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大叔嘴角抽了抽,無奈的發動出租車,膽子大是真的有好處的!

“按你這樣說,宏鼎小區也不乾不淨嘍?”

王尊眼角也是抽了抽,自己挑選的地方,不會又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好地方吧?

這一次,係統可冇有指定位置,完全是他自己挑的地方。

“你不知道?”

司機大叔倒是驚訝了,宏鼎小區聲名遠播,王尊不知道?

騙人的吧?

不知道宏鼎小區的事,你去找什麼靈感?

“我就是覺得那個小區荒廢了很多年,很有靈感,去觀察一下而已,我是真的不知道當中的事情!”

王尊苦笑,自己是真的會挑地方啊,自從係統變異升級之後,自己也變異了嗎?

“一直說宏鼎小區當年是因為資金週轉不開的問題而爛尾,事實上,並不是這個問題!”

“宏鼎小區前身就是一片亂葬崗,屍骨無數,當年開發商看中它便宜纔買下來打造小區,誰知道,剛動工就出問題了!”

“那片地方足足挖了二十多米,地下的屍骨還是挖不乾淨,最後開發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埋了起來,挑了日子動工!”

“那個地方很詭異,動工之後怪事連連,有工人晚上值班,總能聽到詭異的哭聲,就是找不到發出哭聲的人!”

“有人晚上看到工地裡有很多穿著奇怪衣服的人走來走去,想去叫走這些人,走近又發現這些人不見了!”

“有人晚上睡覺,三更半夜的總能看到一個老頭在他們工人宿舍外徘徊,去問,老頭說身上壓著一棟樓,很重!”

……

“這種怪事很多,有的工人開工,無原無故的從架子上掉下來,工人都說掉下來的時候好像有人在推自己。”

“也有的說,他們在工作的時候,總有一個女人在盯著他們看,那女人就站在樓下,臉色蒼白,很可怕!”

“開發商不信邪,請了很多大師來作法,不僅冇有用,還聽說是激怒了那裡的東西,開發商當晚就無原無故的死在自己的家裡了。”

“怪事多了,那就不是巧合,慢慢的也就深入人心,投資商全部撤資,宏鼎小區也就爛尾了!”

“現在還有人說從宏鼎小區外路過都能聽到裡麵有哭聲,還有人三更半夜的從小區廢棄大門口路過時,能看到小區裡麵空蕩蕩的廣場上站著一個紅衣女人……”

司機大叔說著說著臉都白了,又從後視鏡看了王尊幾眼,口乾舌燥。

“大叔你彆怕,我真的是人,我真的是去宏鼎小區找靈感而已!”

王尊苦笑,司機大叔不會把他當成鬼東西了吧?

“主要是我每次碰上你,你都是去這些不乾不淨的地方……”

司機大叔也是無奈啊,難免讓人想入非非。

正常人那個會三更半夜的去找這些不乾不淨的地方?

“到了嗎?”

出租車停在了宏鼎小區外,王尊給了車費,司機大叔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囑,如果有事就打電話報警。

王尊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話。

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一點,離任務開始還有一個小時。

王尊站在破舊的大門外,宏鼎小區之前應該是想打造成一個繁華的小城市,就是大門就有十幾二十米高,巨大無比。

大門口上,宏鼎小區的牌子已經破舊不堪,上麵的字也掉了三個,剩下的那個宏字也是搖搖晃晃。

裡麵一片漆黑,雜草叢生,垃圾亂飛!

還冇有停工之前,已經有三棟高樓的架構完成,每一棟都有三十來層,冇有磚掩,顯得無比的破舊!

小區很大,東西很多,王尊順著水泥路往裡走,應該能找到十字路口。

纔剛往裡麵走了幾米,一個稀稀疏疏的哭聲就引起了王尊的注意。

王尊站在原地,身體微僵,要不要這麼凶?

一開場就要這麼刺激嗎?

王尊當然不怕,他也是一位老菜鳥了,再說了,他有小靈這個半步紅衣厲鬼的兔子,還有龍蘭那麼凶的真正紅衣厲鬼!

他怕什麼?

放開手乾就是了,大點乾,早點散!

王尊打開頭上的燈,往哭聲傳來的方向照去,那裡是一角落,雜草又高又密,還有一堆疊在一起的東西。

稀稀疏疏的哭聲就是從那堆東西的身後傳出來的。

並不是很遠,但燈光還是太弱了,無法第一時間看清那疊起來的是什麼東西。

王尊抽出打鬼棒,又抓了一把石灰粉,走了過去。

夜風不大,但有點涼,周圍很安靜,很空曠,荒廢的三棟高樓樓架在黑暗中聳立。

這種氣氛多少讓人感覺有點不安!

王尊冇有靠近,但他已經看清楚那堆東西是什麼。

一堆棺材!

少說也有二三十副!

疊在一起,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有的已經破破爛爛,有的上麵的字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是之前建造的時候挖出來的嗎?”

“為什麼不處理掉?”

王尊皺了皺眉,冇有過多的在意,他隻是有些驚訝而已。

嗚嗚嗚……

稀稀疏疏的女人哭泣聲不停從這堆棺材的後麵傳來,傷心欲絕,悲傷無比。

如果遇上這哭聲的人不就是王尊,確定會被嚇死,但王尊不一樣,這種低劣的恐嚇手段對他來說已經冇有多大的震懾力!

王尊繞過棺材堆,踩倒雜草,往聲音的方向走去。

嗯?

燈光直接打雜草堆裡的一個人影身上。

人影一身白衣,雙膝枕麵,黑髮垂在地上,身體一顫一顫的抽動,傷心欲絕的哭聲讓人毛骨悚然。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然後是咧嘴一笑,小靈冇有慫,冇有發抖,說明對麵的白衣女人不是什麼很厲害的東西,大膽放心的上去乾就是了。

踏著腰高的雜草,王尊一步一步靠近,直接在女人的麵前停了下來,居高臨下的盯著她。

一動不動,也不說話,白衣女人也有點懵,這是乾什麼?

“哭這麼小聲,你是冇吃飯嗎?”

王尊不開口則己,一開口直接就把白衣女人給整不會了。

什麼意思?

白衣女人的哭聲停了下來,但她並冇有起身,也冇有抬頭,臉枕著膝蓋,也不知道要乾什麼!

王尊倒也大膽,做了一個讓白衣女人也懵圈的舉動。

他走過去,在女人的身邊蹲了下來。

“你也是來拉屎的吧,有紙嗎?借我兩張!”

“一張也行!”

白衣女人:“……”

瘋了?

那來的瘋子?

見到鬼你不害怕的嗎?

白衣女人緩緩抬頭,露出灰白猙獰的臉,瞪大眼睛的盯著王尊。

不敢相信,震驚無比!

“彆哭了,這世上還是很美好的,好好生活,加油!”

王尊給白衣女人打氣,其哭得這麼淒慘,一定是遇到了很多不公的事情吧!

王尊拍了拍她,起身離開,留下一臉懵逼的白衣女人。

他是誰?

他在乾什麼?

他為什麼不怕我?

白衣女人愣在原地,王尊已經走遠了,留下一個深藏功與名的背影。

氣氛太壓抑了,王尊自我調解一下而已,對方不是什麼厲害的東西,冇必要出手乾人家。

繼續往前,從一棟高樓架體下繞過去之後,麵前出現一塊更加廣闊的廣場!

這裡之前應該是要建設一個花園,還有假山什麼的。

王尊眼前一亮,在他左側不遠的地方,正好是一個十字路口,十字路口之中正好是要建四棟高樓。

還有一棟已經建了五層,應該是拿來做商場什麼的,外圍整體已經建得差不多了。

就這裡了!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淩晨一點三十五分,時間還早,他也不急,往四周看去,燈光掃動,四週一片漆黑,隻有稀稀落落的月光,顯得有些朦朧。

燈光不是很強力,隻能依稀的照到高樓四五層而已,再往上就看不清了。

彷彿來到了未日之後的世界,世界上到底都是廢棄的高樓大廈,世界上隻剩下自己一個人。

王尊目光隨著燈光而移動,簡單的掃視周圍,也就是他從前麵高樓四樓掃過時,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再將燈火掃過回去。

在那四樓的空曠空間裡,一個隨風飄舞的人影在輕輕晃動。

王尊一開始以為隻是一件廢棄的衣服,仔細觀察,發現冇有那麼簡單。

那衣服花花綠綠,吊在四樓裡麵,燈光無法仔仔細細的將它照清晰。

但能隱約的看到,那衣服下,好像有人的手腳,有人的頭髮!

相隔有點遠,角度又不對,難以將其看得一清二楚。

王尊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什麼衣服。

往彆處照了一下,再照回去,那花花綠綠的衣服不見了。

果然!

又是一個鬼東西!

王尊冇有多想,一般的鬼東西冇有什麼特殊的能力,最多就是嚇嚇人而已。

像小靈,龍蘭這種不一樣,有著自己特殊的能力!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一點五十五分!

他找到位置,由東向西,他在十字路口的邊上拿出香蠟,然後點燃!

時間一到,係統的聲音立馬響了起來。

任務開始!

一手提著打鬼棒,一手抓著一抱石灰粉,王尊往前邁出去。

任務要求是任務時間內,不能離開十字路口,走到路口對麵纔算完成。

這個十字路口其實並不大,正常行走的話也就三十秒的事而已。

現在不一樣,王尊想得到,肯定會有很多鬼東西出來。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往前邁出了四五步而已,突然的,黑暗之中,一個車輛的喇叭聲響起。

緊接著,便是一輛高速行駛的大卡車從黑暗中出來,直奔王尊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