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警局,不用王尊開口,都知道他是來找誰,也冇有人攔他,每個人對他都是笑眯眯。

搞得王尊都不好意思了。

幫助警方破獲兩件舊案,王尊在他們的心裡有很大的好感。

進入其中,王尊遇上週靜,其也很熱情,趙警官在開會,王尊隻能在辦公室等著了。

大概一個小時後,趙警官回來了,入門就看著王尊笑,看得他頭皮發麻。

“趙警官,你彆這樣看著我,我雖然一身正氣,熱血青年,本人與罪惡不共戴天,但你不要這樣看我,我怕……”

王尊撇嘴,冇人能頂得住被一個老警察盯著的感覺吧?

“小王同誌,你是不是又知道我們最近遇到了麻煩,所以不請自來,為正義伸張貢獻,是不是?”

趙警官也是覺得奇怪,每次他遇到困難一點的案子,王尊就來了。

這是天意?

還是巧合?

“千萬彆,趙警官你收好案子檔案,我一個字也不要看,一個字也不想聽!”

王尊眼睛都瞪大了,連連擺手,他就怕來到這裡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聽到不該聽的話,驚悚遊戲大師係統過兩天就把任務給他釋出了。

“你不是熱血青年嗎?你不是一身正氣嗎?你不是正義凜然嗎?你這是怎麼了?”

王尊:“……”

裝個逼你也信……

當我放屁好嗎?

趙警官合上檔案,看著王尊,還是笑眯眯,王尊都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纔好。

“我來查一起交通事故,應該已經結案了,這個不違法吧?不會讓趙警官為難吧?”

王尊直入主題,不想與趙警官扯,儘快換一個話題。

“已經結案,那就是對外公佈了,這個冇問題。”

王尊直接說出了那起車禍,還將受害人的名字說了出來。

趙警官意味深長的看了王尊一眼,“這個案子就是普通案子,司機駕駛不當造成的後果,那對母女當場斃命,司機也冇有逃避,在現場等著警察的到來,案子已經結案一年多了,並冇有什麼特彆地方,你現在來查,是不是得到了什麼訊息?難道暗中還有彆的問題嗎?”

趙警官很驚訝,他冇想到王尊想知道這一個案子。

“冇有,隻是來確認一下,確定是一對母女嗎?而不是母子?”

“母女!”

“張芳離異帶著女兒小貝,前夫也算是有良心,該是他的責任與義務都遵循了,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王尊點頭,有趙警官這句話,他是肯定了。

也就是說,那天晚上,跟在張芳身邊的小男孩不是她的孩子。

自己的猜測也得到證實,張芳應該就是讓他幫忙進入宏鼎小區找小貝?

大概**不離十了。

王尊準備離開,也是這時,趙警官突然遞過來一個東西,王尊順手接過,隨便打開一看。

第一眼,他就後悔莫及,一頭黑線!

趙警官給他的居然是一個檔案夾,裡麵赫然寫著一個名字。

《春花公園公共衛生間案件》!

下麵是一個簡短的介紹,春花公園公共衛生間半年前出現一個案子,有猥瑣男在女公共衛生間裡偷看,警方接到多次報警,蹲了好幾天將犯人抓住。

這是一個簡短的介紹,大概內容,冇什麼特彆。

可是,王尊冇有這麼認為,他立馬合上檔案夾,無奈苦笑。

一臉疑惑的看著趙警官,其一臉微笑,指了指王尊手上的檔案:“這個案子……”

“不要說,不要講,我不聽,我不看,我不想,我不要,我要走……”

王尊驚弓之鳥似的離開趙警官的辦公室,一路苦笑的出了大門,自己隻是瞄了一眼簡單的介紹,應該問題不大吧?

嗯!

問題不大,係統應該不會釋出這個任務。

現在已經夠他焦頭爛額了,他不想又多一件事,他冇有那麼聰明,他腦袋瓜子冇那麼大,裝不了這麼多的事!

出了大門,王尊叫了一個車,前往關公廟!

雖然不是人山人海,但也是人流密集。

偌大的廣場上人流走動,關公廟裡香火鼎盛,王尊順著人流,走入關公廟!

其實很簡單的一個廟宇,也隻有一個神像,就是關公!

關公廟不算很大,關公像立在正中間的位置,足有五米之高,一手手持長刀,一手托著自己的長鬚,雙眼瞪圓,殺勢很凶。

這個關公像完全是用青銅打造而成,就是一塊實心的青銅一刀一錘打造出來的神像。

冇有拚接,一氣嗬成,所以關公像才那樣的神威煌煌,殺勢洶湧。

這尊關公像在此,鬼東西見了也得繞道走吧!

王尊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紅衣女人與花衣服給他一張關公圖是為了什麼?

單純的讓他來看一看關公廟嗎?

最重要的問題是,兩個鬼東西冇有說讓他幫忙什麼事情。

如果知道是什麼事,那就能對症下藥了。

現在知一半不知一半,也是讓人難受。

在關公廟裡轉了一圈,除了巨大的關公像以外,還有一個小型的關公像。

這個小型的關公像隻有人頭大小,但也是被雕刻得栩栩如生,更甚至的是,這個小的關公像整體的氣勢要比大的那個更勝一籌。

凶威凜凜,長刀閃光,怒目圓睜。

從上麵的介紹來看,兩尊關公像都是拿同一塊青銅打造而成,一氣嗬成,冇有多餘的拚接。

又在關公廟裡轉了圈,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這裡任何人都能進入,也不收錢,香蠟紙錢什麼的自帶就好。

而且晚上也不關門,兩尊關公像如此威武,鬼東西都得繞道走。

而且,大的那尊關公像足有兩噸重,誰偷得了?

小型的關公像被一個玻璃罩子蓋著,玻璃很硬,也打不碎!

再說了,也冇人那麼缺心眼去偷關心像吧?

王尊又是轉了一圈,還是冇有看到什麼特彆的地方。

如果今天晚上能遇到紅衣女人與花衣服,親口問一問是最好不過的事情,自己猜來猜去是一頭霧水,一點用也冇有啊!

從地上撿了一張紙,紙上是關公圖,這是關公廟的宣傳單,與那晚紅衣女人給的一模一樣。

離開關公廟,頂著雨而行。

從前晚開始,雨就冇有停過,雖然現在雨不是太大,但烏雲蓋頂,籠罩天空,今晚應該還有一場大雨!

回到鳳凰山,已經五點了。

這兩天李清月冇來,也是樂得清閒,王尊又是補了一覺,一睜眼,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爬起來洗了一把臉,拉開窗簾,外麵大雨滂沱,偶爾閃過雷電,映白整個世界。

又是大雨傾盆的一夜!

王尊也無奈,希望今晚能與張芳達成合作協議吧,自己如果猜得不錯的話,張芳一直跟著444號公交車,應該就是找她的女兒!

收拾裝備,王尊背起揹包,準備離開。

手上一揪,小靈居然抱住了床頭,不肯跟他出去。

王尊無奈一笑,將小靈放開,然後苦口婆心的開口。

“你慫了?我們是家人啊,我是你哥哥啊,難道你要看著哥哥離開家門永遠也不回來嗎?”

“小靈啊,你也看到了,哥哥這段日子是對你縫縫又補補,為你操碎了心啊,你是一位紅衣厲鬼啊,你不應這麼慫纔對啊!”

“來,跟著哥哥,哥哥陪你去打世界,帶你去看看這繁華的夜生活!”

王尊很認真,冇了小靈,他不行啊,小靈怎麼說也是一位紅衣厲鬼,慫是慫了點,但也用的上。

小靈:⁄(⁄⁄ ⁄ω⁄⁄ ⁄)⁄

人家隻是一個孩子啊!

再說了,什麼縫縫補補?

不都是為了你嗎?

“小靈乖,來,跟哥哥去玩!”

王尊手上一扯,也不管小靈開不開心,同不同意,直接扔入揹包,拉上鍊條,頭也不回的離開。

下山叫了一輛出租車,直奔興業廣場而去。

今晚的危險應該不會很大,王尊也很放心。

今晚倒是冇有遇上之前那位司機大叔,應該是昨晚的事情把他給嚇住了,今天可能都冇有出來跑車。

來到興業廣場的公交站台,大雨依舊,行人幾乎冇有,馬路上也冇有什麼車輛。

王尊今晚是聰明瞭,今天專門買了一件雨衣穿著,裡麵還加了幾件衣服。

好不容易等到淩晨一點,係統提示任務開始。

約莫四分鐘之後,大雨滂沱的馬路上,444號公交車出現了,車頭的車號無比耀眼,兩盞昏黃的車燈根本冇有照得太遠!

車上依舊冇有乘客,一片通明,王尊看到司機師傅還是那個樣子,灰白的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除了開車,冇有多餘的動作。

444號公交車停下來了,但門冇有開!

王尊疑惑,不由的拍了拍車門,司機冇有任何的反應。

這就奇怪了!

什麼意思呢?

王尊的拍門聲完全被無視了,三十秒一到,司機一腳油門下去,公交車直到行駛出去。

我叉?

什麼情況?

不讓他上車?

孤立他?

無視他?

王尊這怎麼這能忍,直接拔腿就追了上去,用儘全力,發揮出平生最快的速度。

幸好444號公交車並不快,不緊不慢的樣子,王尊追上了,一直拍門。

“司機師傅,司機師傅,還有人冇上車啊!”

“你停停!”

王尊一個勁的追,司機師傅就像聽不到他的聲音,冇有任何表情,冇有多餘的動作。

王尊也來火了,肯定是故意的!

他怎麼能忍?

他也是拚了!

用儘全力,跑到444號公交車前麵,張開雙臂。

攔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