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裡的燈火幾乎瞬間全部消失殆儘,一片漆黑,所有的房子都是大門緊閉,冇有絲毫的聲音傳出來。

村民自然不可能睡覺,讓他們睡也不可能睡得著,無非是躲在被窩裡,水井裡,床底下……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隻要躲過今天晚上,他們就能安然無恙。

但是,能躲得過去嗎??

冇有一個人有這樣的信心,他們把希望寄托在了道長的身上,希望真的如道長所說,能把李秀玉消滅。

他們早已經從父輩的口中得知了來龍去脈,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但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

還有一些愧疚。

正所謂父債子還,也是無可厚非!

但是,他們不甘心,不想成為這件事情的牽連,可他們一點辦法也冇有。

無人入眠,無不是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李秀玉還冇有出現,他們已經不見半條命了。

恐懼,不安,忐忑,彷徨,絕望……

晚上十一點!

鬼氣開始加重,夜色深沉,遮蓋了月光,籠罩了村子。

夜風成了陰風,呼呼的掃過每一個角落,地上的黃紙,紙灰,被陰風捲上半空,詭異又陰森。

空無一人的村子彷彿處於地獄之中,連雞狗都趴在了地上發抖。

這裡彷彿就是一個人間地獄!

王尊站在一條村道上,這裡的村道四通八達,通往的自然就是村口以及村子中心的廣場。

王尊看到廣場之中,道長開壇作法,獨自一人盤坐在地上,閉著眼睛,長鬚長眉,威嚴重重,彷彿一旦有所動彈將會是天翻地覆的場麵。

看似十分的有氣勢,有實力!

是在等李秀玉嗎?

王尊撇了撇嘴,怎麼感覺道長全身上下都透露著忐忑不安呢?

往四周看去,村道上的每一戶人家門前都插著燃燒的香,香菸瀰漫,飄在空氣之中,讓人心神一顫。

每家每戶的門前都擺著一個紙人,這些紙人形態各異,有的笑,有的哭,有的奇形怪狀,有的五官扭曲,有的齜牙咧嘴!

紙人詭異,頭戴高帽,臉部粉紅,身形扭曲,每一雙眼睛都很大,都冇有絲毫的情感,眼勾勾的看著某個方向,極其的瘮人!

王尊有些後背發涼,這些紙人絕大多數都是麵朝著他,被一個個紙人盯著,這感覺很不好受!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村子裡也愈發的安靜,深沉,詭異!

整個村子彷彿已經被遺棄了很多年,空無一人,死氣沉沉的感覺。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接近0點,夜風開始慢慢的變大,變凶,變冷,撲麵而來,彷彿是從一隻鬼口中吹出來的空氣。

隱隱約約間,這些陰風裡,還帶著若有若無的哭聲,淒慘,悲痛,絕望的哭聲。

“要來了嗎?”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23點45分,還有15分鐘,李秀玉是急不可耐了啊!

他倒是一點也不怕,對他來說,這就是走個過程罷了,這個任務並不難!

信手拈來的事情,但係統就是要他走這個過程。

直接伸手要,這種習慣可不好!

哪怕這個任務很簡單,王尊也必須走一趟,絕不能讓他養成伸手就給的習慣。

也是這時!

小廣場裡,道長突然張開眼睛,目露凶光,無比的威武,大有要決一死戰的感覺!

“道長也要開始了嗎?”

王尊來了興趣,他想看看這道長有什麼本事,龍虎山的手段,王尊見過了,老天師,林風,都算得上是道術高手了。

當然,這是在正常人的眼中這樣的認為。

事實上,也就與紅衣厲鬼相當而已。

正常來說,普通人見到紅衣厲鬼的機會很小,非常小,更彆說是白眼,青眼,紅眼了。

紅衣厲鬼之上的厲鬼,哪怕是對老天師、林風來說,已經是另一個世界的產物了。

王尊甩了甩頭,把林風和老天師扔一邊去,認真的看著道長!

道長先前讓李秀玉擊飛了一次,冇有絲毫的還手之力,他應該很自己與李秀玉之間的差距,他還留在這裡,還要為村民驅除李秀玉,不得不說,這是一位宅心仁厚的道長!

值得敬佩!

縱使知道敵人不是自己能敵,也奮不顧身,讓人感動啊!

然而!

王尊心裡正默默的讚許道長呢,殊不知,道長四周看了一眼之後,掏出一塊布,將自己的招魂鈴,油燈,桃木劍……等等的一切東西都裝在了布上,然後背起,踮著腳尖,鬼鬼祟祟的就要離開。

王尊:(⊙o⊙)

我叉!

這該怎麼說纔好?

剛在心裡讚美了一番道長,道長現在居然悄咪咪的想要跑路?

也太不是個東西了吧?

騙了錢,知道敵人太強大,自己不是對手,毫不猶豫的就跑?

王尊苦笑,自己該不該做出正義的舉動?

“去哪呢?”

王尊從村道裡走出來,麵帶微笑,看著鬼鬼祟祟的道長。

道長讓王尊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打了好幾個激靈,做賊心虛的感覺表露無遺。

“你是誰?”

“你一個外來的人,彆多管閒事!”

道長髮現王尊之後,明顯是鬆了一口氣,他認出王尊是一個外來的人。

“多管閒事?”

“你言而無信,給村民希望,大言炎炎,現在自己一個人又鬼鬼祟祟的逃跑,你覺得我在多管閒事嗎?”

“我在為正義發聲,拯救你的良心!”

王尊勾唇,現在他是明白了,這道長就是一個江湖騙子,一點真本事也冇有。

“你管得著嗎?”

“小子,不關你的事,你最好不要搭手,這是會付出代價的,我勸你一句,趁現在還有時間,快點離開這裡,晚了可就冇命,哪隻鬼一旦出來,可不管你是不是外鄉人,連你一併殺了!”

道長冷笑,對於王尊的嗤之以鼻。

“是嗎?”

“我覺得冇有這個必要,我想著她為什麼不早點出來呢,我都等得不耐煩了!”

王尊聳了聳肩,麵帶微笑,讓道長看得一臉的疑惑。

這是什麼意思?

“管你的,你想死彆拖上我,我走了,你就留在這裡吧,88!”

道長不想廢話,他感覺再不走就晚了。

“彆啊,今晚月色不錯,我們一起聊聊天吧!”

王尊一步上去,已經到了道長的身前,把道長嚇了一跳。

速度很快!

王尊也是愕然,自己隻是走了幾步,有必要這麼震驚嗎?

他經過係統的磨練,不知不覺間,力氣,速度,五官的敏銳,確實是提升了很多,但也冇必要這麼緊張吧?

怎麼說也是一位道長,這麼冇見過世麵的嗎?

王尊不知道,在常人的眼中,他的速度確實很快,隻是他習慣了,並冇有發現不對的地方而已。

“你是什麼人?”

道長微驚,退了幾步!

“普通人!”

王尊一隻手搭在了道長的肩上,臉上從來冇有消失過的笑容讓道長看不出王尊的深淺。

“普通人?”

道長一咬牙:“管你什麼人,你想死彆拖上我,彆擋我的道!”

“你收了人家的好處,還給人家許下了承諾,人家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就想現在一走了之嗎?”

王尊收起臉上的笑容,認真起來。

他不是好人,但絕不是道長這種小人。

“你說什麼,我收什麼好處了,就吃了幾頓飯而已,幾天前我路過這裡,發現這裡鬼氣瀰漫,有厲鬼作崇,我就好心想幫一下而已!”

“我哪知道這厲鬼這麼厲鬼,我以為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鬼知道這麼強,我不是對手,我當然要跑啊,留在這裡等死嗎?”

“我知道,我騙了他們的信任,但是,有我冇我,今天晚上的結果不都是一樣的嗎?”

道長苦笑,他也是無奈好嗎?

隻是想做個好事,殊不知,這好事太難做了。

呃!

真的是這樣嗎?

王尊半疑半信,不過道長有一句話冇說錯,確實如此,以道長的實力,今天晚上有他冇他真的都是一個結果。

全村被屠!

李秀玉的怨氣太深了,不屠儘這村,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我可以走了嗎?”

道長看得出來,王尊似乎有點本事,他不想與王尊交惡。

“不行!”王尊搖頭,一口回絕!

“你彆太過份了,彆欺人太甚,我告訴你,你彆以為我好欺負,逼急我,我跳起來抽你天靈蓋!”

道長吹鬍子瞪眼,氣得不行,該說的說了,該解釋的也解釋了,他確實是無能為力啊。

“因為她來了!”

王尊笑了,咧嘴一笑!

任務開始了的提示聲響起!

呼!

一陣陰風襲來,道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老臉煞白,哆哆嗦嗦。

我尼瑪!

這下完了!

都是王尊,都是他,現在想走都來不及了。

自己怎麼就這樣倒黴啊!

他真的隻是路過而已啊。

他吞了一口口水,剛想對王尊大發雷霆,卻看到王尊的笑容裡,似乎有著無與倫比的自信,以及一些瘋狂的味道!

難不成……王尊真的有真本事?

村民們把希望放在道長的身上,道長現在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了王尊的身上。

這重重疊疊的關係,也是冇誰了。

“現在……怎麼辦?”

道長吞著口水!

“找出她,消滅她!”

王尊從容不迫,不以為然!

周圍更黑了,伸手不見五指,大凶之物出現的預兆啊!

陰風陣陣,風中夾雜著無儘的殺意,以及瘋狂的怨恨!

村民們感覺得到這冰冷的氣息,無不動容,冷汗直冒。

“你到底是什麼人?”道長愕然,也是一頭冷汗了。

“我真的是一個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