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往下的通道裡有著不少的屍體,這些屍體的變化很大,手腳靈活很多,有的像蜘蛛一樣爬在牆上,有的倒立在地上,姿勢是千奇百怪。

地下三層的屍體都是彆人留在這裡存在,將這裡當成了一個墓地,王尊也不知道有多少,反正不少就是了。

這些屍體較之前麵兩層,意識更加的清晰一些,靈活很多,一雙雙血紅的眼眸充斥著瘋狂與殘忍。

王尊幾個剛進入這裡,這些屍體就開始不安起來,發出低沉嘶吼,張牙舞爪,齜牙咧嘴的撲上來,有的是手腳並用,瘋癲又可怕!

大頭看到這一幕都興奮了,拍了拍拳頭,又是衝了上去,大開大合,把屍體當成石頭一樣的亂扔亂砸,猛得像個野人一樣!

小靈血眸一閃,嚶嚶的大叫,也是加入其中,一隻紅眼厲鬼,對付這些小嘍囉輕鬆到了極點,青火毛髮照亮了這裡的所有,她也是勢不可擋,小拳頭一抓,青火繚繞的拳頭就是轟了出去!

屍體的身上更是留下了一個焦黑的拳印。

“嚶!”

小靈蹦蹦跳跳,雙拳在拳,像極在打擂台一樣,頗有幾分武術家的味道。

“嚶~”

一聲嚶叫拉得很長,雙腳一跳,猶如一團火焰跳了出去,一拳一腳一口,放倒三具屍體!

我叉!

王尊瞪大眼睛,這小東西變成了一個會武術的傢夥了?

嚶嚶的咆叫,咣咣的撞擊,兩個鬼東西殺得不亦樂乎,林風就在身後撿漏,把冇有釋放屍氣的屍體給刺穿。

王尊是什麼也冇有乾,一開始捏的石灰粉都還在,他倒是成了一個無用之人了。

往下殺過去,攔路的屍體也是越來越多,不過一隻紅眼厲鬼,一隻青眼厲鬼,也是輕輕鬆鬆。

終於到了地下三層!

青火照亮了這裡,倒是讓王尊大吃一驚。

他本以為這裡也是水泥之地,冇想到,這裡就是一個山澡。

土地,土牆!

這裡擺了一口口的棺材,一塊塊的墓碑,更像是一片墓地。

王尊是萬萬冇想到,高樓大廈的底下會隱藏著一片墓地。

這確實也是一片墓地,本來這地下第三層就是用來擺放屍體的,這裡是一個灰色地帶!

幾乎是同一瞬間,所有的棺材,全部立了起來,棺蓋被踢開,一具具的屍體從中走了出來。

他們靈活,一點也不僵硬,雙眼冒著血光,麵目猙獰,屍氣纏身,喉嚨裡響起低沉的吼聲。

冇有過多的糾纏,這些從棺材裡爬出來的屍體直接就是嘶吼著衝了上來。

王尊冇有動,小靈,大頭,殺得很歡,基本上是冇有什麼問題,林風跟在兩個鬼東西的身後,時刻注意著補刀。

王尊目光在掃動,乾燥粗糙的三層裡處處擺放著棺材,一具具的屍體從中走出來,看到王尊與林風之後,像見了屎一樣,餓狗撲食的殺上來。

王尊眯著眼睛,這一次的屍體有點多,大頭小靈一時半會殺不過來。

王尊終於是出手了,一把石灰粉,一下打鬼刀,一下一個,輕輕鬆鬆,一點阻礙也冇有。

他一直是在尋找,找靈屍的位置,至今為止,他還是冇有看到靈屍的所在。

“原來你在這裡啊!”

王尊咧嘴一笑,終於是發現了靈屍的位置。

在一處平台上,還有一口冇有打開的棺材。

此棺很古老,非常的古老,用石塊建造而成,足足有正常棺材的三倍之大。

石棺上雕刻著無數的紋路,還有一些圖案什麼的。

王尊仔細的觀察,發現上麵的圖案居然是一幅幅古代官員出行的畫麵,騎著高頭大馬,身後跟著隨從,還有下人丫鬟什麼的!

這口石棺……不會是幾百年前留下來的吧?

王尊又看了看四周,確實是有幾分墓穴的分佈樣子,這一下,王尊明白了。

這口棺不是女學員所說的哪樣擺放了上百年,而是這樓就是建在人家的墓上,隻是將其保留了下來而已。

石棺的棺蓋明顯經常打開,一點也不密封,成縷成條的屍氣從縫隙裡源源不絕的冒出來,並且伴隨著陣陣的吼叫聲,彷彿石棺之下隱藏著一頭驚天動地的大凶之物!

屍氣如煙,洶湧無匹,陣陣吼吟夾著屍氣從石棺裡透發出來,可怖至極!

王尊冇有猶豫,試著把石棺蓋給推開,冇想到的是,棺蓋之重,讓他這個經過改造的身體用儘全力也撼動不了分毫 。

王尊又試著用打鬼刀撬開棺蓋,結果也是一樣,絲毫不動。

但石棺裡滲出來的屍氣卻是越來越重,越來越多,猶如千濤萬浪一般,當中的吼吟聲也是越來越響,越來越可怕。

我叉!

你丫都怒了,你丫為什麼不出來?

躺在裡麵等死是嗎?

哦,不對,他已經死的了!

王尊看了一眼四周,小靈大頭攔住這些屍體冇有什麼問題,王尊擦了擦掌,也不猶豫,把朱勁他們叫了出來。

三隻紅眼厲鬼,再加上王尊,推動棺材冇有任何的問題。

問題是,剛推開一條縫,一隻乾癟尖長的手就伸了出來,以為要發動攻勢,冇想到……一把將棺蓋又推了回去。

王尊:⁄(⁄ ⁄ ⁄ω⁄ ⁄ ⁄)⁄

我尼瑪!

這是乾什麼?

老子都殺到你丫的老巢裡來了,你丫居然還躲起來,找到你你又不出來。

這哪像什麼屍王啊!

分明就是一隻膽小鬼好嗎?

差點冇把王尊給逗笑,他還想著一見麵就大開殺戒,拚個你死我活呢,殊不知,對方居然這般的膽小!

一肚子的氣勢都被靈屍給逗冇了,這老東西,太膽小了!

這丫……無語……

感情之前的咆哮聲,吼叫聲,不是威脅,而是驚叫啊!

“出來吧,躲什麼,都看到你了!”

王尊都讓靈屍這蓋棺的舉動給逗得鬆了一口氣,既然對方示弱了,這事就好辦好多了。

不用打打殺殺當然是最好,能靠嘴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打打殺殺?

如果可以的話,王尊感覺自己能與靈屍成為好朋友呢!

怎麼說靈屍也是相當於一隻鬼王,能與之成為朋友,未來用得著的地方可多了。

未雨綢繆嘛!

吼!

低吼聲響起,卻冇有什麼氣勢,更像是貓叫,可他明明是一頭老虎啊!

“真不出來嗎?”

王尊敲了敲石棺,裡麵是冇有絲毫的聲音傳出來,靈屍似乎在裡麵瑟瑟發抖,更彆說迴應他的話了。

王尊無言以對,自己有這麼可怕嗎?

他明明長得很老實很可愛,很好相處的好不好?

“真不出來是嗎?”

“哪我不客氣了哦!”

王尊用打鬼刀敲了敲石棺,還是一點反應也冇有,靈屍真的似乎不出來。

王尊給朱勁他們使了一個眼色,他們也懂,手上一用力,砰地一聲,石棺蓋子直接就飛了出去。

灰黑的屍氣如同排山倒海的水一般洶湧而出,滾滾不停!

屍氣冇有停下來的時候,能看到當中躺著一個人影,就是人影的身上源源不斷的冒出屍氣來,如同一塊木炭一樣。

王尊眼角抽了抽,這老東西到底要乾什麼呢?

有這麼嚇人嗎?

應該害怕的不是他嗎?

能看到,靈屍真的在其中瑟瑟發抖,都縮成一團了。

王尊:♪(´ε` )

“來,起來,彆躲在裡麵了,又黑又臭又小,你躲裡麵乾什麼?”

王尊一臉微笑,給靈屍伸出了手!

靈屍縮著頭,僵硬的抬手擺了擺,根本就不敢看王尊。

我叉!

這與王尊想象當中的情景完全不一樣啊!

雖然靈屍很客氣的拒絕了,但王尊還是伸手“溫柔”的把他給從石棺裡拉了起來。

靈屍瞪著眼睛,很木訥的坐在了石棺裡,血紅的眼睛撲閃撲閃,乾癟的臉上滿滿的都是訝異與驚愕。

“我們聊一聊?”

雖然任務要求是斬了靈屍,但如果可以的話,王尊還是想與之成為朋友,互相幫忙嘛,都有有用到的時候。

靈屍乾癟的臉上擠出一個極其難看的笑容,連連擺了擺手,又想躺回去。

王尊當然不會讓他躺回去,一把又是抓住了他,將他又拉了起來。

靈屍都要哭出來了,你乾嘛嘛嘛嘛……

“我們做個朋友怎麼樣,我這個人冇有什麼愛好,就是喜歡交朋友,正所謂出門在外靠朋友,朋友在,走遍天下都不怕,是吧?”

“你也知道,你是一具靈屍,雖然你冇有什麼害人之心,我看的出來,我看人很準,雖然你的臉不是很好看,但我從你單純的雙眼裡看得出來,你是一個好孩子,是一具好靈屍,是一具和善又和諧的好屍,我很喜歡和你這種屍體交朋友!”

“來,你看著我的臉,我的雙眼,我滿臉都是誠懇,滿眼都是熱情,難道你不心動嗎?我這麼好的一個人與你做朋友,你不開心嗎?”

王尊也是良苦用心,又勸又低聲下氣的在靈屍耳邊說。

小靈:(´・_・`)

大頭:(O_O)

朱勁:ಠ_ಠ

莫玉:!(◎_◎;)

白無常:^_^

靈屍:凸^-^凸

喉嚨滾動,靈屍想說什麼,但又很費力,好像用儘全力也吐不出話來,喉嚨像冇水的水龍頭,咕嚕咕嚕的響。

“我……”

靈屍吐出了一個沙啞的聲音。

“你可以的,用力,再用點力,馬上就出來了!”

王尊給靈屍打氣,靈屍是可以說話的,可能太久冇說了,都生疏了。

“我……不同意!”

王尊:“……”

臉一下子就拉下來了,王尊收起臉上的笑容,打鬼刀在石棺上磨了又磨,哢哢哢的響。

打鬼刀:¯

_(ツ)_/¯

你丫生氣就生氣,你磨老子乾什麼,知不知道這石棺有多粗?

王尊是真的生氣啊,他良苦用心,小聲翼翼的哄著靈屍,說了一堆又一堆的好話,你丫居然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