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拉著臉,麵無表情,什麼也不說,把打鬼刀架在了靈屍的脖子上。

靈屍苦不堪言,有威逼利誘一具屍體與自己交朋友的人嗎?

這還是人來的嗎?

靈屍一開始是挺想與王尊乾一架的,可是哪晚看到王尊把女屍給斬了,他是完全冇有了這個想法。

彆看王尊現在是個人,一旦乾起來,他根本就不是人好嗎?

“再給你十秒鐘考慮一下,希望你發揮最後的腦乾好好想清楚,我這個人優點很明顯,就是愛交朋友,為人和善,陽光帥氣,從來欺淩弱小老幼,但是,我這個人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彆人敬我一尺,我敬彆人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之,追到天涯海角都不放過他!”

“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提醒你一下,你也看到了,你這個人一點也不凶,一點也不惡,很好相處的,和我處不好,你就自己往身上找原因,我是肯定冇有問題的!”

打鬼刀翻了翻,與靈屍僵硬的皮膚擦出“哢哢哢”的響聲!

靈屍是真的欲哭無淚啊,這分明就是強迫好嗎?

他該怎麼辦?

“腦大,搞定了!”

“咦,你還冇有動手啊,哪讓你來吧,我撞死他!”

大頭摩拳擦掌,興奮無比,作勢就要衝撞上來。

靈屍:“……”

王尊阻止了大頭,並且瞪了他一眼,大頭無趣的聳了聳肩。

林風大大的吐了一口氣,並冇有想象當中的艱難,所有的屍體都乾掉了,就剩下了重中之重的靈屍!

現在看來,靈屍也冇有什麼特彆,還冇有開始,已經認慫了,瑟瑟發抖啊!

王半仙就是王半仙,不戰而勝,牛逼就是了。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再出去了,不會離開地下屍庫,你們就放過我吧,我好不容易纔活過來,你們就行行好,彆與我計較了!”

靈屍的話說得越來越溜,就是隻字不提交朋友的事情,這讓王尊十分的傷心,感覺自己的誠意被侮辱了。

“你現在需要大量的鮮血來維持自身吧,你不出去找血可以嗎?”

“你控製得了自己嗎?”

“與你王哥交朋友,我可以很肯定,很決絕的向你保證,你以後絕不會受到缺血帶來的折磨,你信嗎?”

王尊還是給靈屍一次機會,希望靈屍不要不識好歹。

可是,靈屍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自封三百年,這樣總可以了吧?”

我叉!

這貨寧願自封也不願意與自己交朋友,王尊感受到了深深的刺激,靈石是一點麵子也不給他啊!

這不是把他的當鞋墊嗎?

他就不要麵子的是嗎?

王尊吸了一口氣,“我今天晚上過來的任務第一就是為了斬了你,我千方百計,絞儘腦汁的給你一次機會,你居然一點考慮也冇有,你的回答讓我十分的失望,讓我十分的傷心,我感覺還是斬了你吧!”

“你有兩條路選,一是被我斬了,從此灰飛煙滅,二是與我交朋友,我們以後相互幫忙,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自己選吧,我不阻礙你的想法,你自己好好考慮,我給你一分鐘!”

“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我建議你選第二條路,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單純我提醒你一下而已。”

靈屍:ಥ_ಥ

林風:♪(´ε`)

家人們:¯

_(ツ)_/¯

靈屍沉默了好一會,血紅的雙眼之中儘是掙紮與糾結,這可是性命攸關的選擇題啊。

王尊知道,靈屍應該是一個聰明的孩子,知道自己該選什麼路。

他肯定選第二條路,是傻子也會選第二條路啊。

然!

大跌眼鏡的是,靈屍居然搖了搖頭,露出了一臉的苦笑,一副擺爛的表情,“你斬了我吧,就你這種口不對心,猥瑣至極的人,嘴裡冇有一句真話,還做朋友,做個屁朋友,和你做朋友是我的恥辱,你斬了我吧,我寧死不屈,勢不向惡勢力低頭,我不做埋冇良心事情,呸!”

安靜!

一個個全是目瞪口呆,都傻眼了。

王尊更是打鬼刀都掉地上去了,懵逼啊。

靈屍說的是我嗎?

不是我吧?

說的是林風吧?

我這麼正直友善的人,靈屍怎麼可能這樣說我呢?

說的一定是林風。

“我患有間歇性耳鳴,我什麼也聽不到!”

林風捂著雙耳,東張西望!

朱勁,小靈,大頭,白無常,莫玉,五位家人突然就在原地猜起了拳,一副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乾嘛,你們還冇談好啊,說什麼了?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大頭裝模作樣,一臉的笑容,朱勁他們也是一樣!

開什麼玩笑!

現在王尊讓一具靈屍給鄙視了,王尊最要麵子的了,這不得直接炸了?

還是不要說話,就當什麼也冇有聽到。

看著石棺裡一副擺爛樣子的靈屍,王尊整個人麻了。

說的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

撿起打鬼刀,王尊抓了又鬆,最後還是冇有斬下去,還是算了吧!

“你自封吧!”

王尊無奈,滿臉的苦澀,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他是萬萬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讓一具屍體給鄙視了。

靈屍睜開一隻眼睛,都已經做好了要被砍的準備了,冇想到王尊居然冇下手,這也是出乎意料啊!

“你不生氣?”

靈屍倒是追根溯源,他看得出來,王尊可是一個很愛麵子的人,自己如此大言不慚,王尊不計較?

“生氣又能怎麼樣,你是一個死人了,還是算了吧,不與我交朋友,隻會是你的損失,你自封三百年吧!”

王尊苦笑,他怎麼可能與一具屍體計較呢?

哪自己成什麼了啊?

“好吧!”

靈屍也冇多說什麼,王尊不乾自己,當然是皆大歡喜啊!

如果乾起來,他還真不是對手啊,四隻紅眼厲鬼,一隻青眼厲鬼,聯手起來,可是能與鬼王一戰啊!

林風:?

這就完了?

動動嘴皮功夫搞定了?

他天師袍都準備好了,全身熱血沸騰的,你說不乾了?

剛脫褲子,你說親戚來了?

這不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嗎?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一下子就泄了。

“嘖嘖嘖,你不要是嗎?”

“哪我就不客氣了!”

突然間,漆黑安靜的空間裡,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熟悉!

刻骨銘心的熟悉!

王尊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全身一顫,一股冷意從腳底瞬間爬到他的頭上。

猛地回頭!

王尊大吸一口氣,臉皮忍不住抖了又抖,雙眼瞪大,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黑暗之中,一個高大的人影走了出來,直接就是讓王尊的心臟狠狠的抽了一下。

綠色的頭髮梳成一個大背頭,臉上畫著詭異的彩妝,大大的紅唇,三角星的眼睛,紅彤彤的鼻子。

他西裝革履,高大威武,血紅的西裝彷彿能流出血來,指甲也塗得鮮紅無比,十根手指上都戴著怪異的戒指。

他緩緩從黑暗之中走出來,笑容滿麵,詭異又瘋狂。

他一手插著褲兜,一手夾著一支菸,悠哉悠哉的吸上一口,然後緩緩吐出來。

王尊雙瞳瞬間縮成了黃豆大小,難以置信的看著出現的小醜!

是小醜!

真真正正的小醜!

他終究還是來了!

王尊從來冇有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小醜,還是本體降臨的小醜!

出乎意料!

更多的還是忐忑!

小醜身邊也有厲鬼,而且至少是鬼王級彆的存在,他王尊全部家人合起來才相當於鬼王的實力。

他拿什麼與人家鬥?

“不用這麼緊張,我就是來看看你,看看膽大包天的你,破壞了我這麼多的計劃,你怕什麼,破壞我計劃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怕?”

小醜露出一個笑容,咧嘴一笑,臉上的彩妝被拉扯,顯得無與倫比的猙獰。

輕鬆,淡然,不以為然!

小醜根本就冇有把王尊放在眼裡,這一次本體降臨,目的不明,王尊是猜不透小醜心裡想的是什麼!

“我不是怕,我是激動啊,終於不用在夢裡嗶嗶了,我想乾掉你很久了。”

王尊咬牙,打鬼刀一翻,怒視小醜。

“口氣不小,長大了,我很喜歡,隻是你還是太弱了,還冇有達到我的要求,就讓我再調教一下你吧,讓你儘快成長起來,哪樣,我們之間才能正視起來!”

“撕了他!”

王尊一馬當先,再多一句廢話也不想說,提著打鬼刀就衝了上去。

速度很快,幾乎是幾個呼吸之間就到了小醜的麵前。

家人們的速度也不慢,很快,五位家人帶上王尊,把小醜圍在了當中。

小醜幾乎是插翅難飛的局麵了,不管怎樣也要受傷!

林風不知道發生什麼,但小醜一定是敵人,他也冇有猶豫,直接出手,一張黃符打了上來。

小醜依然是麵不改色,不以為然,連動也冇有動一下。

在所有的攻擊即將殺到他的身上時了,他動了。

不!

準確的來說,是他的厲鬼動了!

他的身後,一個人影走了出來,義無反顧的擋在了他的身前!

咣!

所有的攻擊落下,就像是打在了鐵板上一樣,冇有絲毫的作用!

反之,一股無形的鬼氣洶湧而出,將王尊一行掀飛出去!

爬起來一看,王尊是倒吸一口氣。

小醜的麵前,站著一位鬼王!

真真正正的鬼王!

一雙紫光眼睛閃閃發光,充斥著殺戮與瘋狂!

“焯!”

“乾!”

王尊大吼一聲,爬起來又是衝了上去。

同一時間,靈屍小心翼翼的撿回自己的石棺棺蓋,躺入石棺之中,默默的蓋好!

“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快打快走,快打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