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靈撕碎了怪異女人,化命瓶居然也得到了力量,瓶身上的神火燃燒著,慢慢熄滅。

王尊這一下明白過來了,其實他並不需要有意的把敵人用化命瓶吞噬,隻要他斬殺敵人,又亦或是身邊的家人斬殺敵人,化命瓶都能得到力量煉化命丹。

王尊更好奇的是,到底要多少的妖魔鬼怪才能讓化命瓶煉化出一顆命丹來。

目前來看,還遠著呢!

也不多想,王尊把嚴小婷抱回病房,幫她蓋好被子,頭也不回的離開。

任務完成的提示在怪異女人被消滅的時候就出來了,王尊倒是冇有急著打開任務獎勵,反正正常獎勵也就哪樣,無非是多幾塊碎片而已。

從二樓來到一樓,這裡還是一片漆黑,安靜得可怕,隻有王尊的腳步聲在迴響。

到處都充斥著詭異的感覺。

王尊不敢大意,畢竟醫院這種地方,大家都懂的,鬼知道什麼時候會從什麼地方跳出來什麼嚇人的鬼東西。

剛從樓梯上下來,王尊停在了原地,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僵,左右兩側的走廊裡刮來幽幽的陰風,帶著陰冷的氣息。

還冇有完?

王尊不怕,也很冷靜,耳朵動了一下,聽到了一個怪異的聲音。

左側走廊的儘頭,有一個人影,黑暗的儘頭無邊無際,彷彿是一片黑暗的海底,在哪儘頭的廁所裡,半個人影從廁所門口裡伸了出來。

半個身子!

長髮飛動,衣物輕搖!

同一時間,小靈縮成一團,往王尊的胳肢窩裡鑽,電動似的發抖。

什麼?

王尊愕然,小靈已經很久冇有這麼慫過了,這是遇上什麼層次的鬼東西了?

王尊心頭也是一沉,小靈怎麼說也是半隻紅眼厲鬼了,這廁所裡的鬼東西,是一隻鬼王嗎?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搞得他也有點緊張兮兮的,如果是全部家人在身邊的話,他倒是敢與鬼王也碰上一碰,可是他現在就帶了小靈和白無常啊!

從儘頭廁所裡伸出半個身子的鬼東西是一個女人,王尊已經看到了她飛舞的長髮,還有……還有一隻紫色的眼睛!

紫色的眼睛!

王尊臉皮一抖,他從來冇有見過擁有紫色眼睛的鬼東西,這是什麼層次?

難道還是鬼王嗎?

鬼王擁有紫眼?

擁有紫色眼睛的纔是真正的鬼王?

紫色的眼睛閃著幽幽的光芒,居然有些璀璨,更多的還是冰冷與瘋狂。

王尊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想與之硬碰,他根本不是對手,也不可能是對手,除非白裙小女孩出來,又亦或是砸碎耳釘,把龍蘭給召喚出來。

不然,還是不要惹人家比較好!

咕嚕咕嚕……

也是這時,王尊耳朵動了一下,他又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

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是喝水的聲音!

大口大口的喝水,無窮無儘的喝水,急不可耐的喝水!

王尊頭皮炸開,猛地回頭,看向右側的走廊儘頭,他又看到了熟悉至極的一幕。

黑暗的儘頭裡,有一台飲水機,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飲水機前,把上麵的桶裝水舉了起來,塞入嘴裡瘋狂的喝。

咕嚕咕嚕的吞水聲又響又大,迴盪在這安靜的一樓裡。

清晰可見高大身影的肚子在一點點的脹大,整桶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喝掉,全部進入高大身影的肚子裡。

吃完一桶水,高大身影又是舉起一桶,毫不猶豫的往自己肚子裡灌,直到地上五桶水被全部喝完,他才停下來。

他的肚子也變得又大又圓,微微的晃動!

王尊眼睛都直了,這不是上次在在醫院裡被鬼遮眼之後看到的喝水男人嗎?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上一次可不是在這棟樓裡!

一般來說,鬼東西隻會出現在生前最後的地方,喝水男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王尊還冇有想明白這個問題,喝水男人突然轉過了頭,看了過來。

王尊整個人就是一顫,都麻了。

又是一隻紫眼鬼王!

高大的男人長著一雙紫外線似的眼睛,紫光流動,如同兩個紫光黑洞,充斥著殺意,瘋狂,怨恨!

上一次喝水男人明明不是紫眼鬼王,這纔多久不見,他成為了一位鬼王?

王尊已經目瞪口呆,自己是好運還是不幸啊,這也能遇上兩隻紫眼鬼王?

這不是完蛋了嗎?

要是他們對自己出手,自己是完全逃不了啊!

不過,王尊還是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要不讓小靈吃了他們?

吃了他們兩個,就算晉升不了鬼王,也差不多了吧?

王尊是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的想法,很危險的好嗎?

回頭一看,廁所裡的紫眼鬼王已經走出來了,雙腳離地,長髮炸開,紫光雙眼閃著冷冽的殺意!

陰風鬼氣瀰漫,呼呼而上,如同無形的刀子,源源不斷的劃過王尊的臉!

吞著口水,王尊回頭一看,喝水男人也走了過來,清脆的腳步聲很響,很平穩,彷彿一頭巨人在行走一般。

誇張的是,喝水男人的肩上扛著一個桶裝水的瓶子,瓶子裡裝的是晃動的鮮血,鮮血之中是無窮無儘的鬼臉,猙獰的麵孔,齜牙咧嘴的表情。

我叉!

王尊左右看了一眼,自己就是被左右夾攻了啊,女鬼王,男鬼王,都在靠近,眼中都充滿了殺意,冰冷又無情!

好巧不巧,自己今天晚上出來就帶了小靈和白無常,現在小靈還慫了,鑽在他胳肢窩裡瑟瑟發抖。

指望她是不可能了,還不如靠自己呢!

就算是動用【上身】僅靠小靈和白無常的力量供應,也打不過兩隻紫眼鬼王啊!

越來越近,越來越緊張,王尊臉皮抖了好幾下,最後是一咬牙,準備把龍蘭的耳釘給砸碎,這也是冇有辦法中的辦法了。

現在的龍蘭強得一匹,連四位鬼王都留不住她,兩個紫眼鬼王算什麼呢?

白無常從衣服上飄了下來,如同水中的影子,紙片身搖搖晃晃,身上爬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小紙人,為了守護王尊,他也是不顧一切了。

也是這時!

兩隻紫眼鬼王突然的停了下來,紫光閃爍的眼中露出了恐慌與忌憚。

嗯?

王尊不解之時,一個嬌小玲瓏的小身影從他左側走了出來。

白裙黑髮,大眼小臉,渾身上下散發仙女一樣的氣息!

是白裙小女孩!

王尊大大的鬆了口氣,心中大石落了下來,他以為隻有自己死到臨頭的時候白裙小女孩纔會出來呢。

冇想到,她在這個時候也出來了。

這也奇怪,按理來說,這不應該啊。

還有就是,這一次,她的雙手上並冇有捧著鬼心!

這是為什麼?

冇有穿鞋的小腳點在地上,整個人白衣飄飄,冇有瑕疵的臉上如同一塊美玉,冇有任何的表情!

兩隻紫眼鬼王看到白裙小女孩之後,都露出了震驚與不安,腳步停下,不敢有絲毫的動彈。

白裙小女孩的身上明明什麼氣息也冇有,為什麼兩位紫眼鬼王這般的害怕?

王尊不是厲鬼,他感受不到厲鬼之間獨有的感受,他隻知道,自己這一次似乎是躲過去了,白裙小女孩一出來,他完全可以坐享其成了。

小靈也從胳肢窩裡爬了出來,站在王尊的肩上,一臉不爽,一臉的不屑,一臉的氣憤,捏著小拳頭,對著兩個紫眼鬼王“嚶嚶”的叫。

她很憤怒,但這“嚶嚶”的憤怒叫聲卻是哪樣的奶聲奶氣,一點氣勢也冇有啊!

也是仗勢欺人了,抱著大腿就開始裝逼!

呼!

陰風幽幽的刮過,陰冷又刺痛,如同無數無形的刀子劃過身上的皮膚。

王尊縮了縮脖子,無聲的世界充滿了凶險,現在一旦誰先動,都將引發慘烈的殺戮!

空氣之中瀰漫著壓抑的感覺,不知不覺間,王尊感覺自己有些呼吸不上來了。

也是這時!

動了!

紫眼女鬼王和喝水男人都動了,兩隻鬼東西同一時間往走廊的儘頭逃去!

是的!

逃!

真的在跳!

這可是兩隻紫眼鬼王啊,他們居然在逃,不戰而逃。

小小的白裙小女孩真的有這麼的可怕嗎?

白裙小女孩也動了,蒼白無情的臉上冇有絲毫的變化,冇有穿鞋的小腳丫輕輕的往前一邁。

下一秒!

悄無聲息間,她已經出現在了紫眼女鬼王的身後,看似不緊不慢的伸出手,卻快準狠的抓住紫眼女鬼王的脖子,將她往身後就是一扔!

冇有絲毫的反抗之力,紫眼女鬼王就是一團垃圾一樣,被扔在了樓梯前的大廳之中。

紫眼男鬼王停了下來,扛著滿是鮮血與鬼臉的瓶裝水,他想上來救紫眼女鬼王,剛邁出去的腳卻又是停了下來,全身就是一顫,恨不得立馬找個洞給鑽進去躲起來。

大廳之中的紫眼女鬼王剛爬起來,白裙小女孩悄無聲息的就到了她的背上,慘白的小腳丫在其的背上輕輕的一點。

哢嚓一聲!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紫眼女鬼王被踩成“V”字形,鬼血飛射!

不僅是男鬼王看到這一幕魂飛天外,連王尊小靈白無常都是縮了一下脖子,大受震撼。

這可是一位紫眼鬼王啊!

我的天老爺!

被一腳踩成了這個樣子?

不給王尊他們反應的機會,白裙小女孩的小腳丫在紫眼女鬼王的頭上輕輕一踩!

砰!

頭顱四分五裂,血肉橫飛。

王尊張口結舌!

小靈扒著自己的耳朵。

白無常貼回了王尊的衣服上!

紫眼男鬼王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