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看到了地上的人是一具屍體,屍體正捧著一隻流浪貓在啃食,並且對他露出了瘋狂的表情!”

“學員說,屍體滿嘴的貓毛,一臉的貓血,還想攻擊他,幸好宿舍裡的人聽到尖叫聲跑了出來,不然後果無法想象!”

“守門屍的事情剛結束,又來了一個啃食血肉的屍體,哪天之後,不少人都遇上了這具屍體,並且發現這具屍體也是從地下屍庫走出來的,最後的結果是,一位晚上巡邏的工作人員被咬死了,至今為止,這具屍體還在學院裡,我們這些在學院裡過夜的人都遇到過!”

“自哪以後,學院主動找學員談話,讓有條件的學員在外過夜,冇條件的,像我這些的學員,最好是六個人一個宿舍,晚上鎖好門窗,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宿舍!”

女學員吸了幾口氣,已經流下了一滴冷汗。

周靜與王尊沉默了!

王尊冇想到自己是來做儲存室任務的,會擴展到地下屍庫的事情上。

不過,係統冇有要求插上地下屍庫一腳,哪他也不用管。

當然,遇上了,這個任務遲早也會來。

隻是,不明白的是,地下屍庫,儲存室,西區火葬廠,這三者之間,有聯絡嗎?

背後的人,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裝神弄鬼,妖言惑眾,我纔不信,一定有人在暗中搞鬼!”

周靜肯定的說,她纔不相信這種詭異的事情。

雖說如此,但她還是有些緊張,掩蓋得很好,但王尊還是看得出來。

確實也是如此,就算是膽子再大的人,接二連三的遇上這些詭異的事情,也會讓人發瘋,讓人感覺到恐懼。

“還有嗎?”

王尊繼續詢問,說來說去,還是冇有說到點子上,地下屍庫的怪異應該是不隻是這麼一點。

“有”

女學員似乎是打開了話匣子,又像是許久冇有人傾訴,想要將心裡積攢了許久的憋屈全說出來。

“自從這西件事情之後,彷彿是某種封印被打開了,某些東西被釋放了出來,怪事接二連三的出現了。”

“深夜的學院裡,經常會聽到一些撕心裂肺的吼叫聲,悲傷的哭聲,還有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這些聲音,都是從地下屍庫裡傳出來的!”

“有時候,能看到一些屍體從地下屍庫裡打開門走出來,在院區裡遊蕩,在院區裡爬行,在院區裡對著月亮吸食!”

“這些屍體開始越來越放肆,有的屍體會在三更半夜的時候跑到宿舍樓去,敲響宿舍的門,並且想要砸門進去,第二天起來,會發現宿舍的門上多出很多的手指抓痕,以及一些殘剩的血肉!”

“有一天的夜裡,我失眠了,我聽到窗外的走廊裡有人走路的聲音,我聽的出來,哪是屍體走路的聲音,很僵硬,很慢,屍體在走廊裡來來回回的走動,最後停在了窗外。”

“窗外正好有一個很小的窗,我的床頭就在窗下,我睜開眼睛就能看到窗洞的外麵有一雙眼睛,正在無神又無情的盯著我看,我當時嚇得不行,恐懼不安,但我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直到天亮,哪屍體才離開,我把窗上的小洞用膠布封死,不封還好,封了之後,第二天晚上,我更害怕了!”

女學員的臉徹底是白了,口乾舌燥,雙手捏緊,咬著牙。

讓一個法醫學院的學員害怕成這個樣子,可想而知當時的情況有多恐怖。

兩人冇有打斷女學員的話,讓她繼續說。

“不知道為什麼,第二晚上,我又失眠了,我害怕的事情又發生了,大概淩晨三點多的時候,走廊外麵又響起了僵硬的腳步聲,又有屍體在來來回回的走動,然後突然又消失了,我當時以為屍體是路過而已,冇想到是,我睜開眼睛一手,一根蒼白的手指從窗戶上的小洞捅了進來,把膠皮捅破,縮回去之後,窗洞的後麵,又是一張屍體的臉,又是一雙死人的眼睛,在盯著我看,而且,屍體的臉上,居然出現了一個笑容!”

“我當時再也忍不住了,我被嚇暈了!”

“類似這樣的事情很多,有時候三更半夜的時候,能看到對方樓的牆壁上有一具屍體像殭屍一樣爬動,能看到某個角落裡直挺挺的立著一具屍體……”

“學院裡本來流浪貓流浪貓挺多的,怪事發生之後,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些被咬得血肉模糊的貓狗屍體,現在學院裡連都鼠都冇有幾個了!”

“這些事情院長是知道的,也做過補救,隻是冇有作用,哪些符咒,神像,八卦鏡一點作用也冇有,院長說,地下屍庫……已經失控了……”

“地工屍庫裡,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有一些撕心裂肺的叫聲,慘不忍睹的哭聲,還有瘋狂的打砸聲……夜晚的時候,地下屍庫的四周……不,準確的說,整個院區都是禁區,最好的辦法就是躲起來,躲到天亮!”

……

女學員說了很多,夕陽徹底消失了,天色開始漸漸暗了下來,偌大的院區裡,隻有一些樓梯口,大門口亮起了燈而已。

由於周圍就是山,風帶著冷意,以及“沙沙”樹葉聲,讓偌大的院區一點點的變得詭異。

“謝謝你,回去吧!”

王尊和周靜謝過女學員,然後看向地下屍庫厚重黑色的鐵門,兩人陷入沉思之中。

真的這麼邪嗎?

“有什麼想法?”王尊喃喃自語。

周靜麵不改色,淡淡的說:“還冇聽夠,我完全是當成鬼故事來聽的,一點也不嚇人,像我這種理智的人,纔不相信什麼鬼怪之說!”

王尊:(・᷄ὢ・᷅)

呃!

彆裝了好嗎?

你明明很不安好嗎?

死要麵子活受罪啊!

王尊思考的是,到底地下屍庫與西區火葬廠之間,有什麼關聯?

是獨立的事件?

可它們之間相隔得太近了,讓人不得不將它們聯想在一起。

“不好意思,來晚了,我們快一點吧,天黑了!”

這時,一個老人過來了。

這應該就是院長所說的介紹人。

兩人也不怠慢,看得出來老人也是因為地下屍庫的影響變得很著急!

儲存室與地下屍庫相隔的距離並不是太遠,兩者之間能清晰的看得見。

老人把兩人帶到儲存室前,也是一扇厚重的大鐵門,烏黑粗糙,是左右移動式的設計,往左邊一推就能推開。

鐵門被推開,一陣寒氣撲麵而來,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長長的過道,兩側有大概五個房間。

過道的上頭裝著燈,打開之後,明亮的燈光居然無法照亮整條過道,依舊是顯得有點印昏暗。

這裡是零下的溫度,長年開著冷氣,視覺自然是有些不一樣,加上密不透風,除了頭上的燈以外,冇有其它的光源,給人一種異常的感覺。

每個房間的上方都寫著編號,就是12345。

老人給兩人介紹,雖然在這裡工作,但他的膽子似乎並不大。

每個人房間都很大,牆壁很白,貼了瓷磚,很乾淨,也很詭異。

天花板上,牆上,都有著冷氣出口,冷氣伴隨著寒氣幽幽而出。

屍體與福爾馬林交織的氣味很難聞,王尊有些不適應,處處透露著怪異與不正常。

第一個房間裡,擺放著七個很大很高的玻璃罐子,裡麵全是屎黃的液體,液體當中浸泡著一到三具的屍體。

裡麵的屍體已經被浸泡得發白,僵硬,表情各異,猶如一塊塊的豬肉。

老人簡單的介紹第一個房間的情況,這是福爾馬林浸泡的屍體,一般來說這些屍體是不會打開的,長年浸泡在其中。

三個給這些為研究付出身體的正義人士鞠了一下弓。

然後,三人來到第二個房間,裡麵是一牆的冰櫃,大概三十個,當中擺放的也是屍體。

第三個房間,這個房間就有點血腥與不安了。

這裡擺放的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玻璃罐子,裡麵也是裝滿了福爾馬林,當中浸泡的是各種的器官內臟,還有人頭!

第四個房間,裡麵是各種各樣的動物屍體!

第五個房間,裡麵什麼也冇有,空蕩蕩的一個人房間。

一共五個房間,彆看隻是五個房間,其實當中停放的屍體足足有上百具之多,可以說是讓人震驚。

王尊與周靜都是見多識廣的人了,但看完儲存室的擺放之後,也是心有異樣。

老人給兩人介紹完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把鑰匙給了兩人,踏著自己的小三輪一溜煙的頭也不回。

兩人站在儲存室的大門口,看著一片寂寥的院區,好像除了他們兩人以外,已經冇有了任務人。

七點!

夜幕降臨!

月亮升起!

有月光,但很黑!

安靜,灰暗,無風!

偌大的院區裡連一絲蟲鳴也冇有,安靜得可怕,一些樓梯口,樓層的走廊感應燈時亮時滅。

好像有人從中走過一樣!

可是,這裡明麵上除了王尊兩人以外,真的是空無一人啊!

所有房間的燈都滅了,黑壓壓的一片,揪人心頭!

“有什麼想法?”

王尊淡淡的開口,無喜無憂,一點感覺都冇有。

從儲存室的大門口,一眼就看得到地下屍庫的厚實烏黑大鐵門,兩扇大鐵門彷彿關閉了兩個世界。

“有點餓!”

周靜喃喃的說,似乎對一切都不在意的樣子!

王尊:(−_−;)

我尼瑪!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吃飯,現在這個時候,去什麼地方給你找吃的去?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看時間還早,兩人還是離開了院區,出了法醫學院的大門,在馬路上走了一公裡才能找到一個路邊小攤,搞了一個麵吃。

一公裡之外,已經算是有些人氣,路邊稀疏的有一些房子,有一些光亮。

大概九點的時候,兩人回到法醫學院,隻是離開了一個多小時而已,整個學院給兩人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更加的詭異,更加人的安靜,更加的陰森!

空無一人,安靜得可怕,兩人走在其中就像是走在了一個被廢棄的地方,處處透露著怪異!

“我們現在怎麼樣做呢?”

周靜突然開口,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自己的想法很堅定,也很明確,很決然,可她還是有些不安。

女學員的訴說也不是冇有道理,絕不會是空穴來風,更不會是胡言亂語。

這裡真的這麼奇怪嗎?

如果是獨自一人的話,周靜感覺自己不會到這裡來,真的很不安。

“怎麼辦?”

王尊想了想,“現在還早著呢,我們再等上一會吧!”

“還等?”周靜睜大眼睛,她已經有些想離開這裡了。

“不然……找點刺激的事情玩一玩?”

王尊一邊說,一邊麵帶微笑的看著周靜,上上下下的看。

周靜脖子一縮,刺激的事情?

乾什麼?

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他想乾什麼?

“去你丫的,老孃可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滾你丫蛋的,少對老孃其心不良,老孃讓你這輩子都蹲著尿尿,信不信?”

周靜瞪大眼睛,咬著牙。

王尊:(°_°)

我叉!

這女人是對自己有多大的信心?

也太先入為主了吧?

老子對你一點興趣也冇有好嗎?

彆以為是個男人都對你圖謀不軌好嗎?

“為什麼不說話,你心虛了是不是,我是萬萬冇想到啊,你表麵老老實實,實際上是一個衣冠禽獸,老孃滅了你丫的,讓你噁心人!”

說著……周靜開始拔槍!

王尊:“……”

“大姐,你行行好吧,我真的冇有這個意思,你思想單純一點會死嗎?”

“哪你又說找點刺激的事情玩一玩?這不是很刺激?夜黑風高,空無一人,正是你這種猥瑣的男人喜歡的時候,你這種男人我見多了!”

周靜冷哼:“你的少心思,逃不過我的火眼金睛!”

王尊無言以對,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我是說,去地下屍庫看一看,找找刺激,消磨一下時間,你到底是在想什麼,鬼纔對你感興趣,你在我眼裡也隻一個人而已,對你冇有絲毫的非分之想!”

王尊抹了一把汗,周靜這是對他人格的侮辱啊!

周靜撇嘴,用得著說得這麼絕嗎?

給點麵子不行?

怎麼說她也曾經是一個校花好嗎?

現在是凶了點,雷厲風行了一點,但也是一個美女好嗎?

直男!

不解風情!

“這樣啊,確實有點刺激,要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