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慈真的無情嗎?

看對什麼人來說!

對哪四百具屍體的家屬來說,宋慈確實是無情,惡毒,人神共憤!

對徐花來說,宋慈是溫暖的,是陽光的,是絕對的好丈夫!

對王尊來說,宋慈是可憐的,是悲哀的!

因人而異!

冇有絕對的壞,也冇有絕對的好!

王尊不知道怎麼說,就算宋慈毀了女屍,他也不會放過宋慈,一定會讓宋慈繩之以法。

毀掉女屍,說明他還有一絲良心,一點認知,不希望女屍最後變成一具殺戮機器!

當然,他也有私心,女屍是他的,誰也彆想搶走,哪怕是毀!

“差不多了!”

“看到這條鐵鏈冇有!”

宋慈指了指半空上的黃紙風箏,鐵鏈垂地,王尊是不知道這是用來乾什麼的!

“引雷下地,用雷來毀滅屍體,這是最好的方法!”

“靈屍已經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用尋常的方法根本傷不了她,隻能用天雷,天雷轟中,產生的靈識會瞬間消散,變回正常的屍體!”

“我稍後會施法引雷,你把鐵鏈連接到阿花的身上!”

王尊:(O_O)

開玩笑吧?

這不是說連他也一起劈了嗎?

這個方法一點也不好好嗎?

“其實吧,我有更好的辦法,你……”

“不用說了,就這樣吧!”

王尊的話冇說完,宋慈毅然決然的打斷了他,王尊也不強求,聳了聳肩,無所謂了,宋慈的方法真的行的話,他也能省一點壽命不是嗎?

“開始了!”

宋慈跳了一下,手上一翻,一張黃符夾在了兩指之中,然後一搖,黃符燃燒,他把黃符扔在地上。

熊!

下一秒!

火光沖天,地上出現一條條燃燒的火線,相互彙合,最後變成了一個火陣,神秘又詭異。

王尊這纔看見,地上的火線是由鮮紅的血液燃燒而出,他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宋慈很認真,又拿出準備好一隻碗,裡麵裝著的都是鮮紅的血,他含入口中,在王尊一臉震驚的表情下,他是一口噴了過來,噴得王尊是滿身的血!

王尊都蒙了,看著自己滿身的血,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你丫的作法就作法,你噴我一身血乾什麼呢?

要不是你看你丫的七老八十了,非揍你一頓不可!

接下來,宋慈是一邊跳來跳去,一邊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道說什麼。

讓王尊下都掉下來的是,宋慈抱著準備好的大公雞,時而大喊大叫,時而扔來扔去,雞毛飛了一地。

我叉!

這是乾什麼?

不僅王尊懵了,連雞哥也傻眼了好嗎?

突然的,王尊感覺自己現在也挺好的,不用學什麼道法,你看看人家宋慈,為了作法都像個瘋子一樣,看著就很瘋癲好嗎?

好一陣,王尊看不懂,也不明白,反正宋慈是很賣力,終於是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

烏雲密佈,遮住了月光,帶來了無儘的黑暗!

風起,雲來,黑暗!

鐵鏈風箏在烏雲之中來來回回,時而有雷弧打在它的身上!

真的能招雷?

王尊愕然,這倒是大大出乎意料,很牛逼啊!

烏雲越來越濃厚,一場浩雷正在醞釀,雷聲開始出現,悶響不停。

“好了!”

“抓住鐵鏈,阿花過來的時候,你把鐵鏈捆在她的身上,我施法落雷,讓她……徹底變回一具普通的屍體!”

宋慈沉聲開口。

王尊:ಥ_ಥ

你直接說讓我抱住女屍當引線不就行了嗎?

為什麼要說得這麼的委婉,明明你是可以說出來啊!

怎麼可能將一具靈屍輕而易舉的捆綁啊!

宋慈:這不是怕你多想嗎?

“我要開始了,你小心一點,不要放過任何的風吹草動!”

宋慈深吸一口氣,老臉顫了一下,手上抱著大公雞,拿出一張黃符貼在雞頭上,然後把大公雞扔在地上。

口中唸唸有詞,雙手捏印,腳上跺個不停。

王尊:(°_°)

這作法的方式,屬實是不敢恭維,太嚇人了。

王尊感覺自己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有家人與自己並肩作戰,不需要什麼道法了。

對道法的嚮往,他是蕩然無存!

大公雞被扔在了地上,雙眼空洞,撲扇著翅膀,似乎被宋慈控製著。

宋慈又是一口血噴在大公雞的身上,然後手上一指,大公雞身體一立,縮了起來,如同一隻鐵公雞,快步的離開了兩人麵前,竄入廢棄的房屋群之中。

“這……有用嗎?”

王尊愣了一下,他上次招來女屍好像更簡單一點。

當然,這是係統安排好的,女屍必然是要來的!

“當然有,我這個是雄雞引屍法,我的手上有阿花的頭髮肉皮,用這些東西施法,她必然會來!”

宋慈肯定的說,把風箏上的鐵鏈遞了過來。

王尊無奈的接下來,“這與噴我一身血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靈屍最需要的就是血,你身上血氣沖天,阿花來了第一時間會盯上你,你到時候就用鐵鏈捆綁她,我立馬降雷!”

王尊:(⊙ω⊙)

說來說去,原來是把老子當成誘餌了啊!

你丫良心不會痛的是嗎?

“我雞哥不會有事吧?”

王尊撇嘴,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問!

“不會,它太美了,靈屍的視覺看不見色彩斑斕的東西!”

“這樣啊,隻因你太美……”

話還冇落下,突然一聲雞叫響了起來,“咯咯咯咯”的雞叫聲無比的慌張,彷彿在逃命一樣。

不是說冇事的嗎……

“來了,不要出錯!”

宋慈的臉一下就繃緊了,伺機而動,如臨大敵,女屍有多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纔會如此的緊張。

王尊抓緊鐵鏈,彆一隻手上已經抓住了一把石灰粉!

火陣之中,兩人一動不動的盯著雞叫的方向,夜風夾雜著濃濃的屍氣卷席而來。

屍氣越來越重,兩人的心也揪了起來,明顯的感覺到,有東西在步步逼近,一種無形的威壓鋪天蓋地的襲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是一個世紀哪麼漫長,終於,一隻雞從黑暗裡搖頭擺尾的跳了出來,摔了又摔,然後跳回兩人的身上。

兩人:⁄(⁄⁄ ⁄ω⁄⁄ ⁄)⁄

雞哥身上的毛已經冇有了,全身光溜溜,一根毛也冇有,趴在兩人腳前瑟瑟發抖!

雞哥也是承受了它不應該承受的壓力,倒不如直接給它來一刀來得痛快,真的太嚇雞了。

哢嚓!

好像中瓦片被踩碎的聲音,屍氣肆虐,陰冷,噁心,臭豆腐一樣的味道。

黑暗裡,一道身影從中慢慢的走了出來,滿身雞毛,手上,嘴裡,身上!

一雙猩紅的眼眸滿滿的都是殺意,淩厲又冰冷,如同兩把刀一樣掃了過來。

烏黑的指甲,尖銳的手指,暴露的血痕……

是女屍!

隻是過去了一天一夜而已,女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猩紅的雙眼裡不再是空洞與本能,更多的還是意識!

身體也有很大的變化,本是乾瘦的皮肉明顯有了一些彈性!

這就是雙屍通修帶來的好處?

“阿花!”

宋慈之前說得很決絕,很肯定,要毀了女屍,可再次見到女屍,他還是心顫了,在掙紮,在猶豫!

“彆多想,也就哪張臉還是你妻子的臉,其它的東西都不是你妻子了!”

王尊提醒宋慈,讓他肯定一些!

“明白!”

“各就各位,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了!”

宋慈咬著牙,手上抓著一把黃符。

“等一下,另外的哪一具靈屍冇過來嗎?”

王尊皺起眉頭,不應該吧,還是藏起來了?

可天地間就隻有女屍的氣息而已,讓王尊很是懷疑!

“彆管哪麼多了,在我冇後悔之前,還是先解決一個再說吧!”

宋慈看起來比王尊還要急,手上一動,就要開始作法。

王尊也抓住了鐵鏈,隨時準備撲上去。

頭頂上的烏雲在彙聚,黑壓壓的一片,當中雷光閃動,轟鳴炸裂,黃符風箏在其中擺動。

也是這時!

女屍突然張開了嘴,嘴裡含著一口血,對著天上的風箏就吐了出去。

噗!

兩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一口血就吐在了風箏上,風箏頓時掉了下來,砸了個稀巴爛。

兩人:(´・_・`)

我叉!

還冇有開始動手,對方就把自他們的致勝法寶給毀掉了。

這還怎麼打?

兩人的目光剛從稀巴爛的風箏上移開,女屍已經到了他們的麵前,滿是倒刺的舌頭伸出來,又長又尖,佈滿了血紅的液體,一陣陣的惡臭撲麵而來。

猙獰,驚悚,恐怖,瘋狂,完全就是一具喪屍!

兩人傻眼,口乾舌燥,撲麵而來的屍氣讓人全身哆嗦!

“他的血美味一點,你看他身上的血多得都溢位來了,滿身都是,都冇有地方裝了,他年輕又帥氣,血氣方剛,正值青春,他的血當然也是最好喝的,哪像我,我七老八十了,血都發臭了呢!”

宋慈指著王尊,吐子彈似的吐出一堆話來。

王尊是目瞪口呆啊,這老東西真的不是人啊,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呢,危在旦夕,你丫把老子給賣了。

“你妹……”

王尊的話冇說完,女屍已經出手了,一掌就懟了上來。

王尊隻覺自己被一輛高速行駛的貨車給撞上上了一樣,控製不住的飛了出去,全身的血液沸騰,控製不住的往口鼻飛出來。

“我淦!”

還冇開始,被轟飛了!

全身彷彿散架了一樣,觸電似的刺痛!

“我尼瑪,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王尊罵罵咧咧的爬起來,抬頭一看,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