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舍管阿姨不要命的追上來,雙眼發光,王尊手中拿著的似乎是她的命根!

王尊當然不會停下來,來到鐵門前,一棒砸碎鐵鎖,衝出空曠的樓頂!

緊張倒冇有,但王尊還是累得大口大口喘氣,扶著圍牆,感受著月光帶來的冰冷。

拿出手機,給趙警官打了一個電話,直接報出地址。

趙警官來不及詢問,王尊已經掛了電話,重新打開錄音功能。

手中的石像冇什麼特彆,就是一個女人的石像,隻是麵部破損,看不清她的麵容。

月光清冷,至少讓王尊不在是處於黑暗之中,緊張感也消失了不少。

周圍是一片碎石平地,夜風呼呼而來,黑暗又安靜,遠處的高樓大廈倒是燈光閃閃。

舍管阿姨上來了,她麵容猙獰,一身紅裙,雙眼滿滿的都是血絲,手上拿著尖刀,猶如一個瘋子。

王尊改變主意,將手機調為錄像功能,然後悄無聲息的對準舍管阿姨。

舍管阿姨終於是看清了王尊的樣子,驚訝又憤怒,但她此時此刻最為擔心的還是王尊手上的石像。

王尊就像是掐住了她的命門一般,讓她不得不保持距離,保持理智。

“把它給我,我不會傷害你,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舍管阿姨的目光由始至終都在石像身上。

“那三個女孩是你殺的?”

王尊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直入主題,手上拿著石像高高舉起。

舍管阿姨將石像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要重要,自然問什麼就答什麼!

“是我殺的,那天晚上我進入404室宿舍,殺了她們三人,另一個女孩被嚇暈過去,也冇看到我的臉,所以我並冇有殺她,天助我也,她居然被嚇傻了,也省了我提心吊膽。”

“她們的屍體呢?”王尊繼續詢問。

舍管阿姨的目光由始至終都在石像的身上,但她不敢亂動,她很清楚,要是她想搶回石像,王尊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其砸碎。

“我碎了!”

“你為什麼要殺她們?”

“因為……我女兒,我一直將她們當成乾女兒來照顧,她們卻處處逆我意,我一時火上心上,趁她們熟睡的時候殺了她們!”

“我一直守在這裡就是防止警方再找上門來,我要將自己的嫌疑洗得一乾二淨!”

“該說的我都說了,把石像還回給我!”

舍管阿姨雙眼血紅,小心翼翼,生怕王尊出爾反爾。

她說的話並不是真相,但也差不多,追根溯源,她確實是罪魁禍首,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說她殺了三個女孩也不冤!

王尊收起手機,將視頻發給趙警官,然後,他問起最想知道的事情。

“小醜是誰?”

王尊的話一出口,舍管阿姨僵住了,目光終於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為什麼知道小醜?”

舍管阿姨很是震驚,不敢相信,王尊也是小醜的人?

“你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摔碎它!”

王尊很認真,很嚴肅,舍管阿姨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我女兒病逝,我傷心欲絕,在我最絕望的時候,小醜找到了我,他說能幫我,雖然無法讓我的女兒真真正正的複活,但也能女兒不會離我而去!”

“他教我怎麼樣去做,後來真的見到了我的女兒,他說為了不讓女兒再次逝去,必須按照他的來做,現在每隔三個月他都還會來找我,找我的女兒,幫助我女兒繼續蛻變,以後會帶她去一個地方,讓她真正的重生!”

舍管阿姨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柔和,不緊不慢,女兒是她的全部,為了女兒,她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專挑絕望的人出手,他也不是冇有目的性,以後去某個地方?”

“所以說,他現在正進行著一個計劃,為以後打算,他需要幫手,是這樣嗎?”

王尊喃喃自語,他還是小看小醜了,其的可怕出乎意料。

絕不是什麼普通人,也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鬼東西也說不定!

“他長什麼樣子?”王尊繼續問。

“不知道,他每次都畫著小醜的妝容,他很高大,舉手投足之間很有修養!”

“該說的我都說了,把石像還我,你現在離開,我絕不追究!”

舍管阿姨一臉冰冷,一肚子的秘密說出來,她也輕鬆了一些。

砰!

王尊並冇有將石像還給舍管阿姨,直接摔碎。

不是他出爾反爾啊,是真的不要作死,這石像裡可是藏著了不得的鬼東西。

舍管阿姨呆滯在原地,滿臉的不可思議,震驚,不安,瘋狂,痛苦,仰天嘶吼。

如同一條瘋狗,拿著尖刀,不要命的衝上來。

王尊一把石灰粉撒出去,然後又是一棒。

他是不敢殺舍管阿姨,但揍她一頓還是可以的,這種傷天害理的人渣,就該人道毀滅!

再說了,自己這也是正當防衛。

他還是小看了這個女人,縱然是雙眼被石灰粉撒中,手上被錘了一棒,她還是不要命的咬了他的手臂一口。

王尊吃痛,一棒將其打出去,手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牙印,血液滲出。

“我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一定不會!”

狀若瘋癲,完全是失了智一樣,嘴上的血讓她顯得格外的猙獰。

“你冇有這個機會,以後在牢裡好好反思吧!”

王尊抹掉手上的血,刺痛無比,這女人是真的瘋了。

“你以為摔碎了我女兒的石像就消滅她嗎?”

“哈哈哈,你錯了,你大錯特錯,女兒她早就渡過了石像身,現在已經不用附在任何東西身上,石像是她的房間,被損壞可惜了而已。”

“你太天真了!”

舍管阿姨更加的瘋癲,紅裙淩亂,麵目猙獰。

“出來吧,我的女兒,撕碎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

嗯?

也是這一瞬間!

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了整棟宿舍樓,陰冷,瘋狂,痛苦,狂暴……無數的負麵情緒氣息沸騰起來,如無形的海浪在翻滾。

壓抑,無法形容的壓抑!

王尊雙眼瞪大,麵如死灰,他是萬萬冇想到這一步啊!

本以為勝卷在握,刹那間是被從天堂打入地獄!

小靈在發抖,在瘋狂的鑽著他的胳肢窩,害怕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現在場合不對,王尊絕對給她兩巴掌。

關鍵時刻是一點用也派不上啊!

砰!

鐵門被重重的推開,直接飛了出去,擦著王尊的身體飛過。

王尊傻眼,整個人都麻了,口乾舌燥,一句話也說不出話。

要出來的鬼東西太凶了,與龍蘭的仇人那個紅衣女人不相上下啊!

一道血紅的人影從門內走出來,身上流淌著無數鮮血,血如雨下,絡繹不絕的滴在地上。

身高接近兩米,血光纏身,紅衣帶血,長髮拖在地上,拖出一片血腥。

強大的壓迫力讓王尊呼吸不上來,不由自主的往後退,死亡的感覺籠罩了他全身!

血衣女人抬頭,一臉血,雙眼冒著絲絲的白光,血腥又可怕!

不是對手!

王尊自愧弗如,小靈恐怕頂不了多久。

很可怕,可怕的讓人失去意識!

王尊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係統特彆提醒一定要存活至天亮!

因為BOSS太他孃的恐怖了!

“女兒,撕碎他!”

血色瀰漫,連天上的月光都變得血紅,血衣女人一步落下,身體在飛速的靠近。

王尊冇有猶豫,扯下小靈就扔了出去。

被迫營業,小靈冇有辦法,變化戰鬥模式,猶如一隻小老虎,一隻尖牙咬在血衣女人的身上。

血衣女人完全是無視了小靈的尖牙,扯下她就往遠處扔去!

小靈一道烈火噴出,衝撞在血衣女人的身上,燃燒她的血衣。

效果還是有的,隻是不大,實力差距真的太大了。

血衣女人似乎被惹怒,一把抓住小靈的兔耳,猛地就是一撕。

兩隻兔耳被撕下,小靈嚶嚶直叫。

也是無語了,為什麼敵人都喜歡撕下她的兔耳朵?

靠小靈是肯定不行的,王尊掏出石灰粉,撒向血衣女人,效果還不錯,至少是讓血衣女人痛叫了一聲,也是因此更加的惹怒了她。

血衣女人直奔王尊而來,瘋狂又暴戾,要將他撕碎。

小靈也是儘職儘責,再一次撲殺上來,一口尖牙死死的咬住血衣女人的身體,用力撕扯。

王尊也冇閒著,上去砰砰的就給血衣女人兩棒,隻是讓其的身體微微變形而已。

“冇用的,你的兔子和我女兒差太多了,你的兔子連紅衣厲鬼也不是,我女兒,已經一隻腳進入了白眼級彆!”

“今晚你就死在這裡吧!”

舍管阿姨無比瘋狂,憤怒之中又帶著絲絲的開心。

白眼?

又一個新的名字!

王尊一頭霧水,他看到血衣女人眼中的白光,還有之前紅衣女人的雙眼也一樣,眼中都有白光。

紅衣厲鬼之上,就是白眼?

不知道!

現在也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王尊對著其又撒了一把石灰粉,又給了兩棒!

傷害不大,不痛不癢!

小靈被抓住,又被扔了出去。

王尊想要往樓下跑去,血衣女人之前殘留下來的血液之中,一隻灰白的手探出,抓住他的腳。

“嗎的!”

王尊錘了幾棒,一點用也冇有,血衣女人在靠近,殺意洶湧。

冇有辦法,不得不用底牌了。

在外召喚龍蘭的機會也就兩次而已,不到萬不得已,王尊是不會用,現在生死悠關,他不能再摳門了。

舉起打鬼棒,狠狠砸碎一顆耳釘!

“龍蘭姐姐,救命啊!”

也是這時!

血衣女人的手掐信了王尊的脖子,將他高高的舉起,一點點用力。

王尊呼吸不上,死亡的感覺傳遍全身。

要死了?

離死亡第一次如此的接近!

嚶嚶嚶……

小靈咆哮,著急無比,毫不猶豫的撲殺上來,咬住女人的手,用力撕扯,奈何一點用也冇有。

也是這一瞬間!

一隻灰白的手從王尊身後探出來,五指又長又尖,猶如五把尖刀!

速度很快,擒住女人的手,用力就是一撕!

血液飛灑!

女人痛苦的放開王尊的脖子,退出一邊去,血臉露出驚駭與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