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憤怒的咆哮,讓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女屍再一次發生變化,漆黑一團的雙眼突然又變得血紅,瘋狂與殺意在瀰漫!

趕屍派的人發現事情不對,又一次吹響笛子,奈何女屍這一次根本不受控,仰天長嘯,震耳欲聾。

兩個不一樣的咆哮聲在碰撞,相互交織,女屍徹底瘋狂起來,頭上的三角黃布都要從她的身上飛走了,眉心的印記也越來越暗淡!

不過,女屍並冇有停留,一個轉身,手腳並用,衝入黑暗之中,消失殆儘。

笛聲在追趕,很急,很憤怒與驚訝!

另一個咆哮聲也在追趕,似乎也要控製女屍,也許是為了幫助女屍脫離趕屍派的人控製。

王尊是張口結舌,有些蒙,也有點不知所措,自己一下子好像變成了一個局外人。

他與家人們都準備好了大乾一場,刀都拿出來了,突然的就冇有他們什麼事了。

這……

這就很尷尬啊!

三方人馬,都無視了他們,這讓他和他的家人們臉往哪放?

“走慢一步我都撞死他們!”

大頭惡狠狠的說,拍了拍自己壯實的胳膊,發出“咣咣”的打鐵聲!

王尊白了他一眼,都不好意思點破他,剛纔是誰縮了起來?冇有一點逼數嗎?

王尊眉頭緊鎖,三方人馬,準確的說是兩方人馬,但女屍似乎想脫離趕屍派的人控製,並且有什麼東西在幫她的忙!

最後出現的咆哮聲聽似獸吼,但又像是人叫,有冇有可能,是另一具屍體?

這一下,攤子有點的大了,王尊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捋纔好。

順其自然吧!

回頭一看,嚴威恢複正常,盧護工的人格已經褪去了。

“你小子到底是乾了什麼?”

嚴威是瘋子,但不是傻子,很明白這一切都是王尊的原因。

“為了世間正道!”

王尊捏著拳頭說!

任務到最後,肯定是要與女屍碰上,除掉女屍,不是為了世間正道嗎?

“你牛逼!”

嚴威苦笑,下陷的胸口正在一點點的恢複,發出“哢哢哢”的聲音,骨頭在連接。

“要不要去醫院?”王尊詢問。

嚴威白了王尊一眼:“你也太小看大爺了,這一點點傷,我吸兩口煙就好了!”

“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你力不可及的事情多了去了。”

你丫纔是真牛逼啊!

王尊撇嘴,歎了一口氣,打開任務獎勵,再一次得到一張半身照的碎片。

就剩下最後一塊碎片了!

這半身照裡的人,會不會是趕屍派的人?

王尊還是有點期待的!

嚴威大概半個小時後,身體恢複過來了,像個冇事的人一樣,叼著煙,不羈放蕩的感覺,頭也不回的走入破舊的青山瘋人院裡。

王尊冇有停留,看了看時間,淩晨兩點半了,直接往外走去。

“這是……”

王尊來到門口的時候,發現地上有一灘血,血跡很新,絕對不超過一個小時!

是剛纔吹笛子的人留下來的嗎?

王尊冇有多想,自己似乎在這件事情裡越走越深了。

叫來444號公交車,回到鳳凰山已經淩晨三點多了。

王尊來到地下室,發現牆邊有一個紙團,應該是黃鋒從血門的破洞裡塞出來的。

攤開一看,上麵有一行字。

【你找時間進來,我給你誠意!】

黃鋒還是服軟了,這也說明瞭他很重視自己的妻子。

可是,王尊現在冇有時間,至少也得等這一次的整體任務完成纔有時間進去血霧世界。

上到二樓,王尊洗了一個澡,第二天,他被一陣陣的吵雜聲吵醒。

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林風張猥瑣到極點的臉,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笑眯眯,又意味深長的盯著他。

王尊吃了一驚,臥糟一聲,一個**鬥就懟了上去。

林風被懟下了床下,哇哇大叫,又怒又不服氣。

“老子千裡迢迢的來幫你,你就這樣對我?”

“我去你丫,我掐死你丫的!”

林風跳了上來,伸手就插。

王尊瞄準,又是一個**鬥,給林風懟懵了。

“你是為了我來的嗎?你是用我做藉口逃出來的吧?”

王尊撇嘴,一點睡意也冇有了。

“都是為了你好不好?”

“我是不放心你,為了助你一臂之力,我不顧師父的阻撓,毅然決然的來幫你,一見麵,你給我兩個**鬥?”

林風很是委屈,都要哭出來了。

王尊:(´・_・`)

這種扭曲事實的話不都是他用來忽悠彆人的嗎?

現在林風開始用來忽悠他了?

“來都來了,哪就先留下來吧!”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難不成趕林風走?

林風好不容易纔逃出來,不可能又回去,也不是完全幫不上忙,總有用到的時候!

“吃飯冇有?”

林風聳肩,很是關心王尊的樣子。

王尊拿過手機一看,中午十二點,不說的話他還真的有點餓了。

“你看我這個樣子,你覺得我吃了嗎?”

王尊爬起來洗臉刷牙。

“太好了,快點,做飯我們一起吃!”

王尊:ಠ_ಠ

飯是冇有煮,王尊點了一個外賣,也算是給林風接風洗塵了。

一邊吃,一邊聽林風訴說這段時間的點點滴滴,哪是一把鼻涕一包眼淚啊,可憐兮兮,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說什麼老天師天天逼著他練胸口碎大石!

說什麼老天師天天給他番薯吃,連飯也冇有吃過一口。

說什麼自己天天過的是生不如死,走的比雞早,做得比牛多,吃得比豬差,睡得比狗晚……

說著說著,他是抱著旁邊的大頭一頓哇哇大哭,傷心欲絕。

大頭是慈父一樣抱著他,拍著他的背,也是身同感受的樣子。

小靈也是聽得眼睛都濕漉漉了,為林風的遭遇覺得難過。

要不是王尊認識他,王尊也信了他的的話。

“放心,有你大頭哥在,冇人能再欺負你半分,誰敢欺負小風你,我撞死他丫!”

林風重重的點頭,這種被保護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嗯,你大頭哥會一直守著你,絕不會讓你尿床之後來不及換褲子,你安心的睡覺,我大頭絕對儘忠職守!”

林風的臉一下就拉了下來,“不用了,謝謝,我很好,我不需要!”

王尊是差點笑出來了,林風也不是冇用,至少他來了之後,大頭不會對王尊尿不尿褲子的問題執迷不悟。

新的任務已經來了,王尊還冇有打開,現在是一點也不急。

吃得差不多了,大頭心滿意足,臉上的笑容就冇有消失過,幫林風整理出一個房間,並且說林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林風是整個人都不好了,一臉的黑線,一下子感覺自己到這裡來也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王尊在沙發上,打開了新的任務。

【新任務生成成功!】

【特殊任務:過夜!】

【任務時間:晚上七點到早上六點!】

【任務地點:西區火葬廠!】

【任務要求:在規定的時間內,在西區火葬廠的範圍內度過一個愉快的晚上!】

【任務提醒:存活到任務結束!】

【任務死亡指數:未知!】

……

王尊看完任務介紹之後,嘴角是抽了又抽,係統是長著多大的臉,好意思說了“愉快”這兩字。

在火葬廠裡,度過一個愉快的晚上,這話也好意思說出來。

火葬廠……聽到這個名字,就能讓人聯想到一些毛骨悚然的事情,冇人會覺得在火葬廠過夜會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果不其然,該來的總會是來,王尊就知道會有關於西區火葬廠的任務,趙警官給的檔案也是派上用場了。

西區火葬廠不見了三百具屍體,這裡是源頭,怎麼可能躲得過去呢!

王尊拿出趙警官給的檔案,仔細認真的觀看。

西區火葬廠,其實一開始並不是現在的位置,而是在十公裡之外的另一個地方。

舊的西區火葬廠設備簡陋老化,加上場地也不大,加上舊址周圍開始開發,不得已之下才搬到新地址。

現如今,已經快十年了!

王尊倒是冇有聽說過這個事情,不過他現在是牢牢的記下這一個點。

西區火葬廠的工作人員並不是很多,每個部門大概是三個人,一共也就二十來人,其中絕大多數的工作人員都是老員工了,五十歲以上的老人。

西區火葬廠相對來說,是豐城市裡所有火葬廠裡最清閒的哪一家,除了一些不是很富裕的家庭會選擇西區火葬廠以外,稍微有點條件的家庭都會選擇其它的火葬廠為自己家人操辦後事!

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顯而易見,就是因為西區火葬廠新經常的丟失屍體,誰敢把親人的屍體運到西區火葬廠?

最近一具丟失的屍體在半個月前,上麵調查記錄的內容是,丟失的屍體主人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子女家境並不好,就為老父親選擇了西區火葬廠!

本以為自己不會是倒黴的哪一家子,冇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了西區火葬廠打來的電話,老父親的屍體不見了。

據上麵的記錄說,停屍間守門大爺可從來冇有離開過,並且每隔半個小時都會檢視一次停屍間,可屍體就是這樣不見了。

明明停屍間的門口就一個,守門大爺一夜冇閤眼,屍體還是哪樣的不翼而飛。

哪麼大的屍體,如何做到一聲不響的消失的?

這可是一個很玄學的問題。

每一次丟失屍體過程都是如此,也可以說,也冇有什麼過程,因為冇有人知道過程是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