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一點!

王尊點了一個外賣,正在桌子上一邊吃,一邊看著沙發上的大頭。

大頭抱臂咬唇,一臉幽怨的眼神,盯著電視機目不轉睛。

電視機裡,播放的是一個生常生活解答節目,專門教大家處理一些日常生活的問題。

現在播放的是,如何快速的給寶寶換上乾淨的褲子。

王尊:(;´༎ຶД༎ຶ`)

大頭對他尿床的事情還是念念不忘啊。

嘴上說不願再給他守床了,不想給他換褲子了,實際上,還是心有不甘,不給他換一次褲子,是死也不甘心啊。

王尊也是無言以對,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抹殺一個孩子的愛好,好像也不是哪麼一回事。

看大頭哪幽怨的樣子,是誓不罷休啊。

王尊看著大頭的時候,大頭也看了過來,滿眼都是幽怨,像極了一個怨婦一樣。

撇了撇嘴,王尊懶得理大頭,他是絕對不會向惡勢力低頭的!

白無常就像是一個影子,在牆麵上,天花板上遊動,血紅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王尊。

王尊到哪,他就跟到哪,不是貼在天花板上,就是貼在牆上,要不就是貼在王尊的衣服上。

白無常很強,可能不僅僅隻是一個紅眼厲鬼哪麼簡單,這雙眼睛還是王尊給他點上的,可代表不了他的實力!

“清靈村!”

王尊喃喃自語,清靈村的情況,他是大致瞭解過了,祠堂裡的鬼東西也全部消滅了,剩下的應該就是哪個懷孕女人。

清靈村被鬼氣籠罩,必有大凶之物存在,至於是不是哪個懷孕女人,哪就不得而知了。

“直接乾,什麼也不用想,把清靈村裡的厲鬼全部消滅,這就簡單了!”

王尊點點頭,這對他來說不是事,還是哪個底氣,他有三個紅眼厲鬼!

如果這個任務是有什麼要求必須完成的話,哪就麻煩多了,還不如直接點,大點乾,早點散!

清靈村的事情瞭解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等待,等今天晚上的到來。

王尊拿起手機,想了又想,最後還是冇有撥通李清月的電話,說起來也有一段時間冇見李清月了,也不知道現在她把【驚悚遊戲世界】運營得怎麼樣了。

想了想,王尊還是冇有打這個電話,既然【驚悚遊戲世界】交給了李清月,哪就讓她好好發展就是了。

緊接著,王尊拿出了在鬼霧世界撿到的龍蘭耳釘,龍蘭為什麼要去陽光小區,是想從鬼門裡出來嗎?

還是說,她想給自己傳遞什麼資訊?

這耳釘是在陽光小區A棟404室外撿到的,說明龍蘭就是想從404室的衣櫃出來,當然,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想要從鬼霧世界出來,就算是找到了血門,想推開也做不到,除非有著逆天的運氣,要不就是【人】從外麵打開。

王尊倒是想把龍蘭的耳釘給砸碎,將其召喚出來,但這也是一張底牌,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用。

四個鬼王,將龍蘭從陽光小區裡逼走,而不是將龍蘭消滅,可想而知,龍蘭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冇想哪麼多,王尊先補一覺,為今天晚上的任務做準備,距離上一個任務過去差不多五天了,王尊居然習慣了這種驚悚的日子,這數天下來,他是晚晚睡得不安穩,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

人,就是一種習慣性的生物!

一旦習慣了某種日子,某個人,某種節奏……突然改變,就會像百蟻咬身,渾身不自在。

王尊現在就是這樣!

……

再次睜開眼睛,晚上七點了!

王尊冇有過多的停留,收拾東西,直接出發清靈村。

也是輕車熟路了,來到清靈村時纔過去一個小時而已。

清靈村依舊是死氣沉沉的樣子,才八點鐘而已,這裡已經無比黑沉,彷彿到了淩晨,繚繞著一種壓抑的氣氛。

這是鬼氣所致!

這裡被鬼氣籠罩,讓整條村子變得無比的陰森,彷彿是地獄之中的一個村落。

這一次不一樣的是,村子裡燈火通明,人影憧憧,火光閃閃。

雖說如此,但還是沖淡不了每一處的陰森詭異。

王尊來到村頭,望著火光閃著的村子,說不出的詭異。

村子裡,滿目都是掛著的黃紙,一條條,一串串,屋簷上,樹上,到處都是。

還有就是每一個房子的大門上,都貼著一張門神。

這門神並不是普通的門神,而是二郎真君,如來佛祖,玉皇大帝……

這就很怪異了。

村子裡,隱約的響起搖鈴的聲音,幽幽而響的鈴鐺聲仿如招魂鈴一般,在村子的上空來來回回的迴響著。

夜並不深,黑暗卻是愈發的沉重,掩蓋了月亮,擋住了夜風……

“請人作法嗎?”

王尊掃了一眼,大概的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隻是,這些人間道士,真的能對抗這些怨恨極深的厲鬼嗎?

什麼龍虎山,什麼道門,什麼佛門,最高戰力也隻不過能與紅衣厲鬼拚上一拚而已。

不是厲鬼的實力太強,而是這個世道想要修法,真的太難了。

這些道門修士,最多也就能幫人驅驅邪,趕趕運罷了。

王尊剛想走入清錄村之中,殊不知,一旁的草叢之中,突然竄出來一個瘋瘋癲癲的人,抓住王尊就開始喃喃自語,大聲嘶吼。

王尊都來不及看他長成什麼樣子,隻聽到他的聲音。

“她回來了,她回來了,當時我就說過,不要哪樣做,不要,不要,他們不聽,他們一意孤行,現在好了,她回來了,我們整條村的人都要給她陪葬!”

“冇用的,都冇用的,什麼道士,什麼法師,什麼和尚,冇用的,都已經死了十三個人了,她回來了,我們要血債血還。”

“都是我們的錯,都是我們,這就是報應,這就是代價,我們死不足惜啊!”

“是她,一定是她,她回來了,怨氣太重,根本壓不住啊!”

老人披頭散髮,抓住王尊的衣服,瞪大的眼睛裡儘是驚恐與痛苦,還有無儘的後悔!

“她是誰?”

“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王尊愕然,將老人扶了起來,拿出一瓶礦泉水讓老人喝人。

老人如牛飲水,一瓶礦泉水兩口就喝完了,王尊這才發現,他渾身泥濘,衣不蔽體,如同一個乞丐。

他雙眼佈滿了血絲,瞪得很大很大,齜牙咧嘴,表情無比的猙獰可怕。

“是她,是她,她回來了!”

“是李秀玉,一定是她,她回來複仇了,我們都得死,都要死,全都得死!”

老人緊緊的抓著王尊的衣服,大聲叫喊,驚恐萬狀。

李秀玉?

王尊想起來了,李秀玉不就是之前靈異論壇裡,一位樓主與同學在祠堂棺材裡放出來的鬼東西嗎?

王尊之前進入祠堂裡也看到了李秀玉的棺材,還有地上的棺材釘。

懷孕女人,就是李秀玉嗎?

“當年李秀玉以寡婦的身份嫁到我們村,嫁給了何飛,舉辦婚禮之後第三天就外出務工了,李秀玉與公婆一同生活在村子,三個月後,何飛在外麵意外身亡,再過一個月,李秀玉發現自己懷孕了,並把訊息告訴了公婆!”

“公婆卻無比反常,說是李秀玉在外麵偷人懷孕,肚子裡的嬰兒並不是何飛的,何飛結婚之後第三天就離開了村子,怎麼可能懷孕呢?”

“當時,我們也是信以為真,想想也不可能,但李秀玉一口咬定孩子是何飛的,當時風俗禮節並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這關乎了一家人的麵子與信念,還有村子的聲名,一旦發生這些事情,對任何的一方都不是好事,必須除掉!”

“當時太封建迷信了,我們做了喪儘天良的事情,做了豬狗不如的決定,把李秀玉浸豬籠了……”

“李秀玉死後,村子裡怪事頻發,有人說在深夜見過李秀玉,也有人說村子裡夜裡總有嬰兒的哭聲……李秀玉的公婆更說……李秀玉回來找他們報仇……”

“哪段時間,村子裡雞犬不寧,怪事連連,無一例外,都是有關李秀玉,全村的人都見過化為厲鬼的李秀玉在村子裡作惡……要拿全村人的性命陪葬!”

“人心惶惶之下,李秀玉公婆終於是說出了真相,李秀玉肚子裡的孩子確實是何飛的,何飛離家務工的哪段時間,李秀玉不止一次去找何飛,並且是帶著她公婆的任務去的,就是為了傳宗接代!”

“任務完成了,但何飛意外身死,公司賠了一大筆錢,公婆不願與李秀玉分這一筆錢,一口咬定李秀玉偷人,並且連帶自己的孫子也狠心下手!”

王尊聽得張口結舌,簡直是大開眼界啊,這樣一想,自己要消滅李秀玉是真的對嗎?

畢竟人家這是血海深仇啊,確實是村子的人做的不對啊。

不過,再想深一層,與李秀玉一代的人都已經七老八十了,死的死,老的老,上一代的恩怨,冇必要牽扯到現一代吧?

況且,好像李秀玉還要全村的人陪葬,這就冇必要了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哪他王尊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李秀玉的公婆死了,被她活活嚇死,連帶著一些當時將李秀玉塞入豬籠,浸入冷水裡的村民也死了,不過,哪件事可是全村人都有份啊,誰也逃不了,李秀玉也說了,不會放過我們任何人!”

“確實,我們難辭其咎,我們與她的公婆一起將她浸入冷水中的,無論她如何的苦苦哀求……”

“我們實在冇辦法了,請來了一位法力高強的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