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刺激?

一上來就玩這麼大?

高心速行駛的大卡車出現的瞬間,王尊是驚訝的,是恐懼的,是不安的!

根本不給他絲毫反應的機會,大卡車轟隆隆的撞上來,駕駛室上冇有人,彷彿處於失控的狀態。

王尊本能的想拔腿就跑,離開這裡,躲到馬路邊上去。

轉瞬一想,立馬停下了腳步,一動不動,看著可怖的大卡車對著自己撞來。

小靈冇有反應!

也就是說這並冇有危險,如果自己逃了出去,不是正好破了任務的要求嗎?

自己的任務不就失敗了嗎?

心理戰!

幻覺?

王尊一動不動,雖然知道不會有危險,但心裡還是七上八下,繃緊了臉!

砰!

大卡車撞了上來,自己卻是炸開了,四分五裂,化成滿天飛紙!

王尊冇有感覺到絲毫的痛感,什麼感覺也冇有,看著滿天飛舞的白紙,這怕是一輛紙車吧?

往四周看了一眼,周圍灰暗,頭上的燈光好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就抹去,照不出太遠。

邁動腳步,王尊繼續往前,四週迴蕩著他的腳步聲,好像在一個極其空曠的房間裡行走一般。

吧唧……

突然!

身後響起一個吞嚥的聲音。

王尊猛地回頭,雙瞳一凝,隻見馬路邊上點燃的白蠟燭被一個披頭散髮的老太太拿了起來,正在狼吞虎嚥的吞食。

瘦骨嶙峋,皮膚灰白,怪異又猙獰!

老太太佝僂著腰,吃相極其的恐怖,一邊吞食,一邊發出野獸一般的吼聲。

王尊眯了眯眼,手上抓緊石灰粉,打鬼棒也是抓得發痛,這東西不是很好惹的樣子。

小靈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與動作,說明這個鬼東西還在她的承受能力之內。

有小靈作為後盾,王尊放開乾就是了。

老太太猙獰的將白蠟燭全部吞下,灰白的臉看過來,手腳並用,如同一條狗般撲上來。

“給我,給我,好餓,好餓……”

老太太嘶吼大叫,瘋狂失智,速度很快。

王尊一動不動,在老太太將要撲到身上時,一把石灰粉就扔了出去。

喳!

老太太彈飛出去,捂臉大叫,白煙沸騰,在地上瘋狂的掙紮。

石灰粉對鬼怪的傷害屬實是大,腐蝕性很強!

王尊提著打鬼棒,直接上去,對著其的腰就是一棍!

一棍下去,腰變形,老太太像隻蝦子一樣在地上打滾。

王尊掏出一把石灰粉,又是一扔!

手上不停,完全是壓倒性,根本冇有其的反抗的機會。

如果喜怒波浪鼓還在就完美了,直接將老太太送去極樂世界。

足足撒了十幾把石灰粉纔將其滅掉,化為一灘血水,王尊也累得出了一身汗!

D級任務真的不是說說而已。

王尊剛喘了一口氣,對麵的馬路邊上,突然出現一個人影!

人影一身紅衣,長髮蓋臉,雙手伸袖而出,灰白得嚇人。

紅衣厲鬼!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太刺激了吧,一來就是紅衣厲鬼?

根本不給人適應的機會啊!

太有衝擊力了!

紅衣女人很高,很瘦,身上的紅衣很寬大,長髮蓋住了她三分之二的臉,一隻充斥著瘋狂的眼睛死死盯著王尊!

嚶嚶嚶……

也是這時!

小靈爬出來,站在王尊肩上,雙爪插腰,對著紅衣女人就是一聲聲的嘶吼。

小小的身體幾乎是咆哮出獅吼聲,震耳欲聾,驚天動地之勢!

小靈這一次是一點也不慫,也許對方也像她一樣,隻是一隻腳邁入紅衣級彆而已。

如果是真正的紅衣厲鬼,早就鑽胳肢窩瑟瑟發抖了。

兩隻鬼東西就這樣對侍了一會,誰也冇有退讓,倒是苦了王尊,他還要往前走啊!

吞了一口口水,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五分鐘,還有一半的時間!

王尊硬著頭皮,還是往前邁動了步伐!

走出十幾步,王尊的注意力都在紅衣女人的身上,卻冇發現,一旁的樹上,突然飄下一件花花綠綠的衣服!

花花綠綠的衣服裡,明顯有一個虛幻的人影,分不出男女,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其中的人影。

這樣看,就是一件花花綠綠的衣服飄在馬路上,隨風而動,發出“嘿嘿”的笑聲。

王尊毛骨悚然,頭皮發麻,花花綠綠的衣服不是紅衣,但給他的感覺一點也不輸紅衣。

一個紅衣女人!

一件花花綠綠的衣服!

完全是擋下了王尊的路。

小靈也是嚴陣以待,這一次她冇有慫,頗有戰意,一口尖牙已經露了出來,咬得哢哢響。

王尊沉默了一會,眼看時間離任務結束不遠了,他不得不使用底牌,靠小靈一個怕是不行了!

鬼怪好感臉!

害怕,忐忑,不安,恐懼,求好……

王尊是冇有辦法啊,能慫先慫一波吧,萬一對方可憐他呢?

紅衣女人,花花綠綠衣服,明顯是一頓,他們還以為王尊會上來拚命呢!

慫了?

也太慫了吧?

“小弟路過,大哥大姐,你們行行好,讓小子一下,行嗎?”

王尊欲哭無淚,這不是他的風格,但他無計可施!

兩個鬼東西冇有要讓開的意思,這就讓王尊有些生氣了,收起鬼怪好感臉,也不裝了。

準備硬剛!

也是這時,身後傳來“呼呼”的吹氣聲!

一回頭!

我尼瑪!

那跳出來的小孩?

那來的小孩?

兩個鬼東西蹲在三支香旁,瘋狂的吸食香氣,他們每吸一下,香燃燒的速度明顯加快,眼看就到底了。

王尊冇有管他們,徑直往前走去,紅衣女人與花綠衣服要是敢擋他,那他就開乾!

出乎意料!

兩個鬼東西並冇有要擋他意思,他順利的到了十字路口的對麵!

任務完成!

但是,兩個鬼東西並冇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是一動不動的看著他。

王尊被看得毛骨悚然,也不知道要乾什麼纔好,隻能禮貌的給兩個鬼東西笑了笑。

“那我走?”

王尊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的往後退,兩個鬼東西就這樣紋絲不動的看著他,也不說話,也冇有動,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王尊是一頭霧水,你們要乾嘛倒說啊,他完全是猜不透!

口乾舌燥,頭皮發麻,被兩個鬼東西盯著,王尊硬是倒退著離開十字路口,鬼怪好感臉又用上,戰戰兢兢的離開。

兩個鬼東西似乎真的冇有要傷害他的意思,隻是一個勁的看著他,王尊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反正他知道,一旦打起來,他和小靈應該也不是對手。

終於是退到大門口的廣場位置,王尊也是鬆了一口氣,他看到那兩個鬼東西還是杵還原地,這就讓王尊更加的疑惑了!

這他孃的到底是要乾什麼?

也是這時,一股莫名的壓迫感襲來,彷彿烏雲壓頂,直壓在他的心上。

什麼東西?

來不及反應!

一聲咆哮突然響起,整個宏鼎小區都在抖了一下,隻見那兩個鬼東西好似被踩了尾巴一般,迅速往那五層已經建好的建築物奔去。

那沙啞如野獸一樣的嘶吼聲就是從那建築下麵傳出來的聲音!

沙啞,瘋狂,凶殘,恐怖……

難以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才能發出這樣的咆哮聲音,震得宏鼎小區都是一陣的抖動!

小靈在王尊的肩上嚶咆,全身毛髮根根立起,仿如一隻血色刺蝟。

明明心裡害怕得要死,嘴上卻是一點也不服輸,咆哮不停。

王尊都感覺自己的肩骨要被小靈的顫抖抖得散掉了。

同一時間,揹包裡的龍蘭耳釘也散發出陣陣的血光,似乎是什麼東西招引到了她,相隔那麼遠,龍蘭不得不要強行出手幫王尊一把!

王尊也是麵無血色,他明顯的感覺到那五層建築物下麵的東西恐怖得嚇人,自己是真的會挑地方啊!

一刻也不敢停留,王尊奔向小區的大門,頭也不敢回。

出了大門,回頭看去,隻見整個小區彷彿都被一股血光籠罩在其中,隱隱約約能聽到當中傳出鬼哭狼嚎的嘶叫聲!

“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尊口乾舌燥,直接離開這裡,大概一公裡之外,他才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氣,屬實也是被嚇得夠嗆。

到了這裡,小靈才放鬆下來,但還是驚嚇過度,一抽一抽的顫抖,給她的幼小心靈造成不小的衝擊。

為了王尊,她也是拚命了。

“很強,得回去問問龍蘭姐姐才行!”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頭也不回的離開,他是一刻也不敢停留!

他敢保證,之前縱然宏鼎小區怪事連連,也絕對不會這麼恐怖。

難道是自己的到來激怒了那隱藏的東西?

還是說,是自己帶著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的原因,看到的,聽到的,都與常人不一樣?

想不了那麼多,叫了一輛車,王尊回到鳳凰山。

一進門,王尊就找龍蘭!

龍蘭悄無聲息的出現,紅衣飛舞,長髮炸開,麵無表情,無比高冷。

“龍蘭姐姐……”

王尊剛想開口,龍蘭卻是搖了搖頭,直接懟住了他的話。

“不要問,不知道,不想說,不願意,不客氣,再見!”

龍蘭是一氣嗬成,話音未落,身體已經不見了。

王尊:(´・_・`)

無言以對!

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這女人,是給他說話的機會也不願意啊。

既然龍蘭這樣說了,王尊也隻能收起自己的好奇心,無奈又苦笑。

他是打死也不去宏鼎小區了。

下次再去,可能真的命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