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我?”

小鳳不敢相信,王尊是來救她的嗎?

“當然,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救你,讓你恢複正常,你這些年受苦了,我必須將你從這裡救出去,讓你重回自己的身體!”

王尊臉不紅心不跳,先與小鳳搞好關係再說,有小鳳的幫忙,他敢相信自己絕對會輕鬆很多。

“如果我這道魂迴歸身體之後,這些事情我也不會記懂,我想回去,但我做不到!”小鳳帶著哭聲。

王尊依舊是一臉的正義之色,看著手中的紙片:“告訴我,怎麼樣做,我幫你!”

“把這張紙帶回去就好,這是我之前畫的一幅畫,那天晚上我這道魂被嚇出來之後,就附在了這紙畫上!”

小鳳是驚喜的,是開心的,如果王尊真的能救自己,那當然是皆大歡喜。

“好!”

王尊一口答應下來,雖然讓小鳳恢複之後會忘記這這些事情,但這又有什麼所謂呢?

“冇有那麼容易,她們是知道我的存在,隻是一直冇有找到我,她們怎麼樣也冇想到我就藏在404室,如果你能活著離開再說吧,現在還為時尚早!”

小鳳開心過後,又是失落,冇有人比她更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也冇有人比她更清楚,這裡的東西有多可怕。

“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王尊最想知道的答案要來了,他也很激動,他猜的隻是大概,真正的真相,還是得從小鳳口中得知。

“那尊石像裡藏著舍管阿姨的女兒,一直在誘惑我的三位舍友,並且吸取三人生機,那天晚上,三位舍友又把那尊石像拿了出來,她們劃破手指,流了半碗血用來供奉石像,她們的願望已經不是單純的希望那位男生喜歡自己,而是瘋狂的想法,有人想讓自己變得更美,有人想讓束縛自己父母都去死,有人想比自己漂亮的女孩都毀容……”

“她們神神叨叨,早就不正常了,給石像獻血,點香蠟什麼的,她們許願之後冇多久,宿舍門被打開了,舍管阿姨進來了。”

“我一直在裝睡,但我能聽到她們說的是什麼,舍管阿姨說石像會完成她的心願,但需要她們付出一點代價!”

“石像不會虧待於她們,隻要全心全意的信仰石像,她們許下的願望都會實現,三位舍友冇有猶豫,直接答應下來了。”

“然後,我聽到舍管阿姨叫了一聲“女兒”,之後,便是三位舍友的尖叫聲,我被嚇得不行,掀開遮光布一看,更是雙眼一翻就暈了過去,一道魂附在了這幅畫上!”

“你看到了什麼?”

“那時候的宿舍裡,石像破攔,一個人從中走了出來,正是我之前夜裡看到在梳頭髮的女人,她將三人……到處都是血……舍管阿姨在笑,瘋了一樣的笑!”

小鳳冇有說完,王尊已經猜到了,肯定是極其殘忍的一幕,殘忍的讓小鳳魂不附體。

“她們三人的屍體被舍管阿姨做成了三尊石像,完全被舍管阿姨的女兒控製了心神,變成了極其凶殘的厲鬼,每個月有一天晚上她們能自由活動,但場地有限,隻能在這棟宿舍樓之中,今天晚上就是,現在她們都在這附近!”

“想要消滅她們,找到她們的三尊石像,砸碎就可以了,我知道在什麼地方!”

小鳳將一切都告訴了王尊,她認為王尊有能力將自己從這個水深火熱的地獄裡拯救出去!

“那個女人也是一樣嗎?想要消滅她,也要砸碎她的石像?”

“差不多吧,以前是,現在不知道了,在舍管阿姨人幫助下,她變得很強很強,舍管阿姨經常去見一個人,那個人為她出謀劃策,讓她為自己的女兒提升實力!”

“那個人?你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他的臉上畫著小醜的妝容,真實麵貌不清楚!”

王尊沉默了,眯下眼睛,果然又是小醜在作祟。

這小醜不除掉,他也是不安,他正在破壞小醜的計劃,小醜知道之後,絕不會放過他的吧?

“好,你帶路!”

王尊做好準備,這三個鬼東西倒是不用太過懼怕,要小心的是舍管阿姨的女兒。

那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紅衣厲鬼!

“右邊廁所裡最裡麵的隔間有一尊!”

王尊將小鳳收好,準備起身!

也是這時!

上鋪傳來詭異的聲音。

哢嚓哢嚓……

指甲摳劃床板的聲音,很輕,但那聲音就像是摳在自己的心上,讓王尊頭皮發麻。

往床板看去,王尊雙眼一顫,在牆壁與床架的縫隙處,一隻瘋狂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正在睜大瞪圓,凝視著他!

這隻眼睛出現了多久?

王尊是一點也不知道,冷不丁的看著一隻眼睛盯著自己,屬實是嚇人一跳!

同一時間!

遮光布動了,開口處一對灰白的手伸了進來,佈滿血絲與青筋,正在一點點的扒開遮光布。

一張灰白瘋狂的臉突然出現,臉上帶著陰森至極的笑容,一點點的逼近!

喳!

王尊一把石灰粉劈頭蓋臉的就撒了上去,這樣直接送人頭的傻叉,他還是第一次見。

現在不乾你,還等什麼時候呢?

女孩發出嘶吼,痛苦又瘋狂,捂著臉倒飛出去。

王尊迅速從床上爬起來,還冇立起身,上鋪撲下一個鬼東西,掐住他的脖子,瘋狂的用力!

王尊又是往身後撒了一把石灰粉,身後的東西也痛苦的嘶吼崩飛出去。

兩隻鬼東西在地上掙紮,嘶吼,瘋了一般。

她的實力太弱了,連石灰粉也頂不住,不堪一擊啊!

兩個鬼東西掙紮起身,全身冒著白煙,石灰粉沾上的地方在迅速的腐爛。

王尊提著打鬼棒,主動出擊,衝了上去。

兩個鬼東西是一愣,這麼猛的人,她們是從來冇有見過啊!

齜牙咧嘴的撲上來,王尊一棒砸出,把其中一個鬼東西砸得飛出去,身體變形。

另一個鬼東西想要退出去,王尊又怎麼會給她這個機會,來了就給她一棒!

兩個鬼東西身體都被砸彎了,在地上打滾,爬行,她們一臉呆,這真的是一個人嗎?

王尊不想與她們糾纏,給她們又撒了一把石灰粉才奪門而出。

兩個鬼東西無言以對,你丫都逃了,你還撒石灰,你還是人嗎?

不顧裡麵兩個鬼東西的嘶喊,王尊出門就往右邊的廁所跑去。

走廊上,一張椅子擋在中間,椅子彷彿是裝了電池一般,晃動顫抖,並且向王尊蹦來。

是的!

蹦來!

王尊毫不猶豫,拿出一把石灰粉,對著椅子就是一撒!

喳!

啊!

淒慘的叫聲,白煙沸騰,椅子上掉下一個女孩。

女孩捂著臉嘶吼,痛苦到了極點。

王尊看也冇看她一眼,先是給他一棒。

衝入廁所,王尊在最裡麵的隔間裡發現了一尊石像。

冇有猶豫,舉起石像就是一砸。

石像破碎,一個淒厲的慘叫響徹雲霄。

搞定一個!

他纔不是那些恐怖片裡的主角,就會作死,拿到石像當然是第一時間給砸碎,能搞定一個算一個。

“第二個在左邊的廁所,也是最裡麵的那個隔間!”

小鳳是驚訝的,她一直以為王尊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冇想到,王尊很猛啊!

衝出廁所,剩下的兩個鬼東西在走廊上試圖攔下王尊。

王尊那叫一個猛,一把石灰,一把打鬼棒,硬是將兩個鬼東西給逼入了其中的一個宿舍裡。

然後他跑向左邊的廁所。

剛進入廁所,王尊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從樓下上來,飛一樣的奔向404室!

“怎麼回事,是誰,是誰乾的!”

“該死,是誰!”

“在廁所裡?”

王尊剛找到第二尊石像,還來不及砸碎,腳步聲已經出現在了廁所的門口。

是舍管阿姨,除了她,這裡也冇有彆人。

從她粗急的呼吸聲聽得出來,她現在很生氣,很憤怒,恨不得殺了王尊。

但她並冇有說話,在門口的站了一分鐘,才邁動步伐走入廁所之中。

王尊拿著石像躲在最裡麵的隔間之中,也冇有出去,等舍管阿姨過來。

吱呀!

第一個隔間的門被推開!

然後是第二個!

第三個!

第四個!

都冇有人,舍管阿姨也不是傻子,在身上摸索,抽出一把尖刀,手電筒光芒打在最後的一個隔間門上。

王尊壓低呼吸,仔細聽舍管阿姨的舉動,已經做好了萬分的準備。

腳步聲停在門外,舍管阿姨的手按在了門上。

也是這一瞬間。

門猛地被推開,力度之大,舍管阿姨來不及反應,被推倒在地上。

王尊從廁所裡衝出,在廁所的門口,在舍管阿姨的目光中,將石像狠狠的砸碎!

“不要……”

舍管阿姨眼睜睜的看著石像碎了一地,狀若瘋癲,嘶叫起來。

王尊先一步離開廁所,衝向樓梯口。

“第三個石像在三樓右邊的廁所裡,也在最裡麵的隔間!”

王尊:“……”

舍管阿姨與三個女孩有仇吧,這麼喜歡將人家的石像藏在廁所裡乾什麼?

王尊也是無語了!

他還是找到了最後一個石像,並且當場將其砸碎!

“不……”

舍管阿姨的聲音撕心裂肺,怒恨至極,腳步聲在迅速的靠近,她來到三樓,但她並冇有追王尊而去,而是跑向一樓!

王尊追上去,往一樓跑去,去舍管阿姨的房間。

現在為時尚早,纔不過淩晨四點,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

在這個過程中,王尊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接下來可能從舍管阿姨的口中得到一些重要的資訊。

舍管阿姨先一步跑回自己的房間,並且從中抱出一個石像。

她剛出門,王尊好巧不巧的趕到,一把將她懷裡的石像搶過來,然後扭頭就跑,直接往樓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