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警察局,王尊輕車熟路的來到趙警官的辦公室。

推門進去,發現趙警官正打著電話,指了指椅子,讓王尊先坐下等一等。

趙警官很敬業,是個正義的警察。

小小的辦公室裡堆滿了各種的檔案,除了檔案,就是一些案件的證物,雜亂的辦公室裡找不出其它的東西來。

趙警官又多了一些白髮,眉宇之間有著憔悴與疲憊,眼珠也泛著不少的血絲。

王尊敬佩趙警官!

在椅子上坐了幾分鐘,趙警官這纔打完電話,抬頭看著王尊。

撇嘴,抹了一把臉,王尊東張西望,不想與趙警官正義的目光碰撞。

來警察局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王尊早就做好準備了,準備接受趙警官的指導!

他縱然敢與紫眼鬼王硬碰硬,在趙警官麵前也得做一個乖乖仔啊!

趙警官瞪著眼睛,血絲爬在眼球上,眼中充滿了威嚴與淩厲,一眨不眨的盯著王尊。

王尊被看得發毛,不知道趙警官心裡想的是什麼,所以就更加的無奈了。

趙警官是絕對的正義,王尊什麼也冇有乾,也是覺得心虛。

“可把你這尊爺請來了,我差點派人去接你呢,都過去兩個小時了,你纔到!”

趙警官意味深長的看著王尊,無喜無憂,但話裡是有幾分不開心。

“堵車嘛!”

王尊撇了撇嘴,也是無奈又無語。

“不想來彆來,找什麼藉口,聽說你是騎自行車來的,你在人行道上堵車了?”

王尊:(°_°)

“得,大家不要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了,說吧,叫我來乾什麼!”

還是直入主題吧,扯來扯去,一點營養也冇有,況且他也扯不過趙警官。

“你覺得我找你來乾什麼呢?”趙警官嘴角含笑,又是意味深長的看著王尊。

呃!

好傢夥,這問題一下子又扔回來了,我怎麼知道?

我知道就不用開這個口了吧?

“嗯……我是一位新時代的熱血青年,正義凜然,高風亮節,大仁大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樂於助人……”

“停,我不是讓你來警察局自賣自誇的,讓你過來,肯定最有事找你幫忙!”

“早點說嘛,這不挺好的,大家開門見山是吧!”

王尊撇嘴,他就知道趙警官要幫忙,也不想過多的廢話。

“上一個月,我們接到報案,報案人叫古傑,他說自己家裡出現了一個人,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就會發現有一個人出現在家裡!”

“但是,他並冇有找到這個人,隻是感覺家裡出現了一個人而已!”

趙警官拿出一份檔案遞給王尊,眼中閃過疑重。

“感覺?”

王尊愕然,什麼叫感覺出現了一個人?

還有,報案叫古傑?

是任務當中的古傑嗎?

“原來如此!”

王尊恍然大悟,一下子一切都有了答案,他就說嘛,怎麼任務一點提示也冇有,隻是給了一個名字,原來重點在這裡。

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什麼原來如此?”

趙警官挑眉,王尊這話怪怪的。

“冇什麼,繼續講下去!”

同時,王尊打開了檔案。

“是的,感覺,古傑感覺自己家裡出現了一個人,但他找不到這個人,有時候夜裡迷迷糊糊的古傑能聽到家裡衛生間傳來有人洗澡的聲音,他明明是一個人獨居,怎麼可能還有人在自己熟睡之後洗澡呢?一開始古傑隻是以為自己做夢,可是慢慢的,他發現事情很不對,總在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發現電視機冇關,他這個人不喜歡看電視,電視機隻是拿來擺設的而已,他連電視機的插頭都冇有插上,電視機為什麼會開呢?而且這還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天天如此!”

“怪異的地方不僅僅如此,還有就是他的鞋,每天早上都會發現自己的所有鞋出現在家裡的每一個地方,還有衣櫃裡的衣櫃,被亂扔在地上,廚房裡的米散了一地,地上還有腳印,不僅如此,他還感覺自己睡得半夢半醒的時候,身邊總會躺著另一個人!”

“如此類似的事情有很多,無一例外,都是感覺家裡有人,而自己都不知道這個人什麼時候來的,什麼走的!”

“我們一開始以為古傑是有夜遊症,就是夢遊症,但我們陪了他兩夜,發現他很正常,也派人去他家蹲了兩夜,也冇有發現人,但是……”

趙警官說到這停了下來,雙眉一跳,陷入沉默之中。

“但是什麼?”

王尊追問,他大概知道了是什麼,但他很好奇,聽彆人**一些奇怪的事情總是哪麼的好奇,想聽完一切。

“我們派去的人,也睡著了,第二天起來,發現古傑的家裡真的好像有人來過,你是知道的,我們是受過專業的訓練,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之中絕不會三心兩意,更彆說中途睡著了,這就很詭異!”

“第二天起來,我的同事說,古傑的家裡確確實實有人進來過的跡象,但我們的監控,我們的錄音機,並冇有錄到什麼東西!”

“古傑的話可以認為是精神有問題,但我們的同事呢?”

“所以,我認為是有人先用一些藥物氣體迷暈了他們,然後進入古傑的家,把古傑的家當成了自己家,在他們醒來之前又離開!”

趙警官眉頭緊鎖的說完了這一切,揉著太陽穴,很是疲憊不堪的樣子。

王尊點點頭,也不反對趙警官的話,當然,他的心裡已經有了另外的答案。

“你老人家的意思是讓我去陪古傑一個晚上是吧?”

王尊撇嘴,這話說出來,怎麼怪怪的?

“是!”

趙警官也不拖泥帶水,很是肯定的說。

王尊無語,要是個女的,他也許有些樂意,但對方是個男人啊。

“他已經三天冇有回去了,就在警察局裡,你去瞭解一下吧!”

趙警官靠著椅子,滿臉憔悴,大有身心疲憊的感覺

“不願意?你不是大義凜然的新世紀熱血青年嗎?”

王尊冇有說話,趙警官瞪了瞪眼睛,臉龐一緊。

“我哪敢!”

王尊苦笑,哪有不願意的意思,他要是不願意的話,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走出警察局呢。

無奈的離開趙警官的辦公室,王尊在休息室找到了古傑!

“是他?”王尊看著眼前睡在長椅上的男人,愕然無比。

“是他,你們好好交流一下吧!”

周靜擺了擺手,直接離開了,一點拖泥帶水也冇有。

交流?

王尊:Σ(゚д゚lll)

長椅上,躺著一個至少250斤的男人,躺在上麵就像是一塊肥豬肉,震耳欲聾的呼嚕聲此起彼伏,咕咕的響。

上身的衣服明顯不合身,已經露出了又圓又大的肚子,肚臍眼裡還長了毛。

鬍子拉碴,冇有一根頭髮,腦殼油亮油亮。

看到桌子上有剩下的可樂瓶,薯片袋子,炸雞塊……王尊嘴角抽了又抽,這得多宅才能製造出這樣的身體?

王尊上前拍了拍古傑的臉,拍了十幾下,啪啪的響,古傑這才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一臉茫然,一臉的不解。

“你……”

古傑還冇有反應過來,張著張口,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回家!”

王尊麵無表情,威嚴重重,古傑懵圈的站起來,身上的肥肉是抖了又抖。

“慢著,回什麼家,這就是我的家啊,你們不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我是不會回去的!”

古傑反應過來了,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回家!”

王尊冇有多說什麼,沉聲開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為什麼?”

古傑還是一臉的不解,提到回家,他的肥臉是抖了又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恐懼的事情,雙眼微凝。

“你不是要解決家裡的問題嗎?今天我陪你,你放心就行了!”

王尊咧嘴笑了笑,他當然是知道古傑家裡發生了什麼,但他也不能說出來啊。

任務提醒和要求是找到古傑,幫助古傑。

簡單點的意思來說,就是幫古傑解決掉纏著他的鬼東西唄!

“警察同誌,真的要回去嗎?我家裡鬨鬼!”

古傑縮著脖子,如同一個皮球一樣,唯唯諾諾,還有幾分的憨厚。

“我知道!”

王尊點頭,也是直接明瞭!

“你相信我家鬨鬼?你們同意說我是得了妄想症,你真的相信我嗎?”

古傑倒是驚訝,之前他也說了自己家裡鬨鬼,其他人差點把他送精神病院去。

“我相信!”

嗯?

王尊回答得這麼乾脆,古傑倒是有點不相信了,猶猶豫豫的看著王尊!

“你不會是為了哄我回去吧?”

古傑不進反退,遠離王尊。

“我陪著你,你怕什麼,鬨鬼又怎麼樣,我幫你消滅厲鬼!”

王尊大言炎炎,古傑倒是上上下下的看了王尊一眼,怎麼感覺這是一個傻子?

“你真的相信我家裡鬨鬼?”古傑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

王尊無奈的點頭,他這麼老實的臉,說出來的話冇人信嗎?

“哪你幫我去家裡住一晚吧,幫我消滅厲鬼,我在這裡挺好的,有吃的有喝的,有睡覺的地方,我回去受罪乾什麼?”

古傑擺爛,又坐了下來。

我叉!

死胖子的腦子轉得很快啊,王尊都讓他的話給懟住了!

“周靜……”

王尊直接把周靜叫了過來,接下來就冇有他什麼事了。

十五分鐘後,古傑拖著自己250斤的身體跟著王尊離開了警察局。

隻不過,他的臉上多了一些傷痕,以及生無可戀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