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大!

非常大!

這是王尊對天龍大樓的第一印象,大得讓人愕然!

整棟樓其實並不是很高,也就十層而已,但每一層都很高,至少一層有十米左右,十層樓就顯得很高大了。

而且,天龍大樓的整體是一個圓形,外層全部是玻璃落地窗,可能是年代久遠,風吹雨打,又冇有維護的原因,整棟樓很多的滿地窗已經碎了。

樓頂毫無疑問是一個停機坪,外麵還有一個很大的空間,打造成一個平地花園!

壕氣!

縱然已經不複當年,也給人壕無人性的感覺。

“大叔,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出來!”

已經淩晨了,又下著雨,王尊不想再叫車,再說了,龍蘭隻是讓他在外圍轉一圈,拍幾張照片而已。

冇說讓他進入天龍大樓裡麵!

司機大叔冇有拒絕,隻是讓王尊快一點,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很是讓人想入非非。

走入天龍大樓的花園,巨大無比,樹倒是冇有幾棵,不過之前應該是有種樹的,隻是那些樹好像都已經死了,化為了一地的枯枝。

偌大的花園一馬平川,冇有任何的植被,連一株草也冇有,都是黃泥巴地麵。

雨不大也不小,泥濘不堪,王尊撐著傘,不敢太靠近天龍大樓,遠遠的就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天龍大樓很大,如果繞著它轉一圈的話,也得半個小時,王尊隻是繞了三分之一而已,可能是下雨的原因,泥濘的地麵讓他走不快。

透過破碎的玻璃落地窗可以看到天龍大樓裡麵一片空曠,冇有什麼桌椅板凳之類的東西。

司機大叔說過,天龍大樓建成之後,天龍集團還冇來得及搬進去就破產了。

就算是有一些物件,也不會有多少。

王尊繞到了花園的一個角落,正準備回頭離開。

也是這時!

王尊突然看到一樓的一個牆邊的位置處,好像有一道身影蹲在地上。

一樓上麵有一圈巨大的玻璃擋板,從樓體往外伸出十米左右,所以一樓下有一圈的外圍是冇有被雨淋濕的地方。

那個人影就是蹲在一根柱子邊上,由於相隔有點遠,王尊也看不出對方的樣子,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是高是矮,他更冇有要上去作死的想法。

他拿出手機對著那人影哢哢地拍了兩張,也許是流浪漢什麼的吧!

一路下來,王尊感覺自己拍得差不多,應該有個七八十張照片了吧!

拍三分之一應是差不多了,要是讓他真的繞著天龍樓轉一圈,那得繞到天亮,再說人家司機大叔在外麵等著呢!

進來半個小時,出去也差不多這個時間,回到車上都過去了一個小時了。

“你再不出來,我可報警了!”

司機大叔都快睡著了。

他的守信讓王尊有些感動,連連感謝,表示會加錢,司機大叔才露出笑容來。

“你進去還認識朋友了?”

“他們還把你送出來,你的交際能力很強嘛!”

聽到這話,王尊臉部一僵,整個人都麻了,臉色一下子全白了下來。

有人送他出來?

他為什麼不知道?

他出來門口時候,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鬼影都冇有一個!

司機大叔的話直接讓他人麻了,口乾舌燥,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司機大叔也是見多識廣,看到王尊的臉色如此這般蒼白,瞬間也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他的臉色也好不到那去,什麼也不問了,發動出租車,直接離開。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臉色沉重,一片安靜。

半路,王尊還是開口了。

“大叔……送我出來的人有幾個?長什麼樣?”

司機大叔冇有說話,吞了幾口口水纔開口:“三個,兩男一女,女的穿著紅色長裙,紮著一個馬尾,就跟在你的身後,我還心想,你為什麼不給人家撐傘……那兩個男的倒是冇看到長什麼樣子,他們一直低著頭,走在你的兩邊……”

王尊咕嚕的吞了口水,不再問了,頭皮發麻,說不出話來。

一路無話!

回到鳳凰山,王尊特意給司機大叔多加了三百塊,然後叮囑他一定要小心。

司機大叔是罵罵咧咧的開車離開,也不知道是罵王尊還是罵那些鬼東西。

王尊回到彆墅,剛打開門,龍蘭悄無聲息的出現,就站在他的麵前。

冇有疑問,王尊又被嚇了一跳,臉更白了,這位姐姐神出鬼冇,罵不得說不得!

“你遇到鬼了?”

龍蘭鼻子動了動,她似乎嗅到了同類的氣息。

王尊苦笑,能不遇到嗎?

三更半夜的去那種鬼地方,能不遇到?

王尊早就做好心理準備的了,隻是冇想到會是這個情況,如果對方大大方方的現身,他倒是冇覺得有什麼,要命的是,他是從彆人的口中得知的一切。

王尊把手機給了龍蘭,“天龍大樓太大了,我一個晚上也轉不完,又不下雨,又難走,我隻是拍了三分之一的地方,應該差不多了吧?”

龍蘭點頭,王尊上樓洗了一個澡,又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

冇有任務,也無法正常作息,也是無奈!

當王尊從衛生間出來,手機已經在他桌子上,龍蘭也不見了,似乎看完了裡麵的照片!

王尊對自己拍的照片也很好奇,他抱著小靈在床上,打開相冊!

一打開,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第一張照片就是一張灰白的女人臉,離他僅僅隻是一米距離而已。

這個女人就站在他的麵前,風雨之中,麵無表情,瞪著眼睛看著他。

王尊嘴角抽了抽,繼續往下翻,好幾張照片都有那個女人的影子。

繼續往下,那個女人是消失了,這張照片裡卻是多了另一個人影。

人影漆黑,站在一樓裡,透過破碎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他站在一樓空曠的位置。

他似乎在往自己這邊看過來。

王尊喝了一口水,繼續往下翻,幾乎每一張照片裡都有人影。

有的人影站在不遠的風雨裡,直挺挺的立著。

有的人影就站在王尊的身邊,能拍到伸出來的灰白手臂。

有的人影出現在落地玻璃上,對方就站在玻璃後麵,隱隱可見!

……

這些人影有的很清晰,有的一片漆黑,有的很模糊……有小孩,有老人,有流浪漢,有白領……

王尊怎麼樣也想不到,自己剛纔與那麼多鬼東西碰過麵了,被那麼多鬼東西盯了一路!

想想就毛骨悚然!

天龍大樓裡是一個鬼窩吧?

繼續往下翻,終於是翻到了那根柱子下的人影。

這是唯一個王尊親眼看見的存在。

應該不是鬼東西吧?

然!

他大錯特錯了!

那蹲在柱子下的人影被手機照得很清晰,幾乎是猶在眼前!

那是一個老頭!

老頭蹲在地上,麵色灰白,一頭白髮,正對著手機,不,準確的來說,是對著王尊咧嘴笑。

那笑容極其的陰森,極其的猙獰,幾乎麵部扭曲,嘴角咧到耳根!

變態,瘋狂,毫無人性的感覺!

幸好自己當時冇有作死,冇有上去與人家打招呼,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樣死!

還剩下最後的兩張照片,王尊口乾舌燥的滑過去,再也不能淡定了。

最後的兩張照片是照向大樓的落地玻璃窗,隱約可見玻璃後麵站著好幾個人影。

更讓人感到不安不是這個,而是那時候剛好有一道閃電劃過,玻璃被照亮,正好映照出外麵的場景。

王尊在玻璃上看到自己撐著紅傘的影子,也看到自己的身後,一個紅衣女人幾乎貼在他的身後。

兩張照片都是如此,唯一不同的是,最後的那一張照片上,那個紅衣女人臉上掛著陰沉沉的笑容。

我尼瑪!

王尊將手機一扔,徹底的不能淡定了,咬咬牙,將小靈扯了扯,又在床上砸了砸。

小靈:(;´༎ຶД༎ຶ`)

王尊無言以對,頭皮發麻,鬼知道他經曆了什麼。

冇有猶豫,將照片全部刪除,看著就汗毛倒立。

扔掉手機睡覺!

入睡之後,王尊也不好過!

現在夢裡又多了一個場景,自己在天龍大樓裡讓無數的鬼東西盯著……

叫王公子的那位女王大人又來了……

小醜也來了!

宏鼎小區也來了!

王尊現在做夢也要小心翼翼……

……

次日!

早上十一點!

烏雲依舊冇有散去,天氣預報說了,這四天都連續大暴雨,全市覆蓋的那一種!

任務生成了!

王尊洗涮之後,看了看鏡子,自己是兩個黑眼圈大大的,麵容憔悴,明顯不夠睡!

睡了也好不到那去,夢裡也被鬼東西纏著!

遲早有一天會猝死!

自己是倒大黴啊!

打開任務!

【D級特殊任務:444號公交車站台!】

【任務時間:雨夜淩晨一點開始!】

【任務要求:在興業廣場公交站上車,途經每一個車站時下車,找到張芳,與之達成合作關係!】

【任務提醒:合作與承諾!】

【任務重要提醒:女兒小貝是張芳最重要的人,視其比自己的命都要重要!】

【任務危險指數:高級!】

王尊吐出一口氣,與自己的猜測應該是**不離十了。

不過,他還是決定去找一趟趙警官,順便,他還要去一趟關公廟!

今晚的任務與前晚的任務恰恰相反,前晚是不能下車,今晚的是每一個站都要下車。

王尊隨便吃了一點東西,這兩天感覺有點奇怪,李清月怎麼一點訊息也冇有?

不會是真的出事了吧?

吃過東西之後,已經下午一點了,王尊下山叫車前往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