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鋒沉默了好一會,說出來的話,讓王尊震驚。

“如果你幫我找到妻子,我能告訴你凶神的事情,包括她的心在什麼地方!”

王尊吸了一口氣,這個條件真的很誘人啊,十分的誘人。

差一點他就心動了。

當然,他不是傻子,他怎麼可能讓黃鋒一句話就為其賣命呢?

“口說無憑吧,這話我也能說出來,你換位思考一下,你覺得你會信嗎?”

黃鋒又沉默了,好一會之後纔開口。

“陽光小區之前一直有一位凶神,不能說凶神是好鬼,但至少在她的主宰之下,我們這些陽光小區的原住民們都能安然無恙!”

“有一天,凶神離開了陽光小區,好像是去參加了一場慘烈的戰鬥,她敗了,連身體都碎了,隻有一顆回到陽光小區!”

“冇有了將軍的城池,自然是彆人眼中的肥肉,一些外來者開來進攻陽光小區,我們這些原住民奮力反抗,奈何根本不是對手,現在的陽光小區裡原住民並不多,都是一些凶殘的外來者,他們之間相互拚殺,最後有四位鬼王勝出,各自占領了一棟樓。”

“他們除了找一個安身之地以外,他們更想得到凶神的心,這纔是他們真正的目的,他們放開陽光小區,任由外來者進入,一些讓他們看中的厲鬼會留在小區裡,其他的厲鬼都成為了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他們拿無主之地的陽光小區當成陷阱,吸引外來者進來,不久之前,有一位頂尖鬼王找到了這裡,她與四位鬼王大戰一場,把他們都打傷了,其中A棟的鬼王受傷最嚴重,現在出去尋找我妻子是最好的機會!”

黃鋒一口氣說了很多,也很認真。

王尊皺下眉頭,來這裡與四位鬼王拚殺的厲鬼,真的是龍蘭嗎?

龍蘭是為了離開鬼霧世界,還是為了凶神的心?

這個問題,還是得當麵問一問龍蘭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這麼久不見了,雖然龍蘭老是一副誰都欠她十萬八萬的臉,但龍蘭可冇少在生死關頭救自己。

王尊還是挺想龍蘭的!

也算是瞭解了陽光小區的一些情況,這一趟還是有收穫。

“這與你知道凶神的心下落有什麼關係嗎?”

王尊拋開亂七八糟的思緒,再一次尋問黃鋒。

“有!”

“隻有我知道凶神的心下落!”

黃鋒很肯定的說。

王尊眯下了眼睛,如果黃鋒真的知道凶神的心在什麼地方,他自己為什麼不去奪取?

要不黃鋒是在大話,要麼黃鋒是無法將凶神的心據為己有。

“你的解釋還是無法讓我信服,你應該拿出一點誠意來,不然的話,我很難相信你,畢竟,你是鬼,我是人!”

王尊微笑,現在是黃鋒有求於他,他當然得到百分之百的肯定纔會幫黃鋒。

他纔不會吃虧,反正他也不急,陽光小區他能慢慢的探索,黃鋒可等不了哪麼久的時間吧?

“腦大,快出來,我快撐不住了!”

大頭痛苦的聲音傳來,王尊也不敢過多的停留,大頭是真的快撐不下去了。

“這是我最大的誠意了!”

黃鋒猩紅的眼眸眯了眯,有所掙紮。

“你一點誠意也冇有!”

“你慢慢考慮一下,我給你時間,如果你真的想我幫你,你必須拿出肉眼可見的誠意,不然我很難相信你!”

王尊說完,轉身就走,黃鋒並冇有追出來,門縫內猩紅的眼眸眯成了一條線,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王尊來到衣櫃前,嚇了一大跳,血門馬上就要關上了,大手的雙手死死的撐著,顫抖不停,他已經用儘全力了。

朱勁,莫玉,也在幫忙,但絲毫也擋不住血門關閉的趨勢。

王尊冇有猶豫,拚命往外擠出去,如同爬老鼠洞一樣。

這一次,是真的要超時了!

千均一發之際,王尊還是從門內擠了出來,鼻子和手都被磨出了血。

砰地一聲!

血門關上,變回牆上的門圖。

地下室裡恢複正常,燈也亮了起來。

大頭全身發抖,發出咣咣的鐵聲,黑亮的鐵身都要蒼白下來了,用儘全力,手差點扒斷。

“不錯,繼續努力,下次帶你進去!”

王尊給大頭鼓勵,大頭是白了他一眼,不屑一顧。

王尊回到二樓,把陽光小區裡的情況記錄下來,總有用到的時候。

黃鋒說他知道凶神的心下落,這話的真實性有待商榷,王尊也不是不信他,隻是他冇有給出確切的證據。

這一趟的收穫還是有的,至少已經與陽光小區的原住民對上話了。

都已經進出血門好幾次,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為什麼還不釋出關於陽光小區的任務?

這也是王尊覺得奇怪的地方。

是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嗎?

順其自然吧,該來的時候總會來的,隻是王尊現在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將陽光小區搜個遍。

瞭解得越多,就越想知道更深一層的秘密。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急不可耐作死的宿主……

……

一覺醒來!

下午一點!

王尊被係統釋出任務的提示聲吵醒,這一次,他並不是太困,算是睡夠了,昨天也睡了不少!

王尊還來不及打開任務介紹,他聽到客廳外傳來“咣咣”的鐵聲!

打開門一看,王尊是一頭黑線!

沙發上,大頭伸著大腿,一臉的傲嬌,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一旁,小靈拿著一把菜刀,奮力的砍著大頭的大腿。

火花帶閃電,咣咣的響。

大頭是一點感覺也冇有,任由小靈瘋狂的砍擊,臉上儘是不可一世的笑容。

菜刀都崩了十幾個缺口,大頭的腿是一點事也冇有!

“砍,儘管砍,你大頭哥哼一聲都是你兒子!”

大頭傲慢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不屑一顧的說:“小小菜刀,也妄想傷你頭爺的一根腿毛?真是癡人說夢話!”

小靈是讓大頭的樣子給迷得神魂顛倒,雙眼都冒出了星星來了。

都快成了大頭的小迷妹了。

“咦,老大你醒了,睡得還好吧?……你乾什麼了,你抽刀乾什麼,我冇讓你砍啊!”

本來大頭還想給王尊展示一下自己鐵身的堅不可摧,殊不知,王尊已經把打鬼刀給抽了出來,咬牙切齒的就衝了上來。

“腦大你發什麼神經,你這麼大的起床氣嗎?”

大頭爬起來就跑,小腦袋,大身軀,十分的滑稽。

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大腿去碰王尊的打鬼刀,這可是要命的!

“老子他孃的就剩一把菜刀了,你丫拿來砍大腿,我不把你的大腿的削下來!”

王尊追了出去,不給大頭一點顏色看看是不長記性!

小靈聳了聳肩,無趣的撇了撇嘴,把菜刀一扔,跟上去看戲去了!

把大頭收拾了一頓,王尊點了一個外賣,然後打開任務介紹。

【任務生成成功!】

【特殊任務:找屍!】

【任務時間:淩晨一點開始!】

【任務地點:無人居住的房子!】

【任務要求:老鼠一隻,紅繩一條,無人居住的房子一間!】

【任務提醒:淩晨一點之前,找一間帶在院子的無人居住房子,躺入一樓門內,將紅繩捆在老鼠的身上,將老鼠放出門外,三分鐘之後,收回紅繩,三分鐘內,不能偷看門外的情況!】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看完任務介紹,王尊先是有一些訝異,旋即又是一頭霧水。

這種特殊任務已經很久冇有執行過了,這種任務是王尊最不想做的任務。

任務完成冇有獎勵,任務失敗被抹殺,完全是吃力不討好。

但是,他又不能不做,強製性的任務,很噁心。

“無人居住帶院子的房子,紅繩,老鼠?”

這倒不是什麼難事,王尊好奇的是,把老鼠放出去之後的三分鐘內,會發生什麼事?

係統特彆的說明瞭,這三分鐘內可不能偷看。

也就是說,這三分鐘內,隻能通過手上的紅繩感應門外的情況。

這倒是讓王尊有意好奇了。

無人居住帶院子的房子,鳳凰山上多的是,這不是問題。

吃了飯,王尊離開鳳凰山,去到菜市場,花了100大洋,買了一隻田鼠!

田鼠也是老鼠吧?

冇有區彆吧?

順便,王尊又買了晚上的菜,很久冇有炒菜做飯了,王尊有些懷念自己的廚藝。

然後,王尊又到兩元店買了一圈紅繩,這種紅繩就是用來戴在脖子上的紅繩,很普通!

回到鳳凰山,王尊遠遠的就看到自己家門前停了一輛豪車!

鮮紅的跑想不注意都不行。

不用猜,李清月來了。

已經有一段時間不見李清月了,王尊倒是冇有什麼波瀾。

李清月有彆墅的鑰匙,早就進入其中,當王尊提著一隻活生生的田鼠和幾袋菜回到門前時,李清月整個人都麻了,花容失色,連連後退。

“這是一隻老鼠?”

王尊點點頭,很是無辜的樣子。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嗎?

不就是一隻老鼠嗎?

為什麼看到一隻老鼠像要被人非禮一樣?

“你……你這是要……乾什麼?”

李清月看了看王尊另一隻手上的菜,又看了看掙紮的老鼠,一下子想到了一個不敢相信的畫麵。

“你覺得呢?”

“要不要嘗一下,老鼠湯挺鮮的!”

王尊麵帶微笑。

在李清月的眼中,這無疑是變態的笑容啊!

“不……用了,你慢慢吃,我下次再來!”

未等王尊說什麼,李清月一溜煙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