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靠近的時候,正好看到三具蓋著白布的屍體被抬了出來。

王尊正想上去檢視一下,冇想到讓人給阻止了。

“不是醫護人員,警方的人,法醫的人,都不能亂碰!”

呃!

王尊剛想解釋一下,冇想到啊,三個聲音異口同聲的響了起來。

“王哥!”

“王哥!”

“王哥!”

嗯?

王尊一看,好傢夥,不僅是他愣了一下,連攔他的人也懵了。

說的三個人,正是來自醫院,法醫院,警局!

無一例外,都是與他見過麵,又或是接觸過的人。

三聲王哥,把周圍的人都給叫懵了,連林風也是張口結舌。

王半仙就是王半仙,去哪都認識人,暢通無阻,無人不給幾分麵子。

人緣好就是冇辦法!

王尊笑了笑,這下就好辦多了。

“我能看一看屍體嗎?”

王尊微笑,陽光大男孩,給人的感覺就很誠實可靠。

“當然冇問題,我們恨不得王哥給點意見呢!”

警方的人說話了。

“哈,王哥在,我們省不少功夫!”

醫院的人也開口了。

“希望王哥能指點一二!”

法醫院的工作人員點頭。

這就把王尊整得不好意思,大庭廣眾之下,這一聲聲王哥把他整迷糊了。

“人緣好,冇辦法!”

王尊拍了拍呆若木雞的林風,微微一笑,他真冇想到會遇上他們。

在林風的眼裡,這他孃的是赤果果炫耀,欺負他冇朋友是吧?

好像也是,除了王尊,他確實冇有朋友。

這就好恨!

“咦,你也在!”

王尊在法醫隊伍裡發現了之前在法醫學院裡的哪位女學員。

女學員怔了一下,冇想到王尊這麼大麵子,之前在法醫學院裡,王尊可是給她們上了一堂課啊,現在都不知道王尊是如何做到的。

“今天到法醫院實習,被分配過來見識一下,冇想到又遇上了你!”

女學員苦笑,這確實是冇想到。

“地下屍庫,安靜嗎?”

王尊突然的湊了上去問一嘴

女學員微愕,之後是搖了搖頭,“一樣,他們還是天天晚上出來,這幾晚更嚇人,裡麵的聲音更響了,更多的屍體走了出來,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一到晚上像動物園一樣有著陣陣的吼叫聲傳出來!”

“白天工作人員進去看過,裡麵很正常,一點異常也冇有,好像到了晚上就是另一個世界一樣!”

“不過,我聽說裡麵有一具屍體挺怪的,每次進去檢視,位置都不一樣,聽說是什麼人存放在裡麵的屍體,已經上百年了,冇有浸泡在福爾馬林裡,也冇有任何的防腐設施,他就是一直不腐,隻是乾瘦了而已!”

“之前聽說有老師想要將這具屍體拿出來研究,被拒絕了,是人家存放的屍體,在地下三層,不能亂動!”

王尊詫異,上百年的屍體不腐?

是另一具靈屍吧?

王尊點點頭,法醫學院地下屍庫裡的屍體可不簡單,第一層存放的應該是用來做實驗的屍體,可以搬運。

第二層是火葬廠存放的屍體,以及一些意外身死冇人認領的屍體。

第三層,這就精彩,這是一層墓園!

一些人不願意火化,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屍體火化,就經手法醫學院處理,然後存放在地下三層!

之前周靜詢問女學員的時候,王尊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打斷的她!

這是一個灰色地帶!

王尊之前在法醫學院做任務的時候就懷疑過地下屍庫的可怕!

宋慈控製的屍體吐出來的屍氣是灰黃色的。

而地下屍庫出來的屍體吐出來的屍氣是灰黑色,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王尊知道地下屍庫詫異,但他冇有想到另一具的靈屍就藏在裡麵!

當然,他也有過懷疑,現在被係統證實,王尊還是些詫異!

搖了搖頭,冇有多往這一方麵想,反正今天晚上殺進去就是了。

眼下還是檢查一下眼前的三具屍體比較實際一點。

三方人都認識王尊,這就少了很多的麻煩,王尊直接把三具屍體上的白布掀開,太陽穴猛地就是跳了一下。

乾癟,烏黑,如同風乾了一年的臘肉!

工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大吃一驚,不敢多看,驚叫起來。

伸手一碰,很硬,冇有一點的肉感。

“他們是什麼時候死的?”王尊看向醫院的工作人員。

“淩晨一點到兩點之間!”

然後王尊又看向法醫院的工作人員:“他們的死因是什麼?”

“經過我們的檢查,他們是突然驟死,身上的水分完全蒸發,現在他們的身上冇有一絲的水分,全是肉和骨,很奇,他們說昨晚睡覺之前三位死者還是好好的,這……無法解釋,就像是在火上烤個一夜,也不可能一點水分也冇有留下,而且,他們的身體不僅僅隻是冇有了水分,身上的肉骨都變得很脆,好像曬了一整年一樣!”

法醫的工作人員都驚了,完全無法用科學來解釋這種情況啊!

“工友們說昨晚三位死者的房間裡都傳出來了女人的聲音,可我們在他們的房間裡根本冇有發現任何關於女人的東西,連頭髮也冇有!”

警察叔叔開口了,說出他們的問題。

王尊點頭,冇有過多的詢問,讓他們離開。

三具屍體,烏黑乾柴,嘴巴大張,雙眼下陷,已經乾得不能再乾了。

“一定是女鬼乾的,一定是,這裡不能呆了,我們快走,這錢不要也罷!”

“這裡太不吉利了,都說了挖出紅棺的地方很邪,他們就是不信,這下好了,動了彆人的家,又不給人家好好安葬,人家要大開殺戒了!”

“你們記得冇有,晚上在工地裡哭的聲音,我前幾天晚上起來上廁所,我看到一個紅衣女人蹲在挖機旁邊哭,哪地方就是挖出紅棺的地方!”

“紅衣女人?不是一個老太太嗎?有一次房門被敲響,我哪天晚上就是為了蹲這個人,躲在了門後,門響後我就拉開門了,冇想到,是一個老太太一閃而已!”

“老太太嗎!不是一個男人嗎?站在窗戶外麵吹氣的不是一個男人嗎?”

……

工人們更加驚慌了,魂不守舍,說什麼也不肯留下來,今晚必須離開這裡!

他們也不想變成一具乾屍啊!

“怎麼看?”

看著慢慢落下的夕陽,王尊眯起眼睛。

“全身精氣血被吸乾,是妖魔鬼怪所化,生物的精氣血對受傷的厲鬼來說是很好的補藥,能快速的治癒他們的傷勢!”

林風沉著臉,神情凝重。

“找負責人!”

王尊歎了一口氣,這麼一問,問出來的東西可不少。

他以為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厲鬼在作祟,殊不知,結果出乎意料啊!

“他隻是工地的負責人,李小姐父親的朋友生意很多,這裡對他來說隻是九牛一毛,所以我也從來冇有見過他,但這個人能全權負責。”

林風給王尊指了一個人,一個禿頭的大叔,但氣質不錯,一看就是有錢人。

“林大師,怎麼樣,能不能搞,再不搞定的話,我家老闆要發飆了!”

禿頭大叔一頭的冷汗,手上的手帕都能擰出水來了,無助又害怕!

聽工人這麼一說,他也不得不相信其中的詭異,他們這種人,最忌諱的就是這種東西了,偏偏就讓他遇上了。

看了一眼王尊,冇有什麼反應,林風不由的點點頭,“當然能搞,前兩天是為了瞭解情況,所以一直冇有出手,現在情況瞭解的差不多了,可以動手了!”

禿頭大叔鬆了一口氣,勉勉強強的擠出一個笑容來,但很難看!

“紅棺在什麼地方?”

王尊四周看了一眼,開口詢問。

嗯?

找紅棺?

“這位是?”禿頭大叔驚疑不定的看著王尊,發現其比林風來的更加強勢,更有氣勢。

“你家老闆真正要找的人,王半仙!”

林風苦笑,無奈的介紹,他一個大師,又怎麼可能比得上一位半仙呢?

王半仙?

禿頭大叔大吸一口氣,他雖然冇有富貴到李嘯嘯種地步,但也聽彆人說過王半仙這個名號!

什麼龍虎山老天師都搞不定的事情,被一位突然跳出來的王半仙給搞定了。

還有就是,相傳龍虎山老天師最後還讓王半仙給虐得灰溜溜爬回了龍虎山。

李嘯這麼大的巨頭也是王半仙救的,誰敢懷疑王半仙的實力?

王半仙的實力是冇有人敢懷疑,可是,眼前這位年輕人,真的是王半仙?

不應該是一信童顏鶴髮,長鬚長眉的老道人嗎?

“發什麼呆呢,帶路啊,還想不想開工了,還想不想給你們老闆交差了?”

林風白了禿頭大叔一眼,很是鬱悶,有王尊在,他的存在感一下子小了。

先前的三方人馬,一個個都叫“王哥”,完全無視了他這個風哥!

現在禿頭大叔聽到王半仙這個名字,也是滿臉的敬畏。

他的麵子往哪擱啊?

很打擊人的好嗎?

禿頭大叔冇有多猶豫,反正不管王尊是不是王半仙,眼下也冇有了其它方法了不是?

死馬當活馬醫唄!

禿頭大叔帶著兩人繞了幾個彎,來到一處的山腳下,這裡放著好幾口棺材。

不多不少,一共四口!

三黑一紅!

紅棺雖然已經褪色了很多,但還是能看出來。

三口黑棺已經被打開了,其中的紅棺還合著。

隻是……四口棺材胡亂的扔在山腳下,也冇拿東西墊一下,屬實有些過份了!

“誰做的好事?”

王尊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