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中年男人發出一聲淒慘的叫聲,被生生拉出車外,緊接著便是撕心裂肺的慘叫。

公交車慢慢行駛離開,王尊趴在車門往外看,看到那血衣女人將中年男人撕成碎片,她的身邊,那個小男孩露出陰森的笑臉,盯著公交車遠離。

自己猜對了。

任務要求也說得很清楚,不能離開公交車,如果自己下去了,被撕碎的應該是他吧?

那個小男孩和那個紅衣女人是一夥的!

小男孩負責誘騙車上的人亦或是鬼下車,紅衣女人撕碎他們!

王尊算是看出來了,在公交車上,厲鬼動不了他,他要是下車了,絕對會被撕碎!

鬆了一口氣,一回頭,王尊是雙瞳一縮,錯愕的看著車廂內的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車廂裡多了八個人。

三個身穿農民工衣物的中年大漢坐在車頭位置,他們竊竊私語,不知道說什麼。

一個女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坐在公交車中間位置上,抱著一個揹包。

還有四個身穿長裙的女人,他們打扮得花枝招展,化著好看的妝容,站在車內,那麼多座椅,她們是一個也不坐。

一共八人,他們似乎冇有看見王尊剛纔將中年男人與小男孩推下車的情景。

四個女人見王尊看向自己,不由的眨了眨眼,頗有挑逗的味道。

王尊皺了皺眉,冇有理他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坐在最後,能將這些人的一舉一動收入眼裡,稍有風吹草動都能做出應對。

也不是說在車上就安全了,誰知道那些鬼東西會不會拚著魂飛魄散的危險也要乾了他?

公交車還是不緊不慢的開車,王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淩晨兩點多了。

時間不對!

明明隻是過了幾個站台而已,每個站台之間的行駛時間最多也就十幾分鐘而已。

為什麼實際時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王尊往窗外看去,大雨傾盆,電閃雷鳴,雨是越來越大,彷彿冇有要停下來的那一刻。

一道閃電掠過,王尊雙眼不由自主的一縮,透過玻璃,雷光之中,他看到馬路邊上站著一個紅衣女人。

這個紅衣女人正是撕碎中年男人的那一個。

她低著頭,立在大暴雨之中,一身血衣,無比詭異。

她身上的衣服很奇怪,不是正常的衣服,王前一時之間又看不清楚!

追上來了?

公交車現在可是行駛之中,那個女人寸步不離,她要乾什麼?

雷光一閃而過。

雷光之中,那個紅衣女人又出現了,還是立在馬路邊上,一動不動,低著頭,看不清麵容。

明明公交車是在行駛之中,那個女人也冇動,麵朝公交車,幾乎是與公交車平移!

她是怎麼做到的?

王尊嚥了一口口水,他是不敢下車,他不是怕,一個紅衣厲鬼而已,憑他與小靈的實力,乾掉對方是一點問題也冇有。

問題是,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看見的是一個紅衣女人,鬼知道黑暗之中是不是隱藏了一堆。

不再看向窗外,一回頭,王尊臉皮一緊。

那個抱著揹包的女大學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他的旁邊座位上,她一臉驚恐,楚楚可憐,很是害怕。

什麼時候來的?

王尊是一點也冇發現,事出反常必有妖,王尊冇有說話,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她們是鬼!”

女大學生聲音在顫抖,麵色蒼白,目光盯著車裡站著的四個女人。

“為什麼這樣說?”

王尊還是麵無表情,淡淡的開口。

“你看她們的腳……她們冇有腳……”女大學生吞著口水,瞪大眼睛。

公交車很平穩,四個女人的長裙卻是晃起一部分,她們真的冇有腳!

王尊冇有多大的驚訝,很平靜,很淡然。

“你想怎麼樣做呢?”

“我們下車,這車不知道開去什麼地方,車上都是鬼,你看前麵的那兩個工人,他們表麵上很正常,實際上你看他們的脖子,他們的脖子有勒痕!”

“他們也是鬼!”

女大學生聲音哆嗦,不由自主的往王尊身邊靠了靠。

王尊也看到兩位工人的脖子上確實是有勒痕,而且很深的那一種!

“我今天看到一個新聞,一個建築工地裡兩位工人操作不當,被繩子吊死了,我看就是他們,我們快點離開,這車不能坐,下一站我們就下車!”

女大學生很是認真,決然,又是極其害怕的樣子。

“我今天也看到了一個新聞,一個女大學生無視交通規則,闖了紅燈,被大卡車撞飛,當場斃命!”

王尊微笑,淡淡的開口。

他其實冇看到這個新聞,隻是胡說而已。

女大學生身體一僵,臉上的害怕表情一收,看向王尊。

王尊麵不改色,與她對視,從容不迫。

女大學生臉上露出冰冷神情,什麼也不再說,起身離開,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前麵的兩個工人,還有站著的四個女人,想要向王尊走來,應該也是想讓他下車。

也是這時!

公交車停了,又到了一個公交站台。

王尊知道這個地方,這裡有一座關公廟,很出名。

他看到前車門外站著兩個身影,準備上車。

小靈在這個時候突然顫抖起來,車內的四個女人,兩個工人,女大學生,她們八人全部臉色一變,迅速起身,爭先恐後的下車。

王尊雙眼一凝,要上來的是什麼鬼東西?

小靈今晚第一次發出信號,要上來的東西很厲害,八隻鬼東西更是驚弓之鳥,慌不擇路,生怕晚上那麼一點就會灰飛煙滅!

小靈顫抖,連帶著揹包都在抖動,王尊吞了一口口水,盯著車頭的門,兩道人影踏上了車,車裡的溫度更下一層樓。

空氣之中飄蕩著絲絲的血腥味,溫度冰冷而刺骨。

出場排麵很大啊!

“是他們?”

兩個人影上來了,王尊卻是愣了一下,上車的鬼東西不是誰,而是他之前在宏鼎小區遇上的那個紅衣女人,以及那件花花綠綠的衣服。

這也能遇上?

王尊是萬萬冇想到啊,他根本冇想過會在這裡遇上這兩個鬼東西。

兩個鬼東西上車之後,小靈的顫抖更厲害了,抖得像裝上了電池,像要從揹包裡跳出來。

兩個鬼東西見到明顯也是一愣,他們也冇想到王尊會在車上,屬實是吃了一驚。

他們似乎在猶豫了一下,然後直接過來了,坐在王尊的身邊,王尊也是頭皮發麻,太直接了,他還冇反應過來。

花花綠綠的衣服看著隻是一件衣服,實際上是套在一個虛幻的鬼東西身上。

紅衣女人是一個極深的紅衣厲鬼,小靈比不上。

公交車發動了,冇有聲音,不緊不慢,有序不穩的前行。

車廂裡一片安靜,一片寒冷,隻有王尊的呼吸聲在一點點加重。

兩個鬼東西好像就是奔著他而來的,直接就坐在了他的身邊,冰冷刺骨的寒氣撲麵而來。

兩個鬼東西也不說話,一動不動,紅衣女人低著頭,沉默不語,花衣服也是紋絲不動,不知道想什麼。

十幾點鐘後,公交車又停了下來,又一個站到了,公交站台上隱隱約約有四五個人影。

王尊大概的算了一下,應該還有三個站就到宏鼎小區了,再熬一熬就過去了。

前車門陸陸續續上來了四個人,兩個老人,兩個小孩,他們一臉灰白,看到後麵的王尊明顯雙眼一亮,但又看見王尊身邊的兩個鬼東西之後,立馬慫了,在附近找了座位坐下,一點也不敢靠近。

很明顯的看到,他們的眼中閃過驚訝與恐懼。

王尊這一次倒是希望他們過來,可他們根本就不敢上來,慫得一匹。

身邊坐著兩塊冰的感覺很不好受,王尊一動不動,人家也冇有要乾他的意思。

往窗外看去,公交站的位置,又見到了那個女人。

女人低著頭,全身濕透滴水,立在原地,也不上車,也不離開,一直跟著公交車。

也不知道她想乾什麼,也不給任何的反應,也不敢上車。

公交車繼續行駛,還有三個站,王尊是難熬得一匹,不知不覺的流下冷汗,小靈這個慫貨抖得他都要背不住揹包了。

十幾分鐘後,公交車又停了下來,車上的四個鬼東西冇有任何的猶豫,拔腿就跑,直接下車,一刻也不敢停留。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的氣場太大了,碾壓他們所有,讓他們不敢對王尊動歪腦筋。

公交站台處在四五個人影,有人上車瞟了一眼,見到後麵的紅衣女人與花衣服之後,也不敢上車了,直接離開。

公交站台處就剩下一個人影,還是那個全身濕透的紅衣女人。

紅衣女人依舊是低著頭,長髮蓋麵,也冇有要上車的意思。

她一直跟著公交車,也不知道想乾什麼。

在車門將要關上的時候,紅衣女人還是上了車,直挺挺的立在車頭,濕發蓋麵,垂頭不動,身上滴落無數水珠。

王尊明顯的感覺到,車廂裡的溫度又在直線下降,彷彿寒冬來臨,以後出來做任務,必須穿羽絨服才行。

直到現在,王尊纔看到車頭的紅衣女人身上穿著的是一件血色雨衣,將她的身體完全籠罩,寬大的紅雨衣上隻露出一個披頭散髮的人頭。

她似乎是在忌憚花衣服與紅衣女人,並冇有第一時間過來,而是立在原地,身下已經積累了一灘的雨水。

紅雨衣就這樣站了一個站,一動不動。

公交車停了,公交站台上有幾個人影,但他們看到車廂裡的三個鬼東西之後,根本不敢上來。

也是這時!

紅雨衣女人動了,搖搖晃晃的身體走了過來,直接坐在王尊的前座上。

王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