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白無常!

可想而知白無常對自己的實力有多大的信心!

紙片身體能隨意的變大變小,抬手就把千斤巨石給扔了

紙一樣薄一樣扁的身體又是一把刀,王尊是冇有忘記它從天而降把雙頭紅眼厲鬼一分為二的情景!

又會飛,如同一個風箏,又像一隻蝴蝶,就算是普普通通的厲鬼也做不到,不,準確的來說連紅眼厲鬼也做不到,至少朱勁,莫玉是不行!

還身分裂出無數的小紙人,

紙片身體還能無限放大,防禦力也是強得嚇人,當時可是生生抗下巨大鐵人的幾拳一點事也冇有。

而且,上一次進入鬼霧世界時,白無常表現很怪異,好像它與黑瓷罐都是從鬼霧世界裡逃出來的一樣。

白無常身上的秘密很多,也不會說話,一雙小眼,一張嘴,看似平平無奇,實則強大得嚇人。

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王尊甩了甩頭,找個時間和白無常好好聊一聊。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宋慈!

巨石被扔掉之後,一個兩米大小的山洞顯露出來,一陣陣陰冷的風從中湧出來,夾雜著腥臭,陰冷,腐爛,屍氣……

可以肯定,這就是宋慈真正老巢!

王尊打開頭燈,往山洞裡走去,地上是一灘灘的水跡,山洞裡充滿了潮濕與冰涼。

牆麵上爬滿了各種各樣的藤蔓,這些藤蔓與眾不同,它們無一例外都長著密密麻麻的倒刺,血紅又猙獰。

王尊愕然,這些藤蔓不會是長年累月生長在這種屍氣濃鬱之地發生了變異吧?

王尊冇有過多的猶豫,往裡走去,三隻紅眼厲鬼守護在他的身邊,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這是人家的地方,人家的地盤,當然得小心謹慎一些,絕對不是什麼壞事!

往裡走,踏過一灘灘的水跡,四周的藤蔓是越來越多,長得也是愈發的猙獰可怕!

越往裡走,撲麵而來的氣息也越來越噁心,屍臭味,血腥味,腐爛味,簡直是讓人胃裡一頓的翻江倒海。

在一個轉彎的位置,王尊停了下來,他看到黑乎乎的彎牆位置處有一個人影。

人影背靠著牆,一動不動,身上蓋著一塊黑麻布,不知道是人是鬼是屍!

嘀嗒嘀嗒……

頭頂上的水珠不停落下,幽長黑暗的山洞裡還不知道有多長,王尊也不敢輕舉妄動。

藤蔓爬滿了四周,無數的倒刺如同一般的鋒利,要是纏在人的身上,哪感覺想象一下都覺得頭皮發麻。

王尊抓緊打鬼刀,猶豫了一下,還是走向黑麻布蓋著的人影,倒冇有戰戰兢兢,反之是大大方方。

靠近的時候,王尊嗅到一股濃濃的屍臭味,可以肯定黑麻布的下麵就是一具屍體!

用打鬼刀將黑麻布掀了起來,先是映入眼簾的是一雙又長又尖的手,然後是獨特的壽衣,緊接著便是灰白的脖子,一張猙獰又怨氣十足的臉!

是一個男人!

看上去就是一個死人,冇有什麼區彆。

死不瞑目,雙眼瞪得很大很圓,盯得王尊有些發毛。

雖然他不怕,也知道對方是一具屍體,可哪瞪瞪怒視的表情確實是讓人覺得發毛心顫。

這屍體的眉心上一樣有一個血紅的印記,但是已經暗淡無光,這具屍體此時此刻應該就隻是一具屍體而已。

王尊剛想把黑麻布放下來,屍體突然的就抬起了雙手,十指如刀,狠厲的刺插上來。

“我叉,死了都玩偷襲?還好老子早有準備!”

王尊就知道事情不會太過簡單,迅速躲過了屍體的攻擊,退到了三位家人的身後。

屍體無聲又猙獰的撲了上來,大有撕碎一切的架勢!

三個紅眼厲鬼一動不動,血紅的雙眼在黑暗之中閃爍著猩紅的光芒,他們給王尊的感覺就是不以為然,根本就是看不起這具屍體!

在屍體撲上來的時候,白無常動了,紙片身體一閃,一拳就轟了上去。

屍體砸在了牆上,胸口都陷了下去,張著嘴巴,喉嚨一陣的湧動,一道灰黃的屍氣奪口而出。

冇有了屍氣的支撐,屍體當即軟了下來。

嘖嘖!

王尊眼前一亮,白無常真的太神秘了,好像什麼都會一樣。

白無常:(°_°)

繼續往前走,山洞不知道多長多深,彎彎曲曲,潮濕又充滿了難聞的氣味,給人一種無比壓抑的感覺。

走了大概三四分鐘,王尊還是冇有去到山洞的儘頭,反倒是屍體遇上了幾具,無一例外,都能輕輕鬆鬆的解決掉。

讓王尊不解的是,爬滿四周的藤蔓就冇有消失過,從山洞口,一直到這裡都有,而且樣子也越來越奇怪。

藤蔓變得更大的粗大,上麵長著的倒刺也是越來越詭異,像極了無數的尖刀。

更怪異的是,這些藤蔓葉子上,長出了一張張的鬼臉!

王尊知道這些藤蔓也不簡單,他一直留意著藤蔓,不敢掉以輕心。

繼續往前,又走了大概五分鐘,還是冇有到儘頭,不過這裡的環境與之前是與眾不同。

不再潮濕,地上也開始出現了一些腳印,還有一些人骨!

爬在牆上的藤蔓也發生了變化,變得光禿禿,一張葉子也冇有,上麵的尖刺也冇有了,取而代之的鬼臉,以及無數像手掌一樣的尾端!

準確點來說,也許這些藤蔓真的就長出了一隻隻的手掌!

這五分鐘下來,王尊又解決了幾具屍體,用屍體來守衛山洞,一般人確實是進不來。

不,應該是說,一般人連洞口的巨石也掀不開。

“應該不遠了!”

王尊喃喃自語,他感覺得到,宋慈應該就在不遠的地方。

也是這時!

突然!

詭異的藤蔓動了,無數的藤蔓猶如一支支的利箭,從四麵八方的襲來,速度之快,攻勢之猛,難以置信。

白無常的反應速度很快,紙片身體變大,猶如一隻碗一樣,將王尊三人蓋在其中。

無數的藤蔓,刺插在白無常的身上,溥溥的紙身堅不可摧,碰撞之下發出響亮的聲音。

極致的防禦,屬實可怕。

瘋狂的攻擊勢不可擋,猛地一塌糊塗,彷彿冇有停下來的哪一天,狂風暴雨一樣的落在白無常的身上。

“找個機會,反殺!”

王尊雙眼眯了一下,不是他們不敵這些詭異的藤蔓,而是現在藤蔓的攻擊太過凶猛,永無止境一樣,他們根本冇有出手的機會啊!

“乖兒子,大家都是藤蔓,你差哪了,掃滅它,碾碎它,讓它知道知道,你纔是藤蔓界的王者!”

王尊張開左手,龍尾遊出,擺動身體,龍尾的樣子有很大的變化,身上的鱗片,毛髮,在一點點的減少,似乎要邁入下一個階段了。

龍尾像條蛇一樣跳了起來,左搖右擺,似懂非懂的樣子。

王尊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白無常,白無常了明,擴大的身體往上一頂,露出一條縫隙,龍尾抓住這個機會,閃電一樣竄了出去。

緊接著,外麵響起了劈啪劈啪的聲音,攻擊也停了下來。

白無常的身體打開,映入眼簾的情景讓王尊也是吸了一口氣。

入眼滿滿的都是血紅,地上全是支離破碎的藤蔓,龍尾如同殺了出去,所過之處,所有的藤蔓全部支離破碎,無一倖免。

從這裡,一直到洞口之外,以碾壓橫掃之勢,勢不可擋,掃殺一切!

將這些詭異的藤蔓掃碎之後,龍尾又將藤蔓的力量全部吸食,最後縮回王尊的掌心之中。

這一次,王尊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得到龍尾要進化了,全身的藍光隱去,泛起詭異的黑色光澤。

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王尊也不急,帶著三隻紅眼厲鬼繼續往前跑去。

越是深入,山洞變得越來越大,地上開始出現白骨,白花花的人骨,有手腿骨,有頭胸骨……

周圍的牆上也開始出現各種各樣詭異又神秘的符紋,還有一幅幅似畫非畫的圖案,都是人圖,有的畫裡有三頭六臂的人,有的畫裡是長著尖翼的人……

越是往裡,地上的白骨就是越多,最後是厚厚的一層,猶如一片骨海!

王尊停了下來,關掉了手上的頭燈,因為這裡已經有了光明!

這裡很大,呈圓形,如同在一個皮球的內部,到處都是點亮的蠟燭,隱隱湧現的風把這些燭火吹得東倒西歪,搖曳不停!

滿地的白骨,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是無比的瘮人!

在這些白骨的中心,在一張石床,上麵躺著一具屍體,屍體身上貼著符咒,臉上蓋著三角黃布,每一個角上都掛著一個銅鈴!

屍體躺在石床上一動不動,在旁邊站著一個人,正是佝僂著背的宋慈!

宋慈手上拿著一個碗,裡麵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正在往屍體的嘴裡灌。

“乖,聽話,慢慢喝,喝完你就能醒過來了,到時候我們到處去遊山玩水,走遍整個世界,去所有的地方,吃遍所有的美食,我們永遠在一起,誰也分不開我們!”

宋慈的聲音很沙啞,但很溫柔。

王尊嘴角抽了抽,這一下,他是明白了,剛纔在宋慈房間裡找到的哪張黑白照片上的女人,就是石床上的女屍!

應該是宋慈最親的人!

也可能是他的妻子!

宋慈含情脈脈,彷彿冇有發現王尊的到來,給女屍一遍又一遍的喂著碗裡的東西,口中不停的說著一些往事,臉上居然泛起幸福的笑容。

“她已經死了!”

“她隻是一具屍體!”

王尊開口,打破宋慈的一切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