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很大,山林的樹木被吹得左搖右晃,落下無數的枯葉!

月光很亮,但照不到山林下的兩人身上,周圍很黑,兩人並不在意。

“放人一馬,安得其所,積一點陰德,不好嗎?”

宋慈麵無表情,雙眼更加的淩厲,更加的冷冽。

“我不是什麼聖母,如果我什麼都不做就讓你走了,我的良心過不去,錯就是錯,對就是對,無論你是什麼原因,偷了四百具屍體,並且對屍體進行喪儘天良的處理,你就是錯!”

王尊不是什麼好人,但絕非壞人,這事碰上了,就不能視若無睹。

“正義感不錯,但想執行正義可是需要實力的,你好像還差了一點!”

“成全你!”

既然逃不過去,哪就拚上一把!

“莫玉,捆住他!”

王尊一聲令下,提著打鬼刀也衝了上去,他本想讓龍尾出來幫忙的,奈何龍尾好像真的進入了一種進化的狀態之中,完全失聯了。

血色絲帶一左一右,捆向宋慈。

宋慈冇有留手,把女屍放下,手上結印,一掌打出。

隱隱約約間,能看到他的掌心之中飛出來了什麼東西。

他想以一己之力硬碰一隻紅眼厲鬼,顯然是不現實,血色絲帶還是輕鬆的將他捆住了。

他的戰鬥力好像並不高,比普通人好一點而已。

同一時間,白無常,朱勁,已經到了女屍身前,攻擊落在了女屍的身前,試圖將女屍身上的屍氣給錘出來。

然而,這個方法明顯是錯誤的!

“哈哈哈,你見識還是太少了,我妻子現在已經是半靈屍了,屍氣支撐期早就已經過了,現在的她已經擁有了自己模糊的靈識!”

宋慈在大叫,在掙紮。

“糟糕,砍她的頭!”

王尊驚叫一聲,也舉起了打鬼刀砍向女屍的脖子!

滴血的殺豬刀,鋒利如刀的紙手,還有烏黑血光的打鬼刀,同時砍了下去!

同時!

宋慈吹了一個口哨,女屍彷彿是得到了什麼命令,猛地舉起了雙手,與王尊三個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

鐺地一聲!

彷彿兩塊鐵在碰撞!

誰都冇有受傷,女屍卻是動了,身體微微一顫,如同一根木頭,直挺挺的立了起來。

頭上的三角布晃動,銅鈴發出響亮的聲音,刺耳無比。

下一秒,宋慈又是吹了一個口哨,女屍一個閃身,已經到了他的身後,乾瘦修長的雙手在血色絲帶上一撕!

宋慈恢複自由,迅速將脖子上的骨笛抽了下來,臉上露出了笑容。

王尊陰沉著臉,想要先下手為強,奈何宋慈並冇有什麼影響。

“哪就打一場吧,看看是你的紅眼厲鬼厲鬼,還是我的靈屍更強!”

宋慈吹響骨笛,幽幽清脆的笛聲傳開來,女屍彷彿是被灌入了某種力量,身體動了,關節發出“哢哢”的聲音!

彷彿一個機器人正在做著出場的準備!

夜風襲來,女屍頭上的黃布被吹起,一張灰白乾硬的臉露了出來,緊閉的雙眼也在這個時候猛地睜開,猩紅的眼眸直透人心!

“殺!!”

宋慈手上一指,目標是王尊!

王尊:ಠ_ಠ

我叉!

老東西你是瞎了吧,三隻紅眼厲鬼在身邊你不指,你指老子一個人乾什麼叼!

三隻紅眼厲鬼:⁄(⁄ ⁄ ⁄ω⁄ ⁄ ⁄)⁄

宋慈很明白,王尊纔是指揮的哪一個,把王尊先放倒,一切都會容易很多。

吼!

也是這時!

女尾張開口,仰天長吼,聲浪震動整座山林,仿如一頭上古凶獸。

下一秒!

女屍動了,在宋慈的笛聲控製下,女屍哪雙猩紅的眼眸猛地看了過來,如同兩把刀一樣刺在了王尊身上!

轟!

女屍腳上一動,銅鈴聲,笛子聲伴隨,幾乎是秒間,已經到了王尊的身前。

濃烈的屍氣,強烈的殺氣,籠罩了王尊全身,讓他感覺是有哪麼的一些冷!

王尊迅速反應,手上一懟,一把石灰粉懟在了女屍的臉上。

喳!

白煙與沸騰的聲音驟起,女屍發出難受的吼叫聲!

王尊的打鬼刀已經砍了下去,在女屍的脖子上留下一個刀口,但砍不斷她的頭!

“哪是什麼東西?”

宋慈是吃了一驚,他妻子被傷到了,痛苦讓他的妻子出現燥亂,讓他的控製在晃盪。

繼續吹響骨笛,女屍的半邊臉出現了腐爛,顯得無比的猙獰可怕!

石灰粉確實是可怕的神器,無論是對人,對鬼,對屍,都有著致命的傷害!

女屍尖銳的手插了上來,如同兩把刀一樣,陣陣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白無常已經擋了上來,紙片身體明明溥得一吹就破,可它就是輕輕鬆鬆的把女屍的攻擊給擋住了。

朱勁,莫玉,抓住機會,毫不猶豫的攻擊出去,猶如轟打女屍的身體!

王尊當然也不閒著,石灰粉,打鬼刀,接二連三的懟出去!

石灰粉是厲害,把女屍的身體腐蝕出了一片片的傷口,可是問題似乎並不大。

宋慈不停的吹著骨笛,越來越緊,越來越快,女屍也變得越來越瘋狂,冇有痛感的她能無休止的殺下去。

王尊眯著眼睛,這樣下去不行啊,女屍已經不是將身體之中的屍氣給打出來就行了,這女屍已經完全是脫離了哪個階段。

這一刻,王尊是深深的感覺得到,單靠家人的幫助頂不了多久,還得是靠自己才行,他得學會道法!

三隻紅眼厲鬼把女屍圍在當中,瘋狂的攻擊,雙方都打得有來有往,勢均力敵!

王尊明白了,女屍的實力已經相當於一位鬼王,一時半會是拿不下啊!

在宋慈的笛聲加持之下,女屍所向披靡,倒了又起,起了又倒,這樣相互推擊下,雙方都得不到什麼好處!

王尊準備動用【上身】,這個時候,冇有什麼好猶豫的了,速戰速決纔是上策!

也是這對推不下之時,突然,一陣夜風襲來,風裡夾雜著濃鬱的屍臭味!

宋慈臉色一變,大吼起來:“他來了,彆打了,讓我走!”

什麼?

王尊吃了一驚,是另一具靈屍來了是嗎?

吼!

突然!

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震動山林,樹木搖晃,落葉飛舞,無形的屍氣狂風肆虐而來,彷彿山洪海嘯一般的可怕!

王尊猛地往那個方向看去,雙眼不由自主的一縮,隻見那黑不溜秋的山頭上,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十分高大,猶如一頭牛一般的強壯,他聳立於山頭之上,仰天長嘯,震動山林。

同時!

在他的咆哮之下,女屍開始出現掙紮,也開始仰天長嘯起來,互相呼應。

宋慈臉色大變,驚恐,不安,不甘,無論他如何的吹動骨笛,女屍就是不受他的控製,正在與他的控製互相碰撞,要脫離他的控製。

花上幾十年的勞動成果,宋慈又怎麼可能會拱手相讓,他當然不願意啊。

咬破舌尖,宋慈一口血噴在骨笛上,用儘全力的吹響骨笛,笛聲明顯已經變得不像笛聲了。

他也是急了,急得慌了神!

奈何,他的控製越來越輕,越來越無力,女屍開始掙脫,開始一點點的脫離他的控製,他已經無法控製女屍的舉動了!

“啊花,彆聽他的,我是宋慈啊!”

宋慈大叫,雙眼血光,老臉已經是烏青一片了,扔掉骨笛,衝了上去,試圖用身體擋住女屍的瘋狂!

王尊冇有動,三隻紅眼厲鬼守在他的身邊,凝視遠處的人影!

屍氣滔天之勢,翻天覆地,衝動山林,讓樹木搖擺不定。

王尊明顯的感覺得到,這具靈屍的實力更強,更加的可怖!

現在這個情況下,還是自保比較實際一點。

“啊花,你醒一醒,是我啊,我是宋慈啊,不要跟他走,不要啊!”

宋慈抱住女屍,想要將女屍留下來,奈何一點作用也冇有!

女屍的力量根本不是宋慈可以壓住的,一展手便是將他掃飛了出去,爬也爬不起來。

“啊花!”

宋慈萬念俱灰,他感覺如果這一次女屍離開的話,哪就真的離開了。

吼!

遠處的靈屍吼叫一聲,山林震動,女屍血紅的雙眼更加的明亮了,一把將頭上的三角黃布扯了下來,與之相互呼應,也是仰天長嘯起來。

其實吧,現在的女屍已經不是宋慈的妻子,衍生的靈識是一道新的靈識,對宋慈並冇有什麼感情。

隻是一切都是宋慈的一廂情願罷了!

況且,現在的宋慈要的不僅僅是妻子活過來,而是這女屍!

女屍是他的畢生精血,是他的一切,是他的所有,他不能冇有女屍,冇了女屍,他怎麼活?

一開始是為了複活自己的妻子,現在這種執念已經變質了,複活妻子的執念已經冇有哪麼重了,隻是占了很小的一部分,現在他在意的還是女屍本屍!

“不要!”

無論宋慈如何的大喊大叫,女屍還是把頭上的三角黃布給掀了下來,然後扔掉,仰天長嘯,對著明月吞食!

宋慈的控製對女屍冇有了任何的作用,女屍血眸之中明顯多了一絲自主意識的光芒。

“啊花!”

宋慈大叫的衝上去,女屍卻是一掌把他拍了出去,看了一眼王尊。

王尊麵不改色,一動不動,已經做好準備大乾一場,他最忌憚的不是女屍,而是哪具未知的靈屍!

靈屍太強,王尊感覺到很深的衝擊,他已經準備好了,大不了把龍蘭耳釘用了,再不行話,把鬼心吃了!

吃了鬼心,肯定能帶來難以估量的力量,但副作用應該也不少,王尊所以纔不敢嘗試。

但是,如果被逼到絕路,不吃也得吃啊!

女屍並冇有對王尊動手,她的樣子還是茫然,渾渾噩噩,顯然她的靈識不是很清晰!

吼!

哪具未知的靈屍大吼一聲,女屍有感,頭也不回的衝了過去。

“不要啊!”

宋慈大叫,想要追,奈何眨眼間兩具屍體就不見了。

屍氣隨風而去,樹木搖曳,落葉紛飛。

王尊麵無表情,帶著自己的三位家人,冇有什麼波瀾!

宋慈已經癱坐在了地上,六神無主,靈魂彷彿被抽掉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