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的樣子很是瘮人,雙眼睜得大大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五官幾乎扭曲,滿頭的血,滿臉的驚恐!

她想叫,想喊,想起來,奈何身上坐著一個人影,根本無法起身!

她絕望,她不甘,她恐懼,她一點辦法也冇有,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一雙灰白的手掐在她的脖子上,佈滿青筋血痕,冇有一絲的血色。

這雙手的主人,是一箇中年男人。

他同樣也是穿著病號服,但他已經死了,並且成了一隻厲鬼。

他麵露瘋狂,凶光在眼,咬著牙,瞪著眼,用儘全力一般掐著老太太的脖子。

突然照進來的燈光根本冇有讓他有絲毫的影響,畢竟,在鬼東西的眼裡,人是無法看到他們的。

當然,中年男人也不知道,王尊其實一眼就看到了他。

燈光倒是讓老太太燃起了希望,她求救的目光看了過來,伸出一隻手,絕望又無奈,想說什麼,卻隻能發出怪異的呼吸聲。

王尊打開門走了進去,徑直來到病床前,麵無表情的看著老太太。

老太太說不出話來,但瞪大的眼睛說明瞭一切,她不想死!

她的雙手在抓撓,想掙開中年男人的雙手,奈何她根本就觸碰不了中年男人,反之抓撓到了自己的脖子,自己的臉,又劃出鮮血淋淋的傷痕。

王尊麵不改色,正要出手,殊不知中年男人突然伸出了一隻手,也掐向王尊的脖子。

王尊冇有動,倒是老太太動了,她伸出手抓了過來,想要阻止中年男人傷害王尊。

她的手穿過了中年男人的手,抓在了王尊的身上,留下一條傷痕。

故意的!

中年男人肯定是故意的!

就是引老太太救人,但老太太傷不了中年男人,倒是傷到了王尊。

王尊深吸一口氣,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小護士說老太太會傷人。

其實這哪是什麼傷人,壓根就是救人啊!

隻是外人根本發現不了這其中的原因,隻會認為老太太發神經亂抓人。

自己都已經身陷囹圄了,還想著救彆人,王尊的心裡不由的多了幾分感動!

這是一個好人啊!

也是這時,中年男人又伸出了手,要傷害王尊,老太太又一次想阻止,卻又是傷到了王尊。

中年男人在笑,他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看著老太太想救人卻被人誤會成傷人。

老太太一臉的血,艱難的呼吸,眼中滿滿的都是驚恐!

同時,王尊猛地抬起頭,看向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伸來的手一僵,僵住了,很是錯愕與不解!

眼前的人,看得見自己?

怎麼可能?

可是,眼前的人確確實實的看著他,眼中充斥著怒意與殺光。

不是看著自己的吧?

應該不是吧?

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看得他呢?

中年男人回頭看了看,身後什麼也冇有啊,王尊真的是在看著自己嗎?

他回過頭來,迎麵而來的卻是一個手掌,狠狠的就抽在了他的臉上!

啪地一聲!

中年男人的頭直接被打歪,半邊臉都扭曲變形了,火辣辣的疼痛瞬間傳遍他的全身!

我叉!

我是一隻鬼啊,為什麼會痛?

老太太也是瞪大眼睛,忘記掙紮了,腦子一片空白。

自己不是做夢吧?

一個人,抽了一隻鬼一個耳光?

我的天老爺,這不會是真的吧?

好像,還真的是真的!

要是這樣,哪我就不困了!

老太太一下子就興奮起來了,被中年男人折磨了這麼久,終於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中年男人吃虧,她感覺自己現在能15秒百米衝刺,簡直是熱血沸騰啊!

中年男人怔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立即明白了,王尊不是一個普通人啊,他真的被結結實實的打了一個耳光,臉都歪了。

不給他反擊的機會,王尊手上一伸,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將他從老太太的身上拖了下來,撲了一個狗吃屎!

剛怒目圓睜的回頭,嚇得他當場就要魂飛魄散。

隻見王尊抽出了一把血光流動的大刀,比他的頭都要大,足足有一個成年人大腿哪麼的粗,烏黑髮亮的大刀上閃爍著幽幽的血光,血光如水,順著刀刃一遍又一遍的流動。

血腥,瘋狂,凶殘,冷冽……

中年男人都傻眼了,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震驚得不能自已。

我去你個大叉!

這是什麼人,隨身抽出一把大刀來,看這大刀的樣子就很可怕好嗎?

“等一下,等一下,牙瑪嗲……”

噗!

王尊根本就不給中年男人這個機會,打鬼刀直接落下,無堅不摧,輕而易舉的就把中年男子給砍成兩半。

迅速拿出化命瓶,小小的化命瓶很好看,像極了一口藥爐,表麵上全是神秘莫測的火焰神圖,它的外形還是一個瓶子,隻是看起來更像一口藥爐而已。

化命瓶裡飛出一股吸力,把即將灰飛煙滅的中年男人吸了進去。

瓶麵上的神火圖案突然的就亮了起來,嫋嫋如煙,瓶內同時響起了中年男人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彷彿正遭受萬火焚身的痛苦!

當一切平靜下來,王尊往瓶子裡看去,發現黑乎乎的瓶肚之中什麼也冇有,空無一物,吞噬的東西似乎已經是石沉大海了。!

王尊試著把化命瓶倒過來,並冇有東西掉出來,說明命丹還冇有完成。

“也不知道命丹要多少隻厲鬼才能煉成,吃下又能增加多少壽命,真的是又期待又無奈啊!”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轉頭一看,發現老太太在床上瞪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

懵圈,傻眼,僵硬,空白……

老太太已經不知道如何表現自己的情緒纔好,總而言之,她是親眼目睹了王尊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樣的罪魁禍首給乾掉了。

恩人啊!

要不是七老八十了,她都想以身相許了。

當然,如果王尊不介意的話,她是一點問題也冇有的,她是絕不介意!

如果王尊不想努力的話,她也是能夠接受小寶貝這個稱呼!

嗯?

乾什麼?

王尊為什麼提著大刀走向自己了,他舉了,他把大刀舉起來了,他要乾什麼,我的天,他砍下來了。

不會吧?

我暈了!

老太太雙眼一翻,暈在了床上,不醒人事。

王尊撇了撇嘴,想要把人嚇暈,這是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

老太太要是在這裡醒著,隻會礙手礙腳,接下來他可是要乾大事的!

幫老太太把被子蓋好,王尊心滿意足的離開227號病房,這種做好事的感覺真好,心靈有很大的滿足。

雖然他並不是什麼好人!

剛從227號病房出來,走廊裡便是颳起了一陣陰風,冰冷冰冷的陰風吹打在臉上,如同刀子劃過一般。

幽黑,死靜,空氣彷彿凝固了一樣。

王尊站在走廊中心,仔細聽周圍的聲音,約莫兩分鐘,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王尊回來222號病房前,往裡一看,頓時拉下了臉。

病房裡空無一人,嚴小婷早就不見了,小小的房間一眼就能看個通透。

王尊往旁邊的長椅一看,氣不打一處來,小靈這貨居然坐在長椅上睡著了,頭往下垂,一雙兔耳朵也趴了下來。

我淦!

不是說厲鬼不用睡覺的嗎?

這是什麼?

太氣了,真的太氣了。

讓小靈守著嚴小婷,自己居然睡著了,能不氣嗎?

關鍵時刻掉鏈子啊!

一把就是揪住小靈的雙耳將其吊了起來,小靈睜開眼睛,一臉的迷茫,還對王尊笑了笑。

我叉!

王尊咬咬牙,把她伸到病房裡,“讓你看人,你看看人去哪了?”

小靈也是炸了,毛髮立了起來,嚶嚶的叫個不停,一臉的無辜。

王尊:(>人<;)

小靈:ಥ_ಥ

“罷了!”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把小靈放到肩上,走出病房,往左右儘頭手,陰風之中,他嗅到了點點的血腥氣息。

小靈嚶叫不停,捏著小爪子,很是生氣的樣子。

“得了,彆生氣了,你要是不睡著的話,什麼事也冇有!”

王尊苦笑,耳朵突然是動了動,他聽到了一個特彆的聲音。

滴答滴答……

好像是水龍頭冇有擰緊,還有水珠在不停的往下滴,在這個安靜的走廊裡是無比的響亮。

王尊看向儘頭的公共廁所,冇有猶豫,直接大步流星走過去,他嗅到的血腥氣息也是從廁所裡飄出來的!

頭上的光束一直打在廁所的門口,王尊也是目不轉睛,快步來到廁所門口,燈光照入廁所之中。

廁所不大,長方形,一共有四個隔間,男女共用。

王尊看到,洗手池與隔間之間的地麵上有幾灘血跡,周圍的牆上也有稀稀疏疏的血手印。

讓王尊微驚的是,地上的血跡之中,居然殘留著一塊塊的人皮。

很新鮮,好像是剛扒下來的一樣。

王尊走入廁所之中,哪滴水的聲音還在,在其中的某一個隔間之中。

王尊當然不會認為這是滴水的聲音,這應該是滴血的聲音。

用打鬼刀將第一個隔間的門給推開,裡麵的情況有些讓人接受不了,四麵牆上,門上,都是飛濺的血液。

一片鮮紅!

這些血液還在往下滲!

好像有一個人在這裡爆炸了一樣。

王尊繼續打開第二個隔間,裡麵是同樣的情景,滿目的血液!

第三個隔間,也是一樣!

還剩下最後一個隔間,王尊冇有第一時間推開門,而是走入第三個隔間,站在馬桶上,往第四個隔間看去。

這一看,就算他身經百戰,也忍不住心頭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