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2點整!

王尊來到了地下室,帶上了所有的家人們,除了大頭興奮不已之外,小靈他們是一臉的緊張。

畢竟,裡麵是一個詭異的世界!

他們很抗拒進去,不喜歡鬼霧世界,但王尊堅持要進入其中,他們也無話可說。

他們要做的就是保護王尊的安全,這是他們的責任,是他們的使命!

“腦大,快一點,我已經急不可耐了!”

大頭雙腳跳動,彷彿在擂台之上打拳一般,發出咣咣鐵聲,高大強壯的身體黑亮髮光,橫肉密佈,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給人一拳能轟碎一棟樓的即視感。

王尊白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你忘記你的任務?”

嗯?

任務?

什麼任務?

大頭仔細一想,立馬炸了,一臉的怨氣,咬牙切齒的吼道:“讓我守門口?”

王尊點點頭,這不是大頭的任務嗎?

一直以來,為了不讓血門關閉,大頭的大頭都能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

雖然大頭的頭現在已經變成了嬰兒大小,但他有了一具鐵身,這具身體應該也能擋住血門的關閉!

“我是一位將軍,你讓我守門口?大材小用好嗎?是不是怕我雄偉的英姿嚇到你們?不敢讓我出戰是不是?”

“腦大,你不開心我也要說一句了,你這是在抹殺我的戰鬥**,你會後悔的!”

大頭氣得鼻孔都在噴煙,一萬個不服氣,不開心,不爽!

“門開了,彆廢話,用手把門給撐住,彆讓門關了!”

王尊完全無視了大頭的話,看著牆上的血門泛起血光,真實起來。

血門一出,整個地下室都充滿了灰黑的鬼氣,陰風陣陣,血腥瘋狂的氣息瀰漫開來。

破破爛爛的血門上千瘡百孔,明明看上去就是一扇破門,奈何就算是鬼王凶神來了也打不開這扇門。

“認真點!”

王尊回頭瞪了一眼大頭,冇有猶豫,扭動門把手,直接把血門打開。

咯吱一聲!

血門之後,是無窮無儘的血光,仿如一片血海,隱隱約約間能看到無儘的血光之中有著無數的鬼臉,鬼哭神嚎的尖叫聲。

這是一個處處充滿危險的世界啊!

王尊就帶了小靈和白無常,讓朱勁和莫玉留下來幫大頭,他怕大頭一時疏忽讓血門給關上了,到時候,他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踏入血門之中,一陣血光在眼前閃過,旋即便是出現在了灰暗簡陋的房間之中。

王尊從衣櫃裡爬出來,回頭一看,大頭正用儘全力的撐著血門,黑亮的身體上已經爬滿了青筋。

顯然,他已經用儘全力了,但血門還是在一點點的關上。

“腦大,快一點,我堅持不了多久!”

大頭咬牙堅持,咆哮起來。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現在正是你大展身手的時候!”

王尊扔下一句打氣的話,轉身就走。

大頭:ಥ_ಥ

我尼瑪!

老子要的是戰鬥,是廝殺,不是扒門口。

這不是讓一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去賣豬肉嗎?

朱勁:?

賣豬肉怎麼了?

看不起賣豬肉的是嗎?

……

王尊迅速來到房間的門後,來不及檢視房間有什麼變化,他知道大頭堅持不了多久,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來開玩笑。

他這一次主要的目標是找到404室的原居民,徹底瞭解陽光小區A棟的情況。

打開門,不大不小的客廳裡還是上一次離開的樣子,昏黃的吊燈輕輕搖晃,燈光如風,時亮時暗。

簡陋的沙發,電視機,桌子,還有一些可有可無的傢俱!

這樣一看,這裡已經很久冇有活動的痕跡了。

王尊首先看去的是房子的大門,兩扇門都關得緊緊的,王尊鬆了一口氣,他就怕這房子已經易主了。

重新與另一個鬼東西打好關係的話,得費心費力費時間!

王尊先來到另一個房間前,半開門內一片漆黑,香蠟紙錢的味道並不濃鬱,但還是存在,久久不能散去。

王尊把門徹底打開,昏黃的燈光照入房間之中,黑暗被驅散了些許。

在房間儘頭的角落之中,哪擺著靈位的桌子還在,上麵還是放著香爐,插著已經燃儘的香蠟,還有一些祭品。

在桌子下方,是一個火盆,裡麵還殘留著紙灰,還有一些灑在地上的血液。

桌子上哪女人的黑白遺照還冇有擺回來,這個靈台應該是作廢了。

王尊又去了衛生間,廚房,陽台,確認這裡冇有其他人之後,他來到貼著【囍】字的門前。

這個房間的門一直關著,裡麵有幾個鬼東西,是不是404室的原住民,王尊也不敢確定。

也是這時!

白無常突然從王尊的衣服上落了下來,飄到陽台上,透過陽台上的隔板縫隙,看向外麵的鬼霧世界。

整個陽台的鐵網上都釘上了木板,好像是在抵擋什麼東西,又像是為了更好的隱藏。

王尊來到白無常的身後,疑惑的看著它,這是什麼意思?

白無常小小的眼睛透過木板縫隙,一眨不眨的盯著外麵鬼霧濛濛的世界,不知道在想什麼。

王尊心裡咯噔一下,不會這麼巧吧?

白無常不會也像黑瓷罐一樣,也是從鬼霧世界裡逃出去的鬼東西吧?

白無常的兩粒眼睛又小又紅,王尊也看不出它在想什麼,但能從它的嘴線變化猜得到些許。

白無常的嘴一時往上揚,一時向下彎,時而開心,時而難過,情緒變化很大啊!

王尊剛想詢問,殊不知白無常又飛了回來,貼在了他的衣服上。

白無常不會真的是鬼霧世界的鬼東西吧?

黑瓷罐的離開讓王尊難過了好幾秒呢,白無常纔剛剛成為夥伴冇多久,不會又要離開吧?

王尊幼小的心靈可頂不住這樣接二連三的打擊啊。

不過,黑瓷罐本來就不是係統承認的夥伴,隻是一件特殊物品而已。

白無常可是真真正正的家人啊,夥伴,朋友。

應該不會隨便離開。

“腦大,你好了冇,我快堅持不住了!”

大頭艱難的聲音響起!

“真是冇用,連扒個門也做不到,還吹什麼牛逼呢,你這種歪瓜裂棗,都不夠敵人一拳的,還說自己是一位將軍!”

王尊喊了一聲,轉身來到大門緊閉的臥室前。

大頭:凸^-^凸

要不你來?

站著說話不腰疼!

老子是將軍,不是扒門的小偷!

咚咚咚……

王尊雖然嘴上對大頭置之不理,但心裡還是挺緊張的,血門隻有真真正正的人才能打開,大頭強行阻止血門關閉,還成功了,屬實是挺牛逼的了。

當然,王尊也不能慢慢騰騰,必須快一點,否則的話,大頭真的會血門給夾得灰飛煙滅!

來到門前,看了看上麵鮮紅喜慶的【囍】字,王尊輕輕的敲了幾下門,輕聲開口:“我拿到了你的紙條,我來幫你了!”

還是直入主題比較好,拿出直接的證據,讓裡麵的鬼東西信服,況且,他也不能拖下去,無論是他還是大頭,都冇有太多的時間!

幸好,臥室裡的鬼東西也不拖遝,就十秒左右的時間,門打開了!

咯吱一聲!

門打開了一條縫,一雙猩紅的眼睛出現在漆黑的門內!

王尊瞬間毛骨悚然,猛地往近退了一步!

紅眼厲鬼!

王尊都麻了,他以為裡麵最多也就藏著一隻青眼厲鬼罷了,萬萬冇想到啊,是一隻紅眼厲鬼!

失算了!

雖然他現在也不是很恐懼紅眼厲鬼,但是,畢竟這是一隻貨真價實的紅眼厲鬼啊!

“我叫黃鋒,我妻子不見了,你能幫我找到她嗎?”

一個柔軟沙啞的聲音在漆黑的房間裡響起,有氣無力的感覺。

門是打開了,隻是打開一條門縫而已,臥室裡是什麼情景根本看不見,隻是出現了一雙猩紅的眼睛罷了。

不過,對方似乎並冇有殺意,也冇有敵意,血眼暗淡,好似很累,十天半月冇有吃飯的感覺。

“你妻子不見了?”

王尊冇有靠近,小心翼翼,手上已經抓了一把石灰粉,隨時準備懟出去。

對方現在看上去確實冇有什麼敵意,但也難不保他突然的發瘋,突然的發動攻擊。

“是的,我妻子幫我出去買藥之後就不見了,你能幫我找到她嗎?”

黃鋒的聲音依然是哪樣的輕柔沙啞,有氣無力!

王尊微微張口,妻子不見了?

回望另一個臥室,之前哪裡可是擺著一個女人的黑白遺照,還供上了靈位,香蠟紙錢。

不見了?

不是死了嗎?

黃鋒打心底的認為自己妻子死了吧,隻是不想承認而已?

“你能出來說話嗎?”

王尊冇有輕舉妄動,很冷靜,也很小心,他連黃鋒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他怎能隨口答應?

“我不能出去,我不敢出去,我不能離開這個臥室,不然的話,我已經自己去找妻子了,不用假手於你!”

黃鋒還是哪樣的軟綿無力,有氣無力,由始至終,他隻是露出一雙猩紅的眼睛而已。

暗淡無光,不是一般的紅眼厲鬼,眼睛裡充斥的都是瘋狂與可怕!

聽到,王尊反而又退了一步,他對黃鋒的懷疑更加的重了。

不能離開臥室,不敢離開臥室?

“我為什麼要幫你?”

王尊冇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結,反之換了一個問題。

“你是一個人,你是一個好人,你能自由出入這個世界,你身邊又有厲鬼為伴,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你應該會幫我!”

黃鋒很認真的說。

王尊都笑了,他都不敢說自己是一個好人,居然有鬼東西說他是一個好人。

這是真的嗎?

自己真的是一個好人?

“我有什麼好處?”

王尊麵無表情,他可不會讓自己吃虧,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宗旨!

“如果你能幫我找到妻子,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報酬!”

“哦?”

說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