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仔細翻閱上麵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守門大爺的描述記錄,冇有任何實質性的作用。

當王尊想把檔案拿上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

他又仔細的翻了翻上麵的內容,長長的撥出一口氣來。

上麵記錄的屍體丟失過程基本上都來自守門大爺的描述,而且守門大爺是一次也冇有看到屍體是如何丟失的,他一夜冇閤眼,一夜冇有離開過停屍間,可屍體就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了。

從守門老大爺的描述來看,每一個丟失屍體的夜晚,都有一個人去過停屍間。

這個人以絕對的名義是去看屍體,防止屍體被偷,所以一切都順理成章。

這個人,就是焚化間的宋慈!

宋慈,西區火葬廠絕對的老員工,二十年前加入其中,從來冇有犯過錯,也冇有請過假,為人雖然寡言少語,不善言辭,但是一個絕對的好人。

工友家裡有事,廠子裡有問題,他是絕對衝在第一個的哪個人。

無論是出錢還是出力,他都無怨無悔。

宋慈膝下無兒無女,聽說早年間有一個老婆,但早已經去世了。

也是他老婆去世之後,他加入了西區火葬廠,一乾就是二十年,變得不善言辭,為人孤影獨行,幾乎從來冇有離開過廠子。

但他是一個好人!

所以,就算是廠長,也對宋慈十分的敬畏,禮讓三分。

宋慈幾乎可以掌管西區火葬廠的一切,所以他三更半夜的去看屍體在工友的眼中他是出自責任,冇有其它的私心。

“宋慈……焚化工,乾了二十年的老員工,無兒無女無妻,孤寡一人,幾乎冇有離開過西區火葬廠!”

在彆人的眼中,宋慈最多是一個孤僻的人,但在王尊的眼中,卻有另一種的解答方式。

“他三更半夜的去看屍體,是真的檢查屍體屍體有冇有丟失嗎?”

“每次他去的時候都是屍體丟失的哪一晚,其它晚上卻冇有去,這是巧合?”

“三百次的巧合?”

王尊笑了笑,宋慈很幸運的成為了他第一個懷疑的人。

第二個懷疑的人,自然就是守門大爺了!

他真的一夜冇有閤眼?

真的一夜冇有離開過嗎?

王尊纔不相信他的話!

事實上,用得著這個麻煩嗎?

裝幾個監控不行是嗎?

不過,什麼地方就有什麼樣的習俗與規定,在停屍間安裝監控,確實有點不合適。

王尊又在檔案上翻了翻,發現冇有過多有用的資訊,把其扔一邊去。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把林風也帶上去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林風是弱了點,但也不是完全幫不上忙,畢竟是龍虎山的弟子,下一個的龍虎山天師。

王尊又想,要不要把周靜也帶上,仔細想想,還是算了,西區法醫學院哪一晚發生的事情她應該還冇有完全消化,今晚要去的是西區火葬廠,哪地方,更刺激。

在王尊想來想去的時候,一樓的大門開了,有人用鑰匙開門進來了。

不用猜,王尊知道是誰,頓時一頓的頭大。

“為什麼不回我資訊?”

一上來看到王尊若無其事的坐在沙發上,李清月是一團火直上天靈蓋,氣不打一處來。

她發了幾天資訊了,王尊是一句冇回啊,完全是忽視了她啊!

怎麼說她也是一個千金大小姐,女神級彆的存在,還從來冇有如此的舔狗過,真的太丟人了。

“忘記了!”

王尊撇了撇嘴,隻能這樣說了,不然怎麼說呢?

不能說就是不想回去資訊吧?

這樣太直接了。

“忘記了?”

李清月是火冒三丈,這話說出來就是騙人的好嗎?

忘記個屁,就是不想回而已!

“注意形象,怎麼說你也是一位上流社會的大小姐,像個潑婦似的,傳出去多難聽呢,是吧?”

王尊不喜不淡,從容淡然,不以為然。

氣得李清月是渾身發抖,銀牙咬得“哢哢”真響!

小短裙,黑絲襪,平底鞋,蕾絲長袖,烏黑長髮,火辣又性感。

又禦又蘿莉!

李清月確實是男人們的夢中情人,但不是王尊的。

王尊也是為了她好,少點聯絡,少點相見,對她真的好!

以後會是什麼樣子,王尊也不知道,鬼知道係統會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他不能讓李清月也受到傷害。

這也許也是一種愛吧?

誰說不是呢?

“什麼形象,形象個屁,你……”

李清月咬牙切齒,氣得跳腳,她生氣的樣子其實更加的好看,有一種彆樣的氣質。

不過,她是真的急了,完全不顧形象,對著王尊就是一頓的口沫橫飛。

王尊是冇還口,畢竟他不回資訊也確實是故意的。

林風和大頭小靈拿著薯片從房間裡出來了,在一旁椅子上直勾勾的看著,一副幸災樂禍,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樣子,還很開心。

最開心的莫過於是大頭了,捏著拳頭給王尊打氣,讓他堅持,又亦或是反手給李清月一個**鬥。

在大頭的眼中,女人可是王尊的攔路虎,絕不能與女人在一起。

“腦大加油,我支援你,我相信你!”

“腦大,你實在堅持不住就給她兩個**鬥,我絕對支援你,如果你下不了手,讓我來,我撞死她!”

林風:(´・_・`)

這貨的心理也太黑暗了吧?

“你懂什麼,要想生活幸福美滿,女人孩子不能有,跟著你大頭哥,你要學的東西多了去了!”

大頭老成的拍了拍林風的肩!

兩鬼一人,看得是不亦樂乎,還時不時點頭評足,讓王尊這樣做哪樣做!

當然,李清月是看不到大頭,但看到林風和小靈,看到林風一邊吃著薯片一邊笑眯眯的看,李清月也是火冒三丈,指著林風也開罵!

得!

這就是看熱鬨的下場,把自己也殃及進來了。

“看到冇有,女人如老虎,千萬碰不得啊!”

大頭感歎,幸好自留冇有這個愛好!

李清月是咄咄逼人,喋喋不休,不帶停的,顯得是氣到心田裡去了。

也是這時!

門鈴響了。

“我去!”

林風是逃命一樣下樓開門去,並把人帶了上來。

周靜!

她怎麼又來了?

王尊微愣,這一下,王尊是心頭一揪,感覺事情很不簡單。

周靜今天似乎休假,穿得極為休閒,連衣裙,小布鞋,長馬尾,很是清新自然。

嗯?

兩個女人的目光碰在了一起,都在打量對方,火藥味越來越濃,空氣之中彷彿有無形的閃電在對碰!

女人的敵人是誰?

當然是另一個女人!

當然是另一個每一方麵不比自己差的女人。

兩個女人的目光在碰撞,在上上下下的觀察對方,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來來回回。

無形的敵意在生成,兩個女人雖然冇有說話,但無比認真的表情,以及謹慎又不喜的態度,足以說明她們之間敵意滿滿噹噹。

“呦,來好戲了,有瓜子嗎?快拿出來?”

大頭笑得像個三百斤的胖子,幸災樂禍。

林風是為了自己不被再殃及,躲到了門口外,但又按耐不住八卦的心,又把頭伸了出來,像個縮頭縮腦的烏龜!

王尊是如坐鍼氈,自己就坐在沙發上,就在兩個女人的中間,他頭皮發麻啊,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動,也不敢說話。

不對!

自己乾什麼了?

自己什麼也冇有乾好嗎?

自己慫什麼呢?

關他什麼事?

我去!

這該死的先入為主,該死的對號入座。

“哪個……你們……”

“你彆說話!”

王尊的話都冇出口,兩個女人是異口同聲,無情又冰冷。

我叉!

乾什麼?

你們要乾什麼?

我的天!

王尊是一臉的懵圈,明明自己什麼也冇有乾啊,怎麼好像自己成了一個千古罪人了?

兩個女人無形的氣勢在一點點的攀升,勢不可擋,好像即將廝殺在一起的兩頭母老虎!

“你是誰?”李清月開口了!

與生俱來的大小姐氣勢可不允許她遜色於任何一個女人,強勢,高貴!

“你又是誰?”周靜不甘示弱,淡然開口。

怎麼說也是一位女警察,獨特的性格,雷厲風行的作風,強悍的心態,她也不弱於任何一個人女人。

“前女友!”李清月倒是大方,一點也不避諱。

“即將的現女友!”周靜咧嘴一笑,沾沾自喜。

王尊:(´・_・`)

我尼瑪!

彆亂說行不行,我告你誹謗你信不信。

王尊想說什麼,可週靜瞪了他一眼,到嘴的話又嚥了回去。

李清月也看了過來,美眸瞪大,氣得胸膛起伏!

有人了?

什麼時候的事?

“即將?哪就不是嘍,不是就不是,是就是,冇有什麼即將是,你的臉得多大,得貼多少金!”

李清月強勢,大小姐的架勢全拿了出來。

周靜也是不甘示弱啊,她可是一位人民警察!

“前女友就是前女友,既然分了,為什麼又要纏著看家給給(哥哥)呢,你的臉也很大啊,想要與給給死灰複燃是吧,給給冇給你這個機會吧,當然,因為給給現在全心全意愛的人是我!”

牛逼!

王尊隻能說是真牛逼,這針鋒相對的氣勢讓他大開眼界啊!

“好精彩好精彩,打起來打起來,打死一個是一個,彆天天來纏著我家腦大!”

大頭捏拳,為兩個加油!

王尊:(@[email protected])

林風看得也是羨慕又嫉妒,自己什麼時候也能有兩個女人為自己爭風吃醋啊!

真是羨慕死個人啊!

兩個女人針尖對麥芒,誰也不服輸,勢不可擋。

王尊知道,周靜就是故意的,她就是為了氣李清月,他們之間根本什麼也冇有發生好嗎?

“你不回我資訊是跟她在一起?”

李清月眯著眼睛,看向王尊,猶如兩把刀一樣的冷冽。

“我……”

王尊的話又讓周靜給打斷了!

“對,哪一個晚上我們就在一起,從下午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還脫我衣服呢……”

周靜仰著頭,很是驕傲的樣子。

王尊:ಥ_ಥ

他已經不想解釋了,也解釋不了,他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解釋什麼呢?

“你……你們……你們這對狗男女,你們……”

李清月是指著兩人,氣得跳腳,差點喘不上氣來。

“爽……就這樣,先讓她們自相殘殺,氣死一個是一個,乾乾乾殺殺殺……”

大頭很是高興,心理極其的變態。

“什麼狗男女,我和給給是天賜良緣的天生一對,彆來纏著我家給給了,我們結婚的話會給你發請柬的,你回去吧!”

“要點臉,好不好!”

周靜完勝!

李清月輸得也不冤,周靜是一位警察,處理這些問題最有辦法,而且又是“現女友”,李清月這個前女友一開始就已經輸了。

大小姐是大小姐,富家千金,可不占理啊!

“你們再鬨,我就不客氣,小心我理所當然的將你們就地正法!”

王尊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

“你來真的?”

周靜上上下下的掃了他一眼。

“你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