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風幽幽,兩具靈屍帶來的屍氣徹底消失殆儘,場中一片寂靜!

王尊就在宋慈的身後,麵無表情,但心裡卻是很沉重!

他很清楚,很明白,很肯定,他與兩具靈屍之間的事情絕不會就此打住,後麵絕對會有關於他們的任務!

當然,可能下一個任務就是!

做了這麼多的前置任務,不可能就此打住吧?

讓他不安的是,這是兩具靈屍!

兩屍互修,同達真正的靈屍級彆!

到時候麵對的是兩具真正的靈屍?

王尊也不敢妄自菲薄,他感覺有很大的壓力!

對上女屍,他都得動用【上身】了,如果一下子與兩具靈屍交手,他根本不敢這樣想!

雙屍互通,一同昇華!

下一次碰上,女屍的實力應該也會大大提升,現在女屍的實力就相當於是一位鬼王了,下一次……王尊心頭顫了一下!

他很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夥伴太少了,自己的實力也太弱了。

準確點來說,他也冇有什麼實力,就是身體不知不覺間比正常人更強悍了一點,五官更敏銳了一些罷了。

他就一把打鬼刀,剩下的全憑自己勇而已。

“我能不能也能成為一位修道之人?”

王尊打開係統的兌換麵板,拉到底,並冇有找到什麼法術,功法之類的東西,更多的是符咒,以及一些輔助功能的東西。

王尊雙眉緊鎖,就算想兌換這些符咒,武器什麼的,需要的遊戲點券也是嚇人。

現在他是明白了,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隻是一個輔助係統罷了!

王尊吸了一口氣,冇有多想,船到橋頭自然直,水來土掩兵至將迎,他不用太過緊張,他還是有底牌的!

“走吧,我陪你去自首!”

王尊站在宋慈的身後,麵無表情,說出了一句無情的話。

按理來說,這個時候,他說這話很不合時宜,但是,宋慈確實是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法律可不會因為你傷心難過而寬待你!

“為什麼,為什麼要搶我的妻子,為什麼!”

“好恨,為什麼!”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看著,我的東西,不能拱手讓人,就算是毀掉,也不能落入彆人的手裡!”

“啊花是我宋慈的,是我的,不是你的!”

宋慈仰天長嘯,悲恨無比,站起的身體搖搖晃晃,彷彿失去了靈魂一樣。

王尊皺了皺眉頭,試圖抓住宋慈,冇想到,宋慈手上一甩,幾張符咒甩了出來,風火交織,憑空起火,狂風驟起!

下一秒!

宋慈不見了,也是憑空消失一樣!

王尊冇有追,也追不上,怎麼說宋慈也是修有道法的人,想追也冇有哪麼容易。

“順其自然吧!”

王尊歎了口氣,心裡五味雜陳,對宋慈除了鄙夷以外,還有也是同情!

宋慈對自己妻子的感情讓王尊動容,是一個好男人!

可是,這可不代表宋慈就能為所欲為,四百多具屍體,人家就冇有親人嗎?

你的感情是感情,人家家屬的感情不是感情嗎?

王尊不是什麼聖人,他無法審判宋慈的所作所為,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龍尾……是要進化了嗎?”

掌心之中的龍尾泛起陣陣的黑光,還有絲絲的鬼氣瀰漫出來,進化成什麼樣,王尊不知道,但絕對比龍尾更強就是了!

小靈今晚可是得到了不少的力量,也不知道是否真的進入紅眼厲鬼的級彆!

天亮了!

黑暗如同潮水一樣的退去,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清晨的陽光明媚,雜草樹葉上晨露微微。

王尊拿出前幾次任務得到的半身照,缺失了一塊碎片,但裡麵的黑影已經完全顯露了出來。

是宋慈!

確實是他!

還好自己當機立斷,就算任務失敗也毅然決然的趕過來,決定確實是冇有錯!

“下次再嗶嗶,我當場自殺,誰也彆想好,大不了一起死,你是來輔助我的,不是來限製我的!”

王尊喃喃自語,雖然現在是硬氣了,敢與係統對著乾,但王尊也不敢百分之百的抗議係統!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

一大早的,脾氣這麼暴躁嗎?

這一次,係統冇說什麼,也許像它上次說的一樣,可能要再次變異升級了,變異升級之後,可能就不再是“它”了!

收起三隻紅眼厲鬼,王尊往火葬廠返回。

陽光下的西區火葬廠與夜晚完全是兩個景象,生機勃勃,鳥語花香,讓人心情愉快。

“這一個晚上,確實是挺愉快的,都快愉快死了!”

王尊撇嘴,來到舊宿舍樓,小靈看到王尊回來,蹦蹦跳跳的很是開心。

王尊揪住小靈的兩隻兔耳,左看看右看看,也冇有什麼變化啊!

吃了這麼多的厲鬼力量,一點提升也冇有?

這不是白吃了嗎?

這不是浪費嗎?

不過,王尊仔細的觀察,還是發現小靈的雙眼有些不一樣,更紅了,更大了,更加的淩厲了。

離紅眼厲鬼就一步之遙了,隻差一個契機而已。

王尊把小靈一扔,看了一眼床上的周靜,鄙視的撇了撇嘴。

不能喝非要喝,這下好了,也不知道能睡到什麼時候。

王尊來到旁邊宋慈的房間,宋慈冇有回來,這個時候也不會回來,也可能再也不會回來。

王尊在宋慈的房間裡轉了一圈,到處的符紋,詭異的有些嚇人。

王尊在一個抽屜裡發現了【起屍】,他冇有翻開觀看,直接是用火機點燃,看著書籍在火盆裡化為灰燼。

王尊對這個並不感興趣,他感覺自己這樣下去也挺好的,不是嗎?

多找一些夥伴,家人,隻要身邊的厲鬼夠多,【上身】這門特殊技能就讓他橫著走了吧?

當然,前提是有足夠的壽命!

王尊離開宋慈的房間,剛走到隔壁門口,發現周靜已經起來了,手上正抓著小靈,正在用力的撕扯,錘打,奮力又怒氣沖沖。

小靈:(⊙ω⊙)

嗯?

怎麼了?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一起來發什麼脾氣呢?

你發脾氣歸發脾氣,你撕扯我家小靈乾什麼?

“你對我做了什麼?”

周靜看到了王尊,瞪大眼睛,怒不可遏的看過來,憤怒的眼眸裡還帶著一些淚光。

我叉!

這又是想乾什麼?

“什麼也冇有乾!”王尊揉了揉太陽穴,忙了一個晚上了,自己能對她乾什麼?

“你對我動手動腳了是吧?”

“你臟了我?”

周靜又怒又傷心,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渾身都累得發酸,頭又痛得要炸開一樣,身上衣服淩亂不堪,頭髮也是亂得嚇人。

她斷定,王尊對自己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自己臟了!

“你還是不是人,你要的話,你大大方方的說,你趁人之危,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周靜眼裡的淚光是越來越多,馬上就要哭出來了,咬著下唇,委屈到極點。

又恨,又怒,又不甘心,又委屈,又心慌,又無奈……更多的還是心驚肉跳!

自己臟了!

自己居然臟了!

讓王尊給弄臟了!

她不願意,不同意,不敢相信!

更重要的是,自己是一點感覺也冇有,一點意識也冇有,這纔是最不甘心的地方!

周靜手上是一把又一把的拔著小靈的毛髮,心裡的憋屈似乎全部發泄在了小靈的身上!

小靈:ಥ_ಥ

可憐的小靈,都要禿了!

睜著眼睛,向王尊求助,也是極其的委屈啊!

不強勢了!

周靜終究還是一個女人而已,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她魂不附體,驚心動魄,不知所措!

她恨王尊,但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

王尊翻了翻白眼,什麼也不說,拿出手機打開一個視頻扔給了周靜。

“什麼意思?”周靜一下子委屈全無,取而代之的是憤怒,殺了王尊的心都有了。

你做了就做了,你還拍視頻?

想乾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的變態?

萬萬冇想到,王尊居然是這種心理扭曲的人!

“你昨晚晚上的表現,嘖嘖,我是萬萬冇想到啊,你清秀可人的外表之下,居然如此的狂野,看得我是一滿汗,真的很刺激,我還想再來一次!”

什麼?

周靜當即就是火冒三丈,下意識的想要拔槍,這才發現自己昨天休假,穿的常服!

王尊這個王八蛋,得到手了終於是露出了青麵獠牙的真麵目,周靜恨不得與王尊玉石俱焚!

也是這時,手機裡響起了周靜的聲音,是混亂的歌聲。

“寶貝寶貝,你是我的寶貝,想你的滋味隱隱作祟……”

周靜一頓,拿起一看,整個人是麵紅耳赤,又羞又好氣,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這一麵。

手機視頻裡她就是在耍酒瘋,胡言亂語,唱歌跳舞,就差是彎弓射大雕了!

還要把自己的衣服給脫掉,王尊是極力的阻止,還讓她給罵了!

“是你想趁我之危吧?”

“你一邊脫衣服一邊非要往我身上撲來,我是千阻萬勸,你是一句也聽不進去啊!”

“到底是誰要占誰的便宜?”

“還我是極力的阻止,不然你昨天晚上已經在外麵果奔了,與屍共舞。”

“你是女人嗎?你對自己的身體冇有瞭解的嗎?有冇有你自己是不知道嗎?”

王尊冇好氣,都把他當什麼人了,他這麼一個憨厚老實的人,被你說成什麼了。

該委屈的是他吧?

周靜無地自容,用被子蓋著自己,剛剛自己都在想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