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怎麼辦?”

周靜是一臉的無奈,天又黑了,人家又不理,屬實是熱臉貼冷屁股了。

“你吃飯冇有?”

王尊看了過來,周靜輕輕的搖搖頭。

“哪我們吃吧,吃飽喝足纔有力氣乾活嘛!”

王尊聳了聳肩,打開隔壁的房間,打開燈一看,直呼“我艸!”

這房間好像是特意整理過一樣,隻有一張床,一張粉紅又曖昧的大床!

一張桌子一張床,除此之外,冇有任何的東西了。

反正是過一夜,也不用太過複雜,可是,這粉紅的大床是什麼意思?

兩人看著裡麵的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還是王尊牛逼,彷彿什麼都冇有看見,把桌子搬到床邊,把酒一開,給周靜遞了上去。

嗯?

周靜滿眼都問號,什麼意思?

“一人一瓶,彆浪費了!”

王尊挑了挑眉,他本想著給宋慈灌醉,好問出一些東西來。

冇想到,人家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根本就不給這個機會。

買來的東西也不能浪費,正好冇吃飯。

“我工作時間不喝酒!”

周靜搖頭,她對酒這個東西不感興趣,身為一個警察,又是愛美的女人,酒可碰不得。

“得了吧,今天你休假啊,再說了,這是什麼地方,你不喝幾口酒我怕你冇力氣乾活!”

王尊真的冇有彆的意思,酒醉慫人膽,喝幾口可是好事!

“呃,行吧,我就喝一點點……”

周靜還是服軟了,全因王尊的一句話,這可是火葬廠啊,她不想像上次一樣被嚇暈過去,喝幾口酒,壯一下膽,敢與厲鬼哥哥吟詩作對!

把門關了起來,兩人一左一右,也不客氣,大家也算是熟人了,冇有必要扭扭捏捏的。

“你打算怎麼做?”

周靜這才發現,王尊到底想乾什麼她是一概不知,為什麼非要在這裡過夜?

屍體昨天晚上不見的,今天過來還能找到什麼?

“等下你就知道了,你會享受這一個愉快的夜晚!”

嗯?

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一開始,周靜隻是小抿幾口,到後麵,王尊是無語了。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上頭,還是徹底的放開天性,周靜從一開始的束緊,到後麵的大大咧咧,瘋狂灌酒!

一時說東,一時問西,一時情感問題,一時父女問題,一時上班問題……

人就是這樣,對一些事物不敢嘗試,先入為主的認為哪是不好的東西,可一旦開了頭,哪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就像是現在的周靜,徹底的放飛自我了,小臉通紅,眼睛低垂,胡言亂語。

王尊的酒隻是喝了三分之一而已,剩下的又是讓周靜給搶了過去,直接對瓶吹,這可是白酒啊,我的天老爺!

本來王尊是想阻止周靜的,可是轉念一想,讓周靜喝碎其實也挺好,至少不用礙手礙腳,不用照顧她!

王尊一邊有的冇的搭著周靜的話,一邊仔細聽隔壁宋慈的動靜。

可宋慈就像真的睡著了一樣,一點聲音也冇有發出來。

周靜明顯是醉了,又是敲桌又是大喊大叫的,宋慈居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這就很不正常了好嗎?

大概十點的時候,周靜終於是停下來了,倒在床上呼呼的睡,時不時喊兩句夢話。

讓王尊汗顏的是,喝醉的周靜非要把身上的衣服給脫了,王尊是好不容易纔製止下來。

我尼瑪,要是真的脫了,自己明天跳入黃河也洗不乾淨啊。

十點半!

周靜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了,王尊給他蓋了被子,坐在床邊,一動不動。

很安靜!

所有的地方都很安靜。

廠區裡冇有任何的聲音,隔壁宋慈的房間也冇有聲音傳來。

宋慈從七點多的時候進入房間就冇有出來過,並且冇有任何的聲音發出來。

王尊都有點懷疑宋慈是不是死在房間裡了,雖然這樣想並不好,對人家十分的不尊重。

但也是屬實讓人懷疑!

王尊靠在了床上,閉目養神,他隻喝了一點酒而已,最多兩杯,對他來說這無傷大雅。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還是因為一動不動的閉著眼睛,王尊居然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是小靈扒開了他的眼睛。

小靈一臉無奈的看著王尊,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呃!

王尊拍了拍腦袋,也有點不好意思,自己第一次在任務的過程中睡著了,有失專業啊!

不過,這任務就是讓他在火葬廠過一夜,也冇有讓他乾什麼啊!

嗯?

清醒過來之後,王尊頓時覺得周圍有些不對,燈不知道什麼時候滅了,房間裡的溫度也降了很多,房間外似乎吹起了風,吹得走廊裡的雜物發出一些響聲。

周靜還在睡,王尊冇有管她,而是在意隔壁的宋慈還在不在。

看了看時間,淩晨0點40分了!

王尊往門口的方向看去,這一看,倒是讓他怔了一下。

磨砂的玻璃牆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影。

人影就站在窗戶外,好像很高大,不知道來了多久,紋絲不動。

厲鬼!

王尊敏銳的洞察到對方是一個鬼東西。

在王尊以為對方是來找自己的時候,鬼東西動了,悄無聲息的去了隔壁。

緊接著!

就是一個極其刺耳的抓撓聲音響了起來。

鬼東西似乎是在用手指抓撓宋慈房間的門,伴隨著一個粗大急促的喘氣聲。

嗯?

王尊感覺自己有被不禮貌對待了,大家都是人,憑什麼你去找彆人不來找我?

這就讓人有點不高興了!

鬼東西抓撓了大概三分鐘,之後便用拳頭砸打,砰砰的聲音很是響亮。

“出……來……出來……出來……”

鬼東西口中吐出沙啞又冰冷的聲音,憤怒又不甘,更多的是怨恨!

“還給你,還給我,還給我……”

鬼東西嘶吼,奮力的砸門,彷彿是深仇大恨。

還給我?

還什麼東西給你?

宋慈是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這個鬼東西還冇有離開,王尊又聽到了另一個的聲音。

一個沉重的腳步聲,還樓梯的方向響起。

速度不是很快,但確確實實是往這個方向過來。

王尊麵不改色,盯著窗戶看,不一會兒,又一個鬼影出現在了窗戶外麵,看樣子應該是一個老太太。

她繼續往前走,也到宋慈房間門前,加入了砸打房門的行列之中。

同樣,她的口中也叫著憤怒的聲音,讓宋慈出來,把東西還給她。

還冇有過上多久,又一個鬼影來了,也是一樣,砸門,叫喊。

接著是第四個,第五個,六七八……

到最後,連王尊都驚了,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房間外的走廊裡,人頭攢動,鬼影重重,無數的鬼東西排著隊,在宋慈的門前大喊大叫,砸門敲窗。

王尊是見識了什麼叫鬼哭神嚎,什麼叫怨氣沖天,什麼叫人神共憤!

宋慈到底是做了什麼喪儘天良的事情,讓如此之多的鬼東西三更半夜的排著隊上門討要。

不會是欠了人家的錢吧?

所以要他還?

當然,這隻是一個玩笑話!

眉頭緊鎖,王尊與小靈是麵麵相覷,這場麵確實是讓見多識廣的王尊都心裡一揪!

“還給我……還給我……”

“出來……出來……”

鬼東西們重重疊疊,爭先恐後,鬼哭神嚎!

王尊是明白了,為什麼這三層宿舍樓裡到處都是腳印,掌痕,為什麼宋慈的門上窗上被破壞得不成樣子。

也明白了,為什麼宋慈進入房間之後就不出來了,連尿也不起來撒。

這明顯是在躲著人家啊!

天天無數的鬼東西三更半夜的來找他,他能不躲嗎?

再強的宋慈也頂不住這麼多鬼東西的憤怒吧?

當然,宋慈現在還在冇在房間裡還是一個未知數。

王尊不知道這個情況會持續多久,反正他是冇有打算出去,先讓鬼東西們散了再說!

不過,等他們散去,可能已經是天亮了,還有很多的鬼東西冇有上來拍門呢!

“好吵啊!”

也是這時,床上的周靜突然迷迷糊糊的叫了一聲,翻了一個身。

王尊:ಥ_ಥ

我他孃的真的謝謝你了!

這不是冇事找事嗎?

外麵的鬼東西找不到宋慈,把怒火撒到他們身上來也說不準!

果不其然!

王尊猜對了!

原本大吵大鬨的鬼東西們一下子停下了,能看到的鬼東西全部都在這個時候轉過了頭,看向了他們這個房間!

白眼,青眼……

都有!

我真的日了你仙人闆闆了!

小靈也很快,迅速爬回了揹包裡。

這貨是一點義氣也不講啊,忘記了他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嗎?

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是怕,而是感覺冇有這個必要,但是它發生了,哪就迎難而上吧,也不是乾不過!

無數的厲鬼又如何?

他有三隻紅眼厲鬼,一隻半步紅眼厲鬼,有什麼好怕的?

砰!

砰砰砰……

瘋狂的砸門聲響起,窗戶也被砸響,門窗抖動,下一秒彷彿就會倒下來。

鬼哭神嚎,瘋狂的吼叫,彷彿來到了地獄般的可怕!

以為能頂個幾分鐘,萬萬冇想到,連三十秒也冇有,房間的門被砸開了,鬼東西們如同洪水攜帶的垃圾一般湧了出來。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的冇了半個身子,有的高達兩米。

一張張灰白的鬼臉,一雙雙怨恨充斥的眼睛,猙獰可怖!

“哪個……你們找錯人了,我不叫宋慈!”

然!

王尊的話根本死不了作用,鬼東西們瘋狂的撲殺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