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尊又瞪大了眼睛,龍蘭進去過哪個房間?

又出來了?

龍蘭是知道房間在什麼地方的,是嗎?

為什麼不告訴他?

紅衣女人話裡儘是笑意,她與龍蘭之間似乎很瞭解。

“他在那!”

龍蘭還是那樣的冰冷,麵無表情,殺意沸騰。

“嗬嗬!”

紅衣女人笑而不語,身體變成橡膠一樣扭動,伸長變形,戾氣狂暴!

龍蘭不再忍耐,十指一張,竟有刀鳴響起,撲殺上去。

“小靈!”

王尊也是叫了一聲,揪住小靈的耳朵往前就是一扔,緊接著拖著打鬼棒就衝了上去。

廝殺開始!

鬼哭狼嚎,陰風陣陣。

龍蘭十指如刀,撕殺無敵,更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小靈一隻尖牙也是極其的可怕,時而噴出青火,焚燒之力很厲害,將紅衣女人身上的衣物燒出一個個大洞。

紅衣女人怎麼說也是實力在龍蘭她們之上,身體隨意變形伸長,如同一條泥鰍一樣順滑,難以抓住她。

王尊當然不會在前麵當炮灰,他在兩鬼身後抓住每一次的機會,撒石灰,瘋狂的持著打鬼棒砸打。

血色絲帶也是一件狠貨,隨心所欲,一念之間,血色絲帶飛射而出,速度很快,捆上紅衣女人的身體,如同一條泥鰍般的順滑。

血色絲帶捆上紅衣女人的雙手,一時半會根本掙脫不掉。

廝殺很激烈,鬼血飛濺,可怕至極。

三打一,就算紅衣女人再強,也頂不住,一下氣劣勢就出來了。

“心臟藏什麼地方去了?”

紅衣女人咆哮,身體伸展,勢不可擋。

龍蘭冇有回答她的話,十指不停,氣勢不減,大有殺個天昏地暗之勢!

紅衣女人被逼走了,不忘留下狠話,一日找不到心臟,她都會回來。

龍蘭沉默,血衣飛動,十指淌血,身上有著不少的傷口。

她麵無表情,傷心,憤怒,更加的殺意。

小靈倒冇受什麼傷,身體完好無損。

“龍蘭姐姐……”

王尊想要開口尋問,龍蘭卻是回頭瞪了他一眼,什麼也不說,一陣風吹過,她也不見了。

王尊皺下眉頭,陷入沉思之中。

從紅衣女人的口中得知房間是真的在彆墅裡,並且她就是從房間裡出來的。

但房間被抹去了。

毀掉了嗎?

王尊看過彆墅的建築圖紙,與現在一模一樣,冇有拆過任何的房間。

誰抹去了?

心臟!

紅衣女人從房間裡帶出來了一個心臟,心臟不見了,但她肯定心臟就在彆墅裡。

王尊頭疼,問題很多,他想不明白,知道一切的龍蘭又不願意說。

他隻能見步行步了,隻希望紅衣女人不要盯上他。

他是無辜的好麼?

不過有一個事情王尊是確定的,龍蘭的丈夫被那個紅衣女人帶走了,並且不願意還回來。

所以,心臟在龍蘭的身上嗎?

也不像……

回到房間,時間不早了,王尊也想不了那麼多問題,倒頭就睡。

次日!

係統的聲音叫醒了王尊,迷迷瞪瞪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還是小靈那詭異的兔臉,正趴在他的胸口之上,塑膠雙眼發光,怪異又奇怪。

王尊將她揪出一邊去,洗了一把臉,打開係統任務。

【D級任務:444號公交車!】

【任務要求:雨夜淩晨一點坐上444號公交車,從起點站(興業廣場公交站)坐到終點站(宏鼎小區),期間不得下車!】

【任務提醒:存活到終點站!】

【任務死亡指數:高級!】

……

王尊揉了揉太陽穴,寵鼎小區,終點站居然是這個地方。

寵鼎小區裡可是藏著很厲害的東西,王尊可不想第二次進入其中。

冥冥中這些任務都是有關聯的吧?

休息了兩天,也是時候該活動活動了,隻要自己不進入宏鼎小區就行了吧?

老規矩,先是上網在靈異論壇裡搜了一下444號公交車。

這個論壇裡真的什麼都有,包羅萬象,各種詭異的怪事都有記錄。

一搜之下,出來一大堆帖子,有些帖子上還寫著誘人的標題,什麼親眼目睹,什麼真實經曆!。

王尊看了一個介紹帖子,樓主說自己是汽車站的工作人員,帖子內容很有可信度。

444號公交車是一條老線路了,從汽車站出發,終點是宏鼎小區,寵鼎小區冇有開發之前那裡叫歸宿區!

之前很多人都是乘坐這條線路的444號公交車前往此地拜祭先人,雖然是亂葬崗,但也有人從中找到自己的先人,冇有被開發之前,哪個地方每天去的人不少,所以汽車站專門開了一條線。

一天來回五趟,乘坐的人還不少,從早上六點一直到淩晨三點。

一開始倒是冇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慢慢的,444號公交車遇到的怪事開始越來越多,尤其是過了淩晨的那一班車。

也不知道汽車公司為什麼要安排一趟淩晨出發的公交車,淩晨從汽車站出發,一去一回,剛好淩晨三點。

據樓主從老闆身邊的人口中得知,這一班的公交車是為了將那些在市區裡的東西帶回去歸宿區。

就算公交車上冇有乘客,就算每個公交車站冇有人等車,444號公交車必須每個站停車開門三十秒,必須走完全程。

怪車也因此發生了。

有的司機明明冇有看到人上車,關門行駛之後,從室內後視鏡往車廂裡一看,車裡坐滿了人。

也有的司機開著開著,前麵突然竄出一個人來,直接撞上去,下車檢視又冇有人,回到車上,卻又多了一個乘客。

有的司機行駛過程中,總能聽到拍窗的聲音,往後一看,又冇有人拍打車窗。

有的乘客會交給司機一些東西,比如在車上撿到手機,錢包,衣服什麼的,拿回汽車站一看,這些東西全部都是紙糊的東西。

這些怪事越來越多,司機師傅們都拒絕開這444號公交車,但一直冇有如願。

直到後麵,歸宿區被開發成了宏鼎小區,又加上一輛444號公交車出了事故,這條線才停止。

那輛出事的444號公交車也是奇怪,車找到了,但司機冇有找到,人間蒸發了一樣。

從那以後,有人在大雨滂沱的淩晨偶爾能看到一輛公交車在馬路上行駛,車號正是444號公交車。

有人說,那是失蹤的司機被那些鬼物抓住了,為他們不停的開車,將他們從市區與宏鼎小區之間不停的接送!

也有人說,司機早就死了,有人看到他在駕駛室裡的樣子是渾身灰白,麵無表情。

眾說紛紜,444號公交車讓人頭皮發麻。

王尊瞭解得差不多了,也想像的到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事,他檢查自己的裝備,最重要的是小靈,三翻五次詢問之後,小靈很肯定的點頭冇問題,王尊這才放心下來。

今晚應該不會太危險,畢竟他有一位紅衣厲鬼在身邊呢,不用慌。

王尊在思考,紅衣厲鬼之上為紅衣白眼厲鬼,後麵會不會還有其它的厲鬼?

他愈發的覺得小靈一個夥伴真的不夠用,龍蘭也不算太強,自己必須尋找更強大的夥伴。

龍蘭應該算是頂級紅衣厲鬼,紅衣之上是紅衣白眼厲鬼,再往上是什麼,王尊不知道,還冇有見過。

真正的紅衣白眼厲鬼是什麼樣王尊也冇有見過,大概猜得出來,應該是一身紅衣,雙眼散發著白光的厲鬼!

王尊看了一眼天際,他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驚悚遊戲大師係統要隔兩天纔給他釋出任務。

原來是等天氣!

現在隻是中午時分,天邊已經一片漆黑,烏雲蓋頂,暴雨即將來臨。

“這場雨很大啊!”

王尊歎了一口氣,他在彆墅裡找了一把傘,一把紅傘,也不知道是那一任房主留下來的東西。

然後,他又上網看了一下【驚悚遊戲世界】的情況。

玄風遊戲這一把助攻讓【驚悚遊戲世界】更上一層樓,更加的火爆,更加的人儘皆知。

在線人數逼近三十萬人!

現在已經有幾百人通關到第四個副本了。

王尊很滿意玩家們的熱情,然後手機一扔,又去補覺了。

今晚又得是一個不眠之夜,睡眠太重要了,王尊必須好好休息,迎接晚上的任務。

一覺醒來,晚上八點。

醞釀了一個大下午的暴雨還是來了,指大的水珠鋪天蓋地的落下,劈啪作響。

電閃雷鳴,雷光蒼白,大雨滂沱,淹冇世界。

王尊收拾了一下,背上揹包,出門了。

鳳凰山下,王尊叫了一輛即將要收車的出祖車。

雨太大了,而且今天晚上可能都停不了,街上的人很少,道上的車輛也少了很多。

“又是你!”

王尊一上車,司機大叔熟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又是那位司機大叔!

“大叔,我們是真的有緣啊,而且緣分很堅硬呢!”

王尊笑了笑,他嚴重懷疑司機大叔是在蹲他。

“今晚又要去那?”

司機大叔苦笑,王尊去的地方可冇一個好地方。

“興業廣場!”

司機大叔鬆了一口氣,興業廣場不是什麼怪地方,反而是人流量密集的地方,發動出租車離開。

興業廣場也算是一個地標性的地方了,廣場很大,晚上人很多,說它是一個夜市也不為過。

22點!

王尊來到興業廣場,他本以為雨會小一點,萬萬冇想到,依舊大得嚇人,電閃雷鳴,轟隆隆作響。

興業廣場上冇人,這麼大的雨,冇人會在外停留,都是匆匆路過的行人。

從22點,王尊一直等到零點,然後再等到淩晨一點。

馬路上車輛很少,廣場裡一個人也冇有。

暴雨卻是越來越大!

終於!

王尊看到一輛車號閃著光的公交車向他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