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被王尊坑了一把,鬼東西的憤怒無法形容,之前可可愛愛的話語變成瘋狂的嘶吼與尖叫。

房門被撞得顫抖變形,整棟彆墅都在顫抖。

王尊看著房間裡的一切,汗水直流,就是這麼一丁點的地方,他硬是找不出一個人藏在那個角落。

房門已經被撞得變形,開裂,眼看就要被撞開了,漆黑的手爪從裂縫伸進來,瘋狂的撕破房門,生生扒開一個洞,對著王尊嘶吼大叫!

詭異身體瘋狂的往洞裡鑽,越來越近!

王尊目光投向衣櫃,那隻粉紅巨大的兔子映入眼簾,表情難過,塑膠眼睛發光,可憐兮兮。

王尊掏出最後一把石灰粉,頭也不回的撒向瘋狂的鬼東西,然後拚儘全力奔向粉紅兔子。

想不了那麼多,這是王尊唯一的機會,他拿著粉紅兔子就是一撕,瘋狂的將其中棉花扒出來。

扒著扒著,一張乾硬發黑的人臉露了出來,王尊手上一揪,一具屍體掉在地上。

“我找到你了!”

“我贏了!”

王尊大吼一聲,如釋重負的坐在地上。

鬼東西不再掙紮,站在原地,如同一道影子,冇有任何聲音。

傷心,瘋癲,害怕,不安……

鬼東西身上瀰漫出各種負麵情緒,感覺自己被世界拋棄,被家人遺棄!

王尊口乾舌燥,向鬼東西伸出手,微笑道:“他們並不是拋棄你,而是以為你拋棄了他們,我願成為你的夥伴,成為朋友,你不會再孤獨,不再黑暗,以後我們可以隨時玩捉迷藏,無論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不會再讓你孤單害怕,我會守護著你!”

有些尷尬,鬼東西並冇有與王尊握手,而是嘶吼一聲,化成一縷黑煙消失殆儘。

王尊懵然的時候,衣服突然被扯了一下,毛骨悚然轉身,隻見被他撕開一個缺口的兔子一臉微笑,兩隻兔牙幾乎伸到下巴,用爪子抓著他的衣服。

王尊恍然大悟,一下子全部明白了,水到渠成的明白。

消失殆儘的鬼東西是小靈,不過那隻是小靈的惡念,真正的小靈還是在粉紅兔子裡,也就是她的善念!

惡念產生,是因為小靈以為家人拋棄了自己。

而善念則是始終認為家人還在找自己,並且與粉紅兔子融為一體。

之前在三樓留下圓形腳印的東西就是這隻兔子,在自己床邊站著的也是這隻兔子。

“我們是朋友了,是夥伴了,對嗎?”

“我找到了你,我會把這個訊息告訴你家人,以後我也會是你的家人!”

王尊露出微笑,他並不害怕,因為他知道兔子對自己冇有惡意。

向兔子伸出手,兔子把爪放在王尊的手上,王尊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同一時間,係統的聲音響起。

“任務完成!”

來不及檢視係統,王尊虛脫的倒在地上,拿出手機一看,淩晨三點。

這一夜,真的太刺激了。

兔子在王尊眼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最後化成人頭大,可愛又迷人。

隻是身上被撕開的地方並冇有恢複,王尊將它抱回自己房間,拿出針線,將裂口給縫起來。

把兔子扔在床上,王尊洗了一個澡,然後打開係統。

“任務完成!”

“新任務生成中……”

“獎勵遊戲點券20!”

“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增加夥伴:小靈!”

獎勵不多,不過很實用,係統默認小靈成為他的夥伴,還獎勵了一次抽獎的機會。

也不枉他心力交瘁的完成任務。

要知道,如果是自己抽獎的話,得需要100遊戲點券,係統無疑是相當於送了他100點券。

將兔子放在胸口上,兔子自己坐了起來,塑膠雙眼盯著手機螢幕,好奇又恍惚。

王尊猶豫一下,點開抽獎,血色轉盤瘋狂轉動,發出一陣血光!

當一切慢慢停下,抽獎轉盤上出現四個字。

遊戲融合器!

王尊點開介紹,大概的意思就是可以將遊戲融合在一起。

簡單點來說,他現在做任務得到的遊戲都是單獨的,使用遊戲融合器之後,能在本來的遊戲前提之下加入新的遊戲,也就是副本!

還行吧!

奇怪的是,這一次任務完成並冇有獎勵新的遊戲。

想到遊戲,現在淩晨三點多,遊戲發行也過去了三個多小時,反響怎麼樣很讓人好奇。

王尊打開遊戲連接,進入論壇裡,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32456!

這是玩家數量!

王尊也是大吃一驚,這麼受歡迎嗎?

一個單機恐怖休閒遊戲,能有這個遊戲玩家?

不現實!

往下拉,一條條彈屏閃過。

“設計師是誰,讓他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他,都三點了,我一點睡意也冇有,腦子裡都是遊戲畫麵。”

“妹的,我現在都不敢關燈了,一關燈就覺得家裡的樓梯有人在走動!”

“隻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你讓我徹夜無眠啊,我已經連夜離家出走了,看到家裡的樓梯就發毛。”

“這遊戲要火啊!”

“已經火了,各大直播平台上的遊戲主播都在直播這個遊戲,至今還冇有一個人通關!”

“明明隻是一個場景,一條樓梯,恐怖點,驚悚點,太多了,多得讓人猝不及防!”

……

評論很多,王尊會心一笑,不少評論是問候他的,無非就是太恐怖,太嚇人,已經睡不著覺。

雖然他知道這個遊戲會火,但冇想到這麼火,上線三個多小時,玩家就達到了三萬多人,還在繼續不斷有玩家加入。

這個遊戲救李清月的公司一命不是問題。

扔下手機,王尊把兔子放在床頭,睡了過去。

第二天!

準時八點,王尊被手機鈴聲吵醒,不用看就知道是李清月。

因為他在豐城市冇有幾個朋友。

“爆了,爆了!”

李清月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不顧形象的叫喊。

王尊掏了掏耳朵:“知道了,知道了!”

“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出色的遊戲設計師,你就是為遊戲而生,你就是一個天才,一個單機遊戲讓你設計得這麼完美!”

李清月一點也不吝嗇,大肆誇獎。

“你之前不是很看不起我的單機休閒小遊戲嗎?”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不過,熱度過後就會慢慢下降,單機遊戲始終是單機遊戲!”

“你在家是嗎?我現在過去!”

王尊還來不及拒絕,李清月已經掛了電話,無奈的搖搖頭,李清月是一點富家千金的樣子也冇有,什麼都是火急火燎,雷厲風行。

王尊一看,小靈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他的胸口上,趴著一動不動,難怪自己昨晚感覺有點悶。

將小靈拿下,王尊洗了一把臉,然後撥通豐城市公安局電話,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不用五分鐘,一陣警笛聲響起,一支警車隊伍停在彆墅外。

王尊打開門,將一行人請進來。

他冇想到會來這麼多人,二十幾人,其中包括豐城市警局局長。

這件案件跨度有點大,至今失蹤的小靈都冇有找到,對豐城市警局來說也是一件心事。

尤其是王尊說在房間裡找到小靈的屍體,這就更加讓人震驚。

要知道,他們當時可是將整棟彆墅都要翻過來了,一點蛛絲馬跡也冇有,王尊卻在房間裡發現了當事人。

自然是引發關注!

王尊帶領一行人來到三樓,當他們看到房間裡散落的棉花,當中的乾屍,以及一旁被撕開的粉紅兔子,他們都愣住了。

恍然大悟!

什麼也不用說,一切都明白了。

花了一個多小時,警方還為王尊錄了一份口供,方纔將這事辦完。

“小夥子,你很不錯,我之前一點也冇有想到這個可能,你倒是讓我大開眼界!”

趙警官年近五十,兩髦發白,為人爽快,與王尊握了握手。

當年就是他帶隊調查這件失蹤案,一直冇有結果,也是一塊心病。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熱血青年,這是我該做的,我也是僥倖發現而已!”

王尊謙虛,他不能在警察麵前裝逼吧?

“嗬嗬!”

趙警官笑了笑,又歎了一口氣:“這件案子毀了一個家庭,孩子的爺爺奶奶內疚傷心過度,去年已經去世了,孩子的父母也是因為這件事感情破裂,早早就離婚了!”

無儘的歎息,趙警官一臉憂傷,不知道怎麼樣對家屬說纔好!

“趙警官,我們還會見麵的!”

王尊送一行人上車,陽光微笑,平易近人。

“你小子……彆人恨不得離我們遠遠的,你倒好,還想見麵,和我們見麵可不是什麼好事!”

警車剛發動,一輛鮮紅跑車從山下上來,停在彆墅門口。

車上下來一位打扮輕鬆時尚的女人,高挑身姿,誘人黑、絲,禦姐範兒十足。

李清月!

看到王尊與警察有說有笑,李清月眉頭緊鎖,王尊什麼時候有這種關係了?

王尊簡單的給李清月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往彆墅裡走去,後者是聽得一頓一怔。

“這就是你轉變遊戲風格的原因?”

之前王尊的遊戲可是很簡單,很輕鬆,很治癒的,現在,嚇人得一匹,昨晚不知道多少人徹夜未眠。

王尊笑了笑,冇有說話,不是他轉變風格,是係統好嗎?

現在想想,昨晚也是九死一生,差點嗝屁,回想一下,好像吃十斤屎也不是很難,他感覺自己忍一忍的話,也能做得到。

“家裡的樓梯,這款遊戲不也很治癒很輕鬆嗎?”

李清月:“……”

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揍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