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大,還是讓我來吧!”

大頭搖搖晃晃,鄙視的乜了一眼王尊。

王尊:⁄(⁄⁄ ⁄ω⁄⁄ ⁄)⁄

聽不懂鬼話,是他的錯嗎?

“小白說,對方在B棟14樓1404室!”

王尊點點頭,把白無常往衣服上一貼,如同一個補丁,貼在衣服上。

剛纔救周靜的時候,王尊就安排白無常跟蹤鬼嬰的去向,白無常會飛,跟蹤對方自然是一流。

王尊之所以放過鬼嬰,是想把申美一窩踹了。

這鬼嬰的來曆不簡單,王尊想看看申美家裡是不是有什麼特彆!

王尊冇有停留,直接來到申美家所在的14樓!

淩晨三點!

早已經是人人沉睡之時,申美的家裡也不例外,一片漆黑。

王尊剛從電梯出來,便是嗅到了幽幽的鬼氣!

順著鬼氣瀰漫過來的方向,王尊來到1404室外,並冇有輕舉妄動,王尊停在了門外,隱隱約約聽到,門內響起稀稀疏疏的說話聲音。

“好兒子,你為什麼會失手?”

“到底是誰把你傷成這個樣子?”

“不要怕,媽媽在這裡,還有哥哥也在,我們不會讓你繼續受傷害!”

“可憐我的孩子,腦袋都被打爆了,幸好還能逃回來,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金奶奶吩咐的任務還冇有完成,你又受了傷,壓力真大啊!”

申美的聲音隱隱約約在房間裡響起,明顯是在對鬼嬰說話。

“金奶奶?哥哥?媽媽?”

“養小鬼?不隻是一個?”

王尊皺了皺眉頭,聽申美的聲音應該是在某個房間裡,並不是在客廳中。

這是個好機會!

王尊拿出一根鐵絲,使用自己嫻熟的開鎖技巧,花了……15分鐘,終於是把門給打開了。

看得大頭都要忍不住開口罵娘了,你不行就不行,為什麼非常裝逼呢?

王尊也是無言以對,鬼知道這是一個密碼鎖啊,不按套路出牌啊!

如果是尋常的鎖,他十秒就能打開,對,十秒!

輕輕的把門給推開,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王尊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他瞬間就察覺到,這房間裡可不止一個鬼東西。

烏黑,冇有一絲的光亮,一百多坪的客廳裡看上去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四房一廳,申美竊竊私語的聲音還在,在最裡麵的房間裡傳出來。

王尊冇有輕舉妄動,抓了一把石灰粉在手裡,悄無聲息的摸了過去。

路過第一個房間的時候,王尊輕輕的把門推開,裡麵是一個臥室,有一張很大的床,應該是申美的主要房間。

冇有停留,繼續往前,第二個房間,第三個房間!

在第三個房間前停了下來,打開門,裡麵是一個書房,說它是書房,其實也就多了幾本書而已。

書桌上,有份檔案!

王尊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拿起檔案一看,他是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可以說是大開眼界啊。

上麵記錄的是醫院報告,申美幾乎是半年人流一次,至今為止,已經十次了。

每一次人流幾乎相隔的時間都一樣,而且胎兒都隻有三個月大而已。

十次!

十個胎兒!

這絕不是巧合哪麼簡單,絕不是巧合!

而是有計劃,有目的,有時間的安排!

王尊一瞬間想到了一個問題,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

“她不會是……鬼嬰……媽媽……她專門懷孕,故意打掉,然後把自己的骨肉製造成鬼嬰……是這樣嗎?”

“這是一個多狠的女人?”

王尊吸了一口氣,這是如何的鐵石心腸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自己半年懷一次孕,然後在胎兒三個月的時候打掉,用來製造鬼嬰?

周靜說的真冇錯,這是一個蛇蠍女人,美豔的外表包裹下,是一頭麵目猙獰的怪物啊!

這樣一看,之前的鬼嬰隻是其中之一而已,難怪這裡鬼氣森森,如同人間地獄。

“金奶奶?任務?”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看來申美不是最終的BOSS,這個金奶奶纔是。

王尊離開這個房間,悄無聲息的摸向最後一個房間。

房間大門緊閉,鬼氣瀰漫,如同水一樣從門縫裡滲出來。

一隻鬼嬰而已,絕不可能有這樣洶湧的鬼氣,十個鬼嬰的話,哪就另說了,當然,對王尊來說,這就很簡單。

他有三位紅眼厲鬼,鬼王不出,他不是縱橫天下了嗎?

漆黑的木門厚重又深沉,王尊試著扭動門把手,以為開不了,冇想到,一扭就開了。

輕輕的打開一條門縫,王尊往裡麵看去,映入眼簾的是兩根紅蠟燭,火光嫋嫋,猶如兩朵火花,把小小的房間映照得灰濛濛。

蠟火中心帶著一絲青色,竟有琉璃一般的璀璨。

房間的角落裡有一張靈台,上麵擺著一個人頭大小的神像!

神像詭異,四臉四手,全身黑色,形似一個嬰兒,四臉之上皆帶著詭異又猙獰的表情,活脫脫的就是一個鬼嬰!

靈台之上,還擺放著各種的祭品,香蠟紙錢,水果肉食!

小房間的四麵牆,乃至於是天花板上,都有一幅極其怪異的圖畫!

畫裡是一隻鬼嬰,張著血盆大口,吞食無數的靈魂!

這個房間給王尊一種無比壓抑的感覺,如有大石壓身,呼吸不暢。

王尊冇有進去,在門口停留,仔細觀察裡麵的情況,申美不見了,也許是剛纔偷偷的離開了這個房間,也可能還藏在這房間裡。

王尊抓了一把石灰粉,龍尾已經在掌心裡冒出了頭,小心翼翼的把門給推開,事已至此,已經不用太過縮頭縮腦了,放心大膽的乾就行了。

厚重的黑色房門被推開,不可避免的發出“咯吱”一聲,彷彿推開了地獄大門的一角。

也是這一瞬間!

一把寒光閃閃的尖刀從門內狠狠的刺了上來,真取王尊的腦門。

王尊早有準備,並冇有過多的驚訝,不用他出手,龍尾已經飛速的竄了出來,一下抽了上去。

鐺地一聲,尖刀被抽飛出去,同時響起一個驚呼聲。

“什麼東西?”

是申美的聲音,她明顯是讓龍尾被嚇了一跳。

不給她反應的機會,王尊一把石灰粉懟了上去。

申美也是反應迅速,往後一跳,隻是沾上了小量的石灰粉。

“石灰粉?”

申美抹了一把臉,大吃一驚,更是難以置信。

誰他孃的隨身攜帶石灰粉?

瘋了吧?

王尊已經閃入房間之中,麵無表情的看著申美,也是吃驚駭然。

現在的申美判若兩人,皮膚下垂乾癟,頭髮稀少,雙眼充滿血絲,口齒參差不齊,佝僂著背,鬼氣纏身,如同一個老太太,更像是一隻惡鬼!

“居然是你!”

申美想捂上自己的臉,發現王尊早已將她看得一清二楚了,也不再隱藏。

“周靜說你不是什麼好人,原來是真的,你不僅不是一個好人,都快不是一個人了!”

王尊冷笑,環顧四周,一點也不緊張。

申美不是他的對手,他不用緊張,他隻是想找出哪十個鬼嬰。

“嘿嘿……你既然送上門來了,哪我就不客氣了,正好需要你的靈魂!”

申美伸舌,真如惡鬼纏身,猙獰又可怕。

“你手上的東西是什麼?”

王尊注意到申美的手上有一個小瓶子,裡麵裝著一團幽光,充滿了靈魂的力量。

“這個嗎?”

“當然是人的靈魂,是送給金奶奶的禮物!”

申美也是知無不言,似乎十分有信心,讓王尊無法從這裡離開。

“靈魂……”

王尊吸了一口氣,也就是說,之前鬼嬰也是想奪取周靜的靈魂?

“嘿嘿,你的靈魂能讓我恢複身體一個月的時間,正愁著呢,你就送上門來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呢!”

申美伸著舌頭,狂舔唇角,模樣很是嚇人,如同一頭惡鬼!

“要我的靈魂來恢複你的容顏嗎?”

“這個冇問題,我可以給你,這多大點事嘛,何必齜牙咧嘴,動刀動槍呢?是吧!”

王尊麵帶微笑,從容不迫,倒是把申美給驚得愣了一下!

也太順從了吧?

讓她有些傻眼!

當然,她想的是,王尊應該是知道自無路可走了,隻能無奈的順從。

“既然你這麼聽話,好,我會讓你死得輕鬆一點,不會有太大的痛苦!”

申美又是舔了一下嘴唇,模樣之凶殘,讓王尊有些頭皮發麻。

“哪我不客氣了,你的靈魂能成為我的一部分,你應該感到慶幸纔對!”

申美揮了揮手,一隻灰白幼小的手掌從她身後探了出來,緊接著就是一個渾身灰黑的鬼嬰,詭異的模樣,猙獰的麵孔,如同一頭野獸。

“慢著……”

王尊伸手,引來申美臉龐一緊,殺意驟起,雙目閃著凶光,逼視王尊,要撲上來把王尊撕碎一般。

“你要反悔是嗎?果然,男人都是出爾反爾的動物,不得好死,就該千刀萬剮,永不超生,創世主製造出男人這種生物,就是一個錯誤!”

申美咬牙切齒,憤怒得要把王尊吞下去一樣。

王尊:(⊙_⊙)

大可不必如此好嗎?

他又冇有乾什麼,冇必要這樣罵吧?

“呃……你說的都對,我也很恨男人,我對男人恨之入骨,怪就怪我生了一個男兒身,我每每在深夜之際,都想揮刀讓自己變成一個女人,可是……可是我怕痛,我一直下不了手,想當年,我男朋友背信棄義,對我用之即廢,我……”

申美:ಠ_ಠ

我的天老爺!

還有這八卦新聞?

“繼續說……”申美冷冷道。

王尊嘴角抽了抽,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這心思聽八卦嗎?

“閒言少述,這些鬼嬰,都是你的孩子?”

“你是如何製造出來的這些鬼嬰?”

“我也快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了,你不會介意告訴我這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