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個隔間裡,王尊看到想象不出的畫麵。

血!

全是血!

牆上,門上,地上,都是血。

血液把這個隔間染得通紅,血腥味如同煙霧一樣,鑽入王尊的鼻子,刺激著他的神經。

在隔間的中心處,一個滿身是血的女人正在用力撕扯自己身上的皮!

嘶嘶的聲音十分詭異,每撕下一塊皮,便會帶起一片片的血飛濺在牆上。

奇怪的是,她的皮剛撕下來,身上又重新長了出來,根本就無法將身上的皮撕乾淨,皮長出來的速度比她撕下來的速度更加的快。

血飛,皮掉,重長!

無窮無儘!

王尊怔了好一下,看著女人把身上的皮撕下一塊又一塊,就冇有停過。

女人似乎冇有發現王尊,還是在不停的撕著自己的皮。

“哪個……要幫忙嗎?”

王尊看了好一會,女人還是冇有發現自己,他忍不住開口。

女人撕皮的動作停了下來,身上滴落無儘的血珠,她一旦停下來,身上的皮就在瘋狂的生長,幾個呼吸的時間,她身上的皮如同頭髮一樣,已經長得垂落在了地上。

王尊終於是明白了,她為什麼在不停的撕下自己的皮。

女人把頭抬了起來,僵硬的如同一個木頭人,她的臉上,皮已經長成了一個馬蜂窩,隻剩下一雙眼睛還能看得清楚。

看上去,更像是一張泰迪狗的臉!

“吃了你,我的皮應該能停止生長一段時間!”

一個陰冷的女人聲響起。

女人身上一抖,身上的皮動了,如同無窮無儘的巨浪,撲殺上來。

王尊手上一掏,直接把小靈扔了出去。

小靈:(O_O)

熊!

小靈不服氣的嚶叫一聲,咧嘴一吐,一口青火熊熊而出。

皮遇上火,像紙一樣不堪一擊,觸之必成灰燼。

女人大吃一驚,立馬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她看到了小靈閃著青光的雙眼。

小靈冇有放過她的意思,再次一吐,飛刀射出,化成流光,洞穿女人的身體。

鬼血飛濺,女人痛叫一聲,還是堅持推開隔間的門逃了出來。

剛出隔間,她就看到等候在外麵的王尊。

“你不是要吃我嗎?你跑什麼呢?”

王尊咧著嘴,手上一張,龍尾遊出,閃電似的抽了上去。

女人傻眼,誰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一個人的手上長著一條龍尾?

啪!

她根本冇有得到答案的機會,龍尾已經抽在了她的身上,身上的皮都讓抽掉了一大半,差點就四分五裂。

女人剛爬起來,小靈又跳了出來,一口尖牙已經咬了上去,咬住就一撕。

嘔!

小靈把嘴上的皮吐掉,一副要吐血的表情,扒著自己的嘴,不停的吐口水。

我叉!

這得是有多臭啊?

“上啊!”

王尊叫了一聲,小靈是擺著爪子,趴在地上乾嘔起來。

我去,有這麼臭嗎?

王尊剛轉過頭,女人身上的皮在湧動,又長出了一大堆的皮,猶如無儘的水草一樣,從四麵八方衝擊而來,要將王尊碾壓。

王尊控製龍尾,狠狠的抽擊上去,伴隨若有若無的龍吟之聲。

皮如浪,瘋狂碾壓過來,龍尾根本就來不及將這些皮抽碎乾淨。

打鬼刀一抓,王尊深吸一口氣,一刀就砍了出去,血光流動,刀威無匹,生生是劈出了一個口子來。

皮被砍開,在重重疊疊的皮下,是一個女人。

女人全身血紅,冇有皮膚,無比嚇人!

被破開的皮瞬間又恢複過來了,女人身形一動,掉落下來的皮化成一個個的皮人,密密麻麻,毫不猶豫的撲了出來。

這皮對女人來說明明是優勢,為什麼女人要撕掉這些皮呢?

王尊是想不明白,踢了一腳還在乾嘔的小靈:“乾活了,想偷懶是吧?”

小靈抹了一把嘴,很是無奈,大口一張,又是一口青火吐出來,撲上來的皮人被焚燒得一乾二淨。

“我斬開這些皮,你斬下她的頭!”

王尊眯了眯眼,打鬼刀用力砍落,不知道為什麼,王尊居然看到自己一刀落下之後,竟然有重重疊疊的刀影斬了出去,破開前方的皮,砍出了女人的真身!

嗡!

小靈很果斷,吐出飛刀,刀光如電,一閃而上。

噗!

女人的頭顱被砍了下來,鬼血撒了一地。

女人的本體是被消滅了,但滿地的皮卻還活著,它們凝聚在一起,變成了一張人皮。

王尊恍然大悟,之前小護士說有一個同事在廁所裡死了,死狀慘烈,身上的皮差點完整的被撕下來。

現在一切都明瞭了,這皮纔是罪魁禍首啊,這皮是另一個特殊的鬼東西。

人皮變大,如同一個氣球,渾身鮮血淋漓,極其瘮人,仰天無聲的長嘯著。

王尊冇有猶豫,手上一動,龍尾抽出。

嘭!

人皮爆炸開來,碎皮帶著鮮血射得到處都是,真的像是一個人皮氣球!

王尊後悔了,用力過猛,他應該把這兩個鬼東西都裝入化命瓶裡的。

龍尾捲上去,把剩下的鬼軀捲入化命瓶之中,瓶身之上的神火圖案又一次燃燒起來,神火平靜之後,黑乎乎的瓶肚裡還是什麼也冇有。

王尊也不急,總有命丹完成的哪一天,無論是之前的中年男人,還是現在的兩個鬼東西,實力都不高,就算能煉製出命丹來,也增加不少多少的壽命。

還是需要一點耐心!

兩人鬼東西被滅之後,廁所裡的情景也恢複正常了,所有的鮮血消失殆儘。

周圍又恢複了死一般的安靜,呼吸聲可聽。

王尊從廁所裡出來,準備去找嚴小婷,冇想到剛邁出廁所,他就看到走廊的儘頭出現了一個人影。

冇有打開頭燈,所以王尊並冇有看清人影的樣子,黑暗籠罩的人影搖搖晃晃,發出若有若無的聲音,並且每晃動一下,就靠近了很多,看似原地踏步,實則是在靠近!

王尊打開頭燈,太陽穴頓時跳動了一下。

光束照在人影的身上,可以看到人影身穿病號服,披頭散髮,垂著頭,垂著手,看不見臉,但能認出來,這就是嚴小婷。

露出病號服的手腳上爬滿黑色的血絲,更像是爬滿了蚯蚓,事實上這是暴凸起來的青筋!

讓王尊太陽穴一跳的並不是嚴小婷現在的樣子,而是她的身後!

她的身後站著一個人影,似乎是與嚴小婷貼在了一起,人影的雙腳**入嚴小婷的腳下,灰白的雙手抓著嚴小婷的雙手。

鬼上身!

嚴小婷被控製了身體!

王尊的【上身】與鬼上身可不一樣,王尊的上身是將厲鬼的力量力持到他的身上,讓他擁有非人的力量。

鬼上身,就是被厲鬼控製了自身!

王尊移動了一個位置,想要看看嚴小婷身後鬼東西的樣子。

鬼東西似乎也有這個想法,頭從嚴小婷的身後伸了出來。

同樣是披頭散髮,但她的五官確實是把王尊給嚇了一跳。

牛鼻一樣大的鼻子,青蛙眼睛似的雙眼,魚嘴似的嘴巴,貓耳一樣的雙耳……

但詭異的五官,但又看得出來,這又確實是人的五官,驚人的是,這五官是完全調轉了位置,鼻子出現在眼睛的位置,眼睛在嘴巴的位置,嘴巴又在額頭點……

怪異,嚇人,就是一個怪物的臉!

嚴小婷真的是去紅桃大酒店惹上的這東西嗎?

也是這時!

五官怪異的女人控製嚴小婷的身體,突然四肢著地,撐在了地上,嘴巴咬住嚴小婷的頭髮,將她的頭扯了起來。

這一次,嚴小婷是睡著的,滿臉的青筋凸起,不醒人事!

下一秒!

怪異女人控製嚴小婷的身體,像條狗一樣,瘋狂的衝了上來。

王尊冇有動,手上一抓,等著怪異女人到來。

等其來到麵前的時候,王尊眼疾手快,一把石灰粉就懟了上去。

喳!

白煙沸騰!

怪異女人的慘叫聲還冇有叫出口,王尊一龍尾就抽在了她的身上。

抽得她是哇哇大叫,在地上打滾。

王尊剛追上去,怪異女人控嚴小婷爬牆而上,撐在了天花板上,像隻蜘蛛一樣趴在天花板上。

手腳撐動,作好姿勢,從天而降,撲殺下來。

王尊舔了舔唇,拳頭在石灰粉鑽了鑽,然後就是一拳轟了上去!

砰!

沾上石灰粉的拳頭,威力不敢想象,不知不覺被改造的身體讓王尊更加敏銳,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噗!

怪異女人差點被轟得從嚴小婷身上掉了出去,尖叫連連,但她還是死死抓著嚴小婷,控製著嚴小婷的身體,又一次爬到了牆上去,像極了一隻蜘蛛。

王尊咧嘴一笑,龍尾爬了出來,閃著妖美的藍光,狠狠的就抽出去,試圖把怪異女人給抽碎。

怪異女人太狠了,居然把嚴小婷當成了替罪羊,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王尊不得不把龍尾給抽了出來,咬咬牙,直接撲了上去,也不和怪異女人過多的糾纏,滅了她再說。

“嚶!”

這時,小靈嚶叫一聲,猶如一隻小老虎,更像是一個小刺蝟,先一步是撲了上去,尖牙利爪,撲在怪異女人的身上就是一頓撕咬!

一瞬間,怪異女人的尖叫聲響了起來。

疼痛讓怪異女人不得不放開嚴小婷,試圖與小靈廝殺在一起。

然而,她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小靈怎麼說也是一個青眼厲鬼,接近紅眼厲鬼的實力,兩下就是被撕成了兩半,鬼血飛濺。

手上一熱,王尊拿起來一看,微微吃驚。

化命瓶上的神火居然又燃燒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