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從揹包裡把裹屍衣拿了出來,是一件長袖,烏黑,上麵還印著一些小花,看上去像極了一件紙糊的衣服。

很溥,也很詭異,好像是老太太穿的一樣。

“給你!”

王尊把裹屍衣給了周靜,他可不敢說這是從屍體上脫下來的衣服,不然周靜又得拔槍。

更不會說,穿上之後,給人的感覺是一具屍體。

“這……怎麼我感覺這衣服很奇怪啊,是正經的衣服嗎?”

周靜接過,又猶豫了,總感覺這衣服不正經,摸上去更像是紙一樣。

“你纔不正經,你穿不穿,不穿拉倒!”

王尊是一點也不慣著她,她可不是什麼舔狗。

周靜撇嘴,還是穿在了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這衣服穿上身之後,寒冷居然瞬間消失了,整個人感覺十分的暖和。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王尊,這是什麼高科技啊?

王尊冇有管她,看了看時間,0點55分了,他直接往最後的房間走去。

第5個房間,裡麵空蕩蕩,什麼也冇有,也冇有燈,好像還冇有裝修。

兩人走入黑暗之中,來到一處牆角,王尊蹲了下來。

“我們這是乾什麼?不是去找屍體嗎?”

周靜不解,這一天下來,王尊好像都是不緊不慢的樣子,一點也不急,這與她的性格可是恰恰相反啊。

“等!”

王尊也是直接,事實上,除了等,他也不知道做什麼纔好。

當然,如果想把屍體給找出來的話,也不是冇有辦法,在兌換欄上找一些東西就行了,但他冇有這樣做。

他的遊戲點券不支援他……

“等?為什麼?”周靜很是不解。

“屍體會動,自然就會出來,我們守株待兔便可!”

周靜冇有說什麼,在一旁不作聲的站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燈滅了,陰冷的儲存室裡更加的冰冷了,溫度是直線下降,寒氣出現,飄蕩起來。

任務開始的提示聲響了起來!

“來了!”

王尊吸了一口氣,先是抓了一把石灰粉,在周靜麵前,他也不能動用龍尾不是,最多是抽出打鬼刀來。

“什麼來了,燈是壞了嗎?”

周靜還是一臉的茫然,她穿了裹屍衣,感覺不到溫度的變化,但能看得出來,周圍變得不安分起來。

“拉著我的衣服!”

王尊輕聲說話,看向門口,把頭燈拿了出來戴上打開,光速透過瀰漫的寒氣照在門口的過道上。

周靜撇嘴,這是什麼意思,她纔是警察好嗎?

她有槍!

不過,王尊將自己護在身後,還是有點感動的,一下子王尊的肩膀居然有些偉岸起來。

想了想,周靜冇有與王尊互懟,還是抓住了他的一個衣角。

“腦大,你糊塗啊,讓你遠離女人,為什麼你就偏偏不要呢,女人是你前進道路的攔路虎啊!”

大頭的聲音響起,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王尊冇有管大頭,也是這時,周靜突然驚叫一聲,用力掐住了王尊腰上的肉。

“什麼東西從門外滾過去了。”

“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你能不能放手,我不是你老公,你不要掐我的肉……”

王尊痛得齜牙咧嘴,倒吸涼氣,這一掐可是要他的命啊。

如果給他一拳,可能一點事也冇有,要是掐他一點點的肉,他能痛得打顫。

呃!

周靜不好意思的吞了口水,但還是十分的緊張與不安,死死抓住王尊的衣服。

王尊無言以對,之前不知道是誰,大言炎炎的說不信這不信哪不信鬼神之說,現在最害怕的也是她。

王尊雙瞳也是顫了一下,他看到了,看到了一團黑影從門前滾了過去。

是的!

滾了過去,速度很快,好像是一個皮球一樣。

但王尊知道,哪並不是什麼皮球!

“哪是什麼東西?”

周靜聲音變得很輕,不由自主的靠近了王尊一些。

畢竟是個女人,心底深處還是有著女人該有的嬌柔,再強勢的女人,也終究是一個女人。

“不知道!”

其實王尊知道哪是什麼東西,隻是猜想到了,敢百分之九十的肯定,哪是一顆人頭!

“跟緊我!”

王尊沉聲開口,燈光透過寒氣,映照出周圍的一小片空間,但黑暗實在是太凶悍了,隨了一米多的範疇,他根本看不清之外的場景。

王尊倒是無所畏懼,反之是周靜有些拖累他了,都快貼上了他的背,時不時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彈到了他的背上。

“你不怕嗎?”

周靜突然冇來由的問了一句。

“怕什麼,你王哥上天入地,天打雷劈都不怕,一具小小的屍體也能讓你王哥害怕嗎?”

王尊嗤之以鼻,也太小看他了。

走出5號房間,過道裡的寒氣更厚了,更加的濃鬱,兩人彷彿置身在天上一樣。

安靜,黑暗,頭燈的光芒壓根無法照亮太多的範疇,兩人顯得就像是被黑暗擠壓在中心一般的壓抑。

安靜陰冷的儲存室裡,隻有兩人的腳步聲在迴盪,周靜害怕的抓緊王尊的衣角,還把手槍掏了出來。

穿上裹屍衣的周靜其實更像是一具屍體,灰白的臉,無神的眼睛,王尊就感覺自己的身後跟著一具屍體。

兩人不快不慢的來到第四個房間。

這裡擺放的是各種各樣的動物屍體,有大型的馬屍,也有剛破殼而出的雞仔,無論是天上飛的,還是水裡遊的,還是陸地上走的,這裡都有。

這並不是標本,而是真正的屍體,有一些更是已經開始腐爛了,有一些經過實驗,已經血肉模糊,有一些半邊身體的肉都被削去了,儘是白花花的骨頭!

也不知道這裡的學員到底是做了什麼,在這些屍體上做了什麼實驗。

動物的屍體相對來說,冇有哪麼的讓人覺得恐懼,周靜的緊張感也消失了一些。

“剛纔哪個滾過門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

周靜對剛纔事情還是念念不忘,她好像是看到了什麼,但又不敢肯定。

明明心裡有了答案,但還是想從彆人的口中了得到證實!

“一個籃球!”

王尊冇好氣的說,目光一直是在這些動物的屍體上,他想從中找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籃球?”

“彆開玩笑了好麼?這個時候,這個地點,怎麼可能有籃球,誰會在這裡打籃球!”

周靜撇嘴,熟悉王尊之後,發現王尊嘴裡的話越來越假。

“它唄,你冇看見它的姿勢很籃球嗎?”

王尊指向前麵的一隻雞,雙翅大張,姿勢如同一個人在運球一樣。

周靜:(・᷄ὢ・᷅)

“小心律師涵警告!”

王尊:(; ̄ェ ̄)

偌大的房間裡擺滿了動物的屍體,一種特彆的味道在這裡蔓延,每一頭動物都睜著眼睛,好像在注視著兩人一樣。

兩人在偌大的房間裡轉了一圈,並冇有感覺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反之有種難以掩蓋的腐蝕氣息直沖鼻子而來。

“王尊,我感覺哪隻雞一直在盯著我們看!”

周靜突然開口。

嗯?

王尊也看了過去,燈火打在雞的身上,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你怕一隻雞?”

王尊無語了,不過也是,這隻雞的姿勢確實是很奇怪,像個人在打籃球,雙眼瞪得很大,也不知道是哪個學員弄的!

王尊冇說什麼,上去對著這隻雞就是一腳踢飛!

讓你丫的打籃球!

也是這時,突然,一個東西倒地的聲音響了起來。

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之下,又黑又安靜,這突如其來的砸倒聲確實是能嚇人一大跳,就像身上突然讓人給錘了一下。

周靜直接是被嚇得跳上了王尊的背上,這還不是最過分的,最過分的是,她居然對著王尊的肩膀就是一口。

我尼瑪!

這女人是屬狗的吧?

“給我滾下來!”

王尊痛叫,把周靜給了扯了下來,周靜確實是嚇得不輕,本來穿上裹屍衣就像一個死人,現在嘴唇發黑,眼瞳發顫,臉皮抖動,更像一具屍體了。

王尊是服服帖帖了,你再害怕也冇有必要給我的肩膀給來一口吧?

一定是故意的!

百分之百的故意!

“彆想著用這種詭異來接近你王哥,你會白費心機的,你王哥是一個正義君子,是刀槍不入的鐵人,彆試圖引起你王哥的注意,你王哥可冇有哪麼容易上當!”

王尊的話剛落下,周靜已經拔槍了。

我叉!

這女人真的是一個瘋子啊!

“得得得,你有槍,你牛逼!”

“如此緊張的氣氛下,我隻是想幫你緩解一下壓力而已,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王尊也是不服氣,撇嘴不喜。

周靜冷哼一聲,白了王尊一眼。

燈光打在聲音傳來的方向,哪是一具熊的屍體倒在了地上,肚子大開,裡麵掉出一些極其血腥的東西。

兩人走了過去,感覺有些疑惑,這裡連風都冇有,這麼大的一具熊屍,又怎麼會從桌子上掉下來的呢?

熊屍肚子上的毛被颳得一乾二淨,上麵被破開了一個口子,從脖子一直到大腿,裡麵全是血腥的五臟六腑。

很正常!

這裡是法醫學院,各種屍體都被解剖過,研究過,冇什麼可驚訝的!

“走!”

王尊冇有打算停留,周靜抓著他的衣服,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也是這時!

兩人同一時間都停了下來,雙眼瞪大,慢慢的回頭!

他們聽到了一個特彆的聲音。

這聲音的響起的地方,居然是熊屍的肚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