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九!”

“八!”

“三!”

“二,一!”

詭異驚悚的倒計時聲音在彆墅的每一個角落響起,迴盪不停,彷彿從裂縫之中傳出來。

小女孩的聲音久久不能散去,每一聲落下,王尊的心都揪一下,臉皮發抖,呼吸越來越困難。

倒計時結束之後,整個世界都死了一般,冇有絲毫的聲音,靜得讓人發毛。

時間剛好淩晨兩點整!

溫度直線下降,王尊抓緊打鬼棒,捏緊石灰粉,隱身布蓋在身上,大氣也不敢出。

隱身布是透明的,王尊將房間裡的一切都看得很清楚,黑暗,死靜,詭異。

“大哥哥,我們遊戲開始了哦,不要讓小靈找到你哦,小靈會掐死你的哦!”

王尊:“……”

謝謝你的提醒!

幽幽的笑語迴盪了一分鐘才消失,緊接著,便是“嘎吱”一聲!

三樓的某扇門被打開了,在這漆黑死靜的深夜無比響亮。

嘎吱聲就像是一道悶雷,在王尊心頭炸開,久久不能消失。

噠!

砰!

噠!

砰!

一走一跳的聲音在三樓上響起,王尊無比清晰聽見詭異的腳步聲從三樓最裡麵的房間慢慢往外走。

走出三樓大廳,從樓梯往兩樓來。

還是那樣的腳步聲,一走一跳,很輕,很慢,偌大安靜的彆墅裡每一個角落都是這個聲音。

“嘿嘿……我會找到你的哦,找到你之後,我會掐住你的脖子……”

帶著笑意的聲音很響亮,越來越近,越來越快。

王尊緊閉呼吸,縮在隱身佈下一動不動,冷汗滑下,頭皮發麻。

這鬼東西太會了,將人的恐怖拿捏得死死,那種死亡感在靠近的滋味無法形容。

王尊抓緊打鬼棒,捏緊石灰粉,透過隱身布死死盯著房門。

聲音消失了,在二樓的走廊外。

大概過了三分鐘,冇有一絲聲響,死靜得嚇人。

王尊看了一眼時間,兩點十一分,纔過去十一分鐘,煎熬得整個人都麻了。

這個任務不是時間過去就完成,而是需要找到對方,並且不能讓對方找到。

找到對方,很明顯不是找到對方!

而是找到真正的小靈屍體!

砰!

房門突然被敲響,沉重的敲門聲直擊王尊心頭。

砰!

又是一聲!

砰!

連續三聲,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響亮。

“小心哦,我來了哦,你不要讓我找到哦!”

孩童的嬉笑聲是那樣的毛骨悚然,王尊口乾舌燥,睜大眼睛,死死盯著房門。

房門被輕輕慢慢的打開,一個瘦小的人影站在門外,頭上紮著兩根羊角辨,全身漆黑,就是一個影子。

王尊臉皮繃緊,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鬼東西,他緊張是難免的,膽子再大,也頂不住這樣的刺激。

鬼東西冇有動,王尊卻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他在笑,臉頰兩側在一點點的變大!

吞了一口口水,王尊把目光看向另一個方向,不看著鬼東西,應該就不會太緊張了。

他腦子在飛速的轉動,自己現在在二樓,鬼東西又在門外守著,自己該怎麼樣才能上去三樓?

上到三樓,自己又怎麼樣才能找到小靈的屍體?

他白天已經上去看過了,那個房間他搜得很仔細,根本冇有藏人的地方!

是不是係統變異升級之後任務出現漏洞了?

小靈的屍體會不會並不在三樓的房間裡?

胡思亂想,王尊根本找不到解決的辦法,現在他完全處於被動狀態。

目光掃向門口,人影不見了!

王尊目光隻是移開三秒鐘,鬼東西不見了?

再一轉頭,人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床邊,直挺挺的立著,如同一個雕像。

鬼東西還是一片漆黑,看不清臉,看不清身體。

王尊百分之百的肯定,對方現在就是在笑,在盯著他。

大爺的,走路一點聲音也冇有的嗎?

“你是不是躲在被子裡?”

“你就是躲在被子裡,是嗎?”

“我找到你了哦!”

鬼東西突然一把抓住被子,猛地一掀,被子掀開之後,她愣住了。

冇人!

為什麼冇人?

她明明感覺到王尊就躲在床上,被子下,為什麼冇人?

“嘿嘿,你不在被子裡,那一定是在床底下,是吧?”

鬼東西身體哢哢響,下半身不動,上半身直接掉下去,成

字形,頭頂撞在地麵。

王尊心都跳出來了,太嚇人了吧,就在自己麵前,做出常人無法理解的動作。

“不在?”

“你一定是躲在櫃子裡了!”

鬼東西一走一跳,來到衣櫃前,將櫃門打開,一頓的搜尋。

然後,她又在房間裡搜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找不到王尊,情緒開始不穩定,陰風颳動,陰冷又嚇人。

王尊小心翼翼的拿起一隻鞋子,冒著生命危險,把鞋子扔出房間外,掉入一樓大廳。

聲響驚動鬼東西,猛地看向房門!

“嘿嘿,我找到你了!”

嗖地一聲,鬼東西一跳就出了房門,彪悍至極,直接從二樓往外跳。

王尊迅速起身,立著腳尖,往房口走去,不敢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隱身布擋在身前。

他剛到房門口,全身猛地一僵,那鬼東西突然從門外閃了出來,直挺挺的立在門口,陰煞的風從她身上衝出來。

“你一定在房間裡!”

王尊整個人都麻了,口乾舌燥,輕輕的移開身體,鬼東西就從他身前慢慢走過去,一走一跳。

鬼東西又在房間裡一頓的翻箱倒櫃,連抽屜也冇有放過。

王尊:“……”

他一米八的大高個,你讓他藏抽屜?

過份了吧?

趁著這個機會,王尊往門外慢慢的移出去,立著腳尖往三樓走。

他剛走到樓梯的轉角,一偏頭,他頭皮發麻。

房間的門口,一個小小的腦袋伸出,兩條羊角辨十分醒目,側著頭,正盯著他的腳。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往自己的腳一看,心裡也是罵娘!

他太高了,隱身布蓋住頭就蓋不住腳,蓋住腳就蓋不住頭!

之前他縮在床上倒是一點事也冇有,現在他的腳是完全露了出來。

“嘿嘿,我知道你在哪了!”

“現在,輪到你找我了哦,如果我抓住你之前你還冇有找到我,你就輸了哦,你輸了,我會掐住你的脖子哦!”

“我數十聲……”

“一!”

腦袋縮回房間之中,鬼東西開始數數,並且越來越快。

不按套路出牌啊!

王尊也管不了那麼多,奮力往三樓跑去,對方已經將十數出來了。

剛跑到三樓,鬼東西就追到了他的身後,張牙舞爪,發出嘿嘿的笑聲。

“去你丫的!”

王尊一把石灰粉撒出去,劈頭蓋臉,正中鬼東西的臉部。

喳地一聲!

白煙沸騰,好似熱油裡滴入水珠。

淒慘的尖叫震耳欲聾,鬼東西忍痛繼續撲上來,雙手變得很大,很尖。

“找你妹啊!”

王尊雙手抓住打鬼棒,狠狠的一棒砸在鬼東西的身上,打飛出去。

打鬼棒似乎就是為了打鬼而生,這一棒打過去,鬼東西被打得變形,滾飛樓梯下去。

一般尋常的利器對鬼怪可冇有什麼作用。

石灰粉倒是一個例外!

“爽!”

王尊吼叫一聲。

一是為自己壯膽,二是為了震懾鬼東西,告訴其,自己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

一刻也不停留,王尊往三樓最裡麵的房間奔去。

稍稍一回頭,王尊頭皮炸開了,有些後悔了。

那鬼東西從地上站起來,變形的身體一步一步恢複,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鬼東西變得更加的瘋癲,更加的狂暴,四肢並用,像極了一頭怪物,飛速爬來。

王尊掏出一把石灰粉,試著打開三樓的燈,一點反應也冇有。

他不管那麼多,打開房門,鑽入房間中,來不及反鎖,用後背頂著門。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找不到小靈的屍體,他真的會被撕成碎片吧?

明天頭條肯定是【鳳凰山104號彆墅再出命案,房主被撕成碎片】!

砰砰砰!

門外的鬼東西瘋狂的撞擊房門,一下又一下,沉重的撞擊人能讓發瘋。

撞門也就算了,那鬼東西還發出毛骨悚然的笑聲,魔力滿滿的笑聲從四麵八方襲來,時大時小。

“在什麼地方,到底在什麼地方!”

王尊急出一頭汗,這種緊張刺激的形勢下,他倒是一點也不亂,反而愈發的冷靜,腦子轉得很快,分析各種可能。

房間雖然很大,但東西不是很多,床,衣櫃,梳妝檯,這三樣東西是最大,但都搜查過了,並冇有什麼發現。

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撞擊力度很大,頻率也是越來越猛,王尊好幾次都被撞了出去,又爬回來頂住門。

不能被動!

王尊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一個違背祖宗的舉動。

他主動打開房門,剛想進行下一次撞擊的鬼東西愣住了,瘋狂的四肢著地,仰頭看著王尊。

鬼東西也是傻眼,呆滯了好一會!

什麼情況?

王尊不應該是繼續頂著門不讓她撞開的嗎?

主動打開門,與自己麵對麵,這是乾什麼?

一下子她都忘記自己要乾什麼了,撞上去不是,不撞也不是!

也是這時!

王尊突然露出一個微笑:“累了吧,撞得頭破血流了吧?大哥哥疼你,賞你東西吃!”

手上一掏,就是一把石灰粉撒出去。

喳!

啊!

鬼東西心裡絕對在罵娘,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啊!

王尊重重關上門,並且反鎖,不管門外的尖叫與憤怒,他將床板掀開,衣櫃打開。

藏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