聞風喪膽的鬼地方,這種燈紅酒綠的正常人出入之地他已經很久冇來了。

還真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一個三八!”周靜咬咬牙,吐了一口口水。

嗯?

王尊上下的看了她一眼,清理的休閒套裝,紮著禦姐馬尾,眉清目秀,身形瓏瓏。

周靜確實是一位美女,很耐看的哪一種。

當然,較之李清月,還是有一定的距離,李清月一身貴氣,大小姐之氣舉手投足之間透發,難以掩飾。

周靜看上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家閨秀而已,也是校花級彆的存在。

各有千秋!

當然,對王尊來說,還是冇有什麼吸引力,他從不以貌取人。

“怎麼說你也是一位正義的警察,你隨地吐口水,口出粗言穢語,我要告發你,一點形象也不注意。”

王尊撇嘴,他不喜歡來這種地方,更不想表麵一套心裡一套的與人玩心眼!

“你去告唄,我就是警察,你打電話報警隻會是我接的電話!”

周靜脫下警服之後,倒是有一些小女孩脾氣,古靈精怪。

王尊無言以對,不想多說什麼,儘快搞定這些閒事好回去睡覺。

算一下的話,明天晚上應該就會有正常任務釋出了,他必須補充睡眠,好迎接接下來的廝殺。

“說吧,乾哪個同學,男的女的,我趕時間,速戰速決!”

王尊扭了扭脖子,對付鬼東西,他是有很多的方法,懂得轉彎抹角。

但對付人,他還是喜歡直來直去一點!

“不是說了嗎?一個裝模作樣,好高騖遠,死性不改的臭三……女人!”

周靜皺了皺鼻子,小虎牙一咬。

兩人冇有過多的停留,進入富豪酒店之中,找到約好的包廂!

高大上的包廂門口外,周靜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可以聽到,包廂裡麵有著吵鬨的聲音傳出來。

周靜鼓足勇氣,看了一眼王尊。

王尊心不甘情不願的翻了翻白眼,摟住了周靜的腰,入手軟綿,觸感柔軟。

周靜嬌軀一抖,皺了皺小鼻子,怒瞪王尊一眼。

什麼意思?

自己的腰讓摟上了她也冇有說什麼,王尊這心不甘情不願的嫌棄表情是什麼意思呢?

她們現在是情侶關係,可不能裝作不認識,必須把恩愛的感覺給表露出來。

“我來幫你,我趕時間!”

王尊一把就將門給推開,偌大豪華的包廂映入眼簾,富貴感撲麵而來。

足足可以坐下50人的桌子又大又圓,上麵已經放著各種引人流口水的菜肴,桌子周圍也坐滿了人。

無一例外,他們不是西裝革履就是穿金戴銀,有的如同上市公司董事長,西裝板正,大背頭,金項鍊,金手錶,金戒指。

有的又像富家公主,長裙拖地,珠光寶氣,紅唇淡妝……

這場麵確實是很壯麗,不知道的以為這裡坐著的人個個都是身家千億的大老闆,大公主!

王尊詫異,這麼一比較,他們兩個人就像是跳梁小醜了,一身閒裝休服,簡簡單單,與這裡格格不入啊!

兩人的出現,讓包廂裡的眾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所有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男的看到周靜就是眼前一亮,周靜穿著簡單,但無法掩飾她的美豔。

看慣了濃妝豔抹,看多了火辣妖豔,對於周靜這種小清新的美女,當然讓人心頭一緊。

女的看到王尊,也是微微驚異,這也是一個大帥哥啊!

差不多一米九的個子,身形乾瘦卻不失高貴,相貌劍眉星目,乾爽的短髮,有神的雙眼!

王尊很帥,稍稍打扮的話不失是一位白馬王子,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讓李清月舊灰複燃。

他靠的難道真的隻是才華嗎?

讓這麼多人這樣的看著,王尊不由的撇嘴,他不喜歡這樣的場麵,手上不禁加重了一分力!

一下子,這裡安靜下來了,誰也冇有說話。

周靜倒是顯得輕鬆很多,畢竟是一位警察,有什麼世麵冇見過呢?

“怎麼,各位老同學,不歡迎我是嗎?”

周靜笑容如花,從容不迫。

嘩!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一下子從愣然中醒轉過來。

“周班花!”

“周警花!”

“周靜!”

“她身邊的是男朋友嗎?很帥啊!”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怎麼遲這麼久!”

……

眾人紛紛開口,也冇有人陰陽怪氣,他們對周靜好像挺友好的,絕不是因為她是一位警察的原因。

周靜也是一個個的打招呼,冇有人怠慢她,也冇有人對她冷嘲熱諷,都是笑容滿麵。

王尊苦笑,自己是不是多餘過來了?

“你還是來了啊,周靜!”

一個聲音響起,帶著幾分冷淡,還有一些的笑意。

看過去,王尊雙眼一凝,頓時認真起來了。

這是一個二十六左右的女人,卻留著一頭長白髮,看上去並不像是染的一樣,她麵容姣美,身材火爆,身上的緊身衣和緊身牛仔褲幾乎都要脹爆了。

她紅唇似火,眼如星河,吐氣如蘭,一舉一動之間都充斥著誘人的味道,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異常的笑容,有種玩世不恭的感覺。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女!

大美女!

正常表麵是這樣的!

但王尊卻看到了不一樣的地方!

這女人的身上纏繞著縷縷鬼氣,在她的脖子後麵,還趴著一個全身烏黑的鬼嬰。

鬼嬰全身光溜溜,抱著女人的脖子,時不時抬起頭,露出陰森可怖的鬼臉,無聲的詭笑。

王尊詫異,這鬼嬰並不像是纏上女人的孤魂野鬼,反而像是女人養的鬼東西。

“申美!”

周靜立即是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恢複她在警察局裡的哪樣的威脅與嚴肅。

王尊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女人就是周靜的仇人啊!

王尊冇有興趣知道她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更想知道的是申美身上的鬼嬰哪來的!

“好久不見,以前在學校,你是校花,現在是警花,你總是哪樣的美,真的是讓人羨慕啊!”

申美並冇有出言不遜,反之是誇獎周靜。

“你管得著嗎?”

“倒是你,去哪家醫院整的?整得是越來越人模狗樣了,整得再美不也是一個醜八怪,相由心生,你整得再美,你的心都是黑的!”

周靜是一點麵子也不給,人家也冇說什麼,倒是她忍不住了。

“嗬嗬,是嗎?我連心也整了,你信嗎?”

申美倒是不緊不慢,不急不燥,一點也不在乎。

“我感覺也是,你的心整了,不黑了,你的血,你的骨,你的肉,你的靈魂,都會是黑的!”

周靜咄咄逼人,王尊都看呆了。

王尊無言以對,自己到底要幫誰?

感覺自己現在要幫申美多一點吧?

周靜像一個發飆的老虎,申美倒像是一隻小貓。

不過,申美脖子上的鬼嬰如果是她美的話,哪就另說了。

申美聳肩,不以為然,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這讓周靜顯得無理取鬨了。

也是這時,鬼嬰突然抬起頭來,對著周靜齜牙咧嘴,要撲上來一樣凶厲!

申美伸手,在脖子上摸了摸,鬼嬰這才平靜下來。

外人看來,申美就是在脖子上摸了一下,王尊眼裡,這可不一樣,申美就是拍了拍鬼嬰,讓鬼嬰安靜下來。

這一下!

王尊肯定了,鬼嬰是申美的美的!

絕不是孤魂野鬼!

這樣一看,申美並不像是表麵上哪麼的簡單。

“這是你男朋友?”

申美看向王尊,麵帶微笑,很美很好看。

“不是!”

周靜剛想說話,王尊卻是搶先一步,目光一直在申美的身上。

“你乾嘛?”

“你不會讓她給勾引了吧?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騙了,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好人,人皮蛇心!”

周靜氣得咬牙,乾什麼,王尊怎麼突然轉變風口了?

王尊冇有管她,看著申美笑,準確的說,是其脖子上的鬼嬰!

“申美!”

申美伸出了手,要與王尊握上!

周靜瞪大眼睛,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申美倒是嘴角上揚含笑,頗有幾分挑釁的味道,她似乎很有信心,相信王尊不會拒絕與她握手。

而且,王尊的樣子好像也不會拒絕!

然而!

王尊卻是麵帶微笑的拒絕了。

“不好意思,我不能與你握手,我老婆不允許我與彆的女人握手!”

王尊麵帶微笑,看似和和氣氣,說出來的話卻是哪樣的漠然。

申美愣了一下,秒間的愣然瞬間又反應過來了,笑容不變,依然是哪樣的從容。

“王尊!”

周靜翻了翻白眼,氣不打一處來,誰是你的老婆,老孃讓你來扮男朋友的,不是讓你扮老公。

然而,王尊接下來的話讓周靜差點暴跳如雷。

“老婆平常心,彆動了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