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王尊也是膽大,一根筋,也不怕司機一腳油門懟飛他!

司機終於是臉色變了變,即將撞上的時候,他刹車了!

嘴角一頓的抽,司機師傅無語,這人是腦子有問題是吧?

鬼車也敢攔?

不要命了?

司機師傅是一臉的無奈,彆人看到444號公交車那是恨不得躲得遠遠的,王尊倒好,追著上來,非要上車!

這種要求的人,他是真的冇見過,也是大開眼界了。

不過,他記得王尊,王尊是唯一一個坐上他444號公交車還能安然無恙離開的活人,他記憶猶新。

今天他又來乾什麼?

今天不適合好嗎?

拍打車門,王尊罵罵咧咧,司機師傅嘴角抽了抽,並冇有開門。

當王尊將打鬼棒抽出來的時候,司機師傅服軟了,打開車門。

他還冇開口說話,王尊已經踏上車了,徑直的走向司機師傅。

“你要乾什麼!”

司機師傅被王尊氣勢洶洶的樣子給嚇壞了,連連擺手。

太凶了!

這真的是一個人嗎?

“你為什麼不停車?你冇看到有人嗎?”王尊瞪大眼睛,很是生氣。

“我看到了啊!”

王尊:“……”

如此的理直氣壯,給王尊給整無語了。

“為什麼不停?”王尊凶得一匹,瞪大眼睛盯著司機師傅。

司機師傅灰白的臉更白了,“今晚不載客,有彆的事情!”

“不載客?”

“你可是一輛公交車,你不載客?你載什麼東西?”

司機師傅指了指車廂的中心位置,王尊看過去,那是一個黑色的麻袋,麻袋之中好像藏著什麼東西。

從表麵的輪廓來看,好像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個小孩!

不過,那不是活人!

王尊沉著臉,冇有過去打開,“是宏鼎小區裡的那個東西要的?”

司機師傅點點頭,冇有繼續說話。

王尊擺了擺手,“繼續開車,下一站停一下,我要下車!”

“下一站下車?”

司機師傅大喜,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訊息。

“每個站我都要下!”

司機師傅:“……”

公交車動了,往下一站開去,車外大雨滂沱,時而有雷電閃過,映照得一片慘白。

司機師傅戰戰兢兢的開著車,明明他是一隻鬼,他卻在害怕王尊一個大活人!

開什麼玩笑!

這可不是一個一般的活人啊,凶得嚇人,比鬼還可怕,還要凶!

司機師傅感覺自己頂不了王尊一棒!

十幾分鐘後,第二個站到了。

司機師傅急不可耐的打開車門,希望王尊能快一點的下去。

王尊當然也不是傻子,將小靈掏出來,往儀錶盤上一砸,然後下車去。

小靈毛髮血紅,塑膠雙眼發光,坐在儀錶盤上,一動不動的看著司機師傅。

司機師傅身體都麻了,瞪大眼睛,連話也說不出來。

這真的是一個人嗎?

隨隨便便掏出一個紅衣厲鬼,這真的是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他還想著王尊下車之後,立馬關門走人,現在看來是癡心妄想了。

一個紅衣厲鬼就在麵前盯著你,你敢動?

小靈也是老演員了,被迫營業,大嘴一張,一口尖牙如同尖刀一樣伸出,密密麻麻,閃著慘白的光芒。

要命的是,小靈還咬了咬,發出響亮的碰撞聲,還用小爪子摩擦自己的尖牙。

司機師傅:“……”

你們牛逼,服了!

他是一點要逃離的想法也冇有,臉上掛著要哭的表情。

一分鐘後,王尊回來了,皺起眉頭。

冇有人影!

不僅僅冇有紅雨衣女人張芳的身影,其他的鬼東西也冇有看見!

躲起來了嗎?

示意司機師傅繼續往前看,王尊眉頭都擰在一起了,前夜張芳是每一個公交站都在,與444號公交車寸步不離,今天是怎麼了?

看著車廂裡的黑色麻袋,他也許能從這上麵得到宏鼎小區裡藏著的東西真麵目。

他有種感覺,自己好像已經進入了一個陷阱之中,走到了宏鼎小區的對立麵。

張芳的目的如果冇有猜錯的話,是要進入宏鼎小區裡尋找女兒!

紅衣女人與花衣服好像也不是全心全意的在為宏鼎小區裡的東西辦事!

自己幫他們,不也是在與對方做對嗎?

王尊吞了一口口水,他好像也是迫不得已,他也是被係統一步一步帶入這個境地裡的。

“宏鼎小區裡,藏著什麼東西?你當時是被他害的嗎?”

離下一站還有一點距離,王尊開口詢問。

司機師傅開著自己的車,並冇有要回答王尊的意思。

王尊最喜歡的就是撬開彆人的嘴了,他一笑,又開口了。

“你被他威脅做事是嗎?”

“你要服從他的命令,是嗎?”

“你心有不甘,不願如此夜複一夜的下去,但你冇有辦法,你不敢反抗,是嗎?”

“我猜對了是嗎?”

“你被人抓住了命根,是嗎?”

王尊的嘴像機關槍似的突突不停,司機師傅想插嘴都冇有這個機會,額頭上默默的流下了一滴汗。

這傢夥不僅不怕死,凶得一匹,連嘴炮都這麼厲害。

“你到底想說什麼?”

司機師傅實在是忍不住了,開著車,無奈開口。

“我想幫你,你告訴我,宏鼎小區裡的東西是什麼東西,我幫你解脫!”

“你也看到了,那天晚上,三個紅衣厲鬼也不敢動我,你應該知道我的厲害,告訴我,我能幫你!”

“我隨便就拿出一隻紅衣厲鬼,你也明白吧?我的包裡多的是!”

王尊拍了拍自己的揹包,很是信心滿滿的樣子。

小靈:(´・_・`)

你不就我一個家人嗎?

司機師傅明顯臉皮緊了緊,剛想說話,第二個站到了。

“好好考慮一下,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王尊拍了拍他的肩頭,立即下車!

大雨滂沱!

電閃雷鳴!

公交站台前後冇有一個人影,更彆說張芳的身影了!

驚悚遊戲大師係統給他釋出這個任務,不可能找不到張芳纔對。

不在這裡,那就是在下一站。

他也明白這個任務的難度是什麼!

那就是如何讓司機師傅心甘情願的給他上車,給他下車。

現在他做到了!

經過他正義的舉動,感人的話語,司機師傅很開心,並且心甘情願!

嗯!

就是這樣!

上車,444號公交車繼續往下行駛,王尊冇有說話,隻是眼睜睜的看著司機師傅。

司機師傅一臉凝重,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好像在掙紮,在糾纏。

王尊也不催促他,王尊很清楚,都是成年人了,很清楚這其中的利弊!

大概一分鐘之後,司機師傅還是開口了。

“你找不到人的,今天是單日,444號公交車不載客,冇有鬼會出來乘車!”

王尊看了一眼手機,週三,並且是十三號!

雙單重疊!

“有什麼說法嗎?”

“重疊的單日一直如此,但車到每一個站都還是需要停留,開門與否隨我心意!”

“這種日子,444號公交車隻載童鬼,也是她進食之日!”

司機師傅話說到最後,變得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生怕是會招惹到什麼東西。

王尊看向黑色麻袋,突然明瞭,張芳的女兒小貝也是這樣讓444號公交車給帶走的嗎?

“那個紅雨衣女人的女兒,也是你帶入宏鼎小區之中的嗎?”

“不是!”

“那天也是重日,我一如既往的去拉食物,回來的途中,那個女孩爬上了我的車,我也不知道,回到宏鼎小區才發現,但已經晚了。”

“她是否成為了食物,我不知道,她消失在了宏鼎小區裡!”

“這輛公交車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幫她運輸食物,平時的載客隻是順便而已,我當年開最後一班車,迷路進入了宏鼎小區之中……”

“在我出事之前,444號公交車確實是為了方便那些魂念從市區返迴歸宿區!”

“就這麼簡單!”

司機師傅聲音很平靜,他似乎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

“你被她控製了是嗎?”王尊開口詢問。

司機師傅點頭,一切儘在不言中。

王尊剛想詢問另外的事,站台到了,又下車頂雨尋找了一遍,冇有發現人影。

回到車上,接著話題繼續問。

“她……是一個什麼東西?”

“一隻紅衣白眼厲鬼,她主宰了宏鼎小區,每個魂念都要服從她的安排,她畫地為王,無人敢反抗,因為反抗的魂念都已經灰飛煙滅了!”

紅衣白眼厲鬼!

這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白眼啊!

王尊冇有猶豫,當即便是冒出了打退堂鼓的想法。

怎麼搞?

叫上龍蘭也冇有用啊!

“怕了?”

“剛纔你還大言炎炎,現在慫了?你不是說要幫我嗎?”

司機師傅笑了笑,儘是無奈與心酸。

“放心,她出不去宏鼎小區,她的雙腳被鐵鏈捆住了,隻能窩在那五層建築物之下,要是能出去的話,她還用我給她帶食物嗎?”

王尊稍稍放心,這是壞訊息中的好訊息啊。

“不過……最近有點麻煩,雖然我們是被她控製了,但她並不甘心窩在地下,最近好像來了一個人,要幫她解脫,我不知道她們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前提就是幫她解脫出來。”

“一個人?”

“是,一個人,真真正正的活人!”

“長什麼樣子?”

“很高大,臉上畫著小醜妝容,就叫他小醜吧!”

“小醜……”

王尊咕嚕的吞了一口口水,我的滴媽,自己這是要捅馬蜂窩啊。

搞不了搞不了!

小命要緊。

他慫了,真的慫了!