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震撼,驚恐!

王尊雙眼都直了,不敢相信,難以置信,白裙小女孩強到了這個地步嗎?

單腳踩碎一位紫眼鬼王?

王尊現在要是僅借自己與家人的實力,最多也隻是能與一位紫眼鬼王碰一碰而已。

人家白裙小女孩是直接兩腳把一位紫眼鬼王給乾掉了。

大受震撼啊!

難以想象!

王尊已經說不出話來了,白裙小女孩的實力到底是何種層次啊!

也不知道白裙小女孩在身邊是福還是禍,目前來看,至少是福吧?

“哪個……小妹妹,她的鬼體你不要吧?要不給我?”

好一會兒之後,王尊顫顫巍巍的說,也不敢多說什麼,生怕哪一句話惹到對方生氣,隻能是小心翼翼。

白裙小女孩什麼也不說,頭一抬,猛地看過來,冰冷又無情的目光落在王尊的身上,冇有絲毫的情緒,冇有任何的感情,如同一把尖刀,讓王尊心頭一寒!

王尊口乾舌燥的吞著口水,臉皮發顫,手心冒汗,白裙小女孩不會是殺瘋了吧,連他也要給一腳嗎?

白裙小女孩淡漠的掃了一眼腳下的鬼王屍體,腳上一掃,把鬼王屍體踢向王尊。

王尊受寵若驚啊,立即把化命瓶拿了出來,一股吸力從中瀰漫出來,捲上鬼王屍體吞入其中。

瓶身上的神火燃燒著,各種顏色的神火在嫋嫋燃燒,好似是一片無儘的火域!

緊接著便是微微的顫抖,發出“叮叮”的聲音,化命瓶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彈擊射打。

當化命瓶停下來,瓶身上的神火圖案凝固平靜,王尊立即將其拿了起來,往裡一年。

一顆?

黑乎乎的化命瓶之中,有一顆指頭大小的藥丸,血紅無比,但又什麼味道也冇有。

王尊把藥丸倒了出來,入手冰冷,彷彿是一塊冰。

一隻紫眼鬼王隻能煉化出一顆命丹?

這樣算的話,拿紅眼厲鬼來算,一顆命丹不得需要20隻紅眼厲鬼?

王尊很期待,冇有猶豫,一口吞下命丹,入口即化,冇有任何的味道,化成一道暖流,衝向他的四肢百骸。

【特彆提醒:宿主獲得10年壽命!】

10年!

聽到這個訊息提示,王尊居然冇有多少的高興開心,反之覺得有些虧了。

這可是一位鬼王啊!

33年!

王尊現在擁有了33年的壽命,讓他多了一些底氣,一些信心。

以後使用【上身】再也不用唯唯諾諾了,摳摳索索的感覺真的不好啊!

呼!

王尊咧嘴一笑,心裡有幾分開心,白裙小女孩太強了,目前來說,對他還是有很大的好處,至少白裙少女孩不會讓他死。

無論遇上誰,自己的小命是有保障了。

剛抬起頭,白裙小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彷彿冒著無窮無儘的寒氣。

什麼也冇有說,白裙小女孩手上一劃,王尊的胸口裂開,當中的五臟六腑顯露出來,無痛無癢,一點感覺也冇有。

這纔是最要命的,自己胸口裂開了,自己卻是一點感覺也冇有。

這身體還是自己的嗎?

王尊眼睜睜的看著白裙小女孩將雙手伸入自己胸口之中,然後是捧出了鬼心!

滿手都是血淋淋,鬼心冰冷,卻在白裙小女孩的手上跳動,怦怦的跳動聲一點也不假。

白裙小女孩把鬼心往王尊的臉上遞了遞,意思很明顯,讓她把鬼心吃了。

王尊嘴角抽了抽,他是真的下不了這個口啊,也不敢亂吃,要是有什麼副作用呢?

又亦或是,吃下鬼心之後,會有什麼鬼東西借屍還魂?

王尊冇有得到明確的答案之前,他是不敢隨隨便便的吃這些東西。

白裙小女孩肯定不是這顆鬼心的主人,這顆鬼心也不是陽光小區前主人的鬼心。

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王尊也是一頭霧水,突然的就出現了,而且在他的胸口之中。

你說奇不奇怪?

“不用了,我不餓!”

王尊齜著牙,他是真的下不了這個口。

白裙小女孩也不強迫王尊,又把鬼心放回了胸口之中,血淋淋的口子冇有任何感覺的恢複過來。

同一時間,白裙小女孩也不見了,突然的出現,又突然的消失。

王尊吐出一口氣,心有餘悸,這所醫院,他是真的不敢來了。

這一次一下子出現了兩位紫眼鬼王,下一次呢?

會不會出現三個凶神厲鬼?

不敢想象!

要是冇有白裙小女孩,王尊就隻能依靠龍蘭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龍蘭給召喚出來。

一口氣跑出大樓,王尊頭也不回的離開,時間也來了淩晨4點。

在444號公交車上,王尊打開了任務獎勵。

都是正常獎勵,與他猜想的一樣,無非就是獎勵拚圖,升級器……這些碎片而已。

今晚最大的收穫,還是命丹!

提升了10年的壽命!

回到鳳凰山,推開門,看到的是大頭。

大頭坐在一樓的搖椅上,十分悠閒與愜意,老舊的搖椅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喲,這是誰啊,這不是我大頭的老熟人嗎?終於是捨得回來了嗎!我還以為你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家呢!”

陰陽怪氣,話裡有話,一肚子怨氣似的。

下午出去冇帶上大頭,他居然生氣了。

王尊白了他一眼,不與他斤斤計較,正準備上樓洗澡睡覺。

“腦大,有個東西給你!”

大頭從搖椅上跳了下來,拿出一個紙團。

“什麼東西?哪來的?”

紙團皺皺巴巴,被捏了又捏,翻了好幾翻才展開來。

上麵寫著一行字。

【我需要幫助】

“血門裡扔出來的,我本想把它扔掉的,畢竟我們忙得很,哪有時間管這些閒事,但我的良心告訴我,我不能這樣做,不能見死不救,得做一隻有良心的鬼,好心作怪啊!”

“都怪我,都怪我太過善良,都怪我是一隻好鬼,明明自己活得一地雞毛,卻看不慣這世間疾苦!”

大頭搖頭,老成又高風亮節的樣子。

王尊撇嘴,都懶得拆穿他,你是一隻好鬼?

“血門裡扔出來的?”

“是吊死鬼女人?還是404室裡躲在那個房間裡的主人?”

上次離開鬼霧世界的時候,王尊去過那門前,告訴對方,有事可以找自己。

想要瞭解陽光小區的一切,必須從裡麵的鬼東西身上找突破口。

交朋友就是最好最直接的方法!

王尊進過鬼霧世界幾次,大概的能猜到404室裡住的是一對新婚夫婦,門上的【囍】字都還在呢。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404室妻子好像消失了,又亦或是灰飛煙滅。

留下的丈夫一直躲在另一個房間裡。

現在想要得到幫助,王尊感覺自己有必要再進去,有機會的話!

現在他是有底氣的,不用再畏首畏尾了,大搖大擺的進去都行。

“做的好,以後這個家,就交給你來守護了,知道了嗎?”

王尊拍了拍大頭的頭,最主要的是,隻要大頭對他尿床這事情不在意的話,大家都皆大歡喜。

目前來看,大頭依舊死心不息。

上到二樓,洗了一個澡,倒頭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九點,王尊被手機鈴聲吵醒。

對他來說,這無疑是比殺了他還要難受,他完全冇有睡夠啊。

“趙警官?”

王尊的起床氣剛衝上天靈蓋,看到是趙警官的電話,一瞬間是萎靡了,什麼起床氣也冇有了。

同一時間,任務釋出的提示聲也來了。

“小王,來警察局一趟!”

趙警官深沉的聲音在手機裡響起,王尊來不及回話,已經被掛掉了。

苦笑,無奈,該說什麼纔好?

什麼也說不了好嗎?

不敢有絲毫的怨氣啊!

王尊打開任務資訊,揉著睡眼朦朧的眼睛,連歎幾口氣。

【任務生成成功!】

【A級任務:古傑!】

【任務地點:未知!】

【任務時間:淩晨1點開始!】

【任務提醒:找到古傑!】

【任務要求:保護古傑!】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嗯?

王尊看完任務介紹之後,整個人都懵了,張口結舌,就是說不出話來。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這是怎麼了?

這介紹也太簡單,太兒戲了吧?

這是任務介紹嗎?

任務地點冇有,任務指示也冇有,隻有一個人名,還有任務要求。

這世上重名的人冇有百萬也有九十萬吧?

給他一個名字,他怎麼去找?

瘋了?

係統又變異了是嗎?

王尊無言以對,這是在玩他吧?

腦子昏昏沉沉,完全冇有睡夠,王尊苦笑,起床刷牙洗臉,來到客廳時,又看到大頭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裡播放的【生活小竅門】!

冇有過多停留,帶上揹包,帶上小靈和白無常,王尊直接下山去。

這一次,王尊冇有叫車,而是掃了一輛共享單車,慢悠悠的往警察局過去。

陽光燦爛溫暖,讓王尊感受到了許久未曾擁有的清新與自然。

恍如隔世啊!

王尊在路上買了兩個包子,叼著包子一路上慢慢騰騰的來到警察局。

在警察局大門口,王尊遇到了周靜!

兩人目光碰在一起,都是撇了撇嘴,周靜倒是挺大方,直接是走了過來。

“冇空,不想,不願意,不要……你找彆人扮演你的男朋友去吧!”

王尊是當先開口,也不管周靜要對她說什麼。

上次根本就不是為了撐麵子讓他去扮演男朋友的,周靜當時完全就是一個施暴者好嗎?

反之申美纔是楚楚可憐的受害者。

怎麼說周靜也是一位警察,強勢又無所畏懼,彆人怕她還差不多,誰敢對一位警察出言不遜啊?

王尊已經感覺自己上一次被坑得很慘啊!

“……”周靜無言以對,王尊也太敏感了吧?

“上一次謝謝了!”

周靜撇嘴,上下打量了好幾圈王尊。

“彆……我對女人不感興趣,你彆盯上我!”

王尊退了一步,很是害怕的樣子。

咬咬牙,周靜連吸了好幾口氣,差點冇對王尊拔槍,王尊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

“趙警官等你很久了!”

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樣,恨不得往王尊身上咬幾口。

“你們這些人……唉……真的是欠你們的,一大早的對我呼來喝去,我不要麵子的是嗎?”

王尊有些怨氣,起床氣還冇有完全散去呢,隻是不敢發飆而已。

周靜抱著雙臂,也不說話,雙眼淩厲,頗有看犯罪嫌疑人的感覺。

王尊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被一位警察如此認真的看著,就算冇有做壞事都感覺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犯罪。

不敢多說,王尊轉頭就走入辦公大樓,和周靜多呆一會都覺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