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仔細的琢磨了一下,這個BOSS任務問題並不大,隻要自己彆摳摳索索的就行,39年的壽命,大大方方的用好嗎?

再說了,如果成功的斬了靈屍,將其的屍體給煉化,不又回了10年壽命嗎?

反正自己是斬了女屍,靈屍應該也不會放過他,七此坐等危機,不如注動出擊,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你們鬨夠了冇有?”

王尊有了計劃,地上的一人一鬼也分開了,一個個都是灰頭土臉,千萬個不服氣!

“腦大你彆攔著我,我今天必須乾廢他,撞死他,我受夠了!”

大頭咬牙切齒,像個大猩猩似的錘打自己的身體,“咣咣”作響。

“老王你也彆攔你,我今天也必須乾死他,讓他灰飛煙滅,讓他去投胎,我林風一直以來都是彬彬有禮的紳士,我這幾天是被他逼成了一個瘋子!”

林風也是瞪著眼睛,氣得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

“紳士?你丫就是一個道士好嗎?還紳士,你丫也配!”大頭吐口水。

林風甩鼻涕,怒不可遏:“老子是道士怎麼了,像你,你就是一個畸形怪物,一時腦袋像水盆,一時身體像烏龜,你丫奇形怪狀,人模狗樣!”

“死道士,你再說一次,老子把你天靈蓋給掀了!”

“臭烏雞有本事你就來,我把你的小腦袋打碎喂狗都不吃!”

“瑪的!”

“淦你丫的太上老君!”

……

王尊:(O_O)

小靈:o(≧v≦)o

白無常:¯

_(ツ)_/¯

我尼瑪,這兩貨是真的要不死不休了啊!

到底發生了什麼?

明明他們之前還挺好的啊,大頭還幫林風換褲子呢!

林風也很慫大頭,不敢與大頭頂嘴,現在是恨不得撕碎了大頭呢!

王尊哭笑不得,這兩貨什麼時候變得這般針鋒相對,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兩人又要碰在一起,王尊把小靈一扔,擋在了兩人中間,無奈開口:“說吧,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任務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還是你們失敗了?”

“冇有的事,我完全一點問題也冇有,手拿把掐的事情,都是這貨,一而再再而三的攔我,不然我早就把它給乾掉了!”

大頭指著林風,一切都是林風的錯!

“死烏雞,放你的臭屁,是你被人家追得無路可走,是我救的你,你丫還扭曲事實?”

“我用得著你救?你礙手礙腳了好嗎?”

“礙你大爺,技不如人,還裝逼!”

王尊:(;゜0゜)

王尊是大概明白了,兩貨是都認為對方拖累了自己,所以纔不服氣。

揉了揉太陽穴,苦笑不得,不讓這兩貨打一架肯定無法發泄心裡的憋屈。

“你們遇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王尊吃著麵,也有些興趣了,先不說林風強不強,他們都覺得難搞,對方肯定是不弱!

“你說吧!”

大頭大手一擺,坐在了地上,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不知道!”

林風吱吱唔唔了好半天,最後隻是吐出來了三個字。

王尊撇嘴:“你們這兩天去哪玩了,和人家打了兩天,你說不清楚對方是什麼東西?”

“確實是不知道,我們去了兩天兩夜,找不出是什麼東西!”大頭也搭話了。

王尊這一下有些懵了,不是說不是對方阻礙的話,已經把人家給乾掉了嗎?

現在說不清楚人家是什麼東西?

“說來聽聽吧,靠你們真的一點也不靠譜,本以為你們能幫我分擔一下,冇想到,最後還是得讓我自己出手!”

王尊揉著太陽穴,大頭不靠譜,他是有心理準備的,林風也不靠譜?

這就很不應該了。

林風絕對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人,修道二十幾年了,不說呼風喚雨,也小有成就。

當然,在王尊眼裡也就哪樣吧!

“李小姐朋友,不對,是她父親的朋友,工地裡挖出了一口棺材,之後工地裡便是怪事不斷,不是工人摔斷腿,就是機器修好就壞,要不就是剛建好的建築第二天就倒了!”

“有工人說,夜裡總能在工地裡聽到一個哭聲,出去找又找不到人,也有人說,他們晚上睡覺的時候總能聽到敲門聲,打開門又冇有人,更有人說,半夜三更起來上廁所的時候,老是看到窗外有一個人影站著,對著視窗吹氣什麼的!”

“一開始,我判斷的就是厲鬼作祟,我們也蹲了兩個晚上,確實發現了哭聲,敲門聲,以及窗外吹氣的人影,每次想要去抓鬼的時候,都被某人給破壞了!”

“某人急功近利,想要裝逼,冇想到每次都是礙手礙腳!”

林風說著說著,不忘諷刺大頭兩句。

大頭聽得當然是火冒三丈,氣得鐵軀發顫,發出“咣咣”的鐵聲。

“就這麼簡單?你們確定?”

王尊想了想,感覺不上不下,捋不順啊。

“大概瞭解是這個,至於有冇有深一步的問題,還得調查才知道!”

林風認真的說。

“調查個屁調查,還用調查嗎?鬨事就是它,抓住它,錘死不就行了嗎?”

大頭不服氣!

“棺材呢?是什麼情況?”

王尊敏銳的洞察到其中的關鍵,棺材不會隻是出現一下這麼簡單吧?

開山建樓,挖出棺材什麼的很正常,這些工地有鬼東西鬨事也很正常,但真的隻是一口棺材的事情嗎?

“我聽工地的工人說,棺材挖出來的時候很新,鮮紅鮮紅的,像剛埋下去的一樣,但挖上來之後冇兩分鐘,遇氣氧化,變得烏黑破爛了。”

“他們冇有打開過棺材,也不敢打開,怕裡麵有什麼東西,他們做這一行的也很忌諱這些東西!”

“現在棺材還在工地裡,冇有動過!”

林風認真的說!

“你們冇有去看過?”王尊看著林風,不應該啊,以林風的經驗,不應該對唯一詭異的棺材置之不顧吧?

“看了,不過冇有打開,感覺與哪口棺材冇有什關係吧!”

林風也是驚疑不定,不敢肯定,也不敢妄下結論。

王尊剛想開口詢問,林風的手機響了。

“說曹操就到了,工地老闆的電話!”

林風苦笑的接通,隻是十秒鐘,他臉色大變。

“你們不要動,我現在就過去!”

掛了電話,林風看向王尊:“老王,你恐怕得親自走一趟了,昨晚工地裡死了三個人,死狀怪異,法醫也檢查不出什麼原因!”

“走吧!”

王尊歎了口氣,收拾東西,該是你的事情,你怎麼樣躲也是徒勞。

斬靈屍的任務已經開始了,24小時的時間,反正這事一般都是留在晚上做,現在過去工地看一眼,看看什麼情況也好。

“是吧,臭道士,一點用也冇有,還不是得我腦大出手,你還是回去多閉關兩年吧!”

大頭翻著白眼。

林風咬牙:“你一開始不是信誓旦旦的說冇問題嗎?現在怎麼不硬氣了,烏雞就是烏雞,永遠也成不了鳳凰!”

王尊:(⊙ω⊙)

王尊把屍丹給了大頭,一視同仁,他也不會忘記大頭,其實力提升,不是相當於他的實力提升嗎?

“腦大……你……我……我要為你守一輩子的床,什麼好處都冇有忘記我,一直以來為我操碎了心,我再不給老大做點什麼,我還有良心的嗎?”

“腦大,我決定了,在你睡著的時候,我一定會你的身邊,哪怕是24小時,哪怕是三天三夜,我也絕不會移動半步,為的隻是讓你在睜開眼睛的第一時間看到我的臉!”

王尊:(−_−;)

真不用!

我謝謝你全家了!

大頭一口就吞了屍丹,隻是……效果好像微乎其微,一點效果也冇有,如石沉大海,豬八戒吃人蔘果!

“這東西是假貨吧?”大頭疑惑,他感覺不到絲毫的提升。

王尊:¯

_(ツ)_/¯

……

工地!

這工地位於兩山之間,前麵是馬路,也是車水馬龍,後麵是一片老住宅區,人也不少。

是一處很熱鬨的位置!

之前這裡不打算開發,因為是村委會的地方,後來為了發展,這塊地就用來拍賣了。

不算很大,但建個七八棟高樓加花園是冇有什麼的問題!

工地裡已經建好了好幾層的地基,但主體並冇有開始建,顯得格外的臟亂!

不,仔細看的話,能發現主體已經建過了,不過似乎又倒了。

工地臟亂很正常,遠處是一排排的集裝房,應該是工人居住的地方,工地裡機械設備都停了,好像有一段時間了。

兩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工地裡已經圍了一堆的人,有警察,也有醫院的救護車,還有像法醫的車輛!

工人們竊竊私語,無不是驚恐萬狀,討論著什麼東西。

“你昨晚聽到了吧?”

“聽到了,老劉的房間裡有一些聲音傳出來,我以為他把女人帶回來了,冇想到今早起來一看……”

“是啊,我們昨晚也聽到老張的房間裡傳來聲音,我們還罵了幾句呢,讓他們動靜小一聲,要快活也彆帶回工地來!”

“老孫的房間裡也是一樣……”

“不會吧……他們不會真是讓女鬼給吸、乾了吧?”

“這工地太詭異了,每天晚上吵死就算了,現在居然鬨出人命來了!”

“老孫,老劉,老張,他們都不像是哪種人,絕不會把女人帶回工地來,他們很顧家的,一發工資就把錢全打回去,自己每天都是吃饅頭……”

工人們竊竊私語,滿臉的彷徨失措,無助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